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11章 故人之后
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贾家后院祠堂!

     祠堂的后面小院子。

     院子外,贾宁薇和小妹一脸疑惑的站在那里,哪怕已经是过去了一刻钟,贾宁薇仍然是无法从刚刚自己父亲的反应中平静下来。

     自己父亲,在进入大厅看到那位中年书生时候的第一眼,竟然就直接给跪下来了。

     从她记事以来,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父亲给人下跪的。

     自己父亲虽不是官员也没有功名在身,但这么多年来父亲坚持做善事,整个饶州府甚至是整个江南路都是有名的,以往每任知府上任,还都要主动到家里拜访父亲,父亲也都没有行过跪拜之礼。(PS:这里解释一句,自明朝洪武之后,历史走向变了,所以大家不要参考历史背景,一切以九灯书里为主。)

     可现在面对一位没有功名的书生,父亲竟然就这么跪下来,而且她可以感觉的到,父亲对这位中年书生充满了敬畏。

     “小姐,这人会不会就是那些微服私访的大人物吗?老爷会不会是大人物安插在这里的?”

     小梅小声提出了自己的猜测,贾宁薇没好气的瞪了自己这丫鬟一眼,“叫你平时少看那些小人书,也少听那些说书人讲的故事,什么微服私访,你家小姐难不成还能是流落民间的公主。”

     “没准真的有可能呢,书上不都是这么讲的。”

     “那以后我一定封你一个一品丫鬟,再给你找个太监作伴。”

     对于喜欢听说书人讲故事的小梅,贾宁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且这丫鬟还最喜欢听那些金枝玉叶流落民间的故事,她都怀疑这丫鬟是不是经常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给带入故事中的女主角去了。

     祠堂后院。

     苏云看着挂在墙上的一副古画,画上是一位中年书生站立在山峰之巅,仔细看的话,便是会发现这画中的书生和苏云的容貌一模一样,甚至连身上所穿衣服也都一样。

     后面的贾全安,此刻也是在不断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幅被祖先示为最珍贵传家物的画,画里的人会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幅画,是几百年前老祖宗传下来的,但这幅画上的人是谁,贾全安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在五百年前,贾家遭遇了一场灾难,差一点就家破人亡,那一次灾难,祖上留下来的许多书籍笔记也都消失了。

     但贾家祖训还是传下来了,其中有一条祖训便是:凡贾家子弟,务必保管此画。

     贾全安在后面开始猜测苏云的身份以及和他们贾家的关系,而苏云看着这幅古画,心绪也是飘荡回了几百年前。

     “贾平,我的弟子当中就属你最没出息,天天守在这里,是要准备给我送终吗?”

     “老师,我愚笨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只能伺候伺候老师您了。”

     “我需要你伺候,你师娘不会伺候?赶紧给我滚蛋。看到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我就想揍你。”

     “老师,您想揍我哪里,要不踹我一脚?”

     一个瘦弱的男子,一脸笑嘻嘻的把屁股给凑过来。

     ……

     “老师,您……我去通知其他师兄们。”

     “通知你个大爷,给我站好了,少在这里给我哭哭唧唧的,不是要给我送终吗,现在给你等到了,老子都要怀疑是不是你小子在诅咒我。”

     “老师,您就别开玩笑了。”

     “老子不喜欢哭哭啼啼的人,我知道你小子喜欢做生意,在我书房抽屉里,有一本书是留给你的,你要吃透了,以后做个首富是不成问题的,但你小子给我记住,要是敢为富不仁,我从坟头爬出来都要抽你。”

     病床前,瘦弱男子哭的跟泪人一样。

     “滚蛋吧,我还有话要和你师娘说,本来时间就不多,还在你身上浪费,想想都想抽你。”

     床上中年书生举起了手,瘦弱男子连忙将脸给靠过去,可最终那手掌落在瘦弱男子脸上,却是轻轻擦掉了男子脸上的泪水。

     “没出息!”

     ……

     思绪回转,苏云幽幽一叹,没有想到几百年后,还能再遇到小猴子的后人。

     回转过头,看到贾全安不知所措的模样,苏云淡淡道:“我和你祖上有关系,你就称呼我为师祖吧。”

     “弟子见过师祖。”

     贾全安没有一点迟疑,这画已经几百年了,真要是自己那位祖先的师傅,确实是可以称呼一声师祖。

     “去城隍庙捐赠五千两,点一盏长明灯,你可愿意?”

     “愿意,弟子愿意,五千两要是不够的话,还可以再捐点。”

     五千两,对于贾家来说不算什么,贾家的财富远远不止表面上这些,几百年来贾家的产业不止是在饶州府,更是扩展到了江南路十六府,只不过比较低调罢了。

     “跟小猴子一样,我说什么就什么,你小……”

     苏云话说一半突然戛然而止,贾全安确实是和小猴子很像,但到底不是小猴子。

     “做师祖的也不会白要你的钱,让你体内那玩意出来吧。”

     贾全安神情一愣,但也不觉得意外,因为他知道瞒不过这位神秘的师祖。

     一刻钟前,他正在房间里休憩,但体内的老伙计却是告诉他,家里来了一位很恐怖的存在,只是一缕气息就差点让他崩溃了。

     将腰间的腰带给解开,贾平安撩起了上衣,在他的腹部上面有着一颗树的纹身,此刻纹身光泽闪耀,一颗松树出现在了房间内。

     松树,经常出现在文人墨客的诗词之中,是铮铮不屈、挺直高洁、不畏艰难的精神象征,但眼前这颗松树在出现之后,松剑弯曲低着就差贴在地上了。

     这不是因为松树精见到苏云害怕而为此卑躬屈膝,这是因为它被人伤到了枝干,无法直起身子来。

     对于松树来说,让人低着头,那是比杀了它还要难受的耻辱。

     苏云的眼睛微微眯起,杀人不过头点地,对方这是故意而为之,这是有意羞辱这颗松树精,也是在羞辱贾家。

     “怎么回事?”

     “师祖,是豫章府的洪家所做,洪家是附妖世家,洪家当代家主突破到了三品境界,前不久要我贾家在豫章府的钱庄生意,弟子是被洪家家主打伤的。”

     苏云沉吟了,三品境界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可关键是他是饶州府的城隍,目前管辖范围是饶州府,无法离开饶州府。

     “附妖家族之间的争斗,官府不管吗?”

     “师祖,早在几百年前官府就不管这些附妖师之间的争斗,除非有一方选择加入官府的镇虎卫,不然只要不涉及到普通百姓,官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云明白了,加入了镇虎卫,那就要替官府出力对付那些鬼怪,而附妖师们不愿意,站在官府的立场上,你们不愿意对付鬼怪,那官府自然也就没义务保护你们的安全。

     甚至苏云猜测,要不是怕内乱,消耗了附妖师的有生力量,恐怕官府都想要打击这些附妖家族。

     毕竟,真到了鬼怪肆虐的时候,这些附妖师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家族,也会出手对付鬼怪的。

     “洪家那边的原话是什么?”

     “洪家给弟子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弟子不交出钱庄,他们会出手对豫章府里钱庄的人动手。”

     苏云右手一抬,被压断身躯的松树又一次挺拔起来,这一幕让得贾全安大喜,连忙感激道:“多谢师祖出手相救。”

     “洪家人要钱庄,那就约他们到饶州府来,记住,莫要泄露我的身份。”

     留下这句话后,苏云的身影便是在原地消失,这让贾全安的眼瞳收缩了一下,除了少数一些有隐身神通的附妖师,能够做到凭空消失,要做到这一点,就只有六品以上才能做到。

     自己这位师祖,难道是六品强者?

     贾全安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幸亏自己没有对师祖有一点不敬,六品,那已经是传说中的镇龙卫中那些龙卫大人的级别了。

     “宁薇,去账房支五千两银票!”

     离开祠堂,贾全安看到站在门口的女儿,很是激动,而贾宁薇却是将目光看向自己父亲身后,那位神秘的中年书生并没有跟着父亲出来。

     “爹爹,那人是谁啊?”

     “那人是……总之是对我们家来说很重要的人,以后见到了你可不能失了一点礼貌。”想到师祖的交代,贾全安没敢告诉自己女儿实情。

     “哼,不说我也会自己调查的。”

     贾宁薇在心里自语,祠堂后面的小院,父亲也从来没有让自己进去过,等到父亲出门后,自己就偷溜进去看,里面的秘密肯定和这人有关。

     ……

     “不能离开饶州府,这是个缺陷,得想办法解决。”

     离开贾家,苏云正在思考自己该如何破解不能离开管辖区域的问题,眼神突然一动,目光看向了一座宅院,那是城外某个小镇上的一座宅院。

     在那宅院门口,此刻几只狐狸正盘腿坐在那里悠闲的磕着瓜子,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