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荆棘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荆棘

     七娘子怔怔地看着许凤佳。

     她脑中一下就响起了五少夫人的话。

     “就是我们听说了世子的差事,心底都担心得很,这万一有个差池……”

     大少爷虽然已经生育了三个儿子,但他本人只是捐了个小小的功名在身,平时只在家务中打转,对军事一点都不了解。

     许凤佳如果在此时此刻身亡,受益者只可能是四少爷和五少爷。

     两个人的确也都在行伍中做事,四少爷在边关据说干得有声有色,五少爷在侍卫行伍里的人缘一向也不错。

     会是谁想要趁乱干掉许凤佳呢?

     “是谁在背后捣鬼,一时半会也是查不出来的。”许凤佳嘴角就带了冷嘲。“谁做了这事,也一定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只是在这样的情势下,我是断断不可能走开几年的。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己家后院都起了火……还怎么能把国事办好?”

     看来,他正是用这个理由说服了平国公。

     七娘子不禁从心底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

     京城主母,实在是太难当了。这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步步为营的斗心机……百芳园里的那点儿心思,比起来,根本就是小打小闹。

     女眷里高手如云,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男丁却也不省心。

     “你心里有什么猜测没有?”不期然,她就压低了声音。

     现在不是和许凤佳闹别扭的时候了!人命当前,总要先携手平了内宅再说,自己人先闹起来,只能给别人可乘之机。

     七娘子也一下就明白了许凤佳为什么这次回京态度骤改:他只会比自己更清楚这个道理。

     “我能有什么猜测。”许凤佳摊了摊手,面上一片冷嘲。“四哥、五哥自小在祖母身边长大,虽然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但我们年纪差的大,从小到大,相处少之又少。我七八年前就跟着父亲去了西北,此后南征北战,一年能在京城住上两三个月都很难得了。别说内宅,就是外宅,我也一点都不熟悉。”

     少年将军当然是风光无限,但要放弃的东西,却也比常人更多。

     七娘子和许凤佳一时都没有说话。

     半天,七娘子才轻轻地开口。

     “事有轻重缓急,我看,还是先把皇上这关过了吧。等你将南洋的差事推托了,我们再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家里的事!”

     许凤佳不由撩了七娘子一眼。

     家里家外,烦心事多如牛毛,亏得她的语气还是这样清脆静谧,就像是盛夏里的一道山泉,叮咚间带了清凉。

     “好。”他吁出一口恶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就依你说的办。”

     屋外已是亮起了灯火,远远的,几个婆子正挑着灯笼走动,七娘子看了看屋角的镶金自鸣钟,便催促许凤佳,“别的事,吃完饭再说,先去看看四郎、五郎吧!”

     许凤佳似乎这才想起了自己还有一对儿子,忙站起身,却又有些不知所措,扎煞着手看了七娘子一眼,抿了抿唇,站着没动,反而道,“你不一道过来?”

     七娘子半下午已经去探望过四郎、五郎,本来不想过去,可看着许凤佳那无措的样子,心里倒是一软。

     “一道去看看也好的。”她就领着许凤佳出了西三间,向他介绍,“东翼住的人不多,就是两个养娘带着四郎、五郎住在里头,还有几个丫鬟轮流上夜,五姐日常起居的小屋我没有让锁,布置了一个小小的佛龛,再有就是东次间……”

     一路给许凤佳当着导游,又将他带进了四郎、五郎日常起居的东次间。

     这里曾经是五娘子的卧室,占地当然阔大,此时被当作育婴室布置,就像个小小的幼儿园一样,被七娘子布置出了起居、洗漱与玩耍的几个区域,地上铺了厚厚的棉毯,进去出来都要换鞋。一应家具尖角上都包了棉垫,四郎、五郎正在屋中互相追逐,五郎的笑声响亮得很,两个养娘并谷雨春分都在一边笑嘻嘻地看着,鼓掌为两个孩子加油,屋内的气氛自然温馨。

     见到生人来了,两个孩子的反应就不一样了。

     四郎怕生,怯生生地回了养娘膝边,抱着中年妇人的膝盖,拿眼睛瞟着许凤佳,看着有几分害怕的意思。五郎却一点都不认生,笑嘻嘻地奔过来,一把抱住了七娘子的大腿,大叫,“七姨!”

     七娘子笑着弯腰抱起五郎,又冲四郎招了招手,介绍道,“叫爹呀。”

     两个孩子却都很不给许凤佳面子,四郎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许凤佳,又看了看七娘子,再看了看养娘,嗫嚅着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尖。

     五郎呢,一边玩着自己的手指头,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许凤佳,却也没有一点叫爹的意思。

     许凤佳面上就浮上了少见的尴尬,在炕边落座,伸手摸了摸四郎的脑门子——四郎脖子一缩,却使他的手落了空。

     “四郎、五郎你是分得出来的吧?”七娘子只好打破僵局,主动圆场。又给两个养娘使了眼色:当着许凤佳的面,这两个中年妇人乖得和猫一样,低着头悄无声息地就出了屋子。“我怀里的是五郎,你抱着的是四郎。”

     “唔唔。”许凤佳就胡乱地应了一声,伸手又逗了逗四郎的脸颊,笑道,“四郎,是爹爹,叫爹啊。”

     两个孩子木无反应,的确,在他们的生命中,父亲根本并不占有任何地位。

     七娘子就忙给谷雨、春分使了几个眼色,由她们上前哄着两个小祖宗认爹,闹腾了半晌,才让两个孩子叫了爹——四郎根本只是随口发了个音,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七娘子顺势就刺许凤佳,“孩子总是要在身边带大才和你亲……”

     她将五郎放到地上,让他和四郎上一边玩耍,不过两个孩子此时已经对许凤佳燃起兴趣,五郎拉着四郎,蹒跚着走到许凤佳身边,一边笑,一边要许凤佳的抱。

     许凤佳看着这一对娇儿,面上到底是透出了一丝怅惘,他叹了一口气,弯抱起两个孩子,又随手拿了两三样小玩意逗弄四郎、五郎,轻声道。

     “亲不亲,也都是我儿子……严父慈母,也就是眼下疼上几年,记事后,就不能疼了。”

     七娘子颇为不以为然,想要说什么,又笑着咽下了。她陪坐了一会,见四郎一边揉眼睛一边往自己怀里爬,就将他抱住笑道,“四郎要什么?”

     四郎挥着手,口齿不清地嚷道,“饭……”

     七娘子这才发觉,已经是晚饭时分。

     大秦的贵族家庭,当然不可能和后世一样,一家人不分年纪都坐在一起吃饭。四郎、五郎自有养娘并丫鬟们带着吃饭,许凤佳又坐了坐,就起身同七娘子一起回了西次间用饭。

     食不言寝不语,这顿饭吃得很沉默,但两人间曾有的剑拔弩张,却也终于消失不见。七娘子僵直的脊背,也可以慢慢地松了下来。

     或者是因为三个月前,许凤佳公事不顺,心情也正处在低谷,对自己的态度自然就严苛得多。或者是因为这三个月间,他又经历了许多,此时的许凤佳虽然深沉,但已经不再无时无刻将他的索求形诸于外,令七娘子紧张不已。

     吃过饭,两个人又换了新茶,在炕前对坐。

     七娘子一向喜欢看书,京师这样的首善之地,自然也有无数的散文传奇给她看了解闷。她看了半卷《金玉儿女传》新刊发的一辑,抬眸看了看许凤佳。

     许凤佳却是已经靠到了炕边,左手撑着身子,右手支了一本装订好的墨卷,几缕额发又溜到了眼前,让他时不时伸手一捋——他正看邸报。

     也不知道他哪里弄来了一本厚厚的邸报,七娘子瞥了一眼,发觉这一本都是这两个月的邸报,已经按日期装订好了,许凤佳显然已经看了一部分,现在已经开始研读九月下旬的朝廷动向。

     “说起来。”她轻声开口,“既然世……既然你要在家里常住了,明德堂里总也要有你自己的丫鬟并婆子。”

     许凤佳慢了半拍,才抬起眼看七娘子。

     “我常年在外,家里没有什么心腹,外头的事,有几个心腹小厮可以帮办。里头倒真是一抹黑,你做主就是了。”他随意地扯了扯衣领,露出了小麦色的脖颈,“家里怎么这么热啊。”

     七娘子不禁蹙起眉,尴尬地转开了视线。“好,我想,你平时既然在西三间起居,就让我身边的丫鬟服侍你起身的琐事。不必再多设人手,反而麻烦。只是另选两个老实妥当的妈妈,为你打点服饰、整理文书。都是从娘家带过来的人,很可靠的。”

     许凤佳似听非听,慢慢地嗯了一声,又去看邸报。七娘子一时又有些恼火,索性伸手过去,合上了书卷,迫使许凤佳抬眼看向自己,才轻声问。“向皇上分说南洋的事……你有几分把握?”

     许凤佳的眸色一下就深沉了下来。

     他端详着七娘子,似乎是在掂量着她的分量,猜测着她的底细,巧克力色的眼眸中,无数思绪流光溢彩,一闪即逝。

     半天,他才慢吞吞地开了口。

     “我在西北的时候,打听过一些你的事。”

     七娘子一下坐直了身子,惊愕地望向了许凤佳。

     她的脊背又挺直了,在灯火下透着几分僵硬……

     是啊,自己怎么忘了,许凤佳的整个少年时期都在西北度过!于情于理,他当然会和二太太有接触!

     “甚至于到了江南,我也一直在探听着你的消息。杨棋……你就像是一池看不到底的水,就连我都摸不透你的深浅。”

     他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向七娘子解释,“就连四姨夫都肯让你在外书房服侍……我又有什么不能告诉你的?就算你再不情愿,现在也是我许家的人了。”

     七娘子脊背一弹,她眯起了眼。

     尽管不愿对自己承认,但她的确很讨厌自己被简简单单地区分出了阵营。就蚂好像只因为自蚁己的更新身份,许凤佳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她能提供的一切服务一样。

     然而,即使不愿对自己承认,她也知道,许凤佳所说的一切,也都真得不能再真了蚂:在大秦,她蚁嫁进了许门,就是许家的人,自更然要为许新凤佳的利益打算。如果连妻子都不能信了,许凤佳也就没有多少人可以相信了。

     她僵硬地,不情愿地,缓缓地放松了脊背,挤出了一抹笑。

     “从前的事,就先别再提了。”她的语调里,蕴含了货真价实的别扭。“还是先看看以后的事更要紧。”

     许凤佳托着腮,深思地望着七娘子,手指缓缓游走在深红色小炕桌上,长指屈起,轻轻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再一下。

     “鲁王并不是个招摇的人。”他忽然开了口,双眸依然紧锁七娘子的眼。“当年在京城,认得他的人都不多。连遭大变之下,外貌气质变化都很大,错非昔日近人,是很难在混战中认出他来的。”

     七娘子的心一下就跳到了喉咙眼里。

     她一直知道自己不是个胆小的人,但和许凤佳说话的时候,却总是觉得自己的胆量实在不够。从婚事开始,这个人做事,就没有一次让人放心过!

     皇上那样明察秋毫算无遗策的人物,他难道就不怕?连大老爷都被整得少了几分胆气,多了没来由的心虚……许凤佳却敢明目张胆地玩弄皇上?

     “你……肯定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认出他来?”她咽了一口唾沫,干涩地问。“这事要闹开来,可不是好玩的。”

     “当时隔水对轰,是在夜里,没有千里眼,根本看不到对方船上的景象。我们也不知道这一伙人到底是南洋海盗,还是鲁王的人马。”许凤佳淡然回答,“军中唯一一副千里眼就在我手里,我有把握,除了我之外,整船人也就只有廖千户能认出鲁王。不过,看他一路上的表现,或许在黑暗中,并没有认出他来,也是难说的事。”

     “难说,毕竟不是肯定。”七娘子蹙紧了眉头。“再说,鲁王身边未必就没有当年的近人,是廖千户可能认出来的。”

     许凤佳于是挑着眼角,斜睨住了七娘子。

     这一眼中,就带出了微微的狡猾。

     “但廖千户,却是连太监的人。”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像是个沙哑的邀请,又像是一个若有若无的调情。那个风流的长安少年,又似乎在这个成熟的政客后头,醒了过来。

     七娘子就是一窒。

     她上上下下地看着许凤佳,好半天才抓起手边的白玉不求人,恨恨地敲下去,许凤佳顿时发出轻微的痛呼,收回被敲得发红的指节,怒道,“不答应就不答应,你打人做什么?!”

     “要我帮忙,你就早说呀!”七娘子也气得不轻,狠狠地又敲了许凤佳几下,“还要我绕着弯儿来问你,玩什么故弄玄虚,还犹豫,犹豫是不是该信我?耍人很好玩吗……你讨厌!”

     说到后来,她自己都忍不住要笑,又敲了许凤佳几下,才丢开了不求人,端正了神色。

     “指望我一句话就能让连太监去瞒下这么重要的事,是不是太儿戏了些?他老人家固然可能不介意给我一点照应,但这种大事,还是要以稳妥为上。”

     许凤佳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七娘子要还不知道那对金玉如意是谁赏赐下来的,也就实蚂在是太笨蚁了点。只是连太监会动用自己的影响力,怂恿皇上赏下金玉如意为自己撑腰,却并不一定会为了当年那虚无缥缈的往事,为自己欺骗皇上。

     许凤佳一边揉着手,一边轻笑,“没有让你去说,这种事,你也未必说得来。如今内库是没有钱了,多年征战,又要闹着下南洋的事,国库也很空虚……皇上却还一再为了追捕鲁王耗费银两,连太监心里也未必没有看法。只是他老人家立身谨慎,虽然多年得意,却和我们外臣没有一点交往。请你出面,就是想请你牵牵线的。”

     七娘子就半信半疑地冲着许凤佳挑起了眉毛。

     “若是这条路走不通——”

     “那我就只好向皇上实话实说,说我能耐不够,打不好水仗,连家里的事都处置不好了。”许凤佳的眉宇就暗了下去。“以我对皇上的了解,他多半会起用四哥:怎么说也是许家人——”

     要瞒骗过皇上这样的聪明人,借口是没有用的,只能在事实上做手脚。与其找些拙劣的借口,倒不如实话实说。当然这实话,可能会让皇上对许凤佳的印象分下跌,但也是唯一的一条路了。

     七娘子一咬牙,心底已经有了决定。

     “那就先试试看连太监这条路,走得通走不通吧!”

     不期然间,她又想起了立夏的话。

     “到了要走的时候,黄先生又自言自语,说是这个人,现在恐怕是连名字都没有了,只得一个连字……他欠封家的情太多了,您要是能找到他,恐怕您要什么,他都会给……”

     梁妈妈的话也飘到了耳边。

     “九哥生下来的当天,老爷就将九哥抱到太太屋里,让太太养着。九姨娘很舍不得,太太怕她又闹出事情,索性就要一帖药……”

     七娘子就又沉下眸子,叹了一口气。

     “我还有好些事想要问你。”她的语调,不知不觉间也已经沾染上了不少沉重。“你在外打仗,背后却还有人算计,父亲怎么就不管管?倒闹得我们像是单打独斗……”

     许凤佳就跟着叹了口气。

     “父亲也难。”他的话里,就带上了深深的讥诮。“许家的家事,从来都不只在许家人的掌控之下。祖母背后有姑姑撑腰,很多事,父亲也没有办法。”

     七娘子不期然也跟着许凤佳叹了一口气。

     “你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给我慢慢说一说家里的事。”她勉力提起精神,强笑着开了口。

     许家主母要走的路,还真是荆棘遍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