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九十九章 抬房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九十九章 抬房

     七娘子第二天早上见了大太太,难免就有些忐忑。

     大太太却是面色自若,非但没有露出异状,还格外亲切地问七娘子,“腊月里要给九姨娘抬房,按例,是要给她在祠堂里添一尊牌位的,不过,九姨娘的生辰年月,家里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你这个做女儿的,可晓得她是哪年哪月出生的?”

     到底消息出来才不过一个晚上,知道的人怕也不多,众人脸上都带了惊容。

     七娘子也货真价实地吃了一惊。

     以大太太的心胸,怎么会这样轻易就接受了给九姨娘抬房的事?

     这所谓的抬房,就是以生育独子的功劳,为九姨娘请封九品诰命,追赠一个诰命夫人的头衔。

     从此以后,杨家大房的这些子女在祭拜祖先时,就要额外祭拜二娘,日后大老爷、大太太过身后,也要在合葬穴边上留一个,给九姨娘栖身。

     也正是因为抬房这轻飘飘的两个字后头,藏了这样多的意味,七娘子才不敢轻易应下大老爷的要求。

     不要说九姨娘生前和大太太恐怕一直说不上和睦,就算是大姨娘、五姨娘要被抬房,大太太都不会轻易松口的吧。

     怎么昨天还气得东摔西打的,今早就换出了另一张脸?

     “怎么这么突然就……”五娘子却已经迫不及待地询问了起来。

     大太太眼底就闪过了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九姨娘生育了你弟弟,对我们杨家毕竟是有功的。”她笑着看了看九哥,“封个二房,将来我们九哥的出身就更高贵了。生母、养母都是正经的太太……”

     这话,只怕是自我安慰吧。

     七娘子只好轻描淡写地回答,“九姨娘是元德十三年出生的……几月几日,却也不晓得了。”

     一边说,一边就给九哥打眼色。

     九哥本来双眼闪亮,得了七娘子的眼色,倒是神色一整。

     九姨娘被抬房,这对双生姐弟当然是最大的得益者。

     但却唯独就是他们不好表现得太高兴。

     “噢,”五娘子倒没有露出什么妒忌,她瞥了七娘子一眼,低头微微一笑。“那开春岂不是要派人到族里,再写一写族谱?”

     大太太就笑,“是啊。”她慢慢地拿起了茶杯,“到时候,正好要和二房分家……也要把二房从我们家的册子里挪出去。”

     虽说大太太看着没有什么不妥,但话里那股若有若无的恨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去的。

     就不知道是针对二房,还是针对九姨娘,又或者,是针对大老爷,针对九姨娘的这对双生姐弟了。

     七娘子就缓缓地长出了一口气。

     心里不由就有些烦闷起来。

     身后哀荣,到底有没有那么重要?

     为什么大老爷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抬举封家?甚而在九哥成了嫡子,有了许家、秦家这些亲戚后,还要不依不饶地逼着大太太给九姨娘抬诰命?

     她有点看不透大老爷的用意了……

     大太太一说起分家,就连五娘子也不好接话了。

     九哥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大太太就望着九哥怔怔地出起了神。

     屋内的气氛,一时就有些尴尬,众人都有些走神。

     几个姨娘眼底,都是毫不掩饰的羡慕。

     做姨娘做到九姨娘这份上,虽然早逝,但也算是值了。

     生育的一双儿女,都被写进嫡母名下,自己也被抬举成了二房太太——一个姨娘所求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些吧!

     四姨娘更是满腹的心事。

     虽说早绝了被抬举成二房的心思,但这并不意味着杨家有第二个太太出现的时候,四姨娘能无动于衷。

     该不该向老爷撒撒娇,求个体面,让他捎带着也把自己提拔提拔,将来女儿出嫁的时候,面子上也好看些……

     才这样想着,她就察觉到了两道清冷的视线。

     四姨娘一个机灵,立刻清醒了过来。

     七娘子正冲自己使眼色呢。

     以四姨娘的机灵,又哪里不知道七娘子的意思。

     “太太。”她低眉顺眼地开了口。

     这时候,也就只有自己适合出面分一分太太的注意力了。

     毕竟几个儿女都小,不好过多地议论抬房、分家的事,也没有多少事儿可以请教大太太。

     唯独自己这里,是随时都可以拿出无数的由头请大太太做主,分一分大太太的心,让她没空钻牛角尖。

     “前几日张家来人说,想把婚期定在明年夏天。”四姨娘一脸的谨小慎微。“可三娘子的嫁妆都还没开始准备……”

     大太太一下就回过神来。

     有些疲惫地长出了一口气。

     “我正想着和你商量呢!”

     三娘子养在偏房,她的嫁妆,大太太的确是要和四姨娘商量着办的。

     几个女儿就势起身告辞。

     连姨娘们也都各自散去。

     大太太就起身把四姨娘带进了西次间。

     “三娘子是偏房庶女里第一个出门子的。”大太太开门见山。“我想,就比初娘子再减一等吧,公中出四万两银子,也够得上一份丰厚的嫁妆了。再多,张家的大少奶奶脸上也就太过不去了。”

     张家大少奶奶的陪嫁,拢共只有几千两银子。

     这倒是出乎四姨娘的意料。

     她还以为大太太只会出两万两银子。

     自己自然也是有私房钱贴给三娘子的,一来一去,至少有五万两银子的陪嫁……李家的几个庶女,嫁妆全折了现银,统共也不过是七八千两。

     不想大太太在银钱上着实大方,居然一次就许了四万两银子的花销。

     见好就收,四姨娘也不敢露出不足之色。

     “太太贤惠!”她恭恭敬敬地拍马屁。“奴婢代三娘子谢过太太。”

     大太太不禁苦笑起来。

     终于是稍微露出了心中的不甘与怨愤。

     “不贤惠……又能怎么样?”

     四姨娘就吓了一跳。

     自打自己过门,就没有和大太太这样说过话。

     两个人见了面,从来都只是笑里藏刀,针锋相对……

     大太太这还是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了软弱。

     “太太……”四姨娘欲言又止。

     “生不出儿子,就是这样悲凉……”大太太死死地盯着手里的账本。“将来连这个家都是九哥的,抬举个姨娘,又算什么?别说是抬举成二房,就是抬举成大房,我除了笑,除了好,还能说个不字?”

     “太太……”四姨娘就有些尴尬起来。“您也别想太多了,九哥将来就算继承家业,还不是要顺着您?”

     一时倒有些心酸起来。

     大太太再怎么消沉,也是嫡母。

     将来只要九哥不想背个不孝的名头,肯定是要好好奉养大太太,为她养老的。

     毕竟说起来,大太太从小把他养育长大,又把他写到了自己名下,对他是仁至义尽。

     自己呢?

     两个女儿一出嫁,就是泼出去的水。

     年纪渐长,失宠是眼见的事。

     难道也要学大姨娘、五姨娘,一心吃斋念佛,战战兢兢,见了谁都是一脸的笑?

     还不是要讨好七娘子,讨好九哥,以便将来能在他们手底下讨到不错的生活……

     也难怪大太太要点头了。

     自从大太太把九哥写进自己名下的那一天起,这内院,就已经是双生姐弟的天下了!

     就连说一不二的大太太,都要在九姨娘的诰命上让步。免得得罪了九哥,在母子间种下嫌隙……

     大太太也慢慢地长出了一口气。

     一时间,看着四姨娘都少了几分憎恶。

     “说到底,是我们杨家子嗣不旺盛。”她倒多了几分真诚,“将来三娘子到了张家,别的不说,一定要先生几个儿子,说话做事,才有底气。”

     想到二娘子,又伤心起来。

     “也都是命,都是命……就算生了儿子又如何?站不住的就是站不住……”

     二娘子今年五月生了个大胖小子,却没有站住,才过满月,就夭折了。

     四姨娘就只好打叠精神安慰大太太,“您这是感伤了,我看着九哥很好,是个贴心的孩子!”

     两个人正在说话,就听得外头传来了低低的说话声。

     未几,立冬就掀帘子进了西次间。

     “二老爷到了!”她低声回报。“眼下正在外院,等老爷回家。”

     大太太霍地就站起身来。

     又不由和四姨娘交换了一个眼色。

     没想到二老爷杨海西回来得这么快。

     虽说已经进了腊月,但衙门里不封印,大老爷也没法空闲下来。

     一年到头,衙门里的僚属也忙得够呛,也要送上年礼,送几席尾牙酒,再放人回去过年。

     今儿个大老爷就是为了张罗这事,早上连内院都没进,就去了总督衙门。

     二老爷一进府门,就到外偏院小书房门外跪了下来。

     “什么?”大太太难免有三分吃惊,“就跪了下来?”

     王妈妈也不免有些钦服。

     二老爷不愧是大老爷的亲生弟弟。

     “是。”她轻声细语,“听说今早才到苏州的,连衣服都没有换,家门都没有进就过来了。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好似在马鞍上磨坏了腿……”

     大太太就有些烦躁,“这……没被人看着吧?”

     堂堂一个翰林老爷,这么大冷的天跪在院子里,连衣服都没有换,一身的狼狈。

     着实是有些惊世骇俗了。

     万一被来访的客人看着了,回去一传,又不知道要传出什么花样来。

     王妈妈摇了摇头,“张总管在外偏院呢,已是把闲杂人等都摒出去了。”

     她有些犹豫,“不过……张总管请了几次,二老爷都不肯起来,说是就要在这跪着等老爷回来。”

     大太太不禁无语了。

     “也该派人去和老爷说一声。”她也乱了方寸。

     虽说两夫妻也推演过二老爷的反应,却没想到,小叔会单刀直入……

     四姨娘也是眼神连闪。

     蓦地就起身告退,“太太这里忙,奴婢就不添乱了……”

     “嗯,你回去歇着吧。”大太太也有些心不在焉的,“等开春了再来说嫁妆的事,也不迟的。”

     四姨娘就出了正院,缓缓踱进了百芳园。

     远远的,还能听到小香雪那头银铃一样的笑声。

     六娘子又在荡秋千了……五娘子和七娘子,只怕也在她身边吧。

     她就直接进了七里香。

     “姨娘!”三娘子一见她进屋,就丢下了手边的书卷。“太太怎么说?”

     一脸待嫁女儿的患得患失。

     四姨娘看着这张喜气的圆脸,心底蓦地一片宁洽。

     当时决定和七娘子联手,真的没有走错。

     “太太给了你四万两银子做陪嫁!”

     三娘子捂住嘴,半日才尖叫起来,“四万两!四万两!”

     “死丫头!”四姨娘倒吓了一跳,“小点声!你是怕别人不知道?”

     三娘子顿时就低了声,却仍是遮不住的喜庆,“四万两!”

     四姨娘也忍不住盈盈的笑,“没想到太太这样的大方……不过,到了夫家,你也不要傻乎乎的把自己的底全露出来,尤其是你未来的那个大嫂……”

     又细细地嘱咐了三娘子许多话。

     三娘子却又哪里听得进去?满心里都是那四万两的陪嫁,笑意都快从天灵盖上冒出来了。

     对四姨娘的叮嘱就有些不耐烦,“是是是,知道啦,一定为四妹留意人家……一出嫁我就开始相看!”

     出嫁的姐姐为妹妹说人家,光明正大。

     四娘子的婚事也就不至于拖成个老大难了。

     四姨娘透过看了看冷冷清清的西厢,再环顾了热热闹闹的东厢,就无声地长出了一口气。

     “姨娘能为你打算的,也只有这些了……”她语带感伤,“到了娘家,你的体面就得你自己来挣!”

     三娘子早已扳着手指盘算了起来,一脸的似听非听。

     四姨娘就摇着头出了七里香,又往小香雪走了几步。

     “大雪。”叫住了迎面而来的大丫环。“五娘子、七娘子在你们小香雪么?”

     大雪就站住脚笑微微地答,“五娘子在的,七娘子今儿身子不大舒服,就没有过来。”

     是不舒服,还是有话要嘱咐九哥……

     四姨娘就站住脚思忖了起来。

     旋即,又自失地一笑。

     以七娘子的聪明,就算现在再去讨好她,怕也是不顶用的了。自己又何必巴巴地报消息,上赶着讨好?

     更何况,恐怕这送信的活儿,也早都有人抢去了……

     四姨娘猜得不错。

     七娘子的确就身在东偏院里。

     “我也不管你想什么。”她又不厌其烦地交代九哥,“今晚你就腻在娘身边,把从小到大的往事,一件件地说给娘听……”

     九哥也是一脸的不耐烦。

     “知道啦。”又埋怨七娘子,“难得进东偏院来,说的又是这么扫兴的事!”

     七娘子板起脸。

     “从小到大,对你尽心尽力,为了怕你继承家业不够名正言顺,私底下花了两万把你塞到自己名下……你却因为生母要被抬房,欢欣鼓舞,忘了孝顺养母。这话传出去,多不好听?”

     有些事就算明知做作,也都要敷衍。

     就算大太太和九哥情浓意洽,从没有什么龃龉,这时候九哥不去安慰,她也难免有些心凉。

     更何况这两母子之间也是矛盾重重,恩怨纠缠……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会孝顺娘了?”九哥是真有些烦躁了,“好像我多小肚鸡肠,只念生恩,不念养恩似的!——总之,这事你就别管啦!”

     又来了。

     七娘子不禁扶额。

     九哥什么都好,就是过于聪明。

     有时,就难免有些刚愎自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