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48章 打死我,都不会再来了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菏泽陈家!

     在附妖师圈子中,代表着什么,这些附妖家族的子弟很清楚,那是前明世家的代表。

     所有附妖家族的年轻弟子们,在出门游历闯荡的时候,家族长辈都会交代,哪些势力是惹不起的,其中重点是前明世家。

     “这是你堂弟,实力差了点。”

     陈天看了眼王格,毫不掩饰的话让得王格表情有些尴尬,但却只能赔着笑脸,没办法,陈家子弟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家好像和陈家有些关系,陈家是自己家的主家。

     “自然不能和陈公子相比。”

     王宣在一旁开口,示意王格退下去,其他年轻人看到王格上前受辱,原本想要上前攀个近乎的也都全部停下了脚步。

     “婺源秋家秋静见过陈公子。”

     其他人不敢上前,秋静俏脸变化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来,她想着自己到底是女子,而且长相也是不差,这位陈公子应该不至于奚落自己。

     “婺源秋家没听过,本公子知道的秋家只有一家,那就是淮南秋家,你们家和淮南秋家有关系?”

     陈天的话让得秋静俏脸浮现囧红之色,淮南秋家是前明世家,虽然都是姓秋,但两家根本没有关系,以前自己祖上也有先人想要去淮南秋家认个宗亲,可连人家的家门都没能进去。

     “祖上……应……应该有些关系吧,这些事情我这做小辈的不清楚。”

     秋静很想攀个亲戚,但也知道这话不能乱说,不然传到淮南秋家去,惹得秋家恼怒,可是会给家族带来灾难的。

     “陈公子,秋家和我们家是世交,两家几代人都是交好。”

     王宣看出了秋静的窘迫,在一旁帮着开口解围,陈天看了眼王宣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目光转向了柳青那边。

     “本公子要进这城隍庙,你们镇虎卫也不让?”

     柳青有些为难了,对于前明世家,朝堂的策略向来是不去得罪的。

     “我不管你是什么家的,要进城隍庙可以,但不得大声喧哗,否则就不能进去。”

     贾宁微开口了,她可不怵眼前这人,虽然从众人的表情可以看出,眼前这人应该很有来历,但这里是饶州,自己师祖是城隍爷,在饶州这地方,她谁都不怕?

     你们师门家族再厉害,还能厉害的过我师祖?

     “你敢拦我?”

     陈天脸上有着惊愕之色,他没有想到还有人敢阻拦自己?

     “为什么不敢?”

     面对着贾宁微一脸无惧的神情,陈天沉默了,一旁的王宣见状连忙朝着贾宁微道:“宁微,不要乱说话,陈公子身份尊贵,就算是贾叔叔也要以礼待之。”

     秋静看到王宣替贾宁微着急,眼中有着嫉妒之色,看了看沉默的陈天,故意说道:“陈公子,这贾家真是太放肆了,连您都敢不放在眼里,这是对您和陈家的不敬,我觉得有必要惩戒一番。”

     煽风点火,秋静是巴不得这位陈公子对贾家出手,这样的话王宣也不敢阻拦,而且为了和贾家撇清关系不被殃及到,王家可能还会让王宣不得再和贾家有联络。

     “本公子做事需要你来教?”

     然而让秋静没有想到的是,陈天却是冷冷看了她一眼,只是这一眼就让她心头发寒,体内附身的妖怪都有一种要破体而出的恐惧。

     “是……是我多嘴了,陈公子恕罪。”

     “下次再多嘴,就让秋家给你收尸。”

     陈天收回了目光,又一次落在贾宁微身上,冷冷道:“本公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

     “贾小姐,外面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吵?”

     贾宁微话还没说完,庙门内柏守一手上拿着一个账本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门外的陈天等人,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问道:“这些人是来捐香火钱的吗?”

     “柏叔,他们不是来捐香火钱的。”

     贾宁微有些无语,柏叔的眼力这么不好吗,这些人冷着脸,一看就不是来拜城隍爷的。

     “怎么不是呢,来了城隍庙那就是来捐香火钱的,你看他们一个个都穿着人模狗样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出手肯定大方的很。”

     柏守一的话一出,王宣等人面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人模狗样,那不是骂他们吗?

     “噗!”

     贾宁微忍不住笑了出来,柏叔这话说的还真是解气。

     “放肆,你怎么说话的!”

     “混蛋,我看你是想找死!”

     王格等人纷纷怒斥,而此刻原本守在贾宁微身边的柳青,朝着自己几位同伴使了一个眼神,默默的朝着后面退了回去,一脸的看好戏表情了。

     贾小姐把这位前辈当普通账房先生使唤,可他却是知道这位的,这群附妖家族的年轻人,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

     “还真的不是来捐香火钱的啊,看你们穿着人模狗样的,还以为挺有钱的,感情都是穷光蛋,既然是穷光蛋那就快点走吧,不要挡在这门口影响了其他人进来上香。”

     柏守一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这些附妖家族的年轻人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其中一位就要冲上去,准备给这嘴巴恶毒的记账先生一个教训。

     只是他这才刚一个箭步踏出,便是感觉到身后衣领被人给抓住,再然后整个人就朝着后面倒飞了出去。

     出手的是陈天!

     这一变故,让王格等人都看疑惑了,这位陈公子这是干什么?

     “我……我们是来捐香火钱的。”

     陈天看着柏守一,硬着头皮扯出笑容,他现在只希望这位不要发怒,不然他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些个蠢货没能认出这位来,但他可是认识的啊,自己父辈那一代的第一人。

     当初自己还小的时候,父亲不服气这位,带着自己找上门去挑战人家,结果被揍的在床上躺了足足三个月,后来好不容易病好了,这位又找上门来挑战父亲,又把自己父亲给揍的躺了三个月。

     当时他可就在边上看着,不止是自己父亲,还带着自己大伯和三叔,三兄弟联手一起上的,可结果还是一败涂地。

     虽然现在已经是过去了十几年,但这位的样貌可是被他深深刻在了脑海中,只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你们真是来捐香火钱的?你们有钱吗?”

     柏守一那种怀疑的眼神让得王格等人很受伤,附妖家族哪一家会没钱,他们哪个身上不带着个上千两银票。

     “有……有钱!”

     陈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他不敢说没钱,他怕说了没钱,下一刻可能自己哪只手脚就断了。

     “那你能捐个十万两吗?”

     咔擦!

     陈天差点咯噔倒地,十万两对于陈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但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笔巨款啊,他这身上带着的银票也就才只是一万多两。

     “我这人不喜欢别人跟我开玩笑,没钱就直说没钱,说了有钱却又拿不出钱来,那就是故意戏弄我。”

     柏守一脸一沉,陈天吓的后退了好几步,连忙从腰间掏出了一枚玉佩,道:“我身上只有一万多两银票,但这有一枚玉佩,这是我们陈家的养身玉,我可以押在这里,等筹齐银两再换回来。”

     “就这破玉……算了,看在你这么诚心捐献的份上,就给你个机会吧,你去筹集剩下的钱,每晚一个时辰就加十分之一的利息,而且是利滚利的那种。”

     陈天:“我……”

     “怎么,你对城隍爷不够诚心?”

     “诚心,我诚心,我一定弄来。”

     陈天是要哭了,早知道他打死都不来这城隍庙,就算来了也不会那么的嚣张,谁知道这小小的一个破庙会有这么一尊杀神在啊。

     “你们这些人呢,我看你们的诚心会差点,那就每人一万两吧,钱要是不够,利息……利息就算在你这最有诚心的人头上。”

     陈天一听这话,几乎要昏过去,为什么啊,为什么他们没有钱,利息要算在我头上?

     “我希望看到你们的诚心!”

     可他不敢跟柏守一争辩,只能是冷眼扫过王宣等人,王宣等人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些没有转过弯来,但这个时候也只能连忙把身上所有的银两拿出来。

     那些不够一万两的,当看到陈天那要吃人的眼神,立刻保证道:“我现在就回家去拿,不……不会超过一个时辰的。”

     “贾小姐,你说对捐香火钱的人要笑脸相对,我这次要不要对他们笑啊。”

     “不……不用了。”

     贾宁微也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回答。

     “好。”

     柏守一目光转向陈天等人,冷冷道:“你们可以走了!”

     “走,我们现在就走!”

     陈天是一刻也不想留了,转身就走,就好像后面有什么洪荒猛兽一样,走的那叫一个快。

     “这辈子,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再踏入这城隍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