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56章 傅正文啊傅正文,你还不够坚定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时值五月!
     已是入夏!
     天气已是炎热,好在的是从饶州到豫章,周围山林不少,让得炎热的天气有几分清凉。
     “小梅,怎么这一路上没有停?”
     马车内,贾宁微斜躺在坐垫上,她刚刚睡了一会,才想起来好像车队一路上没有停过。
     “王大叔说今天可能会下雨,所以要加紧赶路,等到了庐镇再停下来休息。”
     “下雨?”
     贾宁微有些疑惑,拉开了一侧的窗帘,外面阳光明媚的,没有一点要下雨的征兆。
     “既然是王叔说的,那应该是没错了。”
     不过贾宁微也没有多想,王叔在他们家已经很多年了,专门负责护卫跑商,对于天气是有研究的。
     “傅正文呢?”
     贾宁微想到了什么,朝着小梅开口询问,小梅眼珠子转了一下,迟疑了一下才回答:“傅公子在骑马,跟王叔他们一起呢。”
     “到现在一直骑马?后面不是还有一辆马车吗?”
     贾宁微脸色一沉,从出发到现在已经是两个多时辰了,就傅正文这书呆子那瘦弱的身子哪里承受的住。
     “停车!”
     喊住马车,贾宁微直接是从马车上下来,目光看向了左侧前方,也确实是看到了傅正文和自家几个护卫骑马在前面。
     “这书呆子!”
     看着傅正文已经是湿透的后背,贾宁微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走上前没好气道:“王叔,这就是你说的要下雨的天气?”
     到了这个时候,贾宁微哪里还看不出来,这是王叔他们故意针对傅正文,可傅正文这书呆子偏偏还倔强,脸色都跟白蜡一样了,都快摇摇欲坠了,还要坚持着。
     “小姐,先前确实是看着像下雨了,不过天气变化太快,现在估计是不下了。”
     王德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他这是特意给自家小姐出气,这傅公子太不识好歹了,所以这一路上他特意不让车队休息,原想着这傅公子肯定受不了,可没有想到的是,这傅公子很是硬气,一路上竟然也不提休息。
     到这个时候的时候,王德心里对这位傅公子还是有些佩服的,说实话就算是他们这些经常到处跑的,连续几个时辰骑马不休息也很是疲累。
     对于王叔,贾宁微也不好说什么,目光转向了傅正文,不满道:“书呆子,你逞什么强!”
     “贾小姐,我没事,我……”
     傅正文话刚开口,人却是朝着一旁坠落下来,一旁的王德连忙跳下马将傅正文给托住。
     “这叫没事?”
     面对贾宁微的讥笑,傅正文有些不好意思,一个时辰前他就已经是有些不行了,这一个时辰不过是强撑着,一路上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说话这一口气就泄掉了。
     “小梅,快让刘姨给看看,王叔,给他扶到马车上去。”
     “贾小姐,我……”
     傅正文被王德扶到马车前,有些不想上马车,还要坚持,贾宁微瞪了他一眼,一把抄起他的手臂,给拽上了马车。
     作为贾家千金大小姐,又是贾全安最疼爱的独生女,贾全安对自己女儿的马车可是花了重金打造的,马车里面还放着冰块,里面的温度和外面的温度完全是两个极端。
     丝丝凉气袭来,傅正文贪婪的吸了几口,原本坚定不上车的念头也是有些松软了。
     “傅正文傅正文,心志还是不够坚定,将来入仕为官,又如何做到廉洁公正?”
     傅正文在心里自嘲,贾宁微却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叫了刘姨给检查了一下,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中暑了,如果再晚一些可能还会发烧。
     “贾小姐,我去后边马车上吧,那里也能休息。”
     服了一枚解暑的药丸,傅正文稍微有了一些力气,便是想着去后面的马车,贾宁微这一次终于是怒了,双手叉腰,冷笑了几声,道:“行啊,你去后面马车,那马车没冰块,里面比外面还热,等你闷坏了病情加重,也不用参加省试了,在省城养好病然后就回饶城去。”
     傅正文不言语了,他去豫章的目的就是参加省试,倘若因为生病错过了,那将遗憾终生。
     “那谢……谢谢贾小姐。”
     “别,我可受不起,你是有前途的读书人,我只是商家之女,这孤男寡女的,只要不觉得我这商人之女坏了你这大才子的名声就好了。”
     贾宁微拿傅正文的话回怼傅正文,傅正文沉默了,半响后才弱弱道:“贾小姐,先前言语多有冒犯,给你赔罪了。”
     “可不敢当,小梅,人家是大才子,可不能玷污了人家名声,把帘子给拉下来吧,你坐进来。”
     贾宁微的马车足够长,是分了前后的,帘子放下来就等于是两个空间了。
     “好,小姐!”
     小梅把帘子给放了下来,傅正文只得一个人尴尬的坐在那里,贾宁微倒也是说到做到,不再理会他,直到马车到了进了豫章。
     豫章!
     江南路的省城!
     作为省城人流本就要远超其他城市,又恰逢省试来临,城门口进出的马车非常多,贾宁微的车队也是排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这才入了城。
     “贾小姐,已经到了豫章,小生就先告辞了,感谢贾小姐这一路相送。”
     傅正文拿起包裹准备离开,贾宁微倒是没有阻止,任由傅正文下马车,看着傅正文的身影消失在街头。
     “小姐,这中了暑的话,如果不好好休息,可能会生病。”
     刘姨看着傅正文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忧,贾宁微解释道:“刘姨,人家可是大才子,可不愿和咱们这些商贾太多牵扯。”
     话是这么说,不过最后贾宁微还是朝着王德说道:“王叔,你跟着去看看吧,毕竟人是我们带来的,要是出了事情那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小姐放心好了,我会盯着傅公子的。”
     王德点了点头,很快便是离开车队跟上了傅正文的身影。
     ……
     另外一边下了马车的傅正文,先是进了一家客栈,不过没一会就走出来了,朝着下一家客栈走去。
     一连两三家,王德看着傅正文进进出出有些疑惑,不明白这位傅公子怎么入住客栈?
     带着疑惑,王德走进了傅正文前脚离开的客栈,询问了一番之后终于是知道了原因,原来是傅公子觉得这些客栈的房间太贵了。
     “这傅公子也真是的,干嘛要省这么点钱,小姐应该是知道傅公子情况的,不该这么让傅公子走啊。”
     王德有些疑惑,但自家小姐只是让他跟着傅公子,不要让傅公子出事,他也不能越俎代庖。
     “三两银子一间,豫章客栈的价格比我想象的还要高,看来得住偏远一些的地方。”
     傅正文从客栈出来,也是有些无奈,这几家离着考场还算比较近的地方,可是价格超乎了他的预料,现在只能是去远一些的地方住了。
     “诸位,恰逢省试在即,隆盛客栈为了给江南路诸位学子喝彩,特以文会友,出一对联,凡可以对出下联者,食宿全免。”
     隆盛客栈,不是离着考场最近的客栈,但绝对是离考场最近客栈中最好的一家客栈酒楼,往日每年客栈最差的房间也要五两一间。
     “隆盛客栈的东家今年疯了,往年可没有这样的?”
     周围熟悉的百姓居民有些疑惑,这么多年来隆盛客栈从来没有搞过这样的,因为隆盛客栈不缺入住的学子,其他客栈要靠这个吸引眼球,或者是希望有厉害的学子入住,要是考了好的名次,也算是给客栈做了宣传。
     但隆盛客栈不需要,因为隆盛客栈这么多年,入住的学子当中,光是解元便是有三位,说到底读书还是分阶层的,寒门子弟还是比不过那些殷实的世家学子。
     傅正文停下了脚步,也看到了店家出的对联,心中有些疑惑,这对面并不算难啊,至少他只是思考了那么一会就想到了下联。
     “这位公子要不要试试?”
     就在傅正文疑惑的时候,有小二迎了过来,傅正文倒也是没有犹豫,拿起笔便是在一旁写起了下联。
     “好对,公子才华洋溢,入住我们客栈,那是我们客栈的荣幸,快快里面请!”
     小二很会说话,傅正文倒是没有扭捏,靠自己才华吃饭没什么丢人的。
     跟在身后的王德,看着傅正文进了客栈,再看到客栈大门边上悬挂的一个标志,嘴巴张的是老大,没看错的话,这家客栈是东家的,所有东家旗下的铺子,都会有那个标志的。
     “怪不得小姐不担心,原来小姐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王德看明白了,隆盛客栈的掌柜肯定是提前得到了小姐的消息了,这一点从傅公子进入客栈之后,几位小二就把摊子给收了就能看出来的。
     这分明就是给傅公子准备的。
     ……
     “傅公子,这是莲子汤,清热解暑,今天天气炎热,掌柜的特意让人给准备的。”
     “谢谢贵客栈掌柜,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