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慧眼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慧眼

     七娘子愣了愣,才回过神来。

     “嗳,六姐慧眼如炬!”她嬉笑着把这一茬搪塞了过去,却是心潮涌动,思量起了六娘子的一举一动。

     从小到大,六娘子素来行为得体,却又天马行空,笑嘻嘻的娇颜下,虽不说心机深不可测,却也自有城府。

     似这样胸有丘壑的闺秀,倒不像是五娘子,虽然喜怒无常,但心思却极好猜。

     七娘子如今细细想来,竟是真的不晓得对这个太子嫔的位置,六娘子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了。

     只是此事关乎终身,打不了包票,她也不好贸然对六娘子开口,许她什么承诺……

     还是要先弄清楚连太监的身份!

     六娘子也不为己甚。

     “逗你玩的,你还当真啦?”她嘻嘻一笑,就把话题揭过,问七娘子,“你说五姐她——要什么时候才能想通啊?这封探花有什么好的,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还许上终身了?傻不傻嗳,偏偏她又是那么个执拗激烈的性子,叫人想劝都不知道怎么劝起!这身体是这样折腾得的?没病都要折腾出病来了……太太也不管管!”

     和六娘子说话就是这样,以为她懂,她又莽莽撞撞迷迷糊糊,以为她不懂么,这一番话又说得鞭辟入里,直撞进了七娘子心坎里。

     “嗳,谁说不是呢!”她不禁长了一口气,“我们的话,她也听不进去。”

     就含糊了声音感慨,“到底是年纪还小……”

     说起来,五娘子今年不过十六岁,正是行事执拗激烈的青春期,听不进人劝,也是人之常情。

     月来馆已经在望,两姐妹不约而同都没有再谈这个话题,而是说着闲话进了屋子。

     五娘子还是老样子,小小年纪,就一脸的心如死灰,对两个妹妹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从前就算是再生气,再故作冷漠,五娘子脸上还是有一股遮挡不住的勃勃生机,就好像刚露头的小荷,就算受了一时的挫折,也总是奋发向上的。

     现在的五娘子却就好像丢了魂一样,举止是得体了,言谈也有礼了……根子上的空虚,却显得格外的刺眼。

     七娘子略坐了坐,就托词先出了月来馆。

     以她和五娘子的关系,在场反而妨碍六娘子发挥,倒不如早点回玉雨轩,没准六娘子还能借题发挥,敲打敲打五娘子。

     梨花已是快落干净了,绿荫浓艳,亭亭如盖,倒是把玉雨轩的屋子遮去了大半边,七娘子走到近前,才发觉立夏正站在门边,若有所思地摆弄着辫梢。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七娘子不免有些讶异。

     最近府里乱得很,没有谁有心思顾及玉雨轩,七娘子也就得了机会,趁乱让立夏来往于周家并玉雨轩打探消息,她的世界,总算不止百芳园这样大小。

     立夏忙对七娘子一笑。

     “也是才到,心里烦得很,索性就在外头站一站也好。”

     连立夏都觉得烦躁,事情肯定是有些棘手了,七娘子皱起眉,“怎么?出什么事了?”

     立夏就瞥了四周一眼。

     七娘子爱静,玉雨轩的众人都晓得她的性子,无事很少出屋子走动,在院子口说话,倒是要比在屋里说更僻静。

     “是……是封探花……”她声若蚊蚋,“我爹去了几次,总算是见到了封探花,他原来是没有跟着张太监南下,但先前一段日子,像是也外出了不知去了哪里,得了那封信,封探花当时就说:眼见为凭耳听为虚。他想见一见您再做打算。”

     七娘子顿时有些愣怔。

     封锦要见她?

     这是还嫌自己的烦心事不够多?深宅大院的,七娘子一年都出不了几次门,要和一个外男相见,谈何容易?

     但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封锦的意思。

     归还凸绣法,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七娘子肯定要把传人带在身边,教授上一年半载,这里头就牵扯到很多麻烦事了。

     更别说回绝太子嫔这样的殊荣,远超人之常情,为了避嫌,她又不敢以自己的字迹给封锦写信……只怕封锦要见她,也是想知道她现在到底过得好不好,这不当太子嫔的意思,是本人的意愿,而非他人强迫。

     也是一片回护她的好心!

     只是府里闹成这个样子,大老爷和大太太相持不下,从董妈妈那里传来的消息,封锦是一直没有得官,始终还是进士身份,并未曾踏进官场,现在对外又是跟着张太监下福建去了,大老爷这才没有理由请他上门做客,提出自己的亲事。再加上大太太被这门婚事“气病了”,他就算再一意孤行,也要考虑到妻子的态度。

     现在是两边僵持住了,自己才得到了一线活动的余地,否则只怕早就被叫去轮番轰炸轮流洗脑,要自己表态愿意或不愿意嫁入封家,为这台大戏增色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时间根本是宝贵无比,争分夺秒……她哪来的时间从容布置,为自己和封锦相会做铺垫?

     “有求于人,就是被动。”她目光冷硬,转眼间已是下了决定,“你今晚再出去一次,告诉封公子,最近我可以想法出门一次,能不能会面,就得看封家表哥的安排了。”

     立夏不禁露出了几分犹豫,“事关名节,姑娘还要慎重……”

     七娘子也明白了立夏的意思。

     府里现在乱成这样,谁都有自己的心思,不像是以前,自己有什么台面下的要求,大家心照不宣,水过无痕也就把事情给抹了。

     现在是连玉雨轩里的人都不能绝对信任了!“还是要见一面的!”七娘子思忖片刻,还是断然下了决定,“有些话,也不好在信里开口,免得招致表哥的误会,以为我势利得很,看不上封家的门第!”

     立夏目光闪动,三番几次欲言又止,终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

     “姑娘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她垂下了肩膀,“只是此事该怎么安排才好?”

     七娘子咬着唇沉吟了起来,若有所思地带着立夏进了屋子,半天才有了主意,“这事,还得着落到九哥身上。”

     大老爷和大太太虽然闹得沸反盈天,但在九哥跟前,倒是一点端倪都没露。九哥三年后要下场考举人,功课本来就重,这些天早出晚归的,就算对府里的事态有少许了解,有自己的盘算和见解,也都无暇出声。

     最近府里事情多,大太太又病得厉害,号称怕自己的病气过给了儿女们,就免了晨昏定省,九哥从山塘书院回来,就直接进及第居吃晚饭。

     七娘子就在晚饭后进了及第居。

     才进门就看着玉版脸红红地从东里间出来,口中还笑,“少爷,您只管安心读书,别的事,想了也——”

     见七娘子站在堂屋里,玉版脸一红,忙慌慌张张地低头请安,“见过七娘子。”

     九哥也到了“知好色而慕少艾”的年纪了。

     七娘子不禁有些感慨。

     面上却是丝毫不露,淡淡地点了头,“嗯,九哥在读书呢?”

     玉版忙亲自把七娘子带进了西里间,“少爷还在洗澡,七娘子稍等片刻。”

     七娘子心下了然,不禁额外打量了玉版一眼。

     这小丫头当时还是大太太亲自挑出来的,面貌只能说是清秀,怕的就是过分美貌,反而把九哥的心思从书本上勾走了。

     没想到过了几年,还是……算了,这种事,堵不如疏,只要九哥自己有分寸,她这个做姐姐的反倒不好插手太多。

     “九哥这一向读书还认真?”她问了玉版几句闲话,屋外就传来了九哥的笑声。

     “七姐!倒是稀客呀!两三个月,没踏进及第居的门了!”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日里见面还不觉得,家里有事,断了十多天没相见,七娘子就觉得九哥长大了不少,个头又有拔高不说,面上的神色,也又带上了几分老成。

     分明才和玉版打情骂俏,被七娘子撞了个正着,却还是一脸的坦然,气定神闲地进了屋,就对七娘子咪咪笑,“我想着,七姐也该上门了!”

     七娘子白了九哥一眼,到底还是数落了几句,“今年才多大,连姐姐都没有说亲,你可别行差踏错了……将来在我四弟媳跟前,落下了不是,可就难说话了。”

     九哥嬉笑着,“知道啦知道啦——就是逗逗那丫头,认真要做什么,那也是没有的事!”

     两姐弟在八仙桌前对着坐了下来,丫头们早也已经退出了西里间,九哥稍微理了理湿漉漉的黑发,笑望着七娘子,不说话。

     七娘子的脸色渐渐地肃穆了起来,“你这一向在山塘书院,往来的也都是富贵人家的子弟,对朝廷大事,心里怎么都有个模模糊糊的眉目吧?”

     “同学之间时常议论朝政,虽然太深的事不知道,但面子上的事,还算是清楚。”九哥却似乎并不讶异于七娘子的这一问,回答得胸有成竹。

     “那你知不知道,在宫中有个连太监,身份高贵,能耐很大,和采选太监张公公是最要好的……”七娘子拖长了声音,“去年腊月里,在父亲身边侍候时,我看了一封信……”

     就添添减减地把信里的那几句话告诉了九哥。

     九哥的面容也跟着渐渐肃穆了起来。

     “我到底是个女儿家,天地只有井口大小,这个连太监,母亲父亲都没有提起,在宫中到底是什么身份地位,也是一无所知,倒是你这几年来在书院上学,眼界开阔了不少……”七娘子顿了顿,才道,“就算你不知道,身边的同学也没准有知道的,但打听起来要小心一些,别被父亲察觉了,反倒不美。”

     “问,倒是不用问的。”九哥的语调很慢,几乎一字一句,都带了深思。“这个连太监,的确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他——是东宫身边的大伴,虽说有两个养母,但东宫自小就别室独居,皇上指名由东宫生母生前惯使的这位连太监养育,说起来,竟是由这个连太监带大的……封公子是怎么和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物扯上关系,实在是有几分匪夷所思了。”

     顿时就想到了张太监对自己那异乎寻常的客气与温存,大老爷要把自己许配给封锦的积极。

     她一下有些发冷起来:以连太监的身份地位,大老爷促成这门亲事的决心,只怕是前所未有的强烈,自己能不能虎口夺食,安顿自己的姻缘,实在还是个未知数。

     从来只把自己的对手局限在内宅,现在要摆布大老爷,即使聪慧如七娘子,都觉得这个任务,实在是个艰难的挑战。

     她深吸了一口气。

     事情再难,也得有个开始。

     第一步就是要说服眼前的帮手。

     “我倒不是看不起封家的门第。”七娘子抬头望着九哥,态度坦然,“只是善久你也大了,封家表哥和太子之间的关系……”

     见九哥有会意之色,七娘子不禁有些后悔。

     “就算封家表哥和太子之间清清白白,但人言可畏,得了探花的功名,却没进翰林院供职,这就不是寻常人走的路,受士林非议,也是难免。又是乍然富贵根基不稳,恐怕乍起乍落,将来的下场未必好看。到时候拉拔上一把,是我们应该做的,但——”她临时改了说法。

     毕竟只是猜测,没必要背后就当真事来议论。

     “七姐不用说了。”九哥打断了七娘子,眉头微皱。“就算你肯答应,我都不会答应,这辈子我就盼着你嫁个好人家,无忧无虑安富尊荣……你若实在想嫁封家,那是没的说,既然你也不想——这事,咱们就得好好安排安排!”

     到底是孪生姐弟,在这大宅门里,会一心为她打算的人,也就只有九哥了!

     两姐弟就头碰头分析起了家里的情势。

     “现在家里,爹的心思一目了然。”九哥一边沉吟一边规划,“娘的心思更是昭然若揭,这事看似僵持,但话说到底,外祖父那边,未必会在乎门第,否则当年也就不会把娘许给杨家。若是放任不管,这事要真到了末了,恐怕,胳膊还是拗不过大腿的。”

     这孩子才七八岁的时候,就懂得以算计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七八年下来,自然是只有更精明的。

     只是目光闪动间,却也是犯了难。

     “看来,这事要从母亲那头下手,还是少了几分胜算。母亲的反对,只可以作为一面来考虑,还要提防着她激愤之下闹出昏招,随手把你许配给人,以断绝父亲的念想。最好是从父亲那里下手,让他权衡之下,自己断了念头……”

     却是越说声音越小。

     以大老爷的聪明才智,要操纵他的想法,谈何容易?

     这是头久经沙场的老狐狸了,两个小狐狸和在一起,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从大老爷这头下手,是绝对走不通的。

     “还是要直接找表哥说话!”九哥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七娘子的思路上。“一等表哥回了苏州,我就上门请表哥多照拂,最好是能拖到太子嫔一事之后,再找借口回绝了这门亲事,如此一来,一举两得,七姐也就不用为选秀的事烦心了!”

     他面色灿然,神采飞扬,眼睛晶亮,在灯下看,格外有少年郎意气风发的样子,倒是比平时拿捏出的老成腔调要讨喜得多。

     七娘子望着九哥,欣慰地笑了笑。

     “表哥那头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她轻声细语,“现在要做的就是……”

     夜深了,及第居里透出了暖融融的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