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零九章 春意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一百零九章 春意

     第二天早起请过安,大太太就把七娘子留下来陪她说话。

     七娘子善解人意,说话又婉转动听,这几年来有什么事情,大太太自觉不自觉,总是想找七娘子唠唠嗑,倒一倒心底的话。

     “你父亲倒是动了想拉拢李家的心思。”她一长一短地把事情告诉了七娘子。“想着借我们和李家的亲事,也把李家拉拢到这门生意里……倒是真想提拔李文清的意思。”

     七娘子当然懂得大太太的话。

     区区一个布政使,要和秦家、许家这样的人家攀关系,并非易事。

     大老爷这是存了提拔李大人的心思。

     话说回来,俗话说的好,“前生不善,今生知县;前生作恶,知县附廓;恶贯满盈,附廓省城”。大老爷的全套仪仗都在苏州,这么多年来,李文清与其说是江苏布政使,倒不如说是总督小老婆。

     也难为他兢兢业业,把这个小老婆做得有滋有味,无时无刻不站在大老爷身后,做他最忠心的下属。

     大老爷想要提拔这样的能吏,这样的自己人,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这和李家结亲,当然就是在杨家现有的三个女儿中选了。

     五娘子出身尊贵,要配,也只能配李家的承嗣子大郎。这显然是不可能了,大郎的孩子今年都会说话了。

     也就是六娘子和自己了。

     七娘子不期然就想到了多年前在小香雪,几个姐妹之间的议论。

     她一下就有些着慌起来。

     自己今年也十三岁了,在大秦,十三岁的女儿家,就有人上门说亲了。

     只是现放着五娘子都及笄了还没有说定人家,七娘子总觉得亲事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

     却不想今日大太太的一句话,自己的亲事,好像就要定下来了一样……

     她就忍不住脱口而出,“可,可女儿不想……”

     大太太倒是吃了一惊。

     看七娘子满脸晕红,吃吃艾艾的样子,一下还没有明白过来。

     “不想什么?”

     七娘子就吞吞吐吐,“李家家境复杂,庶母多、兄弟多……”

     情不自禁,是一脸的不情愿。

     脑海中就不禁惦记起了桂含春。

     虽然对这个少年,七娘子并不怎么熟悉。

     西北更是她永生永世也不想再回去的伤心地……

     但真要在李十一郎和桂二郎之间选,她自然是更倾向于桂二郎。

     大太太这才明白过来。

     不由纵声大笑。

     “倒是忘了告诉你!”

     这才原原本本地把李太太换了提亲对象的事,告诉给七娘子。

     七娘子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不免又不齿李太太的势利眼。“李太太这个人,真没意思。”

     大太太倒觉得找到了知己,拍了拍大腿,“可不是?行事是一点大家大族的气象都没有。”

     大户人家,私底下斗得再热闹,对外这一诺千金的面子,也要维护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是再不能出尔反尔的。

     和七娘子说话就是这样好,每句话,都好像说到了大太太的心坎里。

     大太太也就越来越乐意和七娘子说话。

     “我想着。”和七娘子商议起来,倒要比和大老爷商议时话更多。“你六姐是姨娘所出,这七姨娘呢,出身又低贱。”

     七姨娘是舞姬出身,仔细说起来,是要比良家妾的出身更低一等。

     “能得李十一郎为婿,不能说是委屈了她。正经江苏布政使的嫡子,舅舅欧阳郎中这几年又渐渐地起来了,有仕途兴旺的意思,自己也争气,小小年纪就考上了举人,将来母族带挈一把,倒是比大郎、三郎更有出息,也未可知。”

     大太太这话倒也在理。

     七娘子想到六娘子议论十一郎的那些话,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大太太就高兴起来。

     “按理说,都是偏房庶女,我不能偏心,不过小六从小就乖巧听话,从来没有给我惹过麻烦,连你三姐、四姐,都有五万两银子的嫁妆——还是嫁到那样的人家。我想着,到时候就多给小六三万两银子的嫁妆,八万两银子的妆奁——李家大奶奶、二奶奶的嫁妆加起来,都没有那么多!她到李家,也受不了多少气。没几年李十一郎考上进士,外放做官了,家里的那笔烂帐,又和他们小夫妻有什么关系?”

     大太太描绘的这幅蓝图,的确很吸引人。

     七娘子也觉得,这么一说,李十一郎倒是个不可多得的佳婿了。

     “只是,大姐出嫁的时候……”她轻声提醒大太太。

     沁凉的声线,就好像石上清泉。

     九月里未褪的燥热,在这样的声音下,都减了三分。

     “你大姐出嫁的时候,我倒是想多给来着。”大太太叹了口气,“夫家就是那点家当,再多给,倒不像话了……他们现在经营生发得也好,你大姐的性子我们都知道,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初娘子的确是没对三娘子、四娘子的嫁妆说上一句话。

     说起来,昭明二十一年那场科举,虽然没有封锦的名字,但大姑爷倒是顺利中了进士,虽在三甲,但运动了一番,又有大老爷的面子照拂,最终就由秦家出面,为他运作了莆田县丞。

     恐怕这个官位,就要比初娘子该多得的那分嫁妆更值钱了。

     对李家来说,钱可以赚,但官位,却是没地儿买的。

     七娘子也就是提一句初娘子,叫大太太别忘了这个已出嫁的女儿。

     见大太太说得在理,也就不再坚持。

     “母亲思虑得到底是比小七周详。”还笑着奉承了大太太几句。

     大太太也笑,“这海商的事,不急于一时,我想着,你许家表哥横竖今年是要在苏州过年的,到时候把你五姐的亲事一定,就和李家透出结亲的意思,到了明年这个时候订了亲,也入了股……事儿办得妥妥的,就可以说你的亲事了!”

     七娘子心脏都要为之一顿。

     许凤佳要来苏州?

     来做什么!

     大太太却没有在意她的惊容。

     本来,像七娘子这样的小女儿家,说到亲事,哪一个不是又惊又喜又羞。

     她就自顾自地絮絮叨叨,“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人家上门提亲,除了桂家,还有好几户亲朋好友都看着你是个好的。你放心,到时候娘一定为你说一门上好的亲事……”

     七娘子这才回过神来。

     按照大秦的规矩,她不得不起身作势回避,“娘打趣小七,小七不说了!”

     大太太就拊掌大笑,看七娘子回身逃出了东稍间。

     就和立冬感慨,“任她再大人样,说到这亲事,还是和寻常小女儿一般!”

     立冬就笑着应和了大太太几句。

     脸上却分明也透露出了心事。

     大太太看了,越发好笑:今年腊月,按例是要放一批丫头出去配人了。

     “分明是秋天,怎么觉得家里倒有一股春意袭人!”她又笑着打趣起了立冬。

     立冬也一下羞红了脸,顿足跑出了东稍间。

     东稍间里就传来了大太太畅快的笑声。

     七娘子才从正院绕进了百芳园,迎头就撞上叔霞。

     “十二姨娘哪里去。”她索性顿住脚,笑盈盈地问候叔霞。

     叔霞也忙堆出了一脸的笑,“七娘子。”

     两边对行了礼,手拉手站在路边说话。

     这几年来,叔霞在大太太手下帮着打点家务,倒是越发有了管家姨娘的精明。

     两厢都在正院出出入入,自然而然,叔霞也就和七娘子熟稔了起来。

     说起来,叔霞也不过比七娘子大了五六岁而已,与初娘子的年纪正相当。若是不论身份,两边处起来,倒像是姐妹。

     “最近正在翻修余容苑那一侧。”叔霞就和七娘子拉家常。“太太说,叫把靠西翼小门外头的垂阳斋收拾出来,预备着待客用呢。”

     大太太这几年来,在府里兴了不少的事。

     翻修余容苑所在的东翼,简直就是有钱没地儿花了:在七娘子看来,余容苑是毫无翻修的必要。

     不过既然是大太太的意思,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反正杨家家底厚,再怎么花,也伤不了元气。

     “垂阳斋?娘怎么又想到了那地儿。”七娘子不免讶异。

     垂阳斋本来也是待客用的院子,只是院子里的两株垂柳多年来一直半死不活,并不赏心悦目,大老爷嫌不好看,渐渐的也就闲置了。

     这下忽然要收拾出来。

     是准备款待许凤佳吧……

     “七娘子不知道,就前两年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两株垂柳就又长好了,都说是府里的地气旺盛了起来。”叔霞眉眼间倒有几丝喜气。

     古人是最信这些神神怪怪、吉凶预兆的。

     府里的树木长势旺盛,草木润泽,就说明府中主人气运正旺。

     七娘子就沉眸随意附和了几句。

     叔霞倒是没看出七娘子的心事。

     又说了几句话,就神秘兮兮和七娘子透露了内幕消息,“听说是要款待表少爷……就是平国公世子许少爷!”

     提到许凤佳,叔霞眉宇间就带上了一丝暧昧,一丝打趣,笑吟吟地看着七娘子,好像两个人之间,有一个共同的秘密。

     七娘子就想到了许凤佳的左手刀法。

     一时之间,真是心浮气躁。

     随意应酬了叔霞几句,也就分了手,“还要回去做师父布置下来的功课……”

     这几年来,女儿们文化课是不上了,下午的绣花课,却是一直都没有落下。

     就是最荒疏的七娘子,绣出的花儿,也都有模有样了。

     两人就在园门附近分了手。

     七娘子就从浣纱坞前的小竹桥过了溪,顺着细细碎碎的青石小径,经过改名答春风的轻红阁,又转了几个弯,绕过月来馆,和谷雨说了几句话,这才转过屏风也似的太湖石,左右拐了几道太湖石屏障,眼前就是一亮:玉雨轩到了。

     当时选玉雨轩,就是贪图它的幽静。院落外头,又种了二十多株梨树,也算是个小小的林子了。

     园子里四个角落,东北角是长青楼,那是姨娘住的地方,女儿家住,嫌素了。西南角是万花流落的池子,西北角的七里香又是三娘子、四娘子的住处。

     也就是东南角的玉雨轩,又幽静,又靠近浣纱坞、月来馆,曲曲折折走上几步,就有了人气。东南角上还有个小门可以拐到衣锦坊里,平时下人出出入入,也方便。

     这是个一进的小院落,不过是当院三间的堂屋,小小巧巧,一排倒座南房住了几个丫鬟并妈妈,再有个两进的东厢房,就没有别的建筑了。

     五娘子来了几次,就嫌小,“别的都好,我当时也想选来着,就是太小,东西都不够放。”

     七娘子只是笑,“要是色色都齐全,也轮不到我不是?五姐早就捷足先登了。”

     五娘子就作势要撕七娘子的嘴。

     又罚她,“去曹嫂子那里赊一席上好的席面来,请我和六妹吃酒!”

     自从三娘子、四娘子出嫁,姨娘们搬走,七娘子和九哥进了百芳园,几姐弟就像是《金玉儿女传》里的少爷小姐一样,时常互相做东,虽不曾吟诗作赋,却也是打得双陆、荡得秋千,人虽少了些,但胜在彼此和睦。

     进了园子,大太太的管教不那么严格了,五娘子也经常在玉雨轩歇下,一并七娘子到了冬日,也常常到小香雪赏梅……这几年来,七娘子着实是很过了些舒心的日子。

     才转过太湖石屏障,就看到几个丫鬟在梨林里来回穿梭,手里都捧了各色器皿,装了满满的白梨。

     七娘子眼睛顿时一亮。

     “不是说过上半个月再采?”她就加快了脚步,高声问。

     立夏正好挽着一篮子大白梨出了林子,听七娘子的说话,就笑,“已是有梨子掉下来了,中元嘴馋,洗了洗也就生吃,说是脆甜脆甜的,再不采,怕反倒软了。”

     七娘子就忙张罗,“也不要都采光了,娘牙口不好,爱吃软梨子。一棵留几个,半个月后再采。”

     白露笑盈盈地在林间应了是。

     七娘子倒有些坐不住,进屋解了裙子,就要往外跑,“我也采几个玩玩!”

     就和丫鬟们一起采了半日的梨子,得了几大筐又甜又脆的大白梨。

     “今年梨子倒是盛产,看来这梨树也分荒年、盛年。”七娘子一边吃饭一边还和立夏议论,“吃过饭你挑出上好的,给各处都送一送,九哥爱吃大白梨,多送些过去,我们自己就留够十多斤,足够吃的了。”

     吃过午饭,睡了觉起来,就看到屋内多了个粉彩小盅。

     立夏一边打水给七娘子洗脸,一边交代,“奴婢送了大白梨到小香雪,正赶上六娘子午睡起来,是她给的,说是她精心淘的胭脂膏,自己也就得了半盅,一并都送给七娘子。”

     七娘子神色一动,“哦?”

     “六娘子还说,谢谢七娘子体贴她。”立夏的声音渐渐地轻了起来。“知道七姨娘这几个月病了,用钱的地儿多……”

     七娘子笑了笑,“姐妹之间,客气什么。”

     立夏就轻快地附和,“奴婢也是这么回六娘子的,姐妹之间,就该互相扶持,相机多说几句话的事,算不上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