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明悟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明悟

     “五嫂说……”七娘子拖长了声音,看似正在斟酌着言语,心底却飞快地琢磨了起来。

     要套话,当然也有很多种办法,但最适合现在情形的那一种,似乎反而是最简单的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她索性放弃思索任何带有矫饰意味的语言,而是简简单单地将五少夫人的来信复述了出来。

     “五嫂说,下药的事,五哥虽然没有插手,但还是知道的。”七娘子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太夫人的神色,又缓缓道,“据说吴勋家之所以被收买,背后也有……也有祖母的影子。”

     太夫人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慌张,她不自然地看了七娘子一眼,旋即又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张氏丧心病狂,临死前当然就像疯狗一样,逮着谁咬谁。这样的信你很应该当场就撕了!”

     五少夫人在信里倒是没有提到吴勋一家的事,七娘子这样说,纯粹只是为了试探太夫人,对五少夫人的假指控,她到底是怎么个反应。——五少夫人放高利贷,肯定是通过吴勋一家来操办,包括这骗取的十万两银子,也是由吴家来安排,这样的心腹,当然是她自己收买,不可能和太夫人多亲近,否则五少夫人又怎么可能将瞒着太夫人的事,交给他们去办。

     得到太夫人的反应,她心底多少有了数,顿了顿,又慢吞吞地道,“是吗?可祖母……五嫂信里还说,这下药的事,就是您也是知道的……”

     这一次,太夫人的反应就要比听到之前的指控时更强烈了一些,她手中正把玩的两枚核桃忽然一滑,险些就要落到地上。

     太夫人忙将它们放到了桌上,又抹了抹刀裁一样的鬓边,才露出了怒色,“张氏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七娘子再无怀疑,她本来就倾向于相信五少夫人信中所指,现在更是肯定无疑:太夫人即使是没有怂恿五少夫人下药,也绝对是事前默许,事后又帮着五少夫人擦了屁股。

     “可不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呀。”七娘子就一脸气愤地帮着太夫人数落起了五少夫人,“真是白费了祖母素日里的疼爱!”

     太夫人面上闪过了一丝激动,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附和起了七娘子,“平时我的话,就当耳旁风……自己走上了这条路!”

     以太夫人和五房的密切关系,七娘子肯这样给太夫人台阶下,帮着太夫人撇清,已经是很给太夫人面子了。

     七娘子义愤填膺,接连数落着五少夫人的不是,见太夫人连连附和,她又拍了拍桌子,恨声道,“当时说好了只是王不留行,没想到她自己又多加了一味番红花——”

     太夫人一时不察,脱口而出,“可不就是——”

     话声刚落,她就死死地咬住了牙关,一脸讶异地看向了七娘子。

     七娘子脸上的愤怒早已经消失,她注视着太夫人,缓缓地道,“看来,五嫂信上说的,也并不假啊。”

     乐山居后厅一下就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太夫人几乎是在转瞬间就苍老了十年,她皱纹深刻的老脸上现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像是哭,又像是苦笑,只是那老寿星一样的喜气,却已经不知去了哪里。她似乎从一个焦急而不失威严的长辈,一下就变做了一个狼狈而憔悴的民妇,面对七娘子逼人的目光,甚至有了些自惭形秽,有了些局促。

     七娘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冷冷地盯着太夫人,她亮而澄澈的双眼中,似乎诉说着无数无言的指责,又似乎只是在冷冷地藐视着太夫人,忽然间,这一对祖孙之间的关系好像倒转了过来,七娘子这个孙辈,反而成了两人间的主宰者。

     太夫人忽然间就打从心底后悔了上来。

     早知道,何必当初?

     她注视着七娘子,又为那凛然所刺伤了似的,一下就狼狈地调开了视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那复杂而难以言喻的心情,给压到了心底。

     “你的胡说八道,我已经听得够了。”太夫人傲然道,“杨善衡你要明白,今日你能在许家横行霸道,不过是仗着你爹、你姐姐的威势。可你不能忘记,你究竟只是孙子媳妇,忤逆两个字,你还背不起!”

     她高高地抬起头来,似乎要以此来压倒七娘子的心防,“于静的事,你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否则你以为,在后院里让我这个老祖宗不开心,你会过得很开心?”

     到了这时候,太夫人终于也撕下了自己的面纱,她的话里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威胁。

     七娘子垂下眼,笑了。

     她轻声道,“那小七就只能等祖母出招,再试试看能否应付得了了?”

     话里虽然没有多少轻蔑,但显然七娘子是根本没把太夫人的威胁放在心上,她甚至是以一种从容的态度,来面对太夫人的威胁。

     再没有这样从容与坦然,更能让敌人难受的了。

     太夫人现在就很难受,鼓足了全身的力气,这力气却似乎落了个空,一时间,她竟然被七娘子气得气血翻涌,罕见地动了真怒。

     “你——你是要把我老婆子气死是不是——”她的声音甚至惊动了厅外的丫鬟们,顿时就有几个小鬟进来扶住太夫人,“您别动气!您快坐下——”

     七娘子从头到尾,只是坐在原地不动,含笑旁观。

     太夫人身边有了人,倒是一下有了底气,她注视着七娘子,又放缓了语调,甚至有些疲惫地道,“这件事,你自己好好想想!别逼着祖母到国公爷跟前告状,大家没脸!”

     到了最后,这话里到底还是露了凌厉。

     “祖母。”七娘子就低下头轻声道,“做过就是做过,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五哥自己都未必不认,有些事,您又何必强求呢。”

     虽然语调柔婉,和颜悦色,但话里竟是寸步不让,一点都不把太夫人的话放在心上!

     太夫人气得面色灰白,“好!好!”

     她猛地将桌上的盘碗扫落在地,狠声道,“在太妃跟前,你也要这样傲气才好!”

     七娘子眼皮都没抬一下,她翘起唇角,低声道,“在五姐跟前,祖母也要维持这样的气势,才是好呢。”

     说到词锋,天下比得过七娘子的人,只怕不多,太夫人这一下真是又气又怕,扶着头就要往后倒,众人紧着就是一通忙乱,又是掐人中,又是掐虎口的,又将太夫人扶到榻上躺下,见太夫人半死不活,呻吟连连,就有丫鬟壮着胆子呵斥七娘子,“少夫人多稳重的人,怎么就不想想,老太太多大的年纪,能经得住这样的气?”

     七娘子脸上就又露出了悔意,她忙站起身来,“我这就派人去请权神医。”

     这句话说出来,太夫人真是不好都要好了:权仲白是七娘子的亲戚,一手神脉是京城闻名的,太夫人有没有被气出病来,岂不是一摸就能摸到?

     真是见招拆招,连一点儿破绽,都早就弥缝好了!

     到时候平国公一问,太夫人并没有多少不妥,脉象健旺,不免就要过问两个人争吵的缘由,到时候杨善衡再将手中的信往外一送……

     太夫人心中竟不知道是气还是笑,她乏力地呻吟了一声,又摆了摆手,低声道,“算了!没有什么!你们什么牌位上的人,都出去吧!”

     七娘子又关切地为太夫人掖了掖衣领,“祖母真没事吧?”

     太夫人就没好气地撑起身子,又横了七娘子一眼,“我没事!”

     众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到底还是退出了屋子。屋内一下又静了下来,太夫人的呼吸声一时急促一时徐缓,又过了一会,终于匀净了下来。

     “你要让于静去云南,就让他去云南吧。”

     太夫人的声音中,已是多出了无数疲惫,她闭上眼,眼角有一滴浑浊的泪滑了下来。“我老了,府里的事,以后也管不了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都随你!”

     如果是许夫人来说这句话,想必是会说得无比的欣慰,而这句话从太夫人口中露出,七娘子却只听到了深深的怨毒。

     不过,她毕竟也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太夫人这是明知事不可为,就立刻调适心情,退而求其次,从要保五少爷,退回到了自保中。

     她本来就是府中的老祖宗,平国公平时对她也很尊重,只要太夫人肯不和七娘子为难,七娘子又有什么地方,可以为难得到她呢?

     这一招见风使舵、看碟下菜,太夫人使来也的确是极老道的。即使这样做等于是在侧面服软,表示自己怕了七娘子的手段,与那无数引而未发,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的证据,但她要龟缩起来,七娘子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本领,可以强行将龟壳敲裂。

     七娘子却不骄不躁,她露出了一抹从容而自信的笑意,缓声道,“那杨棋就多谢祖母体谅——没有什么事,孙媳就告退了?”

     太夫人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她翻转过身子,索性不再搭理七娘子。七娘子也就站起身来,徐徐地出了屋子。

     几乎是才一出乐山居,七娘子唇边就已经挂上了一抹冷笑。

     太夫人毕竟是老了,情绪一激动,就没有回过味来,这一次,还是让她占据了先手。

     不过,即使七娘子也倾向于相信五少夫人的绝笔信,在证实了五少夫人真的没有骗她之后,她还是不禁有几分吃惊。

     七娘子吐了一口气,她看了看天色,便加快脚步,急急地回了明德堂。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

     到了当天晚上,四少夫人回府了。

     这一次回府,四少夫人的动静就并不太大,似乎知道府里刚刚经过事情,禁不住多少折腾,她只是打发人到明德堂要了两三样小玩意,就让七娘子安安稳稳地过了一夜。

     不过第二天早上,因为太夫人身上不好,闭门谢客,许夫人又和大太太约了去潭柘寺上香,大家没了人请安,也就没有聚到一块,七娘子分派了家事,便让立夏在明德堂看家,自己进了慎独堂去看望四少夫人。

     孕期进入第七个月,四少夫人的身形已经很笨重了,她正惬意地靠在炕边,翻阅着一本新出的小说话本,见到七娘子来了,也不过欠了欠身子,便笑道,“我就不起来了,六弟妹别怪我失礼。”

     七娘子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笑道,“那里会怪四嫂呢,我看着四嫂倒是丰润了不少!”

     两妯娌又寒暄了一会,七娘子在四少夫人对面坐下,一边喝茶,一边听四少夫人说了几件在娘家养胎的事。

     话说得告一段落之后,两人不知怎么,又都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七娘子才慢慢地道,“就是几个月的时间,还记得于翘事发,似乎还是昨天的事,不想今日里整个五房就已经……”

     四少夫人也有些感慨,她抚着肚子慢慢地道,“可不是?人世间的事,真是说不清楚!谁又能想得到,五房居然那样丧心病狂……”

     她脸上又闪过了一丝不屑,一丝窃喜,“她就是太刻薄了!自己贤惠就贤惠,还天天那样显摆,看看今天,她自己的女儿孤零零的,也没个人照料!再贤惠,贤惠给谁看?”

     即使四少夫人和五少夫人一直有心结,但在人都已经去世的今天,提到五少夫人抬举通房,还这样愤愤不平……可见得四少夫人是真的很介意别人要来分她的宠爱。

     七娘子托着腮笑了笑,眼神却不由得放远了开去。

     她又想到了五娘子当着她面向大太太炫耀的话,“我就问她,我说四哥现在可都还没有子息呢,我这里两个美貌的丫头都没有开脸,不然……”

     五少夫人说自己只放了一味王不留行,七娘子早已经半信半疑,经过太夫人那边的反面验证,她倒是真的相信,五少夫人的确是只用了一味药材,毕竟她还是希望五娘子病,而不是希望她死。

     府里剩下的嫌疑人,也就只有大少夫人和四少夫人了,并且这一味番红花的目的,已经非常单纯:当事人可能并不知道番红花会导致五娘子大出血,只是取了它绝育的效果。

     大少夫人当然也可能因为自己的原因,想要五娘子绝育,不过她性格低调柔婉,这些年接触下来,七娘子倒觉得她更像是谋定后动的性子,若有阴谋,也绝不会这样实现。而且七娘子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她要五娘子绝育,于自己有什么好处:四郎和五郎可都还活蹦乱跳着呢!

     要五娘子死,她可能有理由,要五娘子绝育,则这个怀疑,似乎就有几分牵强了。

     四少夫人就不一样了。

     此女性格激烈冲动,虽有算计,但却也是性情中人,看重四少爷的宠爱多于一切……五娘子的那句话,很可能是正正戳中了她的逆鳞。

     不过还是那一句话:此事已经过去三年,即使是四少夫人下手,七娘子又要从哪里找出证据?即使找了出来,五少夫人已经认下所有罪名,平国公又怎么会高兴她旧事重提?

     五少夫人死后出的这个难题,也真的并不容易来解。

     七娘子就又对四少夫人亲切地笑了笑。

     不过,五少夫人生前都还斗不过她,死后,那就更斗不过了。

     她低声说,“四嫂听说没有,五嫂去世那一晚,是给我写了一封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