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220章君之牧会害了你的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君之牧从俱乐部的浴室里走出来,刚才抓着陆祈南打了一场拳击,心头却依旧很烦躁不能释怀,穿上俱乐部为他专门准备的服饰,暗紫的衬衫量身定制,卓绝身姿透出一份低调贵气,短发发梢还在滴水,他冷峻脸庞,看着眼前一位不速之客。

     易司宸。

     君之牧眼里没有太多情绪,直接坐在裴昊然旁边的卡座上,视线落在桌面已经打开的电脑屏幕上浏览资料,完全当眼前这位客人不存在。

     “表哥,我今天过来找你有重要的事!”

     易司宸脸色不太好看,话很气恼,眼前这个男人依旧像从前一样轻蔑无视自己。

     陆祈南刚被暴打了一顿,他娇贵的身子板还发软呢,懒瘫靠在卡座上,睨了一眼这个易司宸,啧啧……又是一个不要命的。

     就算君之牧他不说话,那冷沉沉气场,趣识地都应该知道他此时心情不佳,这时候过来找他不是找死么。

     见到易司宸时,他和裴昊然都想着轰他出去,不过,他们起了阴险的念头。

     君之牧余怒还没消,让这易司宸当出气筒也好。

     俱乐部今天闭门休息,偌大的空间说话都有回音,这冷清的空间此时很安静,只有细碎的键盘声。

     君之牧修长的手指快速的在笔记本电脑的鼠标键盘区上下滑动,快速地浏览着屏幕一份份上的资料,依旧没理会这位表弟。

     易司宸却脸色有些挂不住,大跨了一步,气愤地声音也拔高了起来,“君之牧,我今天过来有事找你!”

     连表哥都不想再叫了,这个君家的天之娇子从来都没把他们这些亲戚放在眼里。

     大概是易司宸的话有些大声,有些扰人心烦。

     卡座上的男人这才稍稍抬头,不悦地瞥了一眼,准备要扔他出去的架势。

     “你最近为什么没到IP&G总部上班,我妈说你请假了,你请了一年的假?”易司宸见他终于理会,问话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了重点。

     “易司宸,原来你大老远跑过来是要关心你表哥,天要下红雨啦。”

     陆祈南扬起一脸纨绔嘻笑在一旁幸灾乐祸。

     易司宸最近这半年变得沉稳了许多,以前是好胜心太强,总是喜欢跟自己这位表哥比较,每次都输得一塌糊涂,直到乔宝儿的事之后,整个人倒是踏实了许多。

     他没去理会陆祈南的挑衅,而是直视着眼前这位君家唯一长孙,重复再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请这么长时间的假?”

     易家让他很烦躁,这半年他不断地往外跑,上个月才从慕尼黑回来,他的母亲君清雅很高兴地告诉他,君之牧居然放下了IP&G集团的所有业务,说是爷爷亲自下命,而且未来的一整年,整个集团的业务都有几位副总和他母亲等几位姑姑全权处理。

     这很不正常。

     “君之牧,你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否则不可能闲置公务这么长时间。

     卡座上浏览电脑屏幕的男人手指顿了一下。

     而对面座的陆祈南倒是挑了挑眉,看来这易司宸脑子还没残。

     “我打听到昨天乔宝儿的小姨去君家闹了一场,顾如烟还把她带走了……”

     易司宸继续说着,而那原本完全不想理会他的男人在听到他提起‘乔宝儿’这三个字时,顿时眉宇间透出怒气,深沉的眸子变得冷厉。

     易司宸清清楚楚地看着他脸庞上怒气,话扬起些得意,“看来乔宝儿的小姨很不喜欢你。”

     君之牧像是极不耐长啪的一声,将桌面的笔记本电脑盖上,抬眸冷厉扔下句,“不要逼我对你易家那点家业下手。”

     就算他不参与IP&G集团的业务,要弄倒一家让他看不顺眼的企业也易如反掌。

     易司宸站直身板,脸色一阵白。

     他当然知道君之牧的能耐,他母亲从小就教导他要讨好巴结这位表哥,更不许他跟君之牧作对。

     “君之牧你别太目中无人,我说过这世界上肯定会有人让你摔跤!”

     易司宸气黑着脸,愤愤不平地大骂,“我不关心你为什么离开IP&G集团的业务,我只想知道你会不会连累了乔宝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派人去查了,乔宝儿收到的奇怪短信,加了泻药的外卖,还在医院被人加害,这些全都是针对你。”

     “君之牧,你说她现在是我表嫂,我对不起她我没有资格管,可是你呢,她跟你在一起,你只会害了她!”

     他的话不断地在这清冷空旷的俱乐部会场里回荡回荡……

     听得陆祈南头皮一阵紧绷,这易司宸是活得不耐烦了。

     小心地扭头朝君之牧那边看去,他阴沉的脸色,右手紧握着这银灰色的笔记本电脑,拳上青筋暴跳。

     让陆祈南他们意外,他竟然没有发火。

     “君之牧为人太狠,太冷漠,他不适合你,他娶你接近你肯定有目的,他的城俯心机,阴睛难测,圈里那么多长辈都看不透他,宝儿,君之牧他会害了你的。”

     同样的下午5点,深秋,西边的太阳渐渐下降,朦胧的金黄色余晖透入进了这栋精致独立别墅内,耳边是顾如烟淳淳教导。

     两人坐在厨房前的饭厅桌椅上,乔宝儿身上带着一条围裙,一个小菜筐放在自己的双腿间,低着头,双手在熟练的捡菜,将一些枯黄的叶和老梗弄掉,她的表情看起来很专注,仿佛一点也没有听到对面顾如烟的教导。

     而她小姨顾如烟今天的情绪平静了许多,今天早上起来她被拎着去市场买菜买鱼,还陪着买了好些油盐酱醋,小姨好像很喜欢这样安分简单过日子,就连现在说话也是温温和和的。

     顾如烟耐着性子跟她说了很多,她只是安静听着,没答应,也没反驳。

     乔宝儿将菜筐里的菜分拣好了,就抬起头来,正好顾如烟从对面椅子上站起身,伸手就接过了小菜筐。

     “我去洗,你坐着别乱动,这水凉着呢,你现在怀孕受寒了可就麻烦。”

     说着,顾如烟就转身走进前面的厨房里,开着水龙头洗菜。

     乔宝儿也没有去抢着干活,老实地坐着,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小姨怎么骂她打她,终究还是心疼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