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第36章求情,别为难乔宝儿
最快更新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贝儿 !

    “你来这里做什么!”

     当乔宝儿推开病房的门,里面的男人开口便是冰冷的一句质问。

     乔宝儿下意识地目光落在病床那女人脸上,顿了一秒,才开口,“我,我只是……”

     “乔小姐,我的身体不舒服,之牧一直在陪着我,我们两并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你,你别生气!”

     然而,病床上的柳依依表情胆怯,像是被突然出现的乔宝儿惊吓到了,她连忙开口,声音虚弱紧张地解释着。

     “乔宝儿,立即回去!”君之牧的声音更加冷了三分。

     君之牧转眸看向床上憔悴受惊吓的柳依依脸上,仿佛是乔宝儿过来要欺负病床的娇弱的美人。

     乔宝儿被他吼着心底有些委屈,又很气愤。

     “是爷爷让我过来的!大年初一,君之牧你不回家,爱滚哪就滚哪去,我才懒得理你呢!!”

     君之牧脸都黑了。

     乔宝儿板着脸,转身,立即迈着大步离开,一眼都不想看见他。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去追她,可右手却被病床上的女人握住了。

     “之牧,你别为难她了。”柳依依声音柔弱劝了一句。

     “昊然之前跟我说了,你是因为她怀孕所以听从了你爷爷的话跟她领证,她好歹怀着你的孩子,别对人家这么凶……”

     而VIP楼层真的很静,很安静,所以就连已经走出门外的乔宝儿,她也能听清最后柳依依说的那话。

     【别为难她。】

     【你是因为她怀孕才听爷爷的话跟她领证……】

     里面那个女人用那温温柔柔的声音,居然向君之牧为她求情,可是这些话语,乔宝儿听入心里真是苦涩。

     乔宝儿没有犹豫,迈着脚,快步朝电梯那边走去,脚步显得有些仓促,像是怕在这里逗留。

     突然她觉得自己像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第三者。

     乔宝儿扬唇浅笑,笑得有些勉强,又很卑微。

     她知道,自己没权干涉君之牧的私事,只是……

     刚才他为什么一开口就这么冷漠呢,就好像她若是真的伤了柳依依,他就不会放过她了。

     乔宝儿心情不太好,回到了君家。

     “人呢?君之牧没跟你一块回来吗!”君老爷子端坐在主宅大厅,见她回来,便沉声问着。

     “不知道。”

     “他还跟姓柳那个戏子在一起?!”君老爷子脸色黑沉咒骂一声。

     随即很嫌弃地看向乔宝儿,“你怎么这么没用!我不是让你把人带回来吗,大年初一,自己家男人也不看紧点!”

     乔宝儿刚刚在医院被君之牧训了一顿,一回来又要被这老头教训,这两爷孙真是不可理喻……

     她忍无可忍,气吼反驳,“想让君之牧回来,就自己打电话去催,我不会去找他的!”

     说完,乔宝儿也顾不上平时对老人所谓的敬畏了,她气结了,转身就直接回卧室去。

     “站住!我还有事要问你,上次你跟那孽账去乔家谈得怎么样……”君老爷子对着她背影喊了一声。

     乔宝儿听到‘乔家’两字,脚步走得更快了。

     君老爷子不敢置信看着她怒气冲冲地离开,居然敢不理我!!

     “老爷子,我看少夫人她是因为……”管家缓声想要劝一句。

     “行了,行了,现在全世界都不怕我了是吗!一个个都当我死了,居然敢不理我!!”君老爷子脸色黑成了锅底。

     管家一脸苦笑,“老爷子,刚刚C市乔家那边打电话过来,他们说少爷亲自给他们下了通知,婚礼取消……”

     君老爷子正气着乔宝儿不听话,突然怔了一下,扬起头,这下是真的怒了,老眸飙火,“你刚才说什么——”

     “君之牧那孽账因为姓柳的女人说要取消婚礼!他敢!!”老人气得咬牙切齿。

     管家低叹一声,喃喃着,“确实是少爷下通知取消婚礼……”

     他猜可能是因为婚礼取消了,所以乔宝儿才不高兴。

     君老爷子气得胸膛起伏,喝斥着,“柳依依那女人失踪这么多年,偏偏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她什么居心!君之牧那孽账脑子进水了,分不清好坏,那个次品货有什么好稀罕——”

     “其实乔宝儿……”管家想到一些事。

     君老爷子怒气上冲,气哼一声,“别跟我提这个乔宝儿,她怎么这么蠢!我都同意让她嫁入君家了,她居然不会趁机讨好死赖着这孽账,现在那姓柳的回来了,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真是没志气!!”

     管家听到这里,忍不住失笑,“老爷子,乔宝儿当初怀孕也只是意外乌龙事,她跟我们少爷没有感情……”所以前任回来,不在意也正常。

     “什么意思!”君老爷子眉头一瞪,“你是想说,乔宝儿她看不上君之牧!!”

     好歹君之牧是他亲自教养出来的,居然被女人给嫌弃了,说到底,老人还是向着自己家孙儿。

     管家无奈地笑了笑。

     心底却感叹着,果然君家的主子都是怪脾气,乔宝儿要应付这两樽大佛也真不容易。

     “今天年初一呢,真的不回君家吃晚饭吗?”

     陆祈南接到君之牧的电话,开着车过来接他,正无聊地等着红绿灯,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之牧,我听说,你下了通知取消了婚礼?”

     君之牧身子倚着车背,有些倦意半闭着眼睛假寐,他不想被他爷爷烦着,所以才让陆祈南开车过来。

     现在听到陆祈南提起婚礼取消的事,又想起了乔宝儿,眼底沉沉地隐过一些思绪。

     陆祈南打着方向盘,见他不太搭理自己,余光朝他瞥了一眼。

     “之牧,你该不会真的因为柳依依回来了,怕柳依依伤心,就取消了原本预订的婚礼吧?无论怎么样,乔宝儿已经跟你是法律上夫妻,这突然取消婚礼对乔宝儿来说很……”不公平吧。

     陆祈南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君之牧突然冷斥一声,“停车!”

     陆祈南不解,不过手上的动作很利索,车子稳稳地停在一边。

     “怎么了?”

     他注意到了君之牧脸色阴沉瞪着车窗的左侧,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陆祈南表情怔了怔。

     那女人,是乔宝儿?

     她怎么会半夜一个人在这市区附近游荡。

     “乔宝儿——”一声熟悉激动叫喊传来。

     乔宝儿今天特郁闷,因为今晚君之牧没回来,君老爷臭着一张老脸,莫名其妙又教训了她一顿,她气不过,只好跑出来逛一逛喘息一下。

     突然间,她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抬头看去,顿时脸色更黑了。

     “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那天你被人绑架了,我很担心你,我也随着君之牧他们一起去村子里找你……”

     易司宸正好开车经过遇见她,便一脸激动下了车,跑了过来,开口便快速说了一通。

     “谢谢关心。”

     乔宝儿的声音清冷,自觉地后退一步,与他保持距离。

     易司宸见她这明显疏离自己,心底总有些不舒服。

     曾经他们好歹是夫妻,虽然他过去冷落她,但乔宝儿这三年来一直包容着他迁就着他。

     “上次,”易司宸看着她的目光愈发灼热,话顿了顿,有些紧张问着,“我想问你,乔宝儿,上次你跳江里救我,是因为爱我,还是……还是因为你以为我是高中毕业旅行救你的人?”

     乔宝儿听他提起旧事,眼底蕴着复杂。

     她一直都特别忌违提起高中毕业旅行那次恶梦,右手微微收紧,深吸了一口气。

     “都不重要了。”她淡淡回了一句。

     说着,她转身就想要离开。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易司宸突然大跨一步,激动地拽住她的手臂,催促追问,“乔宝儿,你告诉我,你到底还爱不爱我!”

     她脚步顿住,看向这男人脸上执着,只觉得可笑。

     而事实上,跳江不顾一切地救他,到底是不是因为误认了他是那次毕业旅行救自己的人……乔宝儿也不清楚。

     她只是莫名地很想要找到那天那位救她的男人,很想,仿佛是亏欠了对方非常重要的承诺。

     乔宝儿正烦着呢,不想理他,“易司宸,今天年初一呢,你不回去陪你的好情人和女儿吗……”

     他听她这么说,眼底有些心虚。

     急切地解释着,“乔宝儿如果你还爱我,为什么不面对自己的真心呢,我保证我会弥补,我跟叶茜一起完全是因为我女儿,你给我一些时间处理。而且我也听说了,君之牧的前女友回来了,他还下了通知取消了你和他的婚礼……”

     乔宝儿听到他说取消婚礼的事,原本她自己对婚礼也从不在意,可是被他们这些人说出来,自己却成了被抛弃的可怜人,想想就很恼火。

     “不用你管!”

     乔宝儿被易司宸缠着心情更糟糕,立即抓起手机叫了君家的司机过来接自己。

     易司宸看着她上了君家的车,也没有办法去纠缠她,只能一脸不甘瞪着那车子远去……

     而就在乔宝儿离开的那一刻,君之牧也声音沉沉地开口,“开车!回君家——”

     “呃,之牧,你之前不是说要去酒吧?”陆祈南给他当司机,心颤了一下,感觉君之牧此时浑身阴戾。

     “回君家!”他声音不耐烦地重复一句。

     陆祈南心下一惊,该不会赶回去找乔宝儿麻烦吧。

     “乔宝儿上次跳江里救易司宸,可能纯粹是救人,没有别的……”陆祈南好心给乔宝儿帮腔,“而且……”

     “之牧,而且现在柳依依也回来了,婚礼也取消了,乔宝儿说过生下孩子她会主动退让,你别太为难她……”

     一路上陆祈南有些战战兢兢,挑眉朝后视看了一眼,惊得发现,君之牧脸色更难看了。

     【别为难她】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

     君之牧冷着脸,眼底压抑着一份复杂情绪,右手收紧成拳,为难她?!

     我什么时候为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