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44章 狐狸骂人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城门口,有着一群人堵在了那里!
     这群人穿着衣服都是上等的丝绸,看到这些人,前方开路的衙役们没敢驱赶。
     饶州就这么大,衙役们也是认出了这些人,当地的士绅还有读书人,这些人不是他们这些衙役可以得罪的起的。
     甚至可以说,这群人才是饶州最有权势的,哪怕是知府大人也不敢得罪这个群体,不说其中不少就是有功名在身,光是这些家族的背后,可都有不少人在朝堂为官。
     “你们这是干什么?”
     队伍停下,严知府走上前,看着堵在路上的这些士绅和读书人,有些疑惑问道。
     “严大人,梧桐山可是咱们饶州的风水宝山,家家户户几乎都有先人葬在那里,这山不能葬外人啊。”
     站出来的是当地一位很有名望的士绅,自己本身就是举人,最关键的是他的儿子现在还在朝堂为官,还是四品大臣。
     严知府不敢怠慢,连忙解释道:“老大人听我说,这可是杨阁老,那是当朝首富,他葬在梧桐山啊,咱们梧桐山的风水肯定会更好,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杨阁老可就相当是那仙,这对我饶州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严大人不要诳我等了,杨阁老可不是善终啊,非善终之人,那是天生怨气,不能葬于福地的。”
     如果说这位老士绅说话还委婉,那么站在后面那些年轻读书人,那就说的很直接。
     “杨坚虽是首辅,但妄想成为天下第一大宗师,被大家口诛笔伐,这样的人哪有资格葬在梧桐山!”
     “杨家宗族都不愿收他下葬,凭什么我们饶州就要收下他,这可是关系到我们饶州气运的,大人你是外来官员可以不在乎,但我们饶州百姓不答应!”
     “说的没错,要葬可以,不能葬梧桐山,要么就给送走!”
     这些读书人虽无功名,可恰恰是没有功名反而更无忌惮,在他们看来杨坚之死完全是咎由自取,这是大快人心的事情,而他们现在阻止杨坚下葬,那是为了整个饶州考虑,想来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饶州百姓所传唱,甚至名传天下。
     “这是当今圣上之旨意,你们这是在抗旨,可知道抗旨是何罪?”
     严知府面色一沉,不过这些读书人可没有被吓到,抗旨又怎么样?
     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整个饶州,为了给天下士林出一口气,就算皇上真要治罪,当朝文武百官也会劝谏,再不济就是这辈子被剥夺考取功名的机会。
     可只要有了清名,在士林有了名气,没有功名也无所谓,反正以他们的家世也不愁吃穿,有了清名无论去哪都会有士林接待,发表一些言论也会得到共鸣,最重要的当地的父母官也都要来上门拜访。
     “我们的所作所为,为的是饶州百姓,不是为了自己一己私利,倘若当今圣上怪罪,我等愿意领罪!”
     “李兄说的没错,我也愿意陪李兄一同领罪!”
     “两位兄长愿意舍身成仁,我自也不能退却!”
     “就算是死,为我饶州百姓而死,那也是死的其所!”
     四位读书人站了出来,他们的话让得周遭的百姓大为感动,一时之间也都开始响应起来。
     “不能葬,不能让这棺材葬到咱们梧桐山。”
     “管他什么杨阁老,这是我们饶州,只有我们饶州的人才能葬。”
     严知府看着这一幕,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他没想到这些士绅和读书人竟然会来这么一出,如果他下令把这些人给驱赶走的话,恐怕会引发民变。
     队伍当中,陈山和柳青也是在,甚至连柏守一也都在队伍当中,他们是知道杨阁老为什么牺牲的,听着这些人如此诋毁杨阁老,忍不住愤怒。
     “真是太可恶了,杨阁老付出了如此大的牺牲,这些人怎么能够这样?”
     “狼心狗肺,这是书读到屁股去了。”
     柏守一的神情会稍微平静一些,百姓们阻拦,虽是被煽动的,但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不知道真相,可偏偏杨阁老的死亡真相无法公布。
     “这严知府也真是的,直接驱散就是了,我上去跟他说。”
     陈山很是不满,不过柏守一却是拦住了他,道:“驱散没用,倘若百姓真的对杨阁老葬在这里不满,就算下葬后,敢保证不会有百姓心生恶念,去挖了杨阁老的坟墓?”
     “他们敢!”
     陈山怒目一瞪,随后却是泄了气,因为他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大,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他们可能不知道什么之乎者也,但他们对于读书人的话很相信,士绅说什么都会听。
     想到可能会破坏饶州风水,这些百姓肯定不会答应的,强行镇压住,也会留有无穷后患。
     “柏公子,那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先静观其变吧,可能马上就有变数了。”
     柏守一的“静观其变”让得陈山和柳青有些困惑,就眼下这情况了,还能有什么变化吗?
     要么就是把这些士绅和百姓驱逐,要么就是退一步,放弃将杨阁老给埋葬在梧桐山上,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有些不可能。
     就在陈山和柳青疑惑的时候,此刻城外不远处却是有几道白色的身影正朝着这边而来,这些身影不高,等到近了后才发现,是几只狐狸。
     “诸位快看,连狐狸都来了,都说狐狸通灵,这些狐狸是知道如果让杨坚给葬在梧桐山,也会连累到他们,连动物都出来阻止了。”
     看到这几只狐狸,那些读书人立刻是振奋起来,狐狸都出现了,这不就是说明他们说的是对的吗?
     士绅人群中,却有一位看到这几只狐狸的时候,脸色变了几下,人往人群中缩了缩,生怕被人给发现一样。
     几只狐狸可没有理会那些士绅和读书人,越过前面的人群,很快便是来到了杨阁老的棺材前,这些狐狸先是像人类一样站直,而后后腿一弯跪了下来,如人一般磕头跪拜。
     “不是说这些狐狸是来阻拦的吗,怎么看着不像?”
     “哪有阻拦会跪拜的啊。”
     百姓们看到这一幕,脸上有着疑惑,望向那几位读书人的眼神也是带着怀疑了。
     “这不可能的,肯定是搞错……”
     “搞错你个屁!”
     那读书人话还没说完,其中一只狐狸便是回头开骂了。
     “就你还敢在这里拦路,当初你爹死了,但你怕错过那一届的县试,硬是把你老爹的尸体给放在家里放了半个月,就你这样不孝的,别说你爹死后保佑你,风水越好,你爹越可能化成鬼出来掐死你!”
     被狐狸点到名的读书人,面色骤变,这等隐秘的事情,只有他和自家娘子才知道,要知道如果在县试前自己父亲死了,那按照大明律法,是不能再参加县试了,要等料理完父亲后事才行,可他不想错过这一次的县试,便是故意隐瞒了下来。
     “还有你,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你家境一般,偏偏要在同窗面前装作自己是富家子弟,每次出来都要找你母亲要钱,你母亲不给便是恶语相向,最后逼得她变卖了嫁妆来满足你的虚荣之心。”
     唰!
     众人的目光看向了那位读书人,那读书人脸色一下子就发白了,他这表现也恰恰让周围人相信了狐狸的话,一时之间不少人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鄙夷。
     “怎么,你们还要站在这里站着吗?”
     先前站出来的四位读书人,有两位已经退去了,只剩下两位了,狐狸看向其中一位道:“身为圣人弟子,读的圣贤书,写的自该是好文章,可你取了个书生阿宾这个笔名,却写的那些不堪入目小话本。”
     一句话,这读书人冷汗就下来,而现场百姓们还是一脸茫然,但是那些士绅和读书人,表情却是变得极其的古怪。
     书生阿宾,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堪称创造了饶州小话本某种风格的鼻祖啊。
     那个读书人,床下不放上那么几本。
     心底里,大家对这位书生阿宾还是很敬佩的,这真的是个好人啊,可明面上,那得保持批判,于是纷纷往后退开了点距离,那书面也是颜面退走。
     现在,就剩下一位了。
     这意味一脸无惧,因为他家境优渥,父母健在,也不会看那些不堪入目之文,更不会去写这些东西,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怕的。
     “君子坦荡荡,本人无不可对人言之事。”
     狐狸看了他一眼,默默道:“你那家伙不行,比别人短两寸。”
     唰!
     这一次所有人看向这位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这位也是面红耳赤,说实话,这爆出来的,可要比前面三位还要严重。
     男人,最在意的是什么?
     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和亲朋好友之间,这是最常拿来比较的一方面,就算真的不行,那嘴上也不能承认啊。
     四位读书人,全都败下阵来,这几只狐狸又将目光看向了其他士绅读书人,凡是被狐狸眼神给看到了,一个个都避开了狐狸的视线。
     开什么玩笑,他们是读圣贤书,但他们自己不是圣贤啊,哪个没有一些不能见人的龌龊事,一时之间纷纷给让开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