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姐妹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姐妹

     两姐妹经年不见,自然有无数的话要说,六娘子先问了七娘子家里人安好,便问她。“在许家日子过得如何?”

     她是知道七娘子与许凤佳之间的那点往事的,七娘子也没有瞒她,只道,“国公夫人待我不错,太夫人有太妃撑腰,很有些看不上我,不过毕竟我们杨家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日子过得还算顺心。”

     六娘子就长长地松了口气,欣慰地捏了捏七娘子的手心,“我就知道,什么事都难不倒你的!”

     两人目光相触,都有些难言的感慨,七娘子轻声道,“那你呢?在宫里过得怎么样?”

     六娘子挥了挥手,很有几分没精打采,她托着腮望向了镶嵌五彩玻璃的小南窗。

     “虽然不能说是太得意,但有皇后照看,日子过得也还不错。”六娘子罕见地露出了一丝嘲讽,“总比那一等没有靠山又不受宠的宫人,日子过得要好得多。”

     只听她的语气,就知道六娘子在宫中的日子,未必会很顺心。

     七娘子目光微沉,带了些询问地看了六娘子一眼,低声道,“看你在娘娘跟前装疯卖傻……”

     “噢。”六娘子又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我又无宠,难道还仗着美貌横行霸道,把自己当回事儿?娘娘爱我,就是爱我听话天真,我总不能让她失望吧。”

     难怪皇后对六娘子那样好。

     七娘子心念电转之间,已经明白了过来。

     六娘子就是皇后的通房大丫头。她越美,皇后一系在宫中的力量也就越强。

     也难怪六娘子要在皇后跟前撒娇发痴,做出种种可爱的态度:皇后可以抬举她,也可以抬举别人,六娘子本人是一点主动权都没有,这一层保护色,当然要刷得厚厚的。

     “那皇上……”她又拖长了声音。

     六娘子哪里不知道她在问什么。

     她讽刺地笑了。“皇上从小身子骨就不大好,先帝让他拜在终南山全真道马真人门下学过养生术,平时最是清心寡欲的,在美色上是一点都不热衷。你看这么多年来,宫里除了皇长子,竟也就是再多了一个小公主……就知道皇上的心思根本不在女色上了。”

     皇上雄才大略,登基一来一心国事,动作频频,时常大半夜还把阁老叫进宫中议事,这一点七娘子还是知道的。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在房事上他居然这样冷清,居然连六娘子的美色,都没有打动。

     “是否不好女色,但在……”她拉长了声音。

     六娘子会意地笑了。

     “倒是没有这回事!”她爽快地摆了摆手。“外头传得难听的很,说什么皇上最喜欢清俊的少年郎,其实都是胡说的,皇上是看着先帝一点点弱下去的,是以在这种事上极度克己,每月里除了初一十五进坤宁宫与皇后同床,其余的妃嫔,很少有侍寝的机会。宫里除了我,还有一两个千娇百媚的婕妤、贵人——承恩的机会却更少,好多从承平一年起,就没有得见天颜。”

     后宫密事,外人一向是无由得知,七娘子也没想到皇上居然这样克制,一时心里倒是想到了封锦的那句话,就犯起了嘀咕:难道真是瓜田李下,难免嫌疑?

     她很快又挥去了思绪,略带担忧地看了六娘子一眼。

     既然对女色克制力这么强,当然也就不会因为女色而动摇了自己的判断,以六娘子的话头听起来,后宫里做主的还是皇后。而侍奉一个女主子,就要比侍奉一个男主子难得多了。她会更苛刻、更善变,更不容易谈感情,而且也很难给六娘子她真正需要的东西:一个子嗣。

     别看现在六娘子在皇后跟前有脸面,可五年后如果她还没有承恩得宠,有个子嗣傍身,皇后的脸色会不会这么好看,就很难说了。天下的美女并不少见,随时可以采选进宫,但六娘子的青春却是有限的。

     “皇长子今年都五岁了。”她压低了声音,“皇上有没有提过立储的事?”

     五岁的孩子,夭折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又没有年纪相近的弟妹,还是皇后嫡出。这孩子虽然没有被正式册封,但成为太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一旦太子被正式册封,六娘子就可以——也应当为自己的子嗣努力了。

     六娘子又烦躁地叹了口气。

     她娇艳的容颜上就浮现出了丝丝缕缕的暴戾之色。

     “七妹,我实话和你说,这种日子我真是过够了!”她轻轻拍了拍精致的小炕桌,双手捂住了脸,烦闷地呻吟了起来。

     七娘子就沉默下来,只是按了按六娘子的肩膀,让她继续叙说下去。

     “虽然在百芳园里,也要看着太太的脸色过日子,但毕竟我还是个小姐!”六娘子这一番话像是已经憋了好久,一旦开了个口,就毫无忌惮地爆发了出来。“下人们再怎么放肆,也不敢作践我这个主子。”

     “可在宫里呢?无宠就是没有脸面!把皇后奉承得再好又能怎么,宫人们心底有数,我就是皇后的一头哈巴狗,每日撒欢儿让她开心,见了我脸上是笑,背转了身想的是什么,我心里有数!”

     “是,皇上根本谁也不宠,撒欢儿又怎么样,皇后爱我,又有二姐提拔我,我总是比别的婕妤贵人多了些面子,宫里除了牛淑妃,也就是我最当红。”六娘子吸了吸鼻子,又倔强地背转手拭了拭眼圈,“可这都是虚的,七妹,我心里真怕!我觉得我就像是活在一群狼里头,皇上就是那块香肉,谁都想要咬一口,谁都恨不得把别人咬死了,免得有人来争。这和百芳园里的日子,一点都不一样……”

     话到了最后,到底还是露出了微微的哭音。

     以六娘子的阅历,在当年选择随波逐流,不能说错,七姨娘毕竟只是舞姬出身,在人生观上,很难给女儿指导。进宫前,只怕还是盼着荣华富贵,直到在深宫里开始生活,才品味到了这种生活的痛苦。

     “你还记得那年在百芳园里对我说的话吗?”七娘子低沉地问。

     六娘子就又擦了擦眼眶,才强笑起来。“怎么不记得,当时,实在是太天真啦!”

     是啊,才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要决定一生,就连一点犯错的余地都没有。在大秦生活,实在是太不易了。

     “其实你说得一点错都没有。”七娘子放柔了声音。“六姐,很多时候,当你没有办法决定命运时,洒脱一些,并不为过。可该争的时候,就得学我,总要奋勇起来争一争的!”

     六娘子怔了怔,放下手,泪眼朦胧地望向了七娘子,却没有做声。

     “皇上就算是在美色上再冷淡,爱美之心,总是有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贪看美人?”七娘子放低了声音。“连太监在他身边侍奉多年,对皇上的喜好,总是有几分清楚的……”

     六娘子眼底就渐渐地浮上了一丝清明,就像在暴风雨中露出的一线曙光,她慢慢地拭去了腮边的珠泪,面露沉思。

     “皇上也不是不好美色。”声音里也有了以往的娇甜,“看着我的时候,我能觉出来,他……到底还是有一丝喜欢的。”

     本来,像六娘子这样美貌的少女,就是多年的老僧看了也会动心,不要说皇上了。怕就怕他对女色根本无意,那才最难办。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你现在走的这条路线,并没有错。”她低沉地为六娘子分析。“有牛淑妃在,皇后是一定会抬举你的,大秦后妃年过三十,几乎就不再侍寝,皇后眼看着就摸到三十的边边了……”

     年过三十,在大秦已经算是高龄产妇了,就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记,皇后恐怕都不会再有生育的念头了。

     “但凡你要得到什么,总得要忍,要把得牢、算得准、熬得住,”七娘子紧了紧手中的力道,“哪管心里再难,也不要露在外头!再等一年,等册封了太子,你的好日子就快来了。”

     很多事就是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往往很难坚持自己的看法,要有一个伙伴来分析、来安慰,来宽解心中的烦闷,才能有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六娘子深吸了一口气。

     “七姨娘在家里日子过得还好吧?”她忽然又转了话题。

     “嗯,很不错。”七娘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现在家里除了太太,就是她最有脸面了。父亲也时常去坐一坐,和她说说话。”

     六娘子要进宫,还不是为了七姨娘在杨家的日子能够好过?

     六娘子又掩住了脸,“那就好,那就好。”

     她就像是一个在海中载浮载沉的溺水者,偶然间探出水面一样,每一个呼吸,都带了歇斯底里的味道。

     七娘子虽然有担心,但却也没有再询问:这个心理关,最终还是只能让六娘子自己来过。

     小小的暖阁内就沉默了下来。

     半天,六娘子才开了口。

     她的声音如梦似幻,就好像午夜梦呓。

     “其实我最怕的不是眼下,七妹,你说的道理,我自己也想得透。”

     “我、我怕的是将来。”

     “就在这小小的天地里住着,一辈子也出不了宫,身边绕来绕去,就是这么些个人,相公不是我的相公,儿子不是我的儿子,要见亲戚,比见什么都难……一辈子就这样看到头了,一辈子!就这样活着,又哪有什么趣味?张贵人去年病没了,我心里倒是很羡慕她,两腿一蹬,什么都没了,倒是干净!”

     七娘子轻轻地拍了拍六娘子的肩背,无数话语在心头流水一样地打旋儿,到末了,也只有一句叹息浮了上来。

     如果是十年后,让一个更成熟一些的六娘子来选择,她是否宁愿抛弃父母的宠爱,抛弃自己的尊严,也不肯为家族进宫?

     只可惜世界永远是残酷的,她也只能在十五六岁的时候,为自己的一生做了选择。

     “人活着就有希望。”她的声音冷得像冰,“所以你要生个儿子,六姐,要走出宫门,你就得生个儿子。”

     皇上这一辈的几个藩王,都将自己的生母接到了封地奉养。

     六娘子要走出紫禁城,唯一的希望,也就是生个儿子了。

     嘤嘤的哭声又持续了一会,到底还是止歇了下来,六娘子擦干了眼泪,重新又挺直了脊背。

     她的神态和七娘子就有了几分相似。

     “是啊,死了可不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她一点一点地重新镇定了下来,对七娘子绽出了赧然的笑,“倒是难得失态了!”

     就一边细细地揩着脸上的泪水,一边问七娘子,“许将军待你好不好?”

     七娘子顿了顿,才承认,“世子虽然忙,但对家人总是尽心尽力。他待我很好。”

     话虽如此,神色间却也现出了忸怩。

     六娘子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诧异,“还以为你们两人有渊源在先,此番能再相守,必定是浓情蜜意……”

     “哪有那么简单!”七娘子不禁失笑。

     她叹了口气,又出了一回神,才问六娘子。“你爱不爱皇上?”

     虽然六娘子没有回答,但从她嗤之以鼻的态度来看,答案不言而喻。

     “过日子是一回事,喜爱毕竟是另一回事。”七娘子就轻声向六娘子解释,“世子爷对我不差,可是一辈子和一个人相守,与一辈子爱一个人,这里头是天差地别的两回事。”

     六娘子若有所悟。

     “也是!”她自己就笑了起来。“就说皇后娘娘,如果是真心爱皇上,还能不能那么贤惠,真是两说的事。”

     她的语调里就带了淡淡的苦涩。

     七娘子这才明白过来:就算要说爱,整个皇宫中,也只有皇后有资格对皇上谈爱。六娘子往小了说,就是给皇上解闷的玩物,又哪来的资格对他谈情说爱?

     “不过看世子的脾气,倒不像是安分的料子。”六娘子又甩掉了方才的苦涩,兴致勃勃地关怀七娘子。“头几年,还是要把他的心稳住,别让他被什么野通房勾走了。等你有了两三个孩子傍身,再提拔几个听话老实的小姑娘,日子就过得舒心了!”

     七娘子不置可否,只是笑,却不说话。

     她和许凤佳满打满算不过是一起生活了半个多月,半个多月,怎么够看清楚一个人?

     六娘子也就转了话题。“五姐的死,你查出头绪了没有?”

     七娘子扬了扬眉,作出了讶异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在查这个?”

     “就是你不查,太太难道不会叫你查?”六娘子嗤之以鼻,“否则又为什么要把你嫁到许家去?”

     她神态中的不平,倒让七娘子心头一暖。

     “现在还没个头绪。”她坦然地道,“在许家还没有站稳脚跟,查案,不过是个空谈。”

     就添添减减地将太夫人的态度告诉给了六娘子知道。

     六娘子颇有几分不屑,“不就是看在太妃的面子上,才能在许家作威作福的?倪家和她也不亲了,你别怕,太妃自顾不暇,哪有心思来敲打你,只要你能拿稳家务,恐怕是太妃来讨好你,都难说的!”

     六娘子成年在宫中生活,和七娘子又是亲姐妹,说起太妃,当然是够权威的消息源。

     “自从太子出阁读书,太后和太妃之间就渐渐有些不合。”六娘子也不瞒七娘子,坦然地答,“皇上虽然不偏不倚,但太后毕竟占了名分,这些年来,牛家起来得也快,太妃的日子渐渐就有些不好过了。”

     若是在这个时候,太妃和娘家人又疏远了,她的日子当然也不会好过。

     不过,这种事本来是合则两利,分则两伤的事,如果失去了太妃,许家在宫中没有人脉,也会有些不安。

     只是这份不安,却可能因为杨家所系的人脉而得到弥补……

     忽然间,七娘子懂得了平国公为什么毫不犹豫地将自己聘为许凤佳的续弦:她的确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正自沉思,六娘子忽然又出了暖阁。

     她在殿内翻箱倒柜了一会,就带着一个小匣子回了暖阁里。

     “你新婚的时候,就想把这个还你的。”她笑着将小匣子推到了七娘子手边。“不过怕人多口杂,惹来是非,只好等到今天再还你啦。”

     七娘子打开看时,木匣中别无他物,却只有一条泛了黄的绣帕。

     她的喉头一下就哽住了。

     “连太监……”

     “连公公虽然在宫中说一不二,立身却很谨慎,很少在后宫事务上说话。”六娘子解释,“有几次明里暗里,得过他的照拂,我已经很感激了。来往过密,反怕让皇后忌讳,得不偿失。这条帕子我一直没有机会给他,想必日后有求于他时,也用不着这轻轻一条帕子的人情。毕竟是先人手泽,七妹还是自己留着吧。”

     七娘子就感激地看了六娘子一眼。

     这条手帕的人情虽然不会太重,但也决不会太轻,代表的,更是自己的一种姿态。

     六娘子却宁肯不要,反而将它还给了自己,以全她对九姨娘的思念。

     “在许家受了气,你别太想不开。”六娘子却没有留意到七娘子的感动,反而又叮嘱她。“再过几年,等我有了身孕,什么事就都不一样了。”

     对七娘子的讶异,她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笑。

     “进宫,为的就是让我在意的人再也不用受委屈。”六娘子握住了七娘子的手。“五姐同你,当然也都是我在意的人。”

     七娘子深吸了一口气。

     “你也要忍。”她的声音里就现出了难得的沙哑。“再过几年,等九哥长大,等二姐、我坐稳了主母的日子。很多事,都会不一样的。”

     六娘子于是给了她一个笑容。

     这一笑,尽展了绝美姿容。

     “好,我等。”她轻声地答,“你也等,再等几年,盛放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屋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宫人来禀:许太妃请七娘子进宁寿宫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