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蛛丝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蛛丝

     进了腊月,七娘子已经开出了于翘的陪嫁单子,送到乐山居给太夫人看过,又送到清平苑给许夫人看过,再送到梦华轩给平国公过目,抄一份递给了五少爷让他也把把关,到了最后,她才把于翘找来说话。

     “我们这样的人家,什么事都有个规矩。我打听了打听,京城里我们这样的人家,陪出一个女儿大概是这个数。”七娘子笑着冲于翘翻了翻手。“不过,一般人家人口也多些,不比我们家,就是你们三个娇小姐。问过了母亲、祖母,我就做了主,把你的陪嫁翻了一倍。”

     于翘以一个庶女的身份,可以得到两万两的陪嫁,已经算是意外之喜,毕竟七娘子如果没有进正院过活,又只是如三娘子、四娘子一样嫁到了一般的人家,能得到两万两的陪嫁,也都要谢天谢地了。

     她加意留神于翘,见于翘并没有不满之色,心下倒是一宽,又笑着将一张单子递给了于翘。“这些都是大件的东西,小件的衣裳首饰,还会再给你置办的,你先看看,少了什么就和我说,乘早买了,要比迟买好些。”

     她保留了当年带来的制表习惯,先在抬头写出了两万两银子的预算,又将各项陪嫁大件花的银子或者大概市值列在了后头,于翘一边翻看,七娘子一边解释,“虽说咱们这样的人家,也没有谈钱的道理。但你出嫁后恐怕还是要当家的,有一些东西也不能不明白,知道自己的陪嫁值多少钱,心里也就有数了。”

     于翘于是漫不经心地翻阅了几遍,才抬起头冲七娘子一笑,“多谢六嫂体贴我。”

     接着就随手将这本册子搁到了一边,竟是并没有细看的意思。

     七娘子心下不由一声叹息:于翘对这门亲事,也实在是太不热心了。

     她有一肚子的话想和于翘说,想告诉她这样一门亲事,其实并不错。只是看着于翘脸上那淡淡的倔强之色,话到了嘴边,到底还是咽了下来。

     于翘身份毕竟敏感,交浅言深,乃是大忌。

     送走了于翘,立夏又带了一本册子进来,“这是这五天份的报告。”

     凡事都要归档,对七娘子来说最好的一点,就是她不必每天都要亲自吩咐琐事,只需要五天一次,将众人的报告集合起来翻阅一遍。有什么疑问不解的地方,再现叫当事人过来当面解释对质,如此一来,众人心中有数:她虽然平时不大管小事,但心里还是什么都清楚,面上自然再也不敢过分。因此七娘子虽然看着并不太忙,许家家事,却还是运作得有条不紊。

     眼看到了年边,众亲朋好友都有年礼相送,也有些许家族人亲自上门来送年礼的,许家自然也要量交情浅薄,各自妥帖回送。原本府里管着这件事的是张账房家的,如今张账房家的全家被打发出去了,七娘子就请老妈妈暂代她的工作,自己又打发了当时从五少夫人手底下要来的和妈妈在身边跟着学着,预备等到年后,就让和妈妈来主管这方面的工作。

     和妈妈这么多年以来,空有一番本事,奈何因为没有靠山,于钻营上又实在是差了一点,因此一向并不得意。如今得到这个机会,哪里不打点精神,尽心去做?因为在人情往来上,七娘子要用的心思,反倒又少了一分。

     她仔仔细细地看过了和妈妈写来的报告,随口向立夏笑道,“和妈妈的字倒是进步不小。”

     立夏也抿唇笑,“自从少夫人掌事,管事妈妈们还不是个个都勤着练字,还有些心思深一点的,已经托人将儿女送到外头去认字了。说是以后在少夫人下头做事,不会写字可就没体面了。”

     两个人正在说话,上元进来回报,“钟先生进府了,眼下正在乐山居给太夫人开太平方子。一会恐怕还要到清平苑去走一遭儿,奴婢已经派人在清平苑那里等着了,等钟先生出来了,就请过来给您扶脉。”

     七娘子就和两个丫鬟商量,“你们看,是不是时候了?”

     钟先生给七娘子扶脉,前前后后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因为他年纪大,倒并不用特别回避,两人之间也时常说些闲话,虽然谈不上有什么情谊,但也并不是七娘子初入许家时,两人都并不熟稔的局面。尤其是七娘子接过家务,得了许太妃的恩赏之后,钟先生对她的态度就又客气了一分。

     立夏想了想,笑道,“若是依奴婢想着,还是等年后打发了吴勋家的,才是时候呢。”

     上元却道,“吴勋家的犯了什么事,毕竟也就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少夫人要是心急,现在也可以开口问了。”

     七娘子想了想,也就下了决心。“到了开口的时候了,否则等权神医回来,我们总不好轮着请两个医生来看,彼此知道了,也不大好。”

     她就吩咐立夏和上元,“一会儿看着点说话,见机行事,不要露出马脚来。”

     两个丫鬟都笑了,“您就放心吧!这都私底下排练过多少回了!”

     七娘子白了两人一眼,又自沉吟起来,半晌,才换了笑容,到西次间里去等钟大夫。

     过了小半个时辰,钟先生果然进了明德堂来,给七娘子扶脉。

     “哦,这一向府上几个女眷,身子骨都好得多了嘛!”钟先生看着很有几分高兴,“我前几个月过来的时候,贵府太夫人也有些睡不安枕,精力耗弱,不思饮食的征兆。如今过来,不但太夫人好了,一并连夫人的病情都好得多,长此以往,虽然还不能过分耗费心机,但是饮食起居一如常人,倒是可以做到。”

     他翻了翻七娘子的眼皮,又示意她张嘴来看舌苔,再捏了捏七娘子手心,才笑道,“嗯,少夫人也好得多了!舌苔本来全是白的,如今渐渐变色,眼神有力,神态有了几分炯炯。看来这太极拳,还是可以多打!——说起来,老夫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世子爷看着豪爽,私底下却也是个体贴人!”

     七娘子面上微微一红,埋怨钟先生,“您这说的是哪里话,他就是瞎胡闹,哪里又有什么体贴可言了。”

     钟先生捻须长笑,并不说话,转头吩咐中元,“可以研墨上来了。”

     他一边沉思,一边开了方子,“原来的几个方子,除了权子殷给你开的两三个固本益气的还可以经常吃,老夫从前开的几张就都不要再吃了。过了年我再给少夫人扶脉,若好,这方子就再改改。您的元气就更足了,这一向是不是觉得有精神得多了?”

     见七娘子点头不语,钟先生便捻须叹息,“好,少夫人如今接手家务,忙是肯定要更忙一点的,没有拖累到身体,那是好事。”

     他开出两三张方子,又写了用量时机,吹干了递给中元,就开始亲自收拾药箱,一边和七娘子闲话。“我听说权子殷已经不再云游,正在回京的路上。等他回了京城,以您和他的亲戚,想必请到他来看诊,也不是什么难事。”

     权仲白如今的医术,早已经是天下闻名,请他看病的达官贵人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偏偏皇家从上到下,都指望着他来调养身体。因此他在京城的时候却更难得出宫一次。权仲白还时常烦不胜烦,逃到南郊别墅去躲清静。要请到他看病,非得有一定手段不可。当然以七娘子和权瑞云的姑嫂关系,要请到权仲白,也不算什么难事。

     七娘子见钟先生有起身告辞的意思,犹豫了片刻,又笑道,“钟先生慢走——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想请问。”

     她压低了声音,“从前权神医给我扶脉的时候曾经说过,小七体质偏寒,又多思虑,在生养上可能甚是艰难。请问先生,如今既然我体质改善,在生养上是不是也……”

     钟先生神色顿时一动,他又坐下来,将两根手指搭到了七娘子腕间。

     “权子殷果然是少年有为。”半晌,他才颓然一叹,又闭目沉吟了起来,一时没有说话。

     七娘子也并不太着急,她端坐桌边,耐心地等待着钟先生的回话。

     立夏就在屋门口入了个头,她碎步进了屋子,在七娘子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十全大补汤……前头少夫人的几个丫鬟都……”

     到了末了,声音竟没有压住,放大到了正常的音量,“都锁在院子里了,就等着您——”

     钟先生忽然就抬起头来,露出惊容。

     七娘子忙轻轻拍了拍立夏,责怪道,“别打扰大夫开方子。”

     她又歉意地向钟先生漾出微笑,“小七先失陪片刻——上元过来,伺候先生抽一袋烟。”

     就领着立夏进了西三间里,又合上了门。

     一合上门,立夏就捂着嘴笑了起来。“这一招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七娘子胸有成竹,“你就放心吧,除非钟先生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凡知道什么,他也就是现在会告诉出来了。”

     据她所知,当年许夫人审案的时候,为怕家丑外扬,是没有讯问过钟先生的。当然,以钟先生的身份,也绝不可能被许夫人锁在柴房里,上大刑逼供。

     那时候许家还是五少夫人当家,许凤佳人又在广州办事,很多事,恐怕钟先生就是想说,顾忌到许家晦暗不明的形势,也都不好开口。

     如今可就不一样了,许凤佳回了京城,在皇上身边眼看着是越来越有脸面了,七娘子手握府中大权,六房的得意,钟先生每一次来扶脉的时候,都能看得到。而七娘子要查五娘子一案的决心,钟先生也不可能不清楚……

     如果他知道什么,现在就是主动开口的最好时机了。否则等七娘子查到了他头上去,钟先生那时候再说出来,就很没意思,更有一点嫌疑了。

     以钟先生这么多年在权贵人家间来往处事的老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也不会琢磨不明白。

     七娘子在西三间里休息了一会,就又进了西次间,对钟先生致歉,“大夫勿怪,到了年节下,家里事情多,不像以前不管事的时候,可以躲得清闲了。”

     钟先生刚好也吸完了一袋水烟,他挂上笑脸,摆了摆手,又吐了个烟圈,一时间周身烟雾缭绕,倒真有几分仙风道骨起来。“哪里的话,少夫人还是忙一点好。”

     钟先生这话,意味深长。

     七娘子也就望着钟先生笑了笑,轻声道,“当年五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接过家务,孝敬父母,如今小七接过家里的这一摊子,说不得也只好打点精神去做了。”

     提到五娘子,她自然而然,流露出了少许缅怀。

     “少夫人姐妹情深,真是令人感佩。”钟先生捻着胡须,眯起了眼。“这生养的事,您也不必太过担心。就先吃着这几个方子,只要善自保重,该来的总会来的……”

     他顿了顿,又道,“说实在的,老夫脉门上的工夫有限,竟不知道子殷是怎么从少夫人的脉象里,摸出这不好生养的四个字。实在是惭愧得很,不过按常理来说,您原本体质偏寒,如今渐渐痊愈过来,只要不太用心机,这种事,也不用太过担心。若是还不放心呢,等权子殷回京后,再向他请教,倒是比问老夫更妥当一些。”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钟先生能这样坦然地承认自己不如权仲白,也算是胸襟宽大了。

     七娘子就笑着说了几句客气话,又笑着吩咐上元换新茶来,有了送客的意思。

     “先生这一年到晚,见天地被我们烦扰,说起来真是过意不去……”七娘子一边说,一边给上元使眼色,上元慌忙开了柜子,取出一本礼单,递给了七娘子。“这是一点心意,先生就不要和我客气了。”

     每年节下,许家自然会和钟先生结算一年的诊费,钱是不会过眼的,这一份礼单上的东西,那都是许家感念钟先生的情分,说白了,就是白送的。按理,钟先生是什么都不必回送,只进不出,这是医家规矩。

     钟先生不动声色地接过礼单来,看也不看就收进了袖子里,他拿眼睛看了看上元,又捻起了胡须。

     “之前听到贵使女提起前头少夫人的那回事……”

     七娘子神色顿时一变,她冲上元使了个眼色,上元便悄悄地退出了屋子。

     “说起来,也不是不想请问先生——”她一边说,一边密切地观察着钟先生的神色。

     钟先生就微微地笑了。“少夫人是聪明人,有些话,老朽就是想说,也得瞅准了人再开口,是不是?”

     两人眼神相触,都带了几丝会意:也只有到七娘子坐稳主母之位的现在,钟先生才会把自己心中的事告诉出来。或者换一句话说,钟先生肯把这件事的疑点揭露出来,也已经算得上是为人方正了。

     七娘子毫不犹豫地道,“先生地难处,小七心知肚明。若是有什么可以赐教的地方——”

     钟先生这才徐徐吐出了一口气,换上了缅怀的语气。

     “当时少夫人生产后第二天,老夫就进了产房,为少夫人把脉开药方。因少夫人底子虽然好,但在许家一年间,也添了些病症,尤其是怀胎时候过分劳累,如果月子里不好生调养,很容易就会坐下病来。”

     钟先生脸上忽然现出了一点惋惜。

     “不怕少夫人笑话,老朽自己孤家寡人,一辈子只有几个不成器的徒弟养老,平时却最喜欢那些个朝气蓬勃,天真可人的年轻人。那一年来给先头少夫人扶脉时,见少夫人言笑无忌,性格爽快,两人多少也结下了一份情谊。老朽开方子的时候,便叮嘱少夫人一定按方吃药,绝不要偷懒,这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聊起来了。少夫人容光焕发,拿起药方子看了一遍,又问老朽‘听说这产后为了通血下奶,都要吃涌泉散,我还想自己奶几天孩子,可是这奶就是下不来,老先生怎么不给我开这个药吃吃’?”

     “老朽一听,顿时吓了一跳,忙切切叮嘱少夫人,以她的体质,涌泉散一吃下去,王不留行发生作用,很可能产后血崩。并且一应有通气活血功效的药材,都不好沾口,譬如番红花、王不留行等物,都必须极为小心,连外用都不能的。”钟先生忽然一顿,他面上闪过了一丝愧悔之色,“当时开口,也没有想得太多,一心只想着以少夫人的身份,又是一胎产出一对双生男婴,恐怕府内……”

     他顿了顿,见七娘子已经现出了悟之色,便跳过了这个话题,往下叙说。“不过话出口后,老朽就已经后悔——产房不能开窗,难免憋闷,为了透出血腥气味,就并不关门,只是搭了门帘挡风。这番话如果被外头人听到,传扬出去,反倒可能会对先头少夫人不利。不过,见先头少夫人胸有成竹,神采飞扬的模样,老朽又觉得不过是杞人忧天。”

     “只是出门的时候,老朽迎面也撞见了几个人,事后没有两三天,就出了那样的事。虽说有心为先头少夫人尽一份心力,奈何这番话没有对证,禁不起咀嚼,府内当家管事的又是……这番话也只得深埋心底。如今既然少夫人有心将真相明察暗访,老朽也就——”钟先生又生出愧色,“说起来真是惭愧,身为医者,却无医德,竟将此事埋藏了这两三年——”

     七娘子忙起身肃容给钟先生行礼。“您的顾虑,小七是再没有不了解的。此番能够将此事透出,已经是足感大德。”

     她结结实实地裣衽为礼,对钟先生致谢过了,才又归座细问。“请问先生可还记得,当时在门外的人又都有谁。”

     钟先生略作沉思,便叹道,“老朽毕竟年纪大了,当时又没有将此事往心里进去。再说,府里人丁众多,只是一眼,也没有认出来有谁。倒是记得当时府中五姑娘正要进门,倒是和老朽打了个照脸。”

     七娘子沉吟片刻,才展开笑脸。“真是多谢钟先生点拨!”

     便亲自起身,将钟先生送出了明德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