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一十章 候场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一十章 候场

     睡过午觉,七娘子就又绕出了玉雨轩,从青石小径上弯弯绕绕,慢慢地踱向朱赢台。

     沿路正巧就撞见了五娘子。

     “今儿没准又要被黄师父数落了。”五娘子很有几分低落。

     在女红上,这几个女儿的天分和兴趣,差异相当的大。

     天分最好也最感兴趣的,当属六娘子。五娘子同七娘子,不过是勉力敷衍,不至于被落下太多而已。

     五娘子真正的兴趣,还要在书法上。

     当年不过是和七娘子赌气,才练起了大字,这些年来却是越写越好,一手正楷中正大方,多次得到大老爷的夸奖。

     倒是七娘子,绣花和读书、写字,都是表现平平,除了特别善解人意之外,就没有多少拿的出手的才艺。

     “有我垫着背呢,五姐担心什么。”七娘子也很知道自己的短处。

     五娘子倒是一乐,“你今儿送来的大白梨,好甜脆!我拿着和塘藕、西瓜、荸荠一道,浇了果子露调的蜜水儿,倒觉得好吃,要比酥酪更解暑些。回头你这么做,拿冰一镇,是极解暑的。”

     “天气也渐渐凉下来了,就是中午那会儿还有些燥热。我倒觉得不必吃冰镇的东西,否则到了晚上,就觉得腰有些微微的酸。前儿在太太屋里,贪凉多吃了几口冰镇果子露,回头就酸软了半个晚上……”

     两个小姑娘一边走,一边说着这些家长里短的琐碎事儿。

     五娘子就悄声问七娘子,“你……来潮了没有?”

     七娘子一怔,“倒是还没有……”

     “这腰酸,怕也是来潮的前兆。”五娘子轻声细语地和七娘子说着女儿家的事,“你也留心些,到时候别在人前失礼……”

     七娘子倒有几分感激,点了点头。

     “还是五姐想得周到。”

     她是真的没往初潮上想。

     说起来,七娘子今年也十三岁了,差不多是来潮的年纪了。

     两姐妹一边说,一边就进了朱赢台。

     六娘子却是早到了。

     一边笑盈盈地和黄绣娘说话,一边又快又准地刺着眼前的大红春绸。

     “先生。”五娘子和七娘子一道向黄绣娘行了礼。

     黄绣娘这几年来越发见老,眉间的“川”字,已是深了起来,看着平白又多添了几分刻板。

     当绣娘的就是这样,年纪越大,眼神越差,做针线的时候要眯着眼睛,眉宇间的皱褶自然越来越深。

     对两个女儿家的行礼,她不过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就开始批评五娘子的针线。

     七娘子赶快溜到六娘子身边,穿针引线,静静地绣起了牡丹花。

     六娘子别转头对七娘子微微一笑,“来得这样晚?”

     眉宇间笑意盈盈,真个似双瞳如水,笑靥如花。

     七娘子叹了口气,“不比你,巴不得来得早,去得晚。”

     六娘子就笑着啐七娘子,“讨厌。”

     黄绣娘冷冷地盯过来一眼,两姐妹就都坐直了,不敢再开小差。

     七娘子是绣得眼观八方耳听六路,一点都不专心。

     一个时辰转眼飞逝,到了快下学的时候,黄绣娘踱过来看了看七娘子的绣花,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就把七娘子单独留下来,“也该给你补补课了!”

     五娘子和六娘子就冲七娘子扮鬼脸使眼色,一边嘻嘻哈哈地出了朱赢台,往正院去请安。

     黄绣娘这才掩了屋门。

     “现在,你再绣一朵荷花给我看看。”

     她的语调中,现出了一点点急迫。

     七娘子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穿针引线,十指跳动,在眼前的宁绸上一心一意地刺绣起来。

     她没有垫花样子,身边也没有一本画册,全凭想象,天马行空,配色、手法,都随心所欲。

     不过几柱香的时间,一朵活灵活现,栩栩如生,花瓣上还带了露水的清荷,便呈现在红绸上头。

     黄绣娘眼神微黯,看着七娘子缓缓长出了一口气。

     “可惜,可惜你有这样的天分,却终究并不喜欢刺绣一道。”她喃喃自语。

     七娘子只是笑。

     这么多年来,黄绣娘一直在私底下传授给她两种市面上难得见到的针法。

     虽然未曾明说,但七娘子又怎么猜不到里头的玄机。

     再有封锦的那番话,大太太的那一番呓语……

     当时没有知识产权一说,好的手艺人,都有藏一手绝活的习惯。

     九姨娘当年言传身教,传给她的凸绣法,就与纤秀坊的凸绣法有细微的差别。

     黄绣娘私底下传的这一手珠针绣正宗不正宗,七娘子却是无从对比了。

     她也从来没有对比过。

     黄绣娘说得不错,尽管七娘子在刺绣上不是没有天分,但她对刺绣一道,并没有半点兴趣。

     只要一拿起针线,七娘子眼前就会闪过西北炕头那昏暗的烛火。

     就凭借着那一点点豆大的烛光,九姨娘就能绣出巧夺天工的花草……凭的就是封家绣法的灵动二字。

     七娘子虽得真传,但,却总情不自禁地怀疑,就算绣出个天地来,又能如何?

     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凭的,从来都不是手艺。

     黄绣娘也没有再训诫七娘子什么。

     她翻来覆去,仔仔细细地赏过了这朵粉白荷花,终于满意地叹了一口气。

     “我下个月就会向杨太太请辞,回故乡养老。”语调却依然平板。

     七娘子不禁抬头,“先生……”

     以黄绣娘对纤秀坊的功绩,就算是老眼昏花,不能再绣花了,也可以吃着纤秀坊的供奉养老,等闲点拨一下新进的绣娘,就算是她的工作了。

     江南的大小绣房,哪个不是这样恭恭敬敬地对待供奉的?

     “大户人家,风云诡谲。”黄绣娘却还是淡淡的,“是是非非、牵扯不清,这些年来我积攒下的银子,已足够宽裕过活,家中有子侄辈奉养,也不愁无人照顾。”

     七娘子欲言又止。

     黄绣娘却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

     “你放心,再怎么,我都是贵府出来的老人。”她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意。“大娘子也是我的学生。”

     黄绣娘的老家就在余杭。

     七娘子顿时释然:黄绣娘只是不做杨家的供奉师父,并不是和杨家断绝来往。以杨家和李家的亲戚关系,黄绣娘上李家做个供奉,还是不成问题的。

     有了地头蛇李家的照料,黄家子侄又哪敢怠慢她?

     想来这个单身女子,多年来在杨家都混得风生水起,余杭乡下的那点风波,还不是眉毛动动就能摆平?

     “虽然不舍,但先生的确也已经在杨家执事多年。”她诚心诚意地谢过黄绣娘,“私底下得传秘术,更是小七的福分……”

     黄绣娘却背转身,肩背微微抽搐。

     碍于环境,这些年来,她和黄绣娘私底下接触得并不多。

     黄绣娘又是这么个不苟言笑的性子。

     两人之间的一点交情,不过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先生……”她启唇轻唤。

     话中的无措,不言而喻。

     黄绣娘这才慢慢转过身来。

     手里攥着的帕子,已是湿了一片。

     “我这辈子不忮不求,凭手艺吃饭,”她又别开了眼,“唯独对不起的,就是你的生母……恩怨纠缠,她害过我,我害过她……”

     “先生……”

     黄绣娘又深吸了几口气,方才渐渐地匀了呼吸。“黄氏珠针绣一向秘不示人,就算是纤秀坊,所学亦不过皮毛,我原原本本,一点都没有藏私,全教给你了。我这辈子最值钱的就是这一身手艺,鬼神有知,我是一点都没有藏私……你生母一直想要得到珠针绣的手法,如今传给你,她在泉下应该也能安心合眼了!”

     她就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块泛黄的绣帕递给七娘子。

     “这是你生母当年进府,给我留念的一块帕子,临别没有什么好东西相送,就把它转赠给你。先人手泽,不要遗失了。”

     绣帕本身是细致的抽丝白缎,年代久远,已有些微微的黄。

     上头以极精致的手法,绣了两只活灵活现的鸳鸯。

     还有几行红线绣做的小字。

     “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七娘子细细回味诗中寓意,不禁怔在了当地。

     待要细问,却又什么都问不出口。

     给大太太、大老爷请过安,进了百芳园,还是一脸的沉思。

     五娘子和六娘子的嬉笑怒骂,七娘子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也不顾两个姐姐打趣自己,说她是被黄绣娘数落得失魂落魄……

     进了玉雨轩,就托腮沉吟了起来。

     黄绣娘和九姨娘当时是一同被招揽到纤秀坊的。

     能有什么往事、什么恩怨,叫黄绣娘在心底记挂了这么多年,还把黄家秘传的珠针绣教给自己……

     用过晚饭,七娘子才抛下了心事。

     不论当年到底出过什么事,七娘子是一点都不想探索。

     至少在现在,她就算知道得更多,又有什么意思?

     一个没出嫁的小姑娘,在内院的体面全仗父母的青眼,连亲事都没说定,真惹恼了上头的哪个,手掌翻覆之间,七娘子就是万劫不复。

     尽管当年的事一直迷雾重重,但在没有足够的斤两之前,贸然出手,反倒落了下乘。

     就翻找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吩咐立夏,“明天你从角门出去,悄悄的送到黄先生手上,就说是我的一点程仪……”

     进了十月,黄绣娘果然向大太太请辞。

     大太太虽然讶异,但无奈黄绣娘去意已决,挽留不果,也只得厚厚地封了些银两,把黄绣娘送回余杭,又命管家为黄绣娘前后奔走,买地置屋……帮着黄绣娘安顿了下来。

     回头就和大老爷商量起子女们的教育问题。

     “几个女儿都大了,小七今年都十三岁,可以不必再请人进来开课,自己在住处安静绣花,也就是了。”大太太先安顿女儿们的教育,“朱赢台这些年来都做绣房用,眼下倒很可以收拾出来,以后秋日赏菊,也多一个去处。”

     大老爷自然无可无不可,“女儿家也不是识得字、绣得花就成的,你闲了下来,也教教三个女儿管管家、算算账……都是以后出嫁了用得着的。”

     “倒是九哥,自从张先生举家上路,两三个月,也没见你请新的先生进门。”大太太点头称是,又提起了九哥的教育,“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怕在家躲懒,躲野了性子……老爷心里可要有数。”

     大老爷就苦笑,“好先生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差的,倒还不如不要。这事我自然有安排,大不了进山塘书院,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九哥自打落地,还从来没有独自在外头过夜……”

     已是一脸的担惊受怕。

     千顷地一棵苗,也难怪看得这样宝贵了。

     大老爷心里又何尝乐见九哥住进书院。

     两夫妻又商量了几句,也没能拿出个办法来。

     也就按下了这个话题,又说起了李家和杨家的亲事。

     “倒是露过口风了,李太太自然千肯万肯……”大太太倒是觉得这门亲事说得上门当户对,促成的心思,也很热切。“我说要先等五姐定亲,再来说媒行礼,李太太就比我们还心急,连连追问,恨不得明天就把六娘子定下来。”

     大老爷嘴角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文清是名利场中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结亲的机会。”他敲了敲桌子,若有所思地问起了许凤佳,“凤佳这孩子怕是也快到苏州了吧?”

     “他们是带兵南下,脚程难免慢了,不过说起来,也就是这半个月的事。”大太太已是露出了一脸笑,“啧啧,说来也是四品将军,论品级,倒是比二叔还显赫。”

     二老爷到现在都还只是从五品的侍讲学士,虽然清贵,但品阶反倒比不上子侄辈的许凤佳。

     “除了许家之外,京里的侯门高爵,还有谁写信来说过,想和我们家结亲?”大老爷又问。

     大太太就有些不快。

     这还是不看好许凤佳的意思。

     “说起来,许家和我们结亲的心思是诚的……”先嘟囔了一句。

     大老爷就笑,“倒不是这个意思,咱们家,不还有小七没定亲么?”

     大太太不由顿了一顿。

     杨家现在的身份地位,和勋贵侯门结亲,是尽够了的。

     不过,那说的也是嫡女对嫡子。

     七娘子这身份,就好像当年的达家三小姐,说给京中贵族的嫡子,难免招人口舌。

     说庶子,又显得是嫡女配庶子,好像低了杨家的身份。

     也所以,大太太想的一直是西北的桂家……

     “老爷是想要再结一门京里的亲事?可说起来,有孙家和许家,京中的人脉,已经够稳固的了……”

     大老爷眼神幽深。

     却又没有再搭这个话头。

     “还是等看过了凤佳的人品再说吧!”又把话题转到了眼前的事上来。“小五这孩子脾气倔强,如果凤佳也是一个性子,倒未必是良配了。”

     大太太也就唯唯连声,满心里只等着亲眼看一看这个极出息的少年将军,是不是适合做女婿了。

     水师一行人是十一月初五进的苏州城。

     “本来十月末就到了苏州,不过,那时还带了兵,倒是想着先把兵马安顿下来,再给杨大人请安……”

     宫中内侍略带尖细的嗓音,就响进了朱赢台。

     正好还在菊花的花期内,朱赢台里里外外上百盆的菊花开得又好,大老爷索性在百芳园里摆了宴席,招待监军廖太监。

     大秦的中人监军制度,是悬为定例的。这位廖太监能来监督水军练兵,难保将来就是他领军南下护航。这样当红得宠的中人,就连大老爷都不敢怠慢。

     “哪里的话,”大老爷春风满面,笑声隔着屏风,都传进了女席,“廖大人和咱们家的三姐夫那是老交情了,说来,两家也是通家之好……”

     大太太却是在鸳鸯厅的另一面招待随军南下的总兵夫人,“远道而来,实在辛苦……”

     这是个典型的江南贵族家宴,只有几个亲朋好友作陪,女席这一块,也不过是李太太、诸太太两个陪客。

     酒过三巡,气氛就放松了下来。

     前厅就张罗着要叫人来唱评弹下酒。

     大太太不禁有些心急,“怎么到这会了,凤佳这孩子还没有入席?”

     就又叫人到前厅去探消息。

     半日才得了回话:还有些关防手续要和诸总兵协商,两个人在前院盖印,却是还没有进百芳园里。

     只看廖太监把印章都交到许凤佳手里,就能知道两人关系亲密,胜过常人。

     大太太虽然焦急,却也欣慰:中人脾气古怪,能和廖太监处好关系,可见得凤佳这孩子的浮躁之气,已收敛不少。

     就又和几个客人说笑起来。

     再吃了几杯酒,大老爷才打发人进来请未嫁的女儿们回避:许凤佳已经进了百芳园,在前头给老爷行礼,这会要进来拜见姨母了。

     杨家、李家、诸家的几个女儿,都起身一窝蜂似的避到了屏风后头。

     李家的几个小娘子就挨挨扯扯,轻声说笑起来。

     话里话外,俨然是对许凤佳这个少年将军好奇有加……

     七娘子不禁就看了看五娘子。

     五娘子脸上也的确隐隐露出了盼望之色。

     她垂下眼,微微呼出了一口气,攥紧了拳头。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进了后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