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四十章 图穷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四十章 图穷

     许凤佳进了屋子,话题自然而然就转向了解语亭里失手被擒的廖大爷。

     “已是都安排妥当了。”许凤佳一脸平静,侃侃而谈,“四姨、四姨夫尽管放心,此人必定可以平安返京……刺杀朝廷大员,是可以株连抄家的大罪,我与萧世叔、廖太监都有本子往上递,刑部那里,是绝不敢怠慢的。”

     大老爷和大太太都面露满意之色。

     这位廖大爷要是能用好了,给大皇子带来的打击,将会比现在更大,可以说,他反而成了东宫手上、许家、杨家手上的一张王牌。

     这张王牌在打出去之前,当然要保护得风雨不透。

     看许凤佳话里话外自自然而然带出的这股自信,就晓得这个世子爷,也是看透了这张王牌的重要性,人还在手上,就已经先和刑部打了招呼派人打点,是决不会让廖响马在自己手上出事的。

     “好。”大老爷难得露出了赞许,“我们杨家的四个孩子,要是有一个能和凤佳你相比,日后这偌大的家业,我也就不必担心了。”

     几个男孩子对视了几眼,都讪笑起来。

     差不多的年纪,杨家的孩子们还在读书,许凤佳已是俨然有了能臣的样子,这里头的差距,是谁都无法否认的。

     许凤佳倒是神色不变,坦然地接受了大老爷的称赞。

     “四姨夫过奖了,凤佳一介武夫,懂的也就是这些。”轻轻一语就把大老爷的夸奖给带了过去,“其实这次来,也是向四姨夫、四姨告别的。此人关系重大,我不亲自押上京城,实在是不能放心,胥口的事,就交给萧世叔、廖太监督办……”

     竟是来辞行的。

     大太太不禁和大老爷交换了一个眼色。

     去年就说起了婚事,都把人打发到江南来给自己相看了。

     这一来就是小半年,眼下人都要走了,许夫人口中还是那句“不日就上门提亲”。

     叫人心底怎么不着急?

     话都和五娘子放出去了,只叫她安心备嫁,等着嫁进许家做她的世子夫人。这孩子从小就死心眼,前些日子为了许家的婚事,闹得个茶不思饭不想的,还真病了几场。

     这要是许家食言,婚事生变,该怎生是好?

     不由就担忧地看了五娘子一眼。

     大老爷却是眸色深沉,似笑非笑。

     不过,两个长辈都没有露出异状。——这点子城府,还都是有的。

     “本来是要挽留你在江南多住几天,不过年轻人有出息,忙一点是好事。”大太太的场面话是一套一套的,又问许凤佳,“带回去的土产程仪都准备好了?这些细活是万万不能疏忽的……”

     许凤佳也露出不舍之色,“只是舍不得四姨夫与四姨……”

     两个人就你来我往地说起了客气话。

     这戏虽然假,但大家心底有数:孺慕情深,还是必须要做的一场戏。

     六娘子就凑过来和七娘子说私话,“你看你看,非得要人说了,你才有心思去改……这一打扮,可不是漂亮多了?要我说,我上回在你屋里看着的那件浅蓝色水袖就极好,配上思巧裳打的金线络子……”

     两个人说起私话,倒是把五娘子落单了。

     小姑娘就若有所思地闪着眼神,看一眼许凤佳,又看一眼大太太。

     大太太看着许凤佳的神态里,写满了真心的喜欢。

     她慢慢地出起了神,一脸的心不在焉。

     大老爷把一切尽收眼底,深觉有趣。

     “京里正是恩科春闱的时候。”大太太和许凤佳已经说到了回京路上的事。“举子多如牛毛,通州一带肯定人满为患,乱得厉害,路上务必以小心为要……”

     五娘子就起身告辞,“早上起来受了风,倒觉得头有些疼。表哥路上保重!”

     她的态度落落大方,当着大老爷的面和许凤佳说话,倒显得是大家女儿的尊重,不因两人正在议亲而做张做智,故意避讳,反倒显得小气。

     许凤佳也含笑致意,“多谢五表妹关心。”

     却对五娘子的头疼没有一句问候。

     大太太的眼神已经快闪烁成星星了,这位世子爷却还是安之若素,不露一点不安。

     几个堂少爷也都露出了沉思之色,九哥更是一脸的欲言又止。

     六娘子左看看右看看,蓦地露出一笑。

     “最难得表哥居然没有在京城过年,我们家初一就多了亲戚上门拜访,今年过年,怕是初一又要冷冷清清地在家绣花了。”

     气氛一下就轻松起来。

     六娘子真有几分开心果的味道,尤其是七娘子反常沉默,更显出了她的娇憨机灵。

     大老爷顺势接过话题,“凤佳和我到外偏院说几句话。”

     现在朝局这么乱,他老人家自然有无数的事要嘱咐许凤佳。

     许凤佳面色一正,“是。”

     起身时又扫了七娘子一眼,微微撇了撇唇,才转开了眼神。

     七娘子勉强一笑,和六娘子絮絮低语,说起了自己屋里的妆奁。

     “这些年都没有用心打扮,手里还真是少了些东西,你做的胭脂膏我看就很好,可还有多的,再给我些……”

     大太太也不理这两个小女儿家,又和颜悦色地和几个杨家男丁说了几句话,把他们打发出去了,才幽深了眼神,缓缓地叹了一口气。

     六娘子、七娘子面面相觑,竟是谁都没有开口缓颊。

     虽然说是上门辞行的,但以许凤佳的身份,当然不可能这边说句走,那边马上就动身。

     当时许凤佳拉了大队人马过来,倒是低调得很,就应了大老爷的邀约到杨府来吃洗尘宴,不想这一遭要离苏州,人口少了,动静反而更大。廖响马虽然是由他押解上京,但人已经在刑部挂号了,这押解的号令一下,整个省衙可不是都晓得了许凤佳的动向?

     当下就有人上门请吃践行宴,虽然世子爷看着不耐烦应酬,但也却不过情面,总要挑出些人家应酬,这一下,就又在垂阳斋住了下来。

     “已经在江南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要是还一脸傲骨,不耐烦应酬,恐怕有碍物议,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大老爷就和大太太念叨,“这一招引蛇出洞使得漂亮,我看凤佳也有再来一次的意思。”

     这话含义很深,大太太却是一点琢磨猜度的心思都没有,略带烦躁地应了一声,就在枕上换了个姿势。

     春天气候变化得快,五娘子又感了风寒,大太太也害了哮喘。

     “你说,这许家到底打什么主意,凤佳人都要走了,还不上门提亲?”

     心心念念,操心的还是五娘子和许凤佳的婚事。

     只是这一次,就连大老爷都不得不跟着应了一声,“许家的动作,到底是有些慢了。”

     这搁在往年,也不能说是太慢,世家大族议亲,多的是掣肘的因素,一门亲事从说定到敲砖钉脚,隔上两三年也是常有的事。

     只是现在牛二爷已经动身前往宣德,五娘子过年也有十六岁了,皇上的身子骨时好时坏……不管许家在打什么算盘,现在都不是磨洋工的时候了。更可虑的是,许凤佳当着人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对五娘子漠不关心,就好像寻常的表兄妹似的,混不知道自己下江南的目的。

     “我不管三姐有多少苦衷。”大太太难得有人附和,一下就来了劲儿,拉着大老爷吐起了苦水。“采选太子嫔的人手,四月初就要下江南来了,这当口不把亲事定下来,要不要把小五送过去参选?不选,是我们家看不上东宫,不愿把嫡女送进去,送过去,又是和许家说了多少年的亲事——不管是落选还是中选,都不好安排!什么百年世家,我看行事连暴发户都不如,好好的事,非得闹得大家心里不痛快才肯罢休!”

     才说着,又嗽喘起来,咳嗽了几声才问大老爷,“可打听到宫中这一次的主办太监了?”

     大老爷倒也被勾起了几许心事,“这事像是真的没定,看宫中的意思,是想在江南有限几户人家中采选几个妃嫔,至于宫女,那是另外一码事……只是因为皇上身体不好,也不知道能不能成,还得看入春后皇上是不是见好了,才能定下来主办太监。”

     就又问大太太,“女儿们的礼仪学得怎么样了?”

     前阵子,二老爷特地从京城礼聘了一位才出宫的老妈妈,快马加鞭送到了扬州,教导几个杨家女儿的礼仪。

     “宫中老人,果然是不同凡响,小六的一举一动,更见娴雅。就连小五说话都婉转动听起来。”大太太不禁微露笑意,“就算这事不成,学些京礼也是吃不了亏的,还是老爷安排得妥当。”

     大老爷却没有接大太太的话头,而是盯着问了一句,“小七呢?”

     又笑着自答,“是了,小七举止素来得体,学习京礼,不过是锦上添花……这孩子还是打扮得朴素了些,太太要用心调理,免得在选秀太监跟前,倒显得我们杨家女儿没见过世面,那就太失礼人前了。”

     大太太目光一闪,沉思片刻,也就徐徐地答应下来。

     “小七的底子是不如小六,可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为人处事,倒是要比小六强得多了。”她心不在焉地和大老爷唠嗑。

     大老爷一笑,“小六也不差呢!是个蔫坏,心底有主意着,只是小五……”

     话说到一半,就不禁深深皱起眉,“小五的性子,实在是太倔了点!”

     大太太有些不服气,想要说五娘子几句好话,辩白辩白,想了半日,却是什么都说不出口,只得讪讪地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是胎里带来的倔脾气,不碰个头破血流,看来是改不掉的了!”

     两夫妻在这里悠闲度日,几个女儿家却是苦不堪言,这位京里来的台妈妈,实在是深得京城贵妇三昧,不动声色,就把五娘子降得服服帖帖,六娘子七娘子自然也不敢怠慢,成日里跟着台妈妈重学了一整套吃饭走路的礼仪,连日里练习不辍,一举一动都要文文雅雅,竟把六娘子这个娇嫩嫩的江南小姑娘,折腾得好几次都落了金豆豆。

     这一日照例是从朱赢台学了规矩出来,五娘子前几天病了一场,早已累得头晕眼花,上了滑竿就回月来馆去了,六娘子也是一脸的萎靡,有气无力地扶着大雪进了长廊,连话都顾不得和七娘子多说几句。

     倒是七娘子还气定神闲:在这几个姐妹中,她自然是最能吃苦的一个。

     两个姐妹一下课就都跑了,她还强撑着和台妈妈应酬了几句,惹得这个面沉似水,似乎永远学不会笑的老妈妈,惊异地多看了她几眼,才挺着阵阵酸痛的腰板出了朱赢台,耳边仿佛就还闪着台妈妈低沉的话,“几位姑娘现在学得越苦,将来的好处自然也就越多,别的不说,这媳妇在婆婆跟前立规矩,遇着了刻薄些的婆婆,一站一两个时辰那是等闲的事,几位姑娘难道还和今日一样,叫苦连天吗?贵府的二姑娘,可就没有这样的娇小姐脾气,在皇后跟前侍奉婆母,站了两个多时辰,视若等闲……”

     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大太太过门时婆婆早就过世,初娘子、三娘子、四娘子都是嫁过去当宝贝的,看她们回娘家时谈起来,做人媳妇,好似是最舒服的一件事,全家男女老少,无不是哄着拍着……听了台妈妈的一番话,七娘子才晓得大太太这样看重许凤佳,自然是有她的考虑。

     一想到许凤佳,她不禁又是一沉眉。

     心里就飘上了一团团雾一样的阴霾。

     此人性情激烈,最爱行险,虽然行事渐渐地透了妥当,但是骨子里那股偏执激烈的劲,从小到大是丝毫都没有改。

     第一次行险成功,拿下了廖响马,第二次还想要行险,这些天四处赴宴,把自己要押解廖响马回京的事大肆宣扬出来,就怕有人还不知道这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是,这也的确是下手的好机会,荒郊野外,王法管都管不到,青纱帐一起,拼的就是真刀真枪,真要是能把人灭口了,回头报个路匪打劫,就算明知道有不对劲,上峰又能查出什么来?

     有心人是肯定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就算知道许凤佳别有盘算,也不可能放任他把廖响马带回京中,顶多是准备得更周全些,务必一举灭杀这位少年将军罢了……

     又是以身作饵犯险行事,更可怕的是,隐隐约约,这计策要对付的只会是一个人……

     七娘子一进玉雨轩,就觉得气闷得厉害。

     换了家常的衣服,就出了堂屋在梨林里漫步。

     正是花发时节,一树一树的梨花开得满院子都是春意,七娘子在梨林里越走越畅快,慢慢的,烦心事也全都抛到了脑后。

     管他什么许凤佳,什么五娘子、六娘子,都比不得眼前的瀛洲玉雨、雪浪翻空……那些个烦心的俗事,想它作甚!

     她慢慢地露出了笑意,不禁伸手抚弄起了枝头一朵颤巍巍的待放花苞。

     身后忽然又伸出了一只手,折下了这朵小小的、未放的春意,插上了七娘子鬓边。

     七娘子蓦地转过身。

     正对上许凤佳的一双眼。

     这双原本极火热,热得能烧化琉璃的双眼,眼下却是冰冷的。

     “婚事,再没法拖了。”一开口,就是开门见山。

     她晓得图穷匕见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