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张齐!
     这个名字在饶州城很陌生,但如果提到张屠夫,饶州城大部分养了牲畜的百姓都知道这么一个人。
     整个饶州城,几乎有大半人家家里宰杀猪羊都会找上张屠夫,不仅仅是因为张屠夫的技术好,更重要的是张屠夫有那么一张直言的巧嘴。
     普通百姓人家,宰杀牲畜,自然不可能自家全部吃完,大部分还都是要卖给四邻街坊的,请张屠夫来,张屠夫不但会宰杀,最重要的是还会帮着卖。
     哪家需要新鲜的肉,哪家差不多要做喜事,哪家的儿媳妇怀孕要补身子,哪家的男子身体虚需要腰子,张屠夫都一清二楚,再宰杀牲畜的时候,也会通知这些人家。
     等到这些人到了之后,张屠夫把牲畜处理好,拿着秤砣帮主家卖,因为张屠夫性格直,不会缺斤少两,前来购买的街坊邻居也都很信任,几乎是张屠夫说多少斤多少钱,就认了多少,有些想贪便宜的,主家抹不开面子,张屠夫可不给面子。
     “罗老三,你买个二两塞牙缝呢,给你半斤,呐,这一截大肠添给你。”
     “别挑了,你都要肥的,别人还怎么卖,就这一刀下去,瘦的肥的都有,三斤六两二,算三斤六两。”
     “王麻子,听说你儿媳妇怀孕了,这猪肚你拿回去,保证你儿媳妇给你生一个大胖孙子。”
     “剩下这四根排骨,谁要的,我给你们剁碎,熬汤那叫一个香,你们要都不要,我可就给收了到市场去卖了,那个时候你要我帮你剁碎,可要收你三个铜板。”
     ……
     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张屠夫只收一个宰杀的钱,主家只要后面弄几盘肉菜,给添上那么几杯酒,请张屠夫吃上那么一顿就可以了。
     因为这些原因,久而久之街坊邻居也就忘记了张齐的真名,只是以张屠夫来称呼。
     而在饶州城,要说牲畜最多的就是李家了,李家世代养殖山羊,不过诡异的是李家的山羊并不供应给饶州城的酒楼,反而是运送卖往了外地。
     用李家的话说,他们家的山羊可要比一般的山羊肉质鲜美,可不是普通人家吃得起,那都是供给达官贵人专用的,价格也是普通山羊的几倍。
     李家有自己专门的屠宰师傅,原本是用不到请张齐的,可就在不久前,李家的那两位屠宰师傅走了,李家这才找上了张齐,而张齐推拒了好几次,最后在李家几次加价后才勉为其难答应。
     然而无论李家人并不知道的是,张齐等着一天已经是等了好久了。
     张齐,是一个孤儿,在他小的时候,是一位屠夫收养了他,那屠夫也是个单身汉,收养了张齐之后,并没有让张齐跟着学屠宰,反而是花钱供养张齐去读书。
     因为屠夫这个职业,并不是很受人待见,尤其是在读书人眼中,因此张齐的这位养父送张齐去读书,不让张齐透露他的身份,平日里更是很少带张齐一起出门走动,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张齐的养父收养了张齐这事情。
     而就在张齐十五岁那年,那位收养他的屠夫被人打死了,原因是因为偷了李家的羊,李家当时的家主直接是把这屠夫给打死,因为这屠夫是单身汉,官府那边收了李家的钱,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一个单身屠夫的死,整个饶州城只有一个人在意,那就是张齐,张齐知道收养自己的养父绝对没有做这事情,李家隐瞒了真相。
     原因很简单,自己养父在被李家人打死的前一天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神情恍惚惊疑不定,自言自语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甚至到最后,养父更是给了他二十两银子,让他就住在书院那边去安心读书,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回家来。
     张齐有些不解,直到知道自己养父的死讯,他才明白,李家应该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被自己养父给发现了,为了隐藏秘密这才杀死了自己养父,来一个杀人灭口。
     养父死了,张齐自己在读书上的天赋也一般,而李家和官府衙门的人关系好,家里又戒备森严,张齐知道自己要想给养父报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此,他放弃了学业,开始找了另外一位屠夫,跟着对方当学徒,凭借着刻苦肯学,很快便是崭露头角,成为了很是受街坊邻居喜欢的屠夫。
     到后来,娶妻生子,有了稳定的家庭,有老婆孩子,张齐甚至有些时候都在催眠自己,可能当年养父真的是偷了羊,因为他害怕如果他找李家报仇的话,可能自己这好不容易拥有的家庭会就此破散。
     然而,当李家人找上他的时候,他便是知道,这是老天都要让他给自己养父报仇,给了他一个机会。
     第一天到李家的时候,张齐便是发现了李家的山羊和其他山羊的不同,李家山羊没有羊骚味,相反还有一股清香,而且这肉很是嫩滑,看着便让人食欲大开。
     一边屠宰,张齐一边也是在细心观察,到后面他终于是发现了李家的秘密。
     一次,他偷摸发现李家的下人抬着一个用黑布遮盖住的大桶,小心翼翼的朝着羊圈走去,张齐躲在后面跟着,没一会李家下人抬着空桶离开,他趁机去那羊圈查看,结果发现那些山羊一嘴的鲜血,有的嘴里还嚼着骨头。
     作为一位屠夫,张齐那对各种牲畜的骨头是无比的熟悉,只看一眼就可以分辨的出来,可这一次他竟然分不出那些在羊嘴里咀嚼的骨头是属于什么牲畜的。
     直到他看到羊圈地上,掉落的手骨头后,整个人吓的遍体生寒,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牲畜的血肉,而是人的血肉。
     李家的山羊,喂食的是人肉和人骨。
     这个发现让张齐再也待不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养父当年被杀的原因了,肯定也是因为发现了李家这个秘密,被李家人给打死了。
     张齐想带着自己儿子逃走,可还没等他回头,身后便是传来了一道幽幽笑声:“看来,我这些孩子们,又有新鲜美食了。”
     ……
     李家大院!
     李员外目光在贾宁微和小宝身上打转,那眼神就跟着喜爱的猎物一般,没有丝毫的掩饰。
     “你们已经猜到了,没错,我李家的羊是喂养的人肉。”
     虽然已经是猜到了结果,但当李员外明确无误的说出这句话后,贾宁微身躯还是一颤,用人肉来喂羊,这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你们李家做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没人发现?”
     “发现?我们找的人可都是从外地牙行那里买来的,这些人的死活可没人在乎,你们知道一个买一个人多少钱吗?知道我们一头羊卖多少钱吗?”
     “一个人啊,才值那么三十两,而一头羊我们能卖五十两,一个大人的肉和骨头,就够养大三十头羊,这买卖你们难道不觉得很划算吗?”
     “人和畜生岂能相提并论,李发仁,你怎能干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傅正文气的浑身发抖,作为一位读书人,他的心中充满了正义,当初读到五胡入侵,中原百姓被当做两脚羊的时候,便是每每拍案而起,激愤不能自已。
     “贤侄,老夫可是很看好你的,就算你辱骂老夫,老夫也愿意招你为婿,以后我李家的偌大家产,还不是属于你和我女儿的。”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与你蝇营狗苟。”
     “贤侄,你是不知道人肉有多美味,等你尝过了,就不会说出这种无知的话来了。”李发仁嘿嘿一笑,继续道:“你可知这些护卫为何忠心于我李家,就是因为他们尝到过人肉的美味,可惜啊,人还是太少了,就算是我也只能每个月吃那么两三次人肉。”
     “不过贤侄你放心好了,你马上就可以尝到了,这女人的肉最香,但小孩的肉最嫩滑,你是要吃女人的肉,还是吃小孩的肉?”
     李发仁的目光在贾宁微和小宝身上打转,傅正文怒目圆瞪,骂道:“我要吃,也是生啖你这丧尽人性的老畜生的肉。”
     “傅公子,老爷对你可是用心良苦,你怎么能让老爷如此寒心。”一旁的管家舔了舔嘴唇,他似乎已经是闻到了那无比美味的人肉香味了。
     “年轻人不懂事,等吃了人肉后就不会了,管家,去把锅架好,这一次让大家吃个饱。”
     听到这话,管家和那些护卫眼睛都放着绿光,盯着贾宁微和小宝,其中好几位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其中几位护卫更是走过来动手准备抓人,站在贾宁微身边的傅正文,直接是挡在了贾宁微的面前,“要想伤害她,那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书生身体虽然瘦弱,但声音慷锵有力,贾宁微看着傅正文瘦弱的身躯,俏脸有着动容之色。
     “贤侄这让我很为难啊,不过我还是不愿意杀你,谁叫碧儿喜欢你呢,你以为,你这样就能保护的住你身后这姑娘了吗?”
     李发仁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