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撩人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撩人

     “姑娘说的像是大厨房的周三嫂子并她的小姑子。”立夏思忖片刻,就给了肯定的答复,“她们姑嫂感情和睦,又都在大厨房做事,平时是经常同进同出的……”

     七娘子就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又问,“平时的性子,是张扬还是内敛,话都多不多?”

     “倒是都挺老实。”立夏面色平静,也不问七娘子的用意,“这户人家当时像是几兄妹一道被采买进来的,在府里根基不深,周三嫂子倒是出身自太太陪嫁,不过当时也就是个洒扫庭除的小丫鬟,出嫁后一向在大厨房管着小丫头并粗使婆子们洗菜,平时人很木讷……”

     就老老实实地交了底。

     这是一户最普通的下等人家,在府里谈不上有多少体面,只是安安分分地做着自己无关紧要的工作。

     但也正因为如此,要发作她们,反而更不容易。

     总不能说是她的菜洗得不够干净吧?

     手脚要是不利落,很容易被有心人抓住把柄,在大太太跟前告上一个黑状。

     一想到大太太看着许凤佳那喜爱的样子,七娘子心底就直冒寒气。

     这可是大太太看中了七八年的五姑爷……这事儿要是传出来,自己是绝没有好果子吃的。

     不禁又暗暗埋怨起许凤佳。

     大白天的,又是腊月里,脱什么中衣!

     偏偏那伙婆子又在月洞门边上站着说话。

     虽说两个仆妇是背对月洞门,说起来,怕是也看不到许凤佳的不雅情状。

     但自己脸上的惊容,她们是货真价实收进了眼底。

     还有当时斜对月洞门的董妈妈……这一位,就不是自己几句话可以发落的了。

     七娘子就闭上眼发出了一声苦闷的呻吟,狠狠地拍了拍黄花梨木的小八仙桌。

     “他妈的,每次他一来就没好事!”

     她竟是难得地开了粗口。

     立夏也吓了一跳。

     还是第一次看到七娘子这样失态……

     “您别着慌。”她忙拿起七娘子玉一样的手轻轻揉搓,“什么事,越慌只会越乱……”

     七娘子一下就想到了大老爷的话。

     从容,还是要从容。

     却又怎么从容得起来?!

     这件事可大可小,大则是惊天丑闻,两家的颜面都要扫地。

     小,也说不准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去了。

     大宅院里,谁没有几件见不得人的事,又不是真个做下了丑事,无意间看到了表哥的上半身,说起来也不能算是多大的事。

     最关键的是,董妈妈到底看到没看到……

     七娘子一夜都没有睡好。

     眼前花花绿绿,不是董妈妈带笑的脸,就是许凤佳那双烧得化琉璃的双眼。

     年岁到了,就算心智再成熟,也没有办法阻止身体的成长,荷尔蒙的变化。

     十四岁的少女,必定是有几分怀春的心思的,那种情窦初开,羞恼无常的滋味,并非七娘子不愿体验,就不会到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就觉得头昏眼滞。

     七娘子强撑着要起身,才坐起一半,就觉精疲力竭,竟是连坐起身都没有力气。

     忙又煎了权仲白开的太平方子来吃。

     立夏还张罗着想要煎去毒的药方,七娘子却觉不妥。

     “说起来,也是连着吃了那人说的贴数,都是大补的药材,再吃反而犹不及。”

     只是一晚上缺觉,就闹成这样,七娘子的元气也实在是虚弱了些。

     立夏就有些犹豫,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

     看了看七娘子,又收住了。

     就想到昨晚七娘子反常的大怒。

     恐怕这还不是缺觉,是心事实在重了些。

     她就吩咐上元去煎了太平方子,待白露进屋——昨日她不值夜,所以进来得也迟,又忙和白露商量了几句,由白露去向大太太禀告。

     这才回到七娘子床前宽慰她,“权神医不是说过,您这心事太重,后天就失于保养,本来先天就弱……自己还不善自保重,叫人看了也悬心……”

     七娘子听得倒有些不耐烦,偏了头似听非听,又迷糊了起来。

     心里只是反反复复地思忖着,这事究竟该怎么处理才最妥当。

     勉强漱洗过,又喝了药吃过早饭,就有人陆续来探病了。

     先到的自然是五娘子并六娘子。

     “还以为你今日睡迟了。”六娘子巧笑嫣然,“一问母亲,才晓得你又病了。”

     七娘子禀赋是要脆弱些,虽说不上是三日一小病、五日一大病,但的确比普通人容易有个头疼脑热的。

     五娘子却是先探了探七娘子的额温,又撇了撇嘴,就势弹了她光洁的额头一个爆栗子。“是不是昨晚又失觉了?”

     七娘子要是一个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就容易不舒服。

     “是,也不知怎么的,一个晚上辗转反侧,竟是没有睡着。”七娘子做虚弱状,捂住了额头,“五姐你还来闹我。”

     “一点点大的小姑娘,心思真重!”五娘子弹了弹舌头,“进了腊月,脸上就没有放过晴!一天到晚,不是愁眉不展,就是愁眉不展,也不晓得你哪来这么多心事!”

     五娘子就是这样。

     分明是关心你,话也说得这样不好听。

     七娘子心下倒是一暖。

     就浅笑,“是,五姐没有心事,五姐脸上永远是一片晴。”

     六娘子噗嗤一声就笑出来。

     顺势就在七娘子床边坐了,也探了探七娘子的额温。

     “还好还好,没有什么事。”她宽慰地一笑,为七娘子掖了掖被角,“依着我,你白日里倒别多睡了,免得到了晚上又睡不着。”

     这才转身打趣五娘子,“五姐脸上是从没有心事的,是不是?”

     这是明着笑话五娘子为了弘哥的那几句话,对许凤佳态度大改,一下就冷漠了起来。

     五娘子面上阴晴不定,犹豫了好一会,才叹了一口气。

     “懒得和你们说。”

     她就托着腮在窗边坐了下来,看着窗外的一片梨林发呆。

     六娘子笑着和七娘子使眼色,又悄声和七娘子打趣,“这两年来,脾气是越来越怪,倒和四姐有点相似,是不是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说亲的女儿家,都有这一副脾气……”

     七娘子就忍不住一声笑,“杨琉,你哪里学来的这一张利嘴!”

     五娘子也过来要拧六娘子的嘴,“看我不撕烂了它!”

     几个小姑娘笑笑闹闹,倒把七娘子的精神给闹腾起来。

     想想六娘子说得也是,生物钟倒不好睡乱了。

     索性就披衣坐正,和姐妹们说些玩笑话,又拿了纸牌来抹。

     五娘子和六娘子坐了一个多时辰,谷雨又送了新鲜的塘藕进来。

     “今早起来才送来的,还带着泥呢……虽然晓得你们也有,不过到底是病人,就多分你些。”五娘子大剌剌。

     六娘子却有羡慕之色。

     虽然现在家里就三个女孩,她的吃穿用度也并不差。

     但比起嫡女,到底还有不如。

     七娘子看在眼里,心下微微叹息。

     五娘子这个性子,也只有熟悉起来才能觉得好。

     将来要是嫁进许家,恐怕是要吃亏的。

     “那就多谢五姐。”面上却是神色自若。

     两个姐姐也就告辞,“叨扰你一个多时辰,也该该让你休息休息了!”

     到了中午,大太太又派人送了小厨房曹嫂子做的私房菜过来。

     “都是你爱吃的。”梁妈妈代大太太传话,“若是今晚还不舒服,就快请良医,别图省事,反而落下病根。”

     “哎,代小七谢过娘惦记。”七娘子靠在枕上和梁妈妈客气,“也难为您亲自送来……”

     又和梁妈妈应酬了几句,待立夏把梁妈妈送出屋子,白露才服侍她下地用饭。

     杨家的小姐,自有规矩在,就算是病得再沉,只要能起得来床,也要在桌边用饭。

     曹嫂子果然是打叠心思,做了七娘子平素里就爱吃的几个炖菜。

     七娘子却是吃了半碗饭也就再吃不下去,两个大丫头苦苦劝着,才多吃了几口。

     她的胃口自小就不大好,或许真是因为心思太重,也或许是因为和大太太同桌吃饭的时间长久了些,心思在吃饭时,总不在吃饭上。

     放下碗筷,又吃过药,困意就上来了。

     直到低低的说话声在耳边响起,七娘子才慢慢地睁开双眼。

     仍是困倦。

     “声音小一点呀。”就娇声抱怨。

     就有男子低哑的声音嗤嗤地笑。

     七娘子倒是货真价实地吃了一惊。

     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九哥。

     “怎么来了?”她揉着眼作势要起身,九哥忙上前托住她的脊背,把她扶了起来。

     “今早和表哥出门打鸟。”他笑着给七娘子斟了一杯茶递到手边,“回来才晓得你病了,回去洗漱了换了衣服,就过来看看你。”

     “又淘气。”七娘子用茶水漱了漱口,立夏又打了热水来,九哥亲自拧了手巾送到她跟前,她也就接过来一边擦脸一边数落。“冻着了没有?”

     九哥只是嘻嘻笑,“哪里会冻着,又不是表哥,大冷天的……”

     “你想死呀?”七娘子顿时色变,白了九哥一眼,抢断了他剩下的话。

     口吻也难得地露出了泼辣。

     九哥就是一阵好笑。

     “有你这样咒弟弟的没有?”他见立夏端了药来,就伸手接过了甜白瓷的小碗,舀了一勺药汁吹了吹,要喂七娘子,“喝些药。”

     立夏还叮嘱,“四少爷仔细烫呢。”

     七娘子却是受不得这一番做作,“只是没睡好,又不是什么大病,我自己喝就是了,你搁着吧。”

     “凉了就没用了。”九哥却很坚持,“要么你就现在喝了,或者我来服侍你。”

     又笑着点了点窗边的书案,“爹给你写的小条幅,我也顺手给你拿回来了。这两个字倒是用了心思,还盖了他等闲不用的私印。你的脸面不小呀。”

     七娘子又白了九哥一眼。

     一想到这个条幅是怎么得来的,她就觉得心里堵得厉害。

     这事就好像定时炸弹,虽然现在爆发出来的可能性小,但却也绝不能说就没有后患……

     “你还说!”不免迁怒于九哥。“叫你和表哥走得近一点,不是叫你和他胡闹的。那样大冷的天,你们闹得一身大汗,万一回头感了风寒,可怎生是好?”

     九哥又嘻嘻地笑起来,“你是心疼我,还是心疼……”

     “杨善久!”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了。”九哥只好服软,“你别气,正喝药呢,来来,我喂你我喂你……”

     七娘子也不好把九哥逼得太紧,只好怏怏地住了口。

     就在九哥的服侍下喝完了一碗药。

     这下浑身发汗,整个人才算是有了精神。

     就叫立夏拿了家居的长袍来,让九哥回避了,下床穿了袍子,在窗边的美人榻上坐了,抱着泥金的蜜饯罐子挑挑拣拣,一边甜嘴,一边和九哥说闲话。

     半下午,天色阴沉沉的,北风刮得玻璃窗子梆梆响,屋内却是一片暖融。八仙桌上摆着的南果子飘着若有若无的甜香,美人榻前铺了厚厚的长毛地毯,又透了火龙的一股热气,九哥索性脱了靴子席地而坐,就靠坐在美人榻前,抬了头和七娘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白露快要出嫁,自然有不少事忙,屋内就只有立夏,靠在墙角做针线。

     气氛一片宁洽。

     七娘子含了半块糯米藕,又挑了酸渍樱桃给九哥,“一会你去请安的时候,只说我也好了,不过懒怠出门,明早再进正院请安。再吩咐曹嫂子一句,就说我晚上要一碗她亲手腊的鱼,清蒸了放两块姜……要趁热送来,可别忘了,这东西冷一点都不好吃。”

     “好好好。”九哥没好气,“吃得也不多,竟是这样挑嘴。”

     “挑嘴就挑嘴,咱们家难道还养不活我一个挑嘴的?”七娘子不以为然。“大哥别笑二哥……好像四少爷您不比我挑食似的。”

     两个人就一边玩笑着一边吃蜜饯。

     立夏起身过来给两人都加了茶,才出了屋子,往净房的方向过去。

     九哥就轻声开口。

     “爹今早借口庄子里缺人,把昨天的两户人家交给庄头,一总打发到庄子上去了。”

     差一点把泥金罐子打在地上。

     半晌都没有回话。

     九哥就扭过头认认真真地仰视着七娘子。

     “董妈妈是几辈子的老人了,办事从来妥帖,内宅里,爹也就信重这么一个妈妈。”

     他又垂下眼,长而浓翘的睫毛,就遮去了眼中的思绪。“那两个妈妈上车前,都借口天冷赏了一碗酒驱寒,这事是张总管亲自办的,隐秘得很……你就放心吧。”

     七娘子依然只能沉默。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不管大老爷心底会怎样想她,只要没有闹腾出来成为丑闻的可能,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这结局背后埋藏的,是两个人一生的声音……

     酒里肯定下了哑药,这两个妈妈以后是不能再说话了。

     她不禁闭上眼,咬住唇摇了摇头。

     是她太莽撞,她不该走那条夹道……可那条夹道,是她自己要行的吗?垂阳斋里的柳树,是她要看的,可是她又怎么能想得到许凤佳人当时就在垂阳斋,还兴之所至脱了上衣?

     这件事又到底该怪谁?

     九哥脸上也是一片玄妙,这个清秀得甚至带了几分漂亮的男孩侧着头,认认真真地端详起了七娘子。

     半晌才缓缓开口。

     “只是这事,也只能瞒得住别人,却瞒不过你自己。”

     “从名节上说……你这辈子已经是表哥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