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节哀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节哀

     屋内一下就陷入了死寂,大太太怔怔地坐在床头,抱着五娘子的手尚且未松,好似紧一紧手臂,五娘子就能醒来。

     许夫人面色惨然,大少夫人、五少夫人面上都有不忍之色,还是敏大奶奶上前拉了拉大太太,低声道,“大伯母,放手吧。”

     春分与谷雨抽着鼻子呜呜咽咽,只是不敢放声儿,得了敏大奶奶的眼色,这才走到大太太近前,轻轻地将大太太拉了出来,把五娘子放平在被褥上。

     五娘子才一躺平,五少夫人就好像是得了信似的,一下弹起来。“还不快把亲家太太扶到东里间去——娘也请一道来,这里不是久坐的地儿。”

     她本来一向文静,这时候指挥若定,却显出了主母风范,语调虽有哀痛,却克制得极好,只是隐隐露出。

     许夫人欲言又止,到底还是顺了五少夫人的安排,七娘子同敏大奶奶亲自搀了大太太,大少夫人与五少夫人搀了许夫人进了东里间,五少夫人又请了权仲白进屋,给两位老人家扶脉,唯恐两人哀痛过度,又折损了身体。

     权仲白倒也耐心,他似乎对这一情形习以为常,虽然面色端肃,但行动很有章法,开了两个方子给许夫人安神,又请闲杂人等回避,他要给大太太扎几针。

     “杨太太哀痛过度,人已经有些痴迷,长此以往,恐怕痰迷心窍,年老易中风。”

     七娘子与敏大奶奶自然是在东里间的,许夫人也不肯走,“我……我陪着四妹!”

     她像是一下又老了几分,鬓边的白发衬着那瘦骨嶙峋的脸,格外显得憔悴,结果只有大少夫人回避出去帮五少夫人分派事务,未几,屋外又传来了四少夫人的声音。

     “太夫人派我来问问——什么!六弟妹已经……”

     接着就是呜呜咽咽,被压抑过的哭声,同五少夫人的劝说,“四嫂,现在这里乱的很,两位长辈哀痛逾恒,我们不要添乱……”

     她声音虽轻,却很坚定,一项项分派事务,安排五娘子易箦并明日的小敛礼,事事有条有理,七娘子侧耳细听,心中无数思绪纷乱流转,只在喊着,“到底是谁!”

     是谁这么大胆,偏巧就选了今天,在大太太来探望的时候给五娘子下药,居然药性还这样刚猛……

     这是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啊!

     她不禁扫了许夫人一眼。

     虽说这种事也很难有个定论,但以许夫人和五娘子的关系,她要害五娘子,是根本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的。

     京中规矩,探望产妇,要以产妇生母为先,大太太今日才动身过来看五娘子,别的亲眷们就算过府拜访,也不会进明德堂,再说,生人要给五娘子的药里下毒,那纯属痴心妄想。

     还是只有平国公府里的女眷,才有这个能耐下毒!

     好在这一房本身女眷还并不很多,说起来也就是三个嫂子并倪太夫人,有下毒的能力。

     可动机呢?

     七娘子耳边一下就响起了五娘子的声音。

     “您瞧见几个嫂子的神色没有?哼,这一遭,我可算是扬眉吐气,叫那群小贱人尝尝生不出儿子的滋味!”

     “还有四嫂,五嫂还生过女儿,她进门三四年,连个屁响都没听着,且等着瞧吧,就是太夫人不说话,三姨都要给四哥房里添人了……她又最妒忌!”

     她的眼神就暗了下来。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五娘子总是太得意了……生了儿子,虽然有了靠山,但又何必把以后要做的事嚷得满世界都知道。这也太遭忌!

     正自出神时,大太太已是受了权仲白几针,安稳合眼休息,权仲白这才收拾药箱,向许夫人告辞。

     “死生常事,夫人不必挂怀太多,思虑过甚,反倒更坏了身子,开的太平方子,还请夫人多吃几副……”

     七娘子心头一动,忙上前几步,给权仲白行了礼。

     “权先生!”她声音很轻,“请先留步……想问问先生,五姐大约喝的是什么药。”

     权仲白就拧了拧鼻根,略带疲惫地吐了一口气。

     “什么药?”他诧异地一扫七娘子,眼里多了几许深思,“我虽是神医,也没有那么神,只晓得是喝了活血的药,是什么,摸不出。”

     七娘子给春分使了个眼色——春分顿时会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出了屋子,不片晌就端回了一个小小的青花瓷碗。

     “大约夫人就是喝了这碗药后,不到半柱香就……”

     权仲白神色一动,就又意味深长地盯了七娘子几眼。

     何止是他,许夫人、敏大奶奶的眼神,都像是被磁铁吸住一样,贴到了七娘子身上,又跟向了那碗药。

     就连大太太都骤然睁眼,死死地盯着青花瓷碗,没有做声。

     屋内一下就静得像是一座坟山。

     “我是医生,不是药房掌柜。”权仲白就有了几分不耐烦,“七姑娘或者……”

     “权先生!”七娘子加重了声音,祈求地看着权仲白。

     在她的记忆里,自己上一次这样祈求地看着谁,还是在西北的土炕边,望着看管她与九姨娘的老妈妈。

     “您是神医,一句话当得十句话……要不是没有办法,我是不会这样麻烦您的。”

     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五娘子是许家人,死了也是许家鬼,娘家的亲戚,只能在启殡送葬的时候前来致哀,等大太太略略休息过来,他们就要回去了。

     春分一个小丫头,怎么出面请人验药?许夫人身为主母,指望她也太不保险。

     要不把五娘子的死在现在就摆上台面,恐怕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她就尽量将自己的焦急与绝望,透过眼神传达出来,告诉给权仲白知道。

     权仲白又看了看许夫人。

     他的顾虑,不言而喻。

     许夫人面色苍白,她紧捏着椅把,森然望了七娘子一眼,也轻声催促权仲白,“请权先生帮个忙。”

     “当不得老夫人这一叫。”权仲白叹了口气,在屋角水盆里洗过手,回来端起药碗一嗅,又以尾指蘸了一点药汁放进口中品尝,红润唇瓣略一吮白玉一样的尾指,就有了答案。“这药是人参、白术、当归、大枣、黄芪、桂圆等物增减出的十全大补汤,以少夫人气血两虚的体质,吃这几味药很是相宜,想必是钟大夫的手笔。”

     钟大夫便是适前为五娘子把脉的医生,也是京城名医。

     “不过,这汤药味道不对,”权仲白看也不看许夫人的脸色,“有番红花的香味……嗯?还有些王不留行的苦味?是多加了这两味药再不会错的。”

     他又叹了口气,低声自语,“这可麻烦了。”才放大声音,道,“番红花同王不留行都使宫缩下血,用得对是好药。只是少夫人像是也遗传了杨太太的毛病,思虑过甚寝食不安、肝经郁结,本来气血正是两虚,再被药力一冲,下红难止,前头几个大夫又没有精于针灸的,错过最好时机,遂无可挽回。”

     大太太咕咚一声,又栽倒了过去,权仲白瞪了七娘子一眼,才挽了袖子又过去给大太太扎针。

     七娘子却一点都没有歉疚。

     大太太爱晕,尽管再晕个十次也好,这件事她是必须要分辨清楚的,否则许夫人迫于压力,万一糊涂结案,凶手再出手的时候,肯定就瞄准了五娘子的一对双胞儿子……那时做得柔婉些不留马脚,母子三人冤情谁诉?

     她就看向了许夫人。

     许夫人也正看着她,眼神冷得像冰。

     “还请三姨好好照看两个小外甥。”她轻声细语地叮嘱许夫人,态度毫不相让。“免得悲剧接二连三……到时候两家反目成仇,恐怕,亦不是什么美事。”

     大太太哀痛过度无法履行外祖母的职责,但娘家人却不能没个表示。

     五娘子在许家出事,许夫人身为主母,难辞其咎,态度再冷又如何?再冷,也不会更占理一些。

     许夫人眉头一挑,不由就转眼去看大太太。

     她略作沉吟,再开口时,态度已经软化了不少。

     “七娘真是临危不乱、兰心蕙质……”到底还是冷笑了几声,才肯定了七娘子的要求,“孩子已被抱到清平苑里,只要我这个做祖母的还有一口气,这对金孙,是决不会有事的!”

     敏大奶奶愕然立在当地,望着许夫人同七娘子,未几,眼中异彩连闪,像是第一次把七娘子瞧了个清楚。

     权仲白索性直接给大太太施了几针,让她昏昏沉沉安睡下去,又开了几张方子给敏大奶奶收着,嘱咐敏大奶奶,“待得杨太太醒来,两时辰吃一副,若是杨太太始终不能气平,再来找我。”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又道,“只是我不在宫里就在香山,未必能脱空出来,若是一时难以联系,就找钟先生也是一样的。”

     以权仲白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的确很有可能无术。敏大奶奶一脸的感激,连声应了,才同七娘子一道招呼人安排暖轿,将大太太扶回了杨家。

     大老爷今日在宫中宿值,不到深夜是不会回府的,敏大奶奶与七娘子一道将大太太安顿在正房里屋,敏大奶奶就告辞,“家里还有病人……”

     七娘子将敏大奶奶送到门口,感激她,“要不是大嫂在,今日小七一人未必应付得来。”

     敏大奶奶勉强一笑,“七妹不要这样说,两房在京里都没有多少亲人,互相扶持才是正道——我明日再上门来看伯母!”

     匆匆对七娘子点了点头,就回身上了轿子。

     七娘子回了屋,就见王妈妈同梁妈妈、药妈妈三个老人聚在屋角喁喁细语,一边说一边抹眼泪,她心头一酸,仿佛这才意识到,五娘子是真的已经身故。

     她一天水米未进,除了早上吃的半碗粥之外,只喝了几口茶,此时精疲力尽,居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在太师椅上坐了,举手撑着额头,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然一片,根本找不出一条成形的思绪。半天,才勉强凝聚出些精神,抬头吩咐立冬,“把张总管请来吧!”

     不片晌,张总管就进了屋子,恭谨地给七娘子行了礼,态度已是带上了几许哀伤。“小的见过七娘子。”

     以七娘子从前的性子,是一定不会受张总管的全礼的。

     可现在她就像是坐在一张针毡上,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疼得发炸,一阵阵地昏眩,几乎忍不住要趴到椅子上,还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她一咬下唇,用这一丝疼痛,恢复了少许清明。

     “想必张总管已经收到了一点风声。”她开了声,才觉出了声音中的嘶哑。“五姐下红难止,就在刚才已血崩去世……”

     墙角微微的哭声又大了起来。

     五娘子在杨家长大,虽然性格倔强,和下人们的关系未必很亲密,但大太太身边的几个仆妇,却无不是看着她长起来的。

     张总管面色顿时多了几分哀痛,“怎么这样突然?!”

     他很快又平静下来。“小人这就打发人去宫中报信,告诉老爷知道。”

     七娘子无力地点点头,还要嘱咐张总管几句话,却已经是心力虚耗无以为继,眼前逐渐发花,金星乱冒,众人的惊呼声中,她的世界已成黑甜。

     她做了几十个梦,虽然清楚自己身在梦中,但却又醒不过来。前世在孤儿院里,为了多吃一口饭,也要煞费苦心讨好管饭的阿姨,从小上学,她知道自己是最没有资本逃学偷懒的一个,尽管乡村小学学风散漫,她依旧努力读书。

     整个少女时代,贫穷贯穿始终,她所有的一点点财富,在任何一个同龄人眼中恐怕都可以随手丢弃,总算成年,大学四年,她从一无所有奋斗到小有积蓄,不忮不求,靠的就是自己的脑袋。

     她最大的噩梦就是脑子不再灵光,那是她为人处事唯一的依仗,只要脑子还在,再深的绝境她也能找到一条出路,她对生活的要求不多,能生存下来就好。

     可在梦里,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助。

     她知道自己身处于迷宫中,无数个岔路口只有一条正确的路,可线索实在太少,倪太夫人的笑脸,五少夫人低沉而清晰的说话声,响彻了一整个梦。

     “草木灰还没有来?”

     “那都是我的衣服!我穿不了了,丢的丢,剪的剪,也都是我的事!”

     “一时的得意算不了什么,一辈子的得意,才是——”

     “除非我知道他已经结亲,亲眼看着封大奶奶上门拜访……除非他死了,除非他……他进宫做了中人,不然,我才不要死心!”

     七娘子喘着气猛地坐起身,只觉得头疼欲裂,又是怔怔地坐了半晌,才慢慢流下泪来。

     “姑娘!”身边传来了立夏模糊的惊呼,然后是悉悉索索的穿衣声,立夏下床挑亮了过夜的油灯,又点了蜡过来,小心地相了相七娘子的脸色。“姑娘……姑娘请节哀,人死灯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七娘子的眼泪流得更汹涌,她又想到了五娘子金纸一样的脸,极白的白里泛着微微的黄……

     她还那样年轻!

     九姨娘的死,铺垫了足足四五年之久,对于被病痛折磨得寝食不安的九姨娘来说,死与其说是终局,倒不如说是解脱。活在世上的每一天,她都在为病痛所折磨,只不过为了儿女,才勉强支撑病体谋划心机打点绣品……她死得虽凄凉,却安然,像是一曲终了的余音,淡而袅然。七娘子已经做好足够的准备,将哀痛深藏。

     五娘子的死却太有冲击力了!

     就在她眼前,一个妙龄少妇不过几个时辰就咽了气,她还那样年轻,有那样多的快乐未曾享受,在她短暂的一生里,实在错过了太多的东西,她犯过错,跌过跤,只因她还年轻,她实在应该有更多的时间爬起身学会放下伤痛接受遗憾,享受她的青春!

     “立夏。”七娘子听见自己的声音。

     她的声音还从来没有这样沧桑而嘶哑。“我实在很后悔,我实在是很后悔。我应该多抽她几个耳光,多教她一些人情世故,教她忍耐,教她深沉……”

     她越说越急,终究语不成调,化作了哭声。

     立夏沉下眸子,将烛台放下,轻轻地按住了七娘子的肩头。

     “姑娘请节哀。”她又重复了一遍,“人死灯灭,很多事,您也没有办法。”

     七娘子哭得双肩发抖。

     她哭了一个来时辰,眼泪,终于渐渐是止住了。

     天边也露出了曙色,立夏打来热水服侍七娘子洗漱过了,又为她换了素色衣裳,往小厨房要了点心,服侍七娘子吃过,再陪着她去正房给大老爷、大太太请安。

     与其说是请安,倒不如说是商议。

     五娘子的死,背后是肯定有隐情的,到底是谁想对这位世子夫人下手,娘家人心里不能没有底。毕竟五娘子身后留下的一对儿子,以后就要靠杨家来照应了,指望远在广州的许凤佳与病骨支离的许夫人,未免太托大。

     七娘子吃过一顿饭,心里倒冷静得多了,她惦记着权仲白的那几句话,很想和大老爷、大太太商量商量,推敲疑点。

     却是才进了正院,就听到了大太太的声音。

     “别拦着我!”大太太从来没有这样歇斯底里的叫喊过。“我和他们拼了!许家人全都要陪葬!我豁出去了!杨海东,你敢拦我!都滚开!谁敢拦着我!放开我!放开我!”

     她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一点克制,反而带着显而易见的疯狂。

     屋内又传来了大老爷疲倦的声音,“太太不妨先醒醒脑……”

     然后就是他的痛呼,一阵撕扯摔打的声音,瓷器碎裂、重物倒地……屋内哐啷啷的巨响此起彼伏,已是闹得不可开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