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断腕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断腕

     七娘子要去寒山寺上香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总督府。

     大太太倒有几分讶异,“不晓得你是求神拜佛的人!”

     旋又释然,“小小年纪,就要为府里的事操心,想看看神佛的意思,求求神佛保佑,也是理所当然。将来进宫之后,参拜神佛,可就不容易了!”

     大太太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一厢情愿。

     认定了太子嫔是最好的出路,就一径把七娘子当作太子嫔来看了。从前对五娘子,也是这个样子。

     虽然不能说是有坏心眼,但这种人往往就不大讨喜。

     七娘子只是笑,“父亲说,既然我拿不定主意,就去上个香,听听神佛的意思,也是好的。”

     可不能让大太太就这么自说自话地把事情定下来,否则到了生变的时候,大太太恐怕还要反过来责怪七娘子言而不信。

     大太太眼神一闪,“哦?”

     态度就无形间多了几分冷淡,“也好,去吧去吧,你们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我是管不了了!”

     大太太什么时候管过自己?

     看着五娘子在大太太管束下的样子,就晓得不被大太太管束,实在是最幸运的一件事。

     七娘子并不在意大太太的冷淡,却也还是说了几句好话,把大太太脸上重新逗出了笑意,才出了正院。

     九十九步都已经走了,最后一步,千万不能功亏一篑,想要在大太太、大老爷、封锦三人之间寻找出一条路,让自己能跳出百芳园,眼下就是一点都不能怠慢。

     好在这三巨头里,总有一个人应当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她回了玉雨轩,没有坐多久,玉版就来找立夏说话。

     “话已经递到封公子那里了。”立夏悄悄地回报七娘子,“九哥正好前几天就约了今儿下午找封公子会文,请教学问……一点都不露痕迹。”

     虽然封锦和杨家的关系依然带了微妙,但对九哥,他的态度无疑还是相当热情的,九哥送过拜帖上门,他就频频相邀,不是带着九哥去见当年的同学,如今的同辈进士,就是指点九哥的学问……这都是对九哥的将来大有好处的事情。

     大太太虽然不喜封锦,却也乐见其成。大老爷公务忙碌,身边的师爷们、书院的教授们又都是不第的举人,不论封锦和东宫之间的关系如何微妙,总是个货真价实的探花,能得进士指点,自然是比在书院放羊来得更强。

     再说,不喜归不喜,随着京城的消息雪花似地飞进外偏院,再转进正院,大太太提到封锦的时候,语气里也渐渐地少却了不屑,多了一份尊重。

     “封公子虽然没有对九哥提起,但是居所进进出出,的确有不少燕云卫的熟面孔。”张管家对大老爷说起来的时候,七娘子正在一边为大老爷磨墨。“对封公子并两个下人的态度,都很恭敬。昨儿下午过去会文的时候,还遇到张太监打发回来,问封公子好的小中人。”

     七娘子的手不由就是一顿:大老爷捡在这时候把自己叫到外偏院服侍,原来是打了这个心思。

     封锦也不过就是比许凤佳略大了几岁,说起来,是要比许凤佳威风得多了——以张太监的身份地位,就连许凤佳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的,更别说闽越王妃都对封锦另眼相看了。或者两人的权势地位,可说是相差仿佛,但许凤佳有祖辈荫蔽,封锦却是白手起家,不论此人的品行,说到能耐,确实有一套。

     燕云卫和前朝的锦衣卫相似,衙门品阶虽不高,里头的校尉却个个都是一句话就能上达天听的主儿。看来,封锦在太子身边的那几年,搞的还真是情报工作了。

     也难怪大老爷这样看重,这不论什么时候,能在上位者身边说上话的人,都是他们这些权臣心头的一根刺……

     两大巨头你争我夺,都想把七娘子的心思归拢到自己这边,七娘子只做不知道,平日里台妈妈的课也上,大老爷的外偏院也去,只等着去寒山石上香的日子。

     大老爷发话,要安排小姐到寒山寺上香,府里的人自然不敢怠慢,定了五月初一去寒山寺,里里外外都打过招呼了,大太太又派梁妈妈去问六娘子,要不要一道去上个香。

     五娘子身子不好,被勒令在月来馆休养,自然是不得去的了,她也没有兴趣。

     六娘子却也是干净利索地就回说天气热了,懒得动弹。

     “太太也实在是……”下了课,她和七娘子一道去月来馆探望五娘子,一道走,一道摇头啧啧感叹,“上个香就上个香嘛,你还能上出个花样来?许就许了,还要给你添添堵,谁要当她的枪,谁当!”

     七娘子忍俊不禁。

     “怕什么,你要有什么烦心事,也一道去。不过是上个香,派不派人跟着,也没什么两样。”

     六娘子瞥了七娘子一眼,索性就站住了脚,微微笑着,从上到下地看七娘子。

     “我……能有什么烦心事呀?邀天之幸,选我入宫服侍太子、太子妃,那是我的运气。天没有选中我,我也不是没人要……我逍遥着呢!”

     她有些害羞,但仍是抬头挺胸地说出了这一番话,爽快干脆,又含了六娘子所独有,带了些天真的狡狯与试探,倒叫七娘子听得很是舒服。

     这一阵子,家里乱得和一锅粥一样,人人都有自己的打算,谁说话做事,都透了一股暧昧,好久没有谁像六娘子这样干脆利落地和她说话了。

     “把你选进宫里……当真是你的运气?”她抓住六娘子的话头,也站住脚似笑非笑地逼问,“我还当你一心想嫁进李家,并不稀罕这劳什子东宫尊位!”

     六娘子一怔。

     难得地,她那张天真无邪的娇憨面具,有了些裂缝,露出了深藏于其下的精明算计。

     却也只是一瞥的功夫,她就又回复了原样。

     “看五姐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我就觉得这人呢,是最不能强求的!当太子嫔,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嫁进李家,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看,都挺好的!”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已是近了月来馆。

     七娘子只得住了口不再细问。

     六娘子的话听着虽然漂亮,但其中肯定有不尽不实的地方……她不是个糊涂人,心里肯定有杆秤,不论是嫁进李家还是嫁进天家,都各有优劣,就看六娘子更看重的是什么了。

     算了,现在问得再清楚,摆不平封锦,一样是白问。

     她就收敛了思绪,和六娘子一道进了月来馆堂屋。

     被大太太关在床上这么恶补了半个多月,五娘子的精神头总算是旺盛了些,脸上那股子心灰意冷的颓唐劲儿,也有所收敛。见了两个妹妹,虽然还没有太好的脸色,却也是下了床,到窗边和她们对坐了谈天。

     却也是一边说一边走神,往往就深思着打量起了七娘子,看得六娘子又是笑又是叹的,没坐多久,就托词起身走了。

     前段时间五娘子自己病得厉害,月来馆里的人又被七娘子敲打得老老实实的,半句外头的话都不敢往屋子里带,五娘子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心养病……看来,她应该是知道了大老爷有意和封家联姻的事。

     七娘子真是有些怕了五娘子。

     这个喜怒无常偏执执拗的小姑娘,就像是一颗不定时炸弹,偏偏威力又强……对着她与对着六娘子,真是冰火两重天。六娘子太通透,五娘子却又太看不透。

     “府里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果然,五娘子开门见山,立刻就提起了与封锦的婚事。“听说封公子现在出息得很,是太子身边的近人……父亲有意把你许配给封公子,是不是?”

     七娘子目注五娘子,点了点头,“是。”

     五娘子便沉下头思量了许久,才又叮嘱七娘子,“封公子这门亲事,我想你是看不中的,太子嫔,你也看不上眼……杨棋,爹、娘吵成这个样子,总有一个人要得胜,你却只能在这两门亲事里选了,你心里要有数。”

     却是纯然一片关心。

     七娘子倒真很有些感动——五娘子要关心起人来,也是真不含糊。

     “我知道该怎么办的,”她轻声细语,“当时和五姐说的那番话,用在我身上也一样,封公子和我们家关系尴尬,又是乍然富贵,我是不会嫁进封家的。五姐……不用为我担心。”

     五娘子显然松了一口气,却没有接七娘子的话头,而是转开了眼神,盯着桌边的茶盅出神。

     老半天才轻声问,“你说当时,我要是挺一挺,和娘闹一闹,就是不肯嫁进许家,今日……唉,算啦,连你和封子绣的亲事,娘都不许,别说我了!”

     看来,是终于看清楚现实了。

     七娘子很有几分欣慰,只是笑,却不肯搭腔。

     五娘子望着七娘子,面色变了数变,欲言又止,似乎有话到了嘴边,却不肯、不想、不敢问出来,终于一咬牙,还是问了出口。

     “只是现在江南官场,听说都传,说封公子以今科探花的身份,这么快就得到重用,是……是……又说他还没中进士的时候,就经常出入东宫……”

     太子那是什么身份?

     不要说封锦没有功名,就是有了探花的身份,要巴结到太子身边,少说还要下五六年的功夫。

     只要有脑子的人,想一想封锦蹿红的速度,再结合一下他的容貌,都可以脑补出一个活色生香的故事来,这也是人之常情,五娘子自然也不能免俗。

     七娘子才要说话,五娘子又别过头,“别说了,别说了,就当我没问!”却是一叠声地把自己的问句给否认了。

     七娘子只好默然与五娘子对视。

     五娘子秀眉紧蹙,半晌才狠狠一跺脚,喃喃地对七娘子表白,又像是在自语。“你说的不错,杨家的女儿,终究是要担得起杨家的身份。我已经下定决心,做好表哥的妻子,平国公府的当家少夫人,别的事本来也都是痴心妄想……我是不能,也不会再想了!”

     她抬起头,眸色中多了几分久已未见的坚定与毅然,“从今儿起,我就当封公子已经死了,再不会打听他的消息,他好也罢,坏也罢,都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你也别和我说起他的事儿,我还真就不信了,打探他的消息难,不听他的事,总不难了吧?”

     七娘子不禁要为五娘子喝一声彩。

     这才是五娘子这样的小姑娘该有的性子,她是任性的,她是执拗的,但她也是勇敢而决绝的。只要她能从自己的牛角尖里出来,顿时就能一洗颓唐!

     只是……说不在意,到底是还有几分自欺欺人了。

     也罢,总是需要一点时间,把心底的印记洗掉。

     七娘子慎重地点了点头,“好。”她清晰而明确地答应,“从今日起,我再也不会和你说起他的事了。封公子,本来也就不是我们这世界的人!”

     两姐妹不约而同,相视一笑。

     只是这笑里,到底是有了几许心酸。

     五娘子第二日就出了月来馆,去给大老爷、大太太请安。

     面色虽说不上红润,但神智清明,精神健旺,就像是几年前那个伶牙俐齿趾高气昂的小姑娘又回来了似的,喜得大太太直夸欧阳家开的补药有效验。

     心满意足之下,也懒得和七娘子计较,一心只和五娘子商量婚期、嫁妆……平国公夫妻的身子骨近年都不怎么康泰,许凤佳又已经十七,是成亲的年纪了,五娘子也等不得多久——毕竟已经十六岁,因此许夫人来信,两家一合计,就把婚期设在今年十月,说起来,也没有几个月了。

     于是七娘子得以独自出门,只有九哥随行保护,并董妈妈、立夏左右侍候,一应跟着侍候女眷出门的下人们,则早已到了寒山寺布置。待得七娘子进了山门,寒山寺里里外外,该回避的早已回避干净,就连低等的婆子丫鬟,都已经退出了寺内,唯恐惊扰了七娘子。

     虽说进香只是托词,但到底人都进了寺里,七娘子也照旧先进了大雄宝殿上过香,又在寺内绕了绕,在寒山拾得两位大师的画像前拜过了,才由九哥带着,进了钟楼去看枫桥夜泊里的那口寒山寺钟。

     钟楼除了一早一晚,召集香客僧侣做功课外,平素人迹罕至,楼顶又很狭小,董妈妈年事已高,上不得楼梯,立夏索性在下头陪她,九哥跟着七娘子爬到了一半,就靠着窗槛喊累。

     “七姐自己上去吧。”他冲七娘子挤眼睛,“别怕,有什么事儿,你喊一声,我就上来!”

     七娘子不禁好笑。

     “喊什么喊,你当封家表哥是什么人了?”她轻声责怪九哥,见九哥嘻嘻地只是笑,也只好嗔了九哥一眼。转身拾级而上。

     远远的寒山寺外,传来了报时的清脆鼓声,七娘子合着鼓声走了十数阶,眼前豁然一亮,就见得封锦立于铜钟边上,对自己盈盈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