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45章 人设崩了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抬出圣上,搬出抗旨的罪名,都不能吓退的读书人和士绅,却是在四只狐狸的嘴下纷纷撤退。

     严知府看的是莫名其妙,陈山和柳青也是一样。

     “这些狐狸都通灵了啊,能够知道一个人所做过的所有事情?”

     “我曾经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狐狸有一种天赋,叫做观恶通,这种天赋可以让狐狸读到人心中的恶念,以及曾经所做过的坏事。”

     柏守一开口,眼中也是有着惊奇之色,虽说书里有记载,但书里也提到过,一万只狐狸都不一定有一只狐狸可以觉醒这天赋。

     眼下,却是有四只这样的狐狸,柏守一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这些狐狸应该是和城隍爷有关系。

     事实上柏守一猜的没错,这几只狐狸确实是苏云给喊来的,那老狐狸虽然离开了饶州,但还是不死心,留了只小狐狸在饶州,苏云让小狐狸通知老狐狸,老狐狸便是安排了这一出。

     对于老狐狸来说,能让城隍欠下一个人情,他自然是愿意做的。

     阻拦的人退去,队伍继续前行,下葬是有时辰的,不能过了时辰。

     一个时辰后,杨阁老的棺材埋下,众人把土给埋上,而后立碑念文,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山上的人发现,原本还是阴蒙蒙的天下起了雨。

     蒙蒙细雨落下,犹如老天爷的眼泪,就好像老天爷也在为杨坚而哭泣。

     “真的是老天爷在流泪,这么久没下雨,杨阁老的棺材入葬,一切都弄好,这雨才落下,说明老天爷也怕打湿了杨阁老的棺材。”

     有人提出的自己的猜测,而这个猜测得到了在场不少人的认可,跟着上山的不少百姓也是有些动摇了,如果老天爷都为这位杨阁老落泪的话,那这位杨阁老就不是坏人。

     坏人贪官死了,老天爷怎么会落泪呢?

     这个念头开始在这些老百姓的心中涌现,而一个时辰之后的天象让得百姓们更加坚信了这个念头。

     轰隆隆!

     一个时辰之后,送葬的队伍也都散去了,原来的蒙蒙细雨变成了狂风大雨,雷霆轰鸣,狂风呼啸。

     “老天爷这是在为杨阁老而痛哭!”

     先前,因为杨阁老没有下葬,老天爷没有下雨,因为老天爷怕淋到杨阁老的棺木,等到杨阁老下葬后才下了细雨,下细雨,是怕淋湿了给杨阁老送葬的人。

     而现在,送葬的人也都回到家了,老天爷终于忍不住了。

     那呼啸的风声,是老天爷在哭泣!

     那轰鸣的雷声,是老天爷在痛惜!

     “杨阁老绝对是一个好官!”

     这是此刻饶州百姓们共同的心声。

     狂风暴雨之中,梧桐山上,苏云的身影出现在了杨坚的新立的坟墓之前。

     “杨坚,你埋于我饶州地界,便算我饶州之人,本座是饶州城隍,现招你为城隍座下判官,你可愿意?”

     苏云身为城隍,无法让死人复活,但他可以让杨坚以另外一种形式继续活下来,当然前提是杨坚自己愿意,如果杨坚不愿意,那他也不会强求。

     “多谢城隍爷!”

     坟墓之中,杨坚的魂魄从里面飘出,朝着苏云鞠躬行礼,苏云点头回应,手上出现了一本册子,右手一扬这册子便是朝着杨坚飞入,飘入杨坚的魂魄之内。

     册子入魂,杨坚的魂魄也是开始逐渐变得凝实,最后那册子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本座座下可有四大判官,你且当这赏善判官,此册记载饶州地界行善之人的事迹,名为赏善册。”

     赏善册!

     这是苏云签到获得,也是城隍必备的,上面记载着饶州百姓们所做的好事,当一个人所做的善事足够多,那么名字就会在这赏善册上显露,用现代的话说就是会发光有特效。

     而赏善判官便是可以根据册子上的事迹,对这行善之人进行嘉奖,增加这个人的财运、官运,无病无灾,多子多孙……

     如果行的是大善,甚至还可以增加行善之人的寿命,不过增加寿命的能力杨坚是没有的,只能是把情况上报给苏云,由苏云来做主决定。

     “你既已成了赏善判官,那么阳间过往种种都再无瓜葛,本座给你一天的时间,可去见一下要见之人,了阳间遗愿。”

     苏云看向杨坚,成为了城隍判官,那就要与阳间的过去割舍掉,这样是为了保证公正,以免以阴司之权替阳间活人谋利。

     “大人,老夫生前事已经交代完了,没有什么遗憾了。”

     杨坚摇了摇头,他是自己选择的自杀,在自杀前也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了,而且自己虽然走了,但陛下肯定会照顾自己家的,也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既然没有心愿,那就与我一同回城隍庙。”

     ……

     城隍庙!

     比以往热闹了好几分。

     原先的城隍庙只有罗老头一个人,而现在多了一个柏守一,不过柏守一不是那种话多之人,白天也就坐在庙宇偏殿拿着一个木根雕刻。

     有人来上香捐香火钱,他就停下来给记上对方的姓氏名字和捐的钱的数目,写完后继续雕刻,也不说一句感谢的话。

     这让那些来城隍庙拜祭的百姓们有些疑惑,他们去寺庙烧香捐钱,那些和尚可都会感激一下的,捐的多了连住持都会亲自来接待相送,这位倒好连个笑脸都没有。

     “柏叔,这样不行的,得笑,人家来捐钱,那是对城隍爷的尊敬,咱们得笑脸欢迎,像你这样冷着一张脸,会让百姓们误解,以后不来拜的。”

     第一个提出反对的是贾宁微,从那次李员外事件之后,贾宁微便是从自己父亲口中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一些秘密,更知道了城隍爷和自己家祖上的关系。

     从那之后,贾宁微没事就来城隍庙玩,也就知道了柏守一的名字。

     “还要笑?”

     柏守一愣了一下,他堂堂六品强者要对普通百姓陪着笑脸,就因为那么几文钱?

     “那是当然的啊,柏叔你笑一个我看看,要是笑的不好的话,那我就要跟我爹爹说,让他另外安排记账先生来了,我爹爹今天就去找知府大人了,以后城隍庙这边就交给我们贾家打理了。”

     “那知府会答应才有鬼。”

     柏守一在心里轻语了一句,城隍爷确实是苏醒了,朝堂那边也是得到了消息,怎么可能还会把打理城隍庙的机会给贾家。

     “贾小姐说的对,小柏你这样板着脸是不好的,还是要笑的。”

     跟着进来的罗老头开口了,柏守一神情变化了一下,他可以不在意这小丫头的话,但是罗老头的话他不能不在意,在他眼中罗老头那就是城隍爷的代言人。

     面部肌肉抽动,柏守一强行让自己扯出一个笑容。

     “柏叔,你这不对,你这笑的跟哭一样的,不对,这样,我给你带一个人来,你跟着学就好了。”

     贾宁微带的人,是她家里的一位掌柜,负责一间酒楼,平日里便是笑脸喜迎八方客,柏守一看到这位掌柜的时候心里有些无语,可看到在一旁督促的罗老头,又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学。

     “人设崩了啊。”

     城隍庙内,苏云轻叹了一口气。

     ……

     知府大院!

     “贾兄,你这要求我不能答应。”

     “严大人,这有何不可,我贾家来接手城隍庙,自然会打理好城隍庙的一切事宜,官府也不用派人,岂不是一举多得的事情,倘若是因为香火钱的事情,我贾家绝对不会私占一分香火钱。”

     “城隍庙的香火钱,贾兄自然是看不上的,只是实不相瞒,关于城隍庙,本官无权处置。”

     严大人摇了摇头,贾全安脸露思索之色,很快便是想明白了原因,他知道,肯定是镇虎卫也察觉到了一些端倪,接手了城隍庙了。

     贾全安离开了知府衙门,直接是去了镇虎卫的院子。

     “贾老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陈山听完贾全安的来意,面色骤变,关于城隍爷的消息,现在是保密的,就连镇虎卫中知道的也不多。

     “我知道的只会比陈大人多。”贾全安回了一句。

     “既然贾老弟你知道一些,那就该知道城隍庙不是你可以碰的,有些东西你贾家还吃不下去的。”

     在陈山看来,贾全安肯定是知道城隍爷苏醒了,接手城隍庙,是要跟城隍爷套近乎,想要巴结上城隍爷,让得贾家更上一层楼。

     “陈大人不要威胁我,我就问一句话,你们镇虎卫真的敢去城隍庙吗?敢去打扰城隍爷吗?”

     陈山还真的被问住了,在判断出城隍爷苏醒后,上面就给下达了命令,不要轻易去打扰城隍爷,以免城隍爷恼怒。

     “我镇虎卫自然不会轻易去打扰城隍爷的清静,可恰恰因为这个原因,自然也不允许你们贾家打扰城隍爷。”

     “陈大人,你们既然知道城隍爷苏醒了,应该也调查过城隍爷的来历吧,那你们就没有查到城隍爷和我们贾家的关系吗?”

     贾全安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没好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