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耐人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耐人

     七娘子很快就把吴勋家的叫到了明德堂问话。

     这个中年管事妈妈有一张国字脸,面目刻板表情严厉,看上去颇有些可憎,就是往好了说,也是冷冰冰的,叫人望而生畏。即使是在七娘子跟前,她也没个笑模样儿。请过安,她望了七娘子一眼,就又转过了头去,不和她目光接触。

     七娘子一时也没有说话,只是偏过头去,缓缓地吹动着淡褐色的茶水。倒是一边的老妈妈不断唉声叹气,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吴勋家的暗暗打量了老妈妈一眼,就在心底冷笑了起来。

     这个新上位的世子夫人,只怕也巴不得有这样一桩子事,可以将从前的老人们梳理梳理,为自己的人马腾出位置吧。

     大厨房采买和小库房当家,这都是油水极丰厚的差事,林山家的、彭虎家的一去,顺理成章,安排自己的陪嫁上位,不几年,她的私房钱就更是金山银山了。将来自己的孩子出世,就是没有爵位,也有丰厚的家事等着。

     更别说这件事往下挖一挖,就能挖到张账房家的,对五少夫人更是个沉重的打击,这一年来,两个妯娌之间的明争暗斗,底下人也都看在眼里。

     这么好的机会,世子夫人要肯轻轻放过,不是痴的,就是根本不想当这个家了。也就是老妈妈老糊涂了,才会以为自己的眼泪,能够打动世子夫人。

     她气定神闲,吃茶不语,又过了一会,果然就听得七娘子问。“这本账,到底是出什么问题了?”

     吴勋家的顿时就作出了一脸的痛心,她提着裙子,跪了下来,先给七娘子磕了头。

     “少夫人容禀……”

     就又添添减减地将当时两个账房的话,告诉了七娘子知道。无非是以京城物价来说,采买上有虚报嫌疑,虽然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稍微一留心,就能发觉其中可以商榷之处颇多。并且以这本账来说,出入的银子,已经上了千两是至少的。

     她的话要比两个账房说得都更保守一些,但也可以理解,毕竟吴勋家的还要在许家继续做事,把话说得太满,将来见到两个同事,难免有些不好说话。

     以世子夫人的精明,当然也听得出她后头的这个意思。

     她果然流露出了几丝心动,徐徐地翻动起了吴勋家的呈上来的这本账,沉吟不语。

     又过了半晌,才轻声叹息。“虽然这么说,但五嫂是何等的光风霁月,要说她有这样的事,我是不信的。更别说这张妈妈,也是家里的老人了,这么多年没有出过事,怎么就这几年就出事了呢?”

     言下不但哀婉痛惜,又有了些打退堂鼓的意思。

     吴勋家的一下就想到了五少夫人的那双眼。

     那双冰一样的眼,似乎已经钻到了她的脑髓里,现在正冷冷地盯着自己,让吴勋家的一下就出了一头的冷汗。

     心念电转之间,她已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按理这话,也不该和少夫人说。”也难得她的声音里,居然只带了几分干涩。“不过,五少夫人带进门的嫁妆,可没有您的显赫。就是连家具一道算起来,也不过是两三万之数,还有一大半是难变现的大件。在府里,吃穿用度,处处也都要有额外的赏钱,这一点,少夫人是清楚的……”

     见七娘子面上还带了几分犹豫,她咽了咽口水,又加了把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少夫人一向养尊处优,恐怕不明白,很多人为了钱,是什么都肯做的。”

     “是这样吗?”七娘子微微抬高了声调,似乎有些讶异。

     吴勋家的不禁抬起头望了七娘子一眼。

     世子夫人的眼睛,很像两泓深不见底的水潭,现在这两汪水潭,弯成了月牙儿,笑盈盈地注视着自己,又重复了一遍。“居然是这样?”

     吴勋家的忽然觉得,她一点都读不懂世子夫人的心思。

     她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沙哑着保证,“少夫人,是这样的。”

     七娘子收敛了笑意,长长的指甲,轻轻地敲打着白玉沉口杯,发出了扣、扣的轻响。

     “这件事,你暂时不要外传。”她的声音冷了下来。“等到合适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给祖母、母亲知道,这样的事,也不是我们可以擅自做主,说查,还是不查的……你知道了?”

     吴勋家的只觉得心直往下沉。

     这个该死的世子夫人,又选了一条最不可能出错的路来走。

     罢了,横竖五少夫人针对这个情况,也早有安排。

     她低沉着嗓子,应了下来。“但凭少夫人吩咐。”

     七娘子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让人把吴勋家的带了出去。

     她一走,老妈妈就不叹气了。

     非但不叹气,还直起腰来,露出了一脸的鄙夷。“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是她!吃里爬外,见钱眼开!也亏得她还有脸编排别人!”

     像老妈妈这样久经阵仗的人精,又怎么看不出吴勋家的这么急切地想说服七娘子,背后必有图谋。

     七娘子也满意地一笑。

     “真是个能人,”她慢悠悠地夸奖吴勋家的。“我本来还拿不定主意,是她还是蔡妈妈,没想到吴妈妈这么心急为我排忧解难,就差没有指着自己把话说明白了。”

     吴勋家的,的确也表现得太急切了一些,和之前对自己那漠不关心的态度相比,她这么着急地想要七娘子相信账面上的问题,几乎已经是裸地揭开了自己的阵营。

     看来一切和自己猜测的并没有太大的出入,五少夫人是准备动用吴勋家的这一着后手了。

     七娘子又陷入了沉吟,半晌,才随口吩咐老妈妈。

     “也该让府里人都知道知道,我们的五嫂干的好事儿了。”

     老妈妈神色一动,“是不是太着急了点?”

     七娘子就笑着解释给她听。“刚才那一番做作,无非是要让五嫂相信我已经上套。既然如此,这件事闹得越大,恐怕她也就越逞心如意了。”

     老妈妈恍然大悟,“是老身想差了!”

     七娘子按兵不动,做出一心只想平平安安地接过账本的态度,无非是要吊一吊账房中的内线。如今内线既然已经浮出水面,她大可以化被动为主动,不必等到五少夫人自己揭盅。

     “再说,要等到五嫂来放消息,事情岂不是完全按照她的节奏来走了?”七娘子一边说一边笑。“一道好的谣言,有时候完全可以一石二鸟,就看怎么操纵。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可犯不着让给别人。”

     她轻轻地把茶杯放到桌上。“五嫂想和我玩,我就陪她玩……不过呢,这消息该怎么放,就得看老妈妈的布置了。”

     老妈妈注视着七娘子,由衷地道,“以您的手段,张氏只怕是要饮恨收场啦——少夫人请放心,奴婢是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对这个庶女出身的继室,才真正的心服口服。

     接下来几天,太夫人倒是反常的安静,似乎对折腾七娘子忽然间失去了兴趣,就连四少夫人都反常地安静了下来,留给了七娘子一段难得的空闲。

     七娘子乐得松快,平时也就是早上拨出一个时辰来料理家务,平时有什么事到了她这里,再随时派人出去找到管事妈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倒也没有多少事需要七娘子亲自安排。

     自从李庚家的交了两份报告上来,众位妈妈对七娘子的态度,是一个接一个地软了,七娘子又随手抽了盛锦家的——也是许夫人身边的老人了,叮嘱她写了述职报告并人事简述,盛锦家的欢天喜地,第二天一大早就当着众人的面,把两沓比李庚家写的还厚的纸张,交到了七娘子手上。

     众人看向她的眼光里,不期然就又多了几丝火热:人就是这样古怪,再不稀罕的东西,被七娘子这样一吊胃口,反而也都稀罕了起来。林山家的、彭虎家的,就都已经私底下写好了报告,送到了七娘子手上。

     七娘子一大早起来和许凤佳打拳的时候,就一边笑,一边把这些手段当故事一样说给许凤佳听。

     许凤佳听得目光闪烁,半天才问七娘子,“你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这样的御下手段——倒不如进我手底下做事算了。”

     七娘子打出了一脸的汗,掏出手绢擦了擦,才道,“一点点小小的手段,也不过就是顺水推舟,你要是连这点手段都看不穿,还怎么带兵打仗?无非是看不起内宅小小的天地,也要这样去斗,才懒得用心机嘛。”

     一时间,虽然明知道许凤佳只是玩笑,她还是露出了一点憧憬。“不过跟你打仗也倒不必了,如果我是个男儿呢,和你结伴去游遍大江南北,我倒是愿意的。”

     许凤佳哈哈大笑。“废话,要是我,也更愿意游山玩水,懒得去打仗的。”

     七娘子冲他扮了个鬼脸,一路轻笑着进了屋子,洗漱出来,迫不及待拿起栗子面做的小窝窝头咬了一口。“饿死了饿死了,昨晚上睡前我想吃一碗面,你们世子爷硬是不肯。说什么积了食又睡不着……五郎,你爹坏不坏?”

     谷雨和春分抱着四郎、五郎进了屋子,五郎在先,听到七娘子这样说,他笑嘻嘻地道,“爹坏!”

     四郎却有不同意见,“爹不坏!”

     两个小家伙就咿咿呀呀地打起了嘴仗:这两个孩子现在说话都说得很流利了,时常用众人听不大明白的速度和用语,彼此间吵架。

     正热闹着,许凤佳也进了屋子,一身浴后的清爽香味。他笑道,“好哇,我一不在,你们母亲就编排我。”说着,在七娘子身边坐下,给自己取了一个馒头咬了一口,七娘子吩咐立夏,“给世子爷装一碗清浆。”

     四郎、五郎对母亲这两个字,倒是没有特别的反应,五郎和四郎吵了几句,觉得无味,又扭动着身子要到炕上来和七娘子一道。“七姨陪我玩!”

     谷雨和春分忙哄他,“七姨吃饭呢!”做张做致,也给两个孩子一点大人的东西吃了,两夫妻吃过早饭,整顿了衣装,一道出门去给太夫人问安。

     许凤佳一边走一边吩咐七娘子,“四哥恐怕这两天就要到家了,慎独堂那边,你也去坐一坐,看看还有什么预备不到的地方。不要让四哥觉得自己受了怠慢。”

     他的声音忽然一顿,脚步也慢了下来。七娘子站住脚,跟着许凤佳的眼神看过去,才发觉在小萃锦院门口,两三个管事妈妈一边走一边交头接耳,还不断地将目光投向了七娘子夫妻俩。却是一等被许凤佳发觉,便又轰地一下四散了开来,各自低头做事。

     她不禁微微一笑,低声道,“老妈妈办事,真是让人放心。”

     这才几天,平国公府里就传开了谣言,恐怕还不到中秋,就可以往下再走几步了。

     许凤佳望着她扯了扯唇,也低声地回她,“是你编排得好,连我都听到了,何况她们?你看祖母这几天的脸色……”

     七娘子一下精神大振起来。

     “连你都知道了?”她抓着许凤佳的袖子,急急追问,“可恶,你不早告诉我!非得到现在才说。”

     许凤佳很有几分吃惊,“我是昨儿个知道的,不是又回来晚了,怕惹起你的心事,就没有说,回头又浑忘了——怎么,你就这么不想我知道?”

     “你傻啊,”七娘子翻了个白眼。“你知道,父亲肯定也就知道了嘛。”

     许凤佳平时除了在明德堂和乐山居走动,就很少进小萃锦了,连他都已经知道,那么平国公许衡十有也收到了消息,知道这账是查出不对来了。

     以许凤佳的聪明,当然是略一细想,就明白了里头的弯弯绕绕,他抱起手,似笑非笑地道,“只可惜我又要去通县了……不然,真想到梦华轩里看看热闹!”

     七娘子又白了他一眼,才自轻笑起来。

     “何止是你?只怕有上百人恨不得当面来问我,怎么还没有动静呢。”

     账面出问题,毕竟只是个谣言,虽然七娘子并没有否认,但她却根本也没有承认帐查出问题。五少夫人不管是要澄清还是要认罪,一下也就没了个目标。她自己又不好出面要求仔细盘查——毕竟是没影子的谣言,这就当真了,反倒显得五少夫人过分心虚。也因此,虽然这几天府里的气氛渐渐越发紧张,面上大家却都还保持了一团和气,说笑时,就像谁也不知道这回事一样,都是一脸的开心。

     “我就是奇怪,”许凤佳也若有所思,“按理这时候正好是祖母出面说话。怎么她老人家反而安分下来,好像不知道这回事似的,成天到晚,只把四哥挂在嘴边。”

     七娘子瞥了许凤佳一眼,轻笑道,“等你想明白这事,黄花菜都凉啦!”

     她到底也有了一丝不确定,“不过祖母的表现,也的确耐人寻味……”

     眼看着乐山居就在眼前,两个人也就都收住了声音,拾级而上,掀帘子鱼贯进了堂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