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49章 宁要曹郡一张床,不换京城一套房(补更)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苏云,你这庙门之外,很是热闹啊!”
     城隍庙内,赵黎歌好笑的看着苏云,城隍庙门口的动静自然是瞒不过两人的。
     “这才只是开始,未来的饶州将会有一段热闹的时候。”
     这些年轻人的出现,才只是第一步,接下来,那些附妖家族的老一辈也将会纷纷登场,只要饶州越神秘,这些人就越坐不住。
     “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苏云右手一抬,对着空中连点了几下,一扇黑气萦绕的门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这是什么?”
     赵黎歌带着好奇跟着苏云进了这黑门,一进去之后妙目便是有着亮色,“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阴气,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阴间?”
     作为鬼将,修炼是吸阴气,但阳间的阴气并不是至纯阴气,除非是一些很特殊的所在之处,大部分的阴气都存在着杂质,修炼的时候需要将这杂质给炼化掉才能够吸收。
     “当初那养尸之地阴气就已经很不错了,不然我也不会成为鬼将,但和这地方一比,完全就没法相提并论。”
     听到赵黎歌的话,苏云微微一笑,那肯定是不能比,这个空间是他今日签到抽奖的时候刚签到的,这几日的签到都没签到东西,直到今天终于给了他一个好东西。
     【城隍阴司境】
     城隍本就是属于阴间神明,手下也都是阴司,这境就是给他的手下用来修炼的,在这里面修炼,修炼的速度将是外界的数倍,而且也能让身上的鬼气更加的纯净。
     鬼,天生带着煞气,阳人接触难免会运势受损,但如果是阴间鬼魂与阳人接触便是不会,这就是因为双方所吸收的阴气不一样的原因。
     “是好地方,但我不想待在这里枯燥的修炼。”
     在短暂的欣喜之后,赵黎歌便是对这里失去了兴致,她已经是沉睡了那么多年,现在苏醒过来了,最主要的是苏云也复苏了,她自然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枯燥的修炼上。
     “我准备让城隍阴司都轮流在这里修炼。”
     苏云一眼便是看穿了赵黎歌的想法,他也没指望赵黎歌能够安安静静在这里修炼。
     “屈宁,将你座下阴兵分为两班,一班值守一班进这里修炼。”
     “谢大人!”
     屈宁被召唤进来这空间内,感受到空间内的浓郁阴气,脸上也是有着喜色,要知道像他们这些阴兵并不是不死不灭的,如果境界不够,几十上百年后同样也会消散,甚至抓捕恶鬼的时候,倘若恶鬼实力强大,也会被恶鬼所杀。
     “屈宁,你突破到五品鬼将境界再出去,至于其他阴兵也要修炼到三品境界。”
     “定不负大人所望!”
     苏云这边安排自己手下的阴司阴差,而此刻在京城,崇仁帝和莫文石等人也在看着面前的一份厚厚的资料陷入思考。
     “饶州城隍爷苏醒了!”
     这消息是陈山汇报回来了,按照陈山的推测,可能性达到了九成之多,其实也几乎就是确定了,只是因为陈山自己未能见到城隍爷,才没有把话给说的那么死。
     在得到了陈山的汇报之后,崇仁帝便是下令史官调查宋仁宗时期的所有可能和那位城隍爷有关系的信息,而眼前这么多份文书,就是所有可能和那位城隍爷有关系的。
     饶州那边,关于那位城隍爷生前的许多信息都消失找不到了,崇仁帝这边便是决定从宋庆历八年那一届科举金榜题名的学子信息开始查起来。
     “江南路有三十八位上榜者,二十六位出自于鹅湖书院,调查了前朝那几年朝堂官员还有江南路各地地方志的记载,目前可以确定有后代的只有三位。”
     不论是哪个朝代,每一届金榜题名的学子都会有记录,从上榜之后到出仕做官,都可以找得到记录,但崇仁帝让人进行整理后发现,目前还能够找到后人线索的只有三位。
     “已经是派人去这三家的后人打听情况了,看看有没有什么跟城隍爷有用的线索。”
     “陛下,这么做,会不会让城隍爷不满?”
     莫文石有些担忧,向景山却是有不同看法,解释道:“城隍爷复苏的事情隐藏不了多久的,到时候关于城隍爷来历,那些前明世家甚至包括那些鬼怪也都可以查得到,如果这些人也去寻找到和城隍爷有关系的后人,会给朝廷造成被动。”
     “这一点我赞成景山的话,我们寻找城隍爷的后人,并不是要对城隍爷做什么,而是为了阻止有心怀不轨者对城隍爷的后人下手。”
     崇仁帝听着几位供奉的话,脸上也是露出认同之色,在确定了城隍爷真的存在后,他就有了个念头,那就是寻找城隍后人。
     找到城隍后人送往饶州,以此向城隍爷示好,也防止其他人对城隍后人动手,或者以此来威胁城隍。
     “已经是让虎卫去把那三家人给找到先带到京城来,但让老夫有些疑惑的是,这么多信息却唯独缺少一个人的。”
     莫文石所指的那位是谁,在场的人都知道,那就是那位城隍爷的夫人,翻遍了所有能够查找到的资料,就是没有那位城隍夫人的信息。
     为此甚至还找寻了饶州其他一些家族的族谱或者是先人留下来的记载,也都毫无线索,这明显就有些不正常,以城隍爷当年的声誉,地方志上不可能不记载他的夫人身份的。
     “也许我们能够从这三家和城隍爷有关系的后人那边,得到城隍爷夫人的线索。”
     ……
     菏泽曹郡!
     大明朝唯一直辖郡,特别是在洪武元年之后,曹郡便是成为了经济重郡,甚至有一段时间当时的朝堂都搬到了曹郡。
     那个时候有一句很有名的谚语:宁要曹郡一张床,不要京城一套房。
     普通人不知道为什么菏泽曹郡会涌来那么多权贵,但附妖师们却是知道,原因很简单,曹郡是当时唯一没有闹鬼怪的郡城。
     在那个时候,全天下各地都承受着鬼怪的入侵肆虐,曹郡就是唯一的圣地,大明朝已经是做好了把京城挪到曹郡的准备。
     只是数百年来,曹郡为什么没有鬼怪入侵,至今也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原因。
     这些年来,虽然妖魔鬼怪稍微收敛了些,曹郡也没以前那么重要,但曾经的特殊情况让得曹郡依然是仅次于京城的繁华之地。
     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放弃,这些年来,有一个人一直在坚持寻找着,他坚信曹郡没有鬼怪侵袭,必然是有着特殊原因的。
     为此,他在曹郡待了四十年,几乎把曹郡的每一个山头,每一寸土地都走遍了,也从曹郡的百姓手上收集各种本地有些特殊的物件,可惜还是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
     “老师,又有百姓拿着东西来了,不过我看着就是普通物件,让他们回去了。”
     “胡闹,哪怕只是普通物件,也可以给几个铜板,不然那些百姓以后捡到什么特殊的东西就不会找上门来,去把那百姓手上的东西收上来。”
     张营听到自己弟子的话,立刻呵斥,看到自己弟子有些不情愿的离去,张营也是知道自己这弟子对自己这位老师肯定是有怨言的,觉得自己的坚持是无用的。
     “也许真的是我自己错了。”
     张营在心里自问了一句,只是当看到弟子拿过来的几件普通物件,他的目光瞬间被其中一件给吸引了,激动的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