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暧昧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暧昧

     五娘子和七娘子都是一惊。

     这长廊沟通的是聚八仙与万花流落,一眼通透看得到底的,想要躲避,聚八仙却又远了,就算一路狂奔,都未必能躲开许凤佳。

     再说,大家小姐当众奔跑,也实在是太失礼了。

     七娘子连忙扯出镯子里的绢帕,一把拉过五娘子,为她拭去了脸颊上的点点泪痕。

     五娘子先是一愣,也就凭着七娘子擦拭去。

     自己却是目光连闪,径自思忖了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就有个小丫鬟领着许凤佳,自岔路拐进了长廊。

     “五娘子、七娘子。”两边一对上,倒是那小丫鬟机灵,忙跪在地上给两个小姑娘请安。

     七娘子就瞥了那丫鬟一眼,笑着说了声,“起来吧。”

     方才同五娘子一起给许凤佳行礼,“见过表哥。”

     许凤佳于是侧身受了半礼。

     目光在七娘子脸上略微一个盘旋,便收了回去,一脸的庄重。

     “才从堂屋出来?大冷的天,别在外头乱跑。”就关怀两个表妹,“小心感了风寒,大过年,也太折腾。”

     “是。”两个少女都低头听表哥的告诫。

     大户人家规矩重,姐妹之间还好,兄弟之间却是明明白白的兄友弟恭,当兄长的关怀、训诫弟弟妹妹,小辈就必须低头细听。

     好在许凤佳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示意小丫头继续带路前行。

     七娘子和五娘子也不敢再多逗留,于是匆匆往万花流落的方向过去。

     七娘子心底还在回味许凤佳的那一眼。

     九哥虽然许下承诺,不会就亲事一事推波助澜。

     但他的几句话里透露出的讯息,还是让七娘子颇为心惊肉跳。

     这万一许家改了提亲的人选……杨家不起一场风暴,是不会罢休的。

     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出的大好局面,也必定会转眼翻覆……更不要说,就算闹成这样,这门亲事也未必能成。

     大太太毕竟是几个女儿的嫡母,就算大老爷已经含含糊糊地暗示过自己,若是许家决定换人提亲,他是乐见其成。但眼下杨家正是要向太子靠拢的时候。秦帝师又是东宫的师长……不过,看许凤佳方才那镇定冷淡的态度,恐怕这里面的得得失失,他也不是想不明白。

     七娘子也就稍微放下了一点担心。

     又走了几步,就去探看五娘子的脸色。

     五娘子却是咬着唇瓣,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思忖着什么。

     七娘子也不敢多问,免得又和方才一样,招惹出一场失态。

     许凤佳可还没有走远呢……

     才这样想着,五娘子就使劲跺了跺脚。

     一转身就疾步向许凤佳追了过去。

     七娘子连阻止都没能来得及,只得目瞪口呆地目送着五娘子追赶上了许凤佳。

     “表哥!”这一声表哥又快又急,随后,五娘子的声音就小了下来。

     许凤佳背转过身,脸上也现出了丝丝缕缕的讶异。

     两家都有结亲的默契,五娘子是杨家这边待嫁的女儿,即使只是出于自重,都应该多回避许凤佳。

     且不说这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家,也不好和表哥说私话……

     他又看了看七娘子,才低头专注地听五娘子说话。

     七娘子咬住下唇,思量再三,也没有举步走近,反倒是冲着那满面吃惊的小丫鬟招了招手。

     “你来。”她轻叫。

     那小丫鬟便抖抖索索地靠近了七娘子,虽惊讶,但步伐倒也还称得上稳重。

     “今年几岁了?”七娘子就轻声问她。

     “……十一岁。”声音里到底是透出了些恐惧。

     也难怪。

     五娘子和许凤佳私话的事,要是传扬了出去,她女儿家的脸面也就不能再要了。

     虽说大太太心慈手软,很少折腾出人命。

     但灌上一碗哑药打发到庄子里做活,是怎么都免不了的。

     “你是及第居的?”七娘子又问她。

     及第居的人头,她还是熟悉的,来来去去,倒没有看到过这个小丫头片子。

     “奴、奴婢是才进来在园子里扫地的。”小丫鬟终于再忍不住,带上了哭音,“方才几个姐姐都忙,就随口喊住我,叫我带表少爷出来……”

     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多半都是在园子里做些杂活,由管带妈妈冷眼旁观,挑中了好的再行调教几年,才能到少爷小姐跟前服侍。

     立春就是这样从一个拿笤帚的小丫鬟,一步步爬到大太太身边的首席大丫环。

     七娘子就看着那小丫头笑了笑。“表少爷不是已经出来了?你还不去扫地,在这里耽搁什么?”

     小丫头先还有些不敢置信,眨巴着眼,睫毛上的泪珠犹自要往下掉。

     七娘子就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叫什么名字?”

     “……奴婢连鱼。”小丫鬟就一边眨巴着大眼睛,一边小小声回话。

     还特地回望了一眼,深恐被五娘子听去了名字。

     “连鱼,好名字么。”七娘子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声音,“这事要是传扬了开去……”

     连鱼浑身一个机灵。

     就跪下来给七娘子磕了两个响头,“奴婢知道怎么说话,奴婢知道怎么说话!”

     “那还不快去扫地?”七娘子禁不住笑。

     这样小的丫头,倒难为了她这么机灵。

     现下名字被自己知道了,模样也被几个主子记住了,为了活命,想必是不会乱说的。

     连鱼就起身顺着长廊,匆匆地跑走了。

     天气冷,又是午后众人歇息的辰光,百芳园西翼这几年来都没有人居住,自然更是冷清,除了连鱼咚咚的脚步声,再听不到别的声音。

     七娘子又看了看那一对关系尴尬的表兄妹。

     许凤佳正一边听着五娘子的话,一边皱眉凝思着什么。

     见七娘子看过来,便皱着眉冲她摇了摇头,也不晓得是什么意思。

     又带着五娘子徐徐靠到了回廊边的红漆柱边上。

     这样一来,从东翼经过的仆妇,倒不大看得清两个人的身影了。

     七娘子索性也靠着一根红柱子,坐到回廊牙子上,想起了自己的心事。

     借着红漆柱的遮掩,她也看不到那两个对话的人,那两个人也看不到她,倒不必担心说话被她听了去。

     五娘子的婚事搞到现在,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盘算。

     大老爷有大老爷的考量,大太太有大太太的一厢情愿,五娘子有自己的执拗,九哥又有九哥的安排。

     乱得和一锅粥一样。

     七娘子不禁就想到了自己。

     虽说大太太说了几次,将来的婚事是由她自己选。

     但这种话,从来都是听听就算,没可能当真的。就算大太太肯放手让她选人,也还有大老爷……

     她就有些烦躁起来。

     很多事,并不是凭着七娘子的想望,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当年的嫡女身份,是大太太主动抬举的她。怎么看,好似都是好事。

     却偏偏得了这个嫡女的身份,亲事也就郑重起来。

     想要谋求初娘子、四娘子那样的人家,已是不可得了。

     就算是初娘子,又当真那样顺心吗?

     若是真的顺心随意,也就不必上赶着巴结娘家,又要使手段笼络九哥和自己了。

     当时父亲问起了封锦,又是什么意思?

     这人自从去了京城,就是杳无音讯,连着两届科举都没有消息,也没听三娘子提起过他和张家之间的联系。

     是少年人负气吧……和杨家之间尴尬起来,也就越发不愿意和张家来往了,免得将来落人口实,说他一边贪图杨家的财势,一边又要清高。

     也是少年人的风骨。

     只是父亲忽然问起他来,难道是收到了什么风声?

     不知不觉间,七娘子就出起了神。

     轻轻的脚步声踱到她跟前了,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半晌才一抬头,猛地回过神来。

     许凤佳就靠在长廊对面的红漆柱上含笑打量她。

     眸光亮得七娘子不敢逼视。

     “五姐呢?”她霍地站起身来,探头一看。

     只看着五娘子的背影消失在长廊那头。

     万籁俱寂,西翼这一侧回回转转的长廊里,似乎就只剩下许凤佳和她自己了。

     “五表妹心绪很乱。”许凤佳柔声回答,“恐怕是没有顾得上叫你。”

     他低沉醇厚,又似乎隐含笑意的声音,落到七娘子耳朵里,就平添了她三分心乱。

     她就靠着柱子,微微一抬头,看进了许凤佳的眼里。

     “表哥……”就嗫嚅。

     一边怪责自己不够争气,一边却又只觉得浑身暖热。

     该死的青春期!

     到底还是开了口,“垂阳斋的事……”

     许凤佳就一边笑,一边嗯了一声,“垂阳斋怎么了?”

     七娘子只觉得尴尬得都快烧起来了。

     垂阳斋的事到底不名誉,一个女儿家,也不好主动提起。

     难道还直接说,“表哥,请你不要因为垂阳斋的事就上门提亲。”

     这万一许凤佳本来就没有上门提亲的意思,自己这么说,还透着自作多情呢。

     也不晓得九哥到底把自己的意思传到了没有……

     唉,以那小子的刚愎,恐怕非但不会老实带话,私底下还在撺掇着许凤佳先斩后奏,写信让许夫人来信提亲呢。

     七娘子越想越乱。

     饶是她平常思绪清明,做事有条有理,到了这样的时候,也难免乱了方寸。

     大老爷、大太太甚至是九姨娘、九哥、五娘子、封锦、桂含春、权仲白……一张张脸,走马灯一样地在她脑海中换来换去。

     她禁不住甩了甩头。

     思忖了半晌,才委婉地道,“垂阳斋的事,父亲已经把几个仆妇送到了庄子里,表哥大可不必担心此事外泄,影响两家的清誉。”

     她在出神,许凤佳居然也未曾打扰。

     一双亮得可以烧化琉璃的双眼,只是盯在七娘子脸上,逐分逐寸地细看,看得她极不自在。

     听了这话,那双亮得惊人的眼才是一闪,转开去望向了别处。

     七娘子顿时大松了一口气,才敢抬头望向许凤佳。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没想到许凤佳反而示意她往长廊深处走,“离及第居太近了……被人看到,总不大好。”

     七娘子展眼就十四岁了,和表哥说私话,的确不大妥当。

     满心底的事,就束缚住她的脚步,叫她只能跟在许凤佳身后,徐徐走了一段,又拐进了寥落空寂的百雨金。

     大冬天里,百雨金里只是摆放了几株盆景,就显得格外的冷清。

     这里背靠了假山,又隐秘,又说不上什么暧昧——毕竟是在外头的空地里,就算被人看见了,也编排不出什么。

     七娘子虽然心绪纷扰,亦不由得赞赏许凤佳的处事。

     才在杨家住过多久,就对杨家的地形了如指掌,一下就想到了这个说话的地方。

     的确是长进了,为人处事,色色都透着妥当。

     许凤佳就靠着亭子外头的红漆柱,略略皱起眉头,思忖了片刻,才问七娘子。

     “我听五表妹的意思,她……是不是看上了你生母娘家,一个姓封的亲戚。”

     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话,好似一盆冷水,兜头浇到七娘子身上。

     她一下就回到了现实。

     五娘子也实在是太莽撞了!

     为了不成就这门亲事,连这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换作任何一个男子,听到自己可能的未婚妻心底钟情于别的男人,自然都不会有什么好滋味。

     以许凤佳的傲气,就算从前可能还对这门亲事有所期望,现在也都会另找别家了。

     她的想法,也不能说错……只是却没有给自己留一点退步。

     七娘子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点了点头,默认了许凤佳的说法。

     “这对于你我,倒是件好事。”许凤佳又低头半晌,才皱眉问七娘子,“只是你知道那位封公子现在的下落么?我看五表妹和他,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她就是再惦念,怕是也难成事了。”

     听许凤佳的意思,难道他竟是知道封锦的下落不成?

     她就看向了许凤佳,字斟句酌。“杨家女儿的亲事,始终还是要问过母亲,只是母亲这一关,封公子就过不了的。表哥倒不必为五姐担心,害怕五姐所嫁非人……”

     话里若有若无,带了些打探的意思。

     却好似有意无意地放过了许凤佳的第一句话。

     许凤佳略微又皱了皱眉。

     犹豫了半日,才道,“实话对你说,我知道得也不真切,这几年来南征北战,京城的事儿,就没有以前那么清楚了……这事又关系到了他人清誉,不好胡乱猜测。横竖你说得也对,四姨是肯定不会让五表妹低嫁的,这事,你就放在心里,也不要露出来给五表妹知道。”

     听得出,他对五娘子终究是关心的,并不因五娘子大剌剌地回绝了这门亲事而有所芥蒂。

     也是,从小就有交情,就算是亲事不成,也有纯粹的兄妹情谊在。

     七娘子就垂下眸,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是。

     场面就又冷淡了下来。

     千百个问题,在七娘子心头打起了转。该要先问哪一个,却是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至于你我之间的事,也还需要筹划……我本来还顾虑着五表妹的心思,如今看来,倒是恰好对上了。”许凤佳又扬了扬眉毛,露出了一抹笑,“不过听你的口气,四姨性子倔强……要怎么在她老人家跟前分说,还是得由你来安排了,杨棋。”

     杨棋这两个字被他念出来,就有了分外的风流意味,进了七娘子的耳朵,倒让她耳廓都要烧红了。

     果然,九哥这小混蛋,终究是没有打消许凤佳的念头。

     不答反问,“表哥的右手……到底是不是因为几年前的那件事,没办法再拿兵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