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得意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得意

     大太太这一喜自然是非同小可,不要说是她,就连大老爷连日里也是面上带笑——一举得男,母子平安这八个字,在现代或者不稀奇,但在古代,却是多少贵妇人求之不得的造化了。

     京城习俗,小外孙的一啄一用都由母亲娘家提供,大太太自然是早预备了男女两套,却不想这双胞子出生,襁褓倒是不敷应用,又忙着请二娘子手底下的两间纤秀坊分号加班加点,加倍赶制出了无数精致的襁褓衣裳,又因为出生是在冬日,还做了金线绣的小斗篷……虽说不上穷奢极侈,却也是尽量豪华。

     “这两个宝宝要是能够站住脚,我们家五妹在许家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上门给大太太请安的敏大奶奶一语道破真谛,“本来就是正儿八经的世子夫人,按理这国公夫人病了,就应该让世子夫人执掌家务,仗着是新媳妇,活活压了一年,这不是现在儿子也有了身份也有了,娘家也硬气了?七妹你别不信,这往后的许家,可就是咱们家五妹的天下了!”

     五娘子出嫁的头一年,可说得上是吃尽了婆家的苦头,婆婆孱弱无力回护,太婆婆一力打压,几个妯娌不是冷眼旁观就是落井下石,娘家远在千里之外,又自飘摇,上回七娘子见她,她才会那样凄苦地诉说,“当人媳妇不容易。”

     可如今就不一样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老爷高升阁老,自己生了一对男丁传宗接代,大太太又摆明车马要给五娘子撑腰,每回送东西给平国公府,都恨不得敲锣打鼓叫人来瞧瞧自家的女儿是多矜贵……倪太夫人就算有千般不喜,怕是也压不住五娘子。更别说几个妯娌,如今最大的屏障,也就只剩自己嫂子的身份了。

     “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嘛。”七娘子笑着为敏大奶奶加了一杯茶,“让大嫂久候了,娘许久没有出门做客,难免要加意打扮……”

     大太太身上有孝,自己都不敢进产妇门探望,免得冲撞了小孩,七娘子又没出嫁,不好独自上门,这对双胞胎洗三就是敏大奶奶代表娘家人上门探视,一来二去,倒是让两人迅速地熟稔了起来——敏大奶奶性子直爽,倒是不得大太太的喜欢。

     “这算得了什么。”敏大奶奶挥挥手,不以为意,“我娘家有个表妹,那才叫折腾,每次出门不打扮两个时辰,是绝不肯罢休的,我就不耐烦起来,我说你长得这个样子,也有闲心打扮?再打扮也是这堆草料,瞧瞧人家达家的姑奶奶,不施脂粉也是仙女下凡一样的,就凭你,打扮两个时辰那也是东施效颦。”

     话尤未已,大太太就出了内堂。

     脸色还有些不好看,“再不走,要误了时辰了。”

     就一马当先,掀帘子出了堂屋。

     七娘子和敏大奶奶对视一眼,都不禁抿嘴一笑。

     敏大奶奶真是深得粗豪二字精髓。

     不过,也是因为正经婆婆不在京里,自己娘家又硬,和婆家关系又好,又是娇滴滴最得宠的小女儿……

     她的思绪一闪即逝。

     也就和敏大奶奶一道追着大太太出门上了暖轿,换车往平国公府而去。

     大太太过了年就满了八个月的孝,当时人守孝,斩衰三年也不过是二十五个月出孝,齐衰不杖期一般都服八个月就可以除服,她本待是要正经守满一年,免得挨秦大舅的训,此时五娘子一生产,却是再按捺不住,今日才过了十天月子,就要带着女儿、侄媳妇上门去探五娘子了。

     “若是在从前,是肯定不会上门的,生女儿,也不会上门。”敏大奶奶又有一套说辞。“这生了儿子,竟还是一对麒麟儿,那就很可以上门了!”

     和敏大奶奶在一起说话,欢笑声就格外多些。

     七娘子笑个不住,“被娘听到了,越发要嗔着大嫂爱说实话!”

     敏大奶奶就冲她捉狭地挤了挤眼睛。

     今日上门来访,是前儿就打过招呼的,平国公府自然不敢慢待,还是老规矩,四少夫人亲自在二门边恭候,一行人先进乐山居给倪太夫人问好,又进清平苑见许夫人,这一回许夫人却是笑容满面,亲自出门迎候,把大太太接进了堂屋。

     “多少年的心事!我都给放下了!”她虽然形容枯槁,面上却带了红润,“凤佳这一有了后,我心里就别提多熨帖啦!”

     顿时就和大太太说到了一块去,两人手握着手,好得——好似比一母出的亲姐妹更亲热三分。

     倪太夫人的神色就有些萎靡,虽也是一脸的喜气,但比起许夫人的狂喜,她的开心,更像是虚应故事,按部就班。

     更别提一路进来,四少夫人和五少夫人的脸色……

     七娘子自小在斗争中长大,前世又是孤儿,最善察言观色。这前后两次登门,众人神态的种种细微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纵使她早已融入这个时代,心下却也不由感慨:生个男丁,对这时代的女人来说,居然如此重要。

     一想却也是,以大太太这一生的际遇而言,她唯独缺少的又何尝不是个亲生儿子?

     四少夫人和五少夫人膝下都没有男孩,许家男丁长年累月在外公干打仗,养出的是一群怨妇,目前府里的三个孙辈都是大少夫人所出,却只有最与世无争,也最没必要为添丁一事犯愁的大少夫人,今日反而告了病没有出来招呼客人。

     七娘子就觉得相当的有趣。

     许夫人和大太太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两个人都有无数的琐事要掰开揉碎了解释。七娘子和敏大奶奶未免有些碍事,敏大奶奶眼珠一转,索性起身告辞,“我带七妹妹先进明德堂看五妹去。”

     许夫人抬眸望了敏大奶奶一眼,这一眼,就势必带到了七娘子。

     两人的目光都是一触即收,许夫人就笑,“好,你们先去,一会我也陪四妹过去看看小五。”

     也不待大太太多说什么,就拉着她进了里间。

     两家的主母难得见面,自然有不少话商议,尤其是亲父去世时大太太不在京里,许夫人一定有很多事想要转告。敏大奶奶与七娘子都不在意,两人一路进了明德堂——此时的明德堂东厢已是屋门紧闭,做了五娘子休养的静室。

     一进门就听到了五娘子的笑。

     “她还当这是半年前?欺负我一个新媳妇不晓得规矩?你就传我的话,说少夫人就是不喜欢这花色,去岁娘娘不是赏了一套婴戏粉彩盘子么?我看着上头的小娃娃和我们四郎、五郎很像,正好拿来给我玩玩。”

     和上回见面,她勉强作出的欢容相比,五娘子的声音这一回就要粗得多了。

     七娘子不由得和敏大奶奶相视一笑。

     就双双进了东厢西面的套间。

     坐月子十日过后,按理产妇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五娘子却依旧半躺靠在架子床边,面色慵懒地与身边的谷雨说笑,“我还不信了,一个下人罢了,我还治不了她?!”

     谷雨喜气洋洋,抿着唇笑,“您说得哪里话,这府里哪个下人敢给您气受,那准是活得不耐烦了!”

     就起身给敏大奶奶、七娘子行了礼,一径出了屋子,想来,是找那个倒霉的库房妈妈发作去了。

     五娘子见到娘家人,自然高兴,“总算是来了!”

     就欠起身有些吃力地让座,“大嫂坐,七妹坐!”

     七娘子见她行动时还有些滞涩,不由一皱眉,“怎么现在还不能下地么?”

     “生的是双胞胎,又都胖大,是剪了会阴的。”

     按理说,七娘子没出嫁,听不得这些事,五娘子却又哪管这么多,毫无尴尬之色侃侃而谈,还笑嘻嘻地吓七娘子,“疼也疼死人啦!现在都不好下地走动。”

     敏大奶奶吓得惊叫一声就站起来,“剪、剪那个地方?”

     五娘子和七娘子都很惊讶,双双转头看着敏大奶奶,只见敏大奶奶面色青白,像是吓得不轻。“那,那可不是疼死了!”

     五娘子哈哈大笑,“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大嫂,看你这样,是怕了?”

     敏大奶奶敷衍了几句,又坐了下来,却是谁都看得出她神思不属,没有一会儿就借口回去接大太太,一溜烟地离了明德堂。

     五娘子也不在意,留了几句,见敏大奶奶去意甚坚,也就不多说了。“正好,我们两姐妹说说话。”

     和上回相比,五娘子虽然面色苍白形容惫懒,但面上却多了一层说不出的光辉,好像那个颐指气使心高气傲的小姑娘,又回到了躯壳中一样,做事说话,都显得很有主意。

     “可算是熬出来了!”敏大奶奶一走,就和七娘子感慨。“有这对宝贝在手,哼,四嫂、五嫂怕是睡都睡不好……前儿太婆婆来看我,我说几个哥哥比世子爷大了七八岁,到现在都没有子嗣,真叫人着急,正好我身边有两个上好的丫头,本来是给世子爷预备的,如今有了子嗣,我们倒不急了,不如匀给两个哥哥算了。——你是没看见太夫人的那张脸!真是一年多的气,全都出得酣畅淋漓!”

     有了这对金孙,五娘子就有了招摇撞骗的金字招牌,嫡子嫡孙,毕竟是传承所依,有这对孩子做后盾,前后两次造访之间不过隔了一两个月,五娘子在府里的地位就已经扶摇直上,有了一个世子夫人该有的尊荣。

     七娘子也真心为她高兴,“你也要悠着点。”

     话出口却又是劝诫,“别有了三分得意就要摆在面子上,有时候呢,姿态也要摆一摆……”

     五娘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好啦好啦,和娘一个毛病,只爱唠叨我!——娘呢?”

     “在三姨那里说话。”七娘子一边答一边四处张望,“两个小外甥又在哪里?”

     “一天恨不得睡十个时辰,哭起来又吵得很,我叫养娘抱到东里间去休息。”五娘子有些不好意思,“等娘来了,再抱出来一道看吧,免得你逗弄一会,把他们闹醒了,才睡下又要被娘折腾一次。”

     还是老样子,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烦,却又怕儿子被闹腾两次睡不踏实。

     七娘子就看着五娘子笑,“好,好!五姐可想得到当时会有今日?”

     五娘子面上微微一红,就转过头去,“我不理你了!”

     七娘子只是笑,也没有答话。

     似乎这两个小姑娘,都想起了自己的心事。

     半晌,五娘子才轻声细语。“眼下回首前程,真就像是一场梦!”

     “活像是天生就该走这条路,走过来再回头看,也不晓得自己当时会不会再选这边……其实,又哪里没有留恋。”

     她调转过眼神,望着七娘子,轻轻地笑,“不瞒你说,我昨晚还做了一场梦,梦见……梦见了他。”

     “在梦里,我也知道我成亲了,我不该再想着他,可我就一直追着他不愿走,念着要问他,问他,问他是不是……”

     她没有说完,就又吞掉了余下的话,只是轻描淡写地笑,这笑里有一丝感伤,一丝遗憾,更多的,还是丝丝缕缕,雾一样的惘然。

     七娘子也看着她微笑。

     “会过去的。”她轻声宽慰,“再给一点时间,就过去了。”

     五娘子沉下眼,从喉间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嗯。

     春分一边笑,一边从屋外端了一个红胎漆金的小木盘进来,“姑娘,该喝药啦。”

     “哎哟,每天吃的药倒比吃的饭还多!”五娘子顿时一皱眉,“不吃!”

     她不用亲自奶孩子,用药就不用忌讳奶水,月子里进补是最恰可的时机,也难怪一天到晚的喝药。

     七娘子和春分都笑,春分就板起脸,“您不吃,奴婢也没得办法,只好请太太出马了!”

     两个女儿才正一惊,大太太就笑着掀帘而入,“谁不吃药啦?”

     平时她居家严肃,很少这样和众人开玩笑。

     五娘子先是一怔,揉了揉眼,顿时一声欢叫,“娘!”

     这一刻,她脸上放出的喜悦与思念,实在是无以名状。

     大太太紧走几步,握住五娘子的手,才要说话,眼泪就掉了下来。“瘦了!”

     又急急止五娘子,“别哭,月子里掉眼泪,坏眼睛的!”

     五娘子一边吸鼻子一边强笑,“谁,谁要哭了……”

     却终究是抹了抹眼睛,才握住大太太的手细看,“娘也瘦啦。”

     母女二人经年不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一时间却是谁都无从说起,大太太就势坐到五娘子身边,左右看了看,便端起药碗吹了吹,含笑舀起一勺喂五娘子,“还没有给我们小五喂过药呢。”

     五娘子泪光莹然,吞下药汁,半天才笑,“原来娘还记得,小时候我常为这个和您生气。”

     又皱眉嚷,“好苦。”

     “怎么不记得。”大太太眉眼一团柔和,“从小就吃九哥的醋,九哥多病又不吃药,喂他几口,就嚷起来说我偏心……”

     一边说,一边与五娘子相视而笑,一口接一口地将药喂了小半碗,见五娘子皱眉不喝,才又挑了蜜饯喂她,“外孙呢?”

     自然就有养娘将两个锦绣襁褓包裹着的小郎君抱出来相见,大太太轻轻地勾了勾小脸蛋,动作若鸿毛,竟是没有吵醒两个外孙。五娘子与七娘子相视一笑,场面一时,温馨和乐。

     大太太尽管对两个小外孙爱不释手,却只是看了看,就又叫两个养娘抱回东里间好生安歇。又责备五娘子,“平时还是让孩子睡在你身边强些,没满月的孩子,别离亲娘太远。”

     “白日里人来人往,怕吵着了,晚上还是和我睡的。”五娘子忙解释,又得意一笑,“您瞧见几个嫂子的神色没有?哼,这一遭,我可算是扬眉吐气,叫那群小尝尝生不出儿子的滋味!”

     大太太一脸的笑,“哪里没有瞧见?面子上虽然都装得好,你五嫂那两个大黑眼圈,瞒不了人的呢!”

     母女俩顿时相对轻笑,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五少夫人的管家权,在五娘子出月子后,是肯定要交还回明德堂的。

     以五娘子的手段和心性,又怎么可能不好好地拿捏一番五少夫人?她没有愁出四个大黑眼圈来,都算是好的了。

     “还有四嫂,五嫂还生过女儿,她进门三四年,连个屁响都没听着,且等着瞧吧,就是太夫人不说话,三姨都要给四哥房里添人了……她又最妒忌!”五娘子越说越兴高采烈,“一时的得意,算得了什么,一辈子的得意,才——”

     她的话忽然断了,面现惊容,看向身上的锦被。

     大太太正听得开心,就拍着手附和,“可不是,一辈子的得意,才是真得意——”

     七娘子却已经看出不对,趋前几步,为五娘子掀开了被子。

     就在五娘子腰胯处,粉光润泽的藕荷色床帐上,已是漫开了一团暗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