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55章 不识好人心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二日清晨!

     傅正文正在院子里读书,傅母正在井边淘洗米饭。

     咚咚咚!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傅母前去开门,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很是惊讶:“是贾……贾小姐,正文,贾小姐来了。”

     也难怪傅母吃惊,在知道了昨日上门来找自家儿子是的贾家千金,她的一些心思就熄灭了,可没有想到今日贾家小姐竟然又来了。

     到底是富贵人家的小姐,这身上的衣服刺绣看着就是用的上等的丝绸和找的最好的绣娘秀的,那斜插发簪上的红色珊瑚簪子,她曾经在城里的首饰店铺看到过,这么一支簪子就要三十两银子。

     在傅母眼中,她是不喜欢那种贪图奢侈的女孩子的,对于自己未来儿媳妇的要求也只有一个,那就一定要勤俭持家。

     但看到这位贾小姐,她就觉得女孩子就应该这样的打扮的,不但不觉得讨厌,反而很是喜欢。

     “贾姑娘,你怎么来了?”

     傅正文走到门口,看到贾宁微的时候也是有些惊讶,以往贾姑娘就算要来找她,也大多数是下午时候,很少会有这么一大早就来的。

     “婶婶好。”

     贾宁微先是乖巧的给傅母打了招呼,甜甜一笑,傅母便是高兴坏了。

     “正文,你怎么说话的,贾小姐怎么就不能来了。”傅母嗔怪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而后便是立刻让开路,说道:“贾小姐快点进来坐。”

     “谢谢婶婶。”

     “不用的,不用的,说起来你们家还是我们家的恩人呢。”

     傅母去泡茶了,傅正文有些无奈,自己家的茶叶,那都是粗茶,贾姑娘是什么家境,喝的那都是极品好茶,怎么可能喝得下他们家的粗茶。

     然而让傅正文没有想到的是,面对着自己母亲泡的茶,贾宁微不但喝了,还不是那种做个样子抿一口就放下了,连着喝了好几口。

     “傅正文,我今天要去一趟豫章,你不是要去参加省试吗,就想着顺路一起。”

     傅正文听到贾宁微的话有些为难,他还想着等过几天再去呢。

     “那真是太好了,正文,你就跟贾小姐一起,这样也好有个伴,不然你一个人去豫章,我也不放心。”

     傅母直接是替自己儿子给答应了,傅正文还要说话,傅母却是瞪了他一眼,而后朝着贾宁微说道:“贾小姐,你先喝茶坐一会,既然要走,那我去给正文收拾一些衣物。”

     “婶婶自便。”

     贾宁微甜甜一笑,傅母起身进了内屋,没一会又走了出来,解释道:“大前天让李裁缝给正文准备了套衣服,我去李裁缝那里拿回来。”

     “娘,你什么时候给我准备新衣裳了,我衣服够的啊。”傅正文不解,这事情他自己怎么不知道。

     “你要去参加省试,肯定要准备新衣裳,这是图个好兆头。”

     傅母解释完就朝着门外走去,留下傅正文和贾宁微两人在屋内,傅正文本来就话少,面对着穿着艳丽一身水灵的贾宁微,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在的是,傅母只是出去了片刻钟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包裹。

     “贾小姐,我跟正文交代几句话。”

     “嗯,那我在门外等。”

     贾宁微起身出了院门,傅母看着自己儿子,把包裹递过去,而后又从腰间掏出一个钱袋子。

     “这里面有几块碎银,还有一张三十两的银票,去了豫章别苦了自己。”

     “娘,我不是说了吗,书院给了我盘缠,而且官府那边也给了些,这一次去豫章参加省试我的钱是够的。”

     “傻儿子,别忘了还有贾小姐呢,人家贾小姐送你去豫章,不得请人家吃饭表示一下感谢,豫章可不比咱们饶州,快拿着。”

     傅正文接过钱袋子,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娘,你那玉镯呢?”

     自己家什么情况,傅正文很清楚,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这让他想到了母亲的手镯,手镯是母亲当年的嫁妆,为了给父亲治病典当出去了,后来他省吃俭用存了钱去典当行把手镯给赎回来了。

     傅正文看到自己母亲不回答,便要朝着内屋走去。

     “正文,你要让娘生气吗?”

     傅母板着脸,傅正文一下子慌了,他最怕的就是母亲生气发火。

     “儿子不敢。”

     “那就出发吧,不要让人家贾小姐久等。”

     “娘你要保重身体,不要太操劳,儿子考完之后就回来。”

     给自己母亲行礼之后,傅正文拿着包裹和钱袋出了院门,而贾宁薇此刻已经是坐在马车上了,看到傅正文出来,朝着傅正文招手喊道:“书呆子,快上来。”

     “不用了,给我一匹马就可以了。”

     傅正文沉着脸,贾宁薇愣了一下,道:“这一路可不短,就你这身板骑马那不得累垮。”

     “君子六艺,马术在下也学过一些,还不至于不能骑,再者贾小姐是千金大小姐,与我同乘孤男寡女的,怕是对贾小姐名声不好。”

     贾宁薇沉默了,一旁的丫鬟小梅看不下去了,“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家小姐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人心。”

     “小梅,算了,王叔叔,给他一匹马。”

     贾宁薇说完这话,便是坐回了车内,把帘子给拉了下来,小梅瞪了傅正文一眼,冷哼一声后也跟着进入车内。

     傅正文知道对贾宁微的态度不好,但他心中也是有怒火,如果不是贾宁微,自己母亲怎么会卖掉手镯,虽是受人恩情,但这恩情他宁愿不要。

     阶级不同,不能强融!

     傅正文心中叹了一口气,那手镯对于自己家来说是最珍贵之物,但对于贾小姐来说,可能就是一顿饭的钱。

     “傅公子上马吧。”

     护卫给傅正文牵了一匹马过来,看到这匹队伍中最高的马,傅正文怔了一下,脚踏着马镫,蹬了好几下才姿势狼狈的坐在马背。

     护卫站在一旁并没有出手相扶,刚刚这小子对自家小姐的态度他们都看见了,欺负自家小姐,让他们心里不爽,已经决定这一路上一定要让这小子吃点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