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九十六章 解元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九十六章 解元

     大太太已经被气到了床上。

     几姐弟进门的时候,立冬正缓缓地为她揉蹭着胸口。

     “娘!”五娘子和九哥一边一个就扑了上去。

     七娘子却是先踮起脚仔细地相了相大太太的容色。

     还好还好,大太太虽然被气得不轻,但还是中气十足,没有真个气出病来。

     费尽心机闹了这么大的风波,要是最后把大太太气出病来,七娘子还真觉得有些得不偿失。

     她就细声细气地关心,“娘,是不是如鲠在喉?呼吸不畅?”

     她早疑心大太太有哮喘的毛病,哮喘病人,情绪一激动就容易喘不上气来。

     大太太无力地点了点头。

     她只是看了看几个儿女,就又闭上双眼,呼哧呼哧地喘起了粗气。

     “还是要请良医吧!”九哥就要起身。

     大太太却又着急地摆了摆手。

     “别、别闹腾了!”她的话声微弱,伴着嗽喘,“还、还嫌……不够丢人么?”

     这短短一句话,是被大太太说得肝肠寸断,每一个音节似乎都拧得出血泪。

     几个孩子就都静了下来。

     七娘子深深地长出了一口气。

     “娘,您就别想太多了。”她上前柔声安慰大太太。

     又垂眸接替过了立冬,缓缓地为大太太揉起了心窝。“这事儿,父亲心里自然有数的,也不是咱们内苑女眷可以随意插手的事,您就且放宽心……”

     大太太又费力地喘息了几声,才苦笑了起来。

     这笑声也像哭。

     “倒是怎么都没想到是你二婶!”

     话里的伤心也很有几分货真价实。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妯娌,又是亲生的表妹,眼下闹到这个地步,大太太又怎能不感慨?

     “您就别想太多了!”五娘子也禁不住数落大太太,“二婶做错了事,又干着您什么?倒是累得您白气坏了身子。”

     几姐弟就你一言我一语地接连劝慰起了大太太。

     大太太的精神头渐渐地好了起来,渐渐的,也把气喘匀了。

     她吃力地半坐起身,让七娘子服侍自己缓缓地喝着立冬端来的药茶。

     “还好我们九哥福大命大。”

     看着九哥的眼底满是欣慰,“还好我们九哥福大命大……”

     又打发九哥,“你父亲心底怕是也不好受,你也要去外院探探他!”

     看来,九哥丝毫犹豫都没有,就进了正院探望大太太,还是让老人家心底多了几分宽慰的。

     九哥大为踌躇,“可您——”

     大太太不由分说,叫了王妈妈,“你亲身送九哥到外偏院,让他陪老爷说说话。唉……我知道老爷心里也不会好受的!”

     王妈妈低眉顺眼地应了是,就把九哥带出了东稍间。

     九哥虽然频频回顾,却也听话地跟在了王妈妈身后。

     大太太又啜饮了几口温热的药茶,就示意七娘子拿开甜白瓷沉口杯。

     “我没事儿。”她勉力一笑,喃喃地安慰两个女儿,“就是一时气急了……”

     五娘子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探问白日里的事儿,“难道二婶真的——”

     七娘子咬了咬唇,倒也没有阻止五娘子的意思。

     大太太就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人证、物证齐全,”她不禁又咬牙切齿起来,“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二婶真是个蛇蝎妇人!我是真没想到她居然狠毒到这个地步!居然暗中供养小鬼……多年来,一直私下魇镇我们大房的子嗣!”

     五娘子和七娘子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多年?”七娘子有些疑惑。“不是说,二婶只是有找通光大师施法的意思?”

     一个只是意图犯罪,一个却是犯罪多年,这里面的差别自然不小。

     大太太连声冷笑。

     七娘子到底年小,不懂得人心险恶。

     “你大姐早就觉得奇怪了。”她淡淡地提起了远在余杭的初娘子,“这些年来,家里的子嗣竟是没有太平过!不是出这事,就是出那事……还有九哥接二连三的出岔子……”

     “不是说,是三姨娘——”五娘子就惊讶地问。

     大太太眉宇间一片阴霾,“三姨娘都去世多少年了?才去世就经年累月地给她念经超度,她就算怨气再大,也不至于逗留人间这样久吧?”

     人就是这样,一旦接受了一种说法,就会为自己找出种种理由反复论证,越想越真……

     “多半还是你二婶,听说我们对家中怪事起疑,就找人装神弄鬼把罪名推到三姨娘头上!”大太太是越说越生气,“她一向信奉梅花观的久寿道长,今年年初我们家做法事,还极力想把久寿撮弄进来,让他进到百芳园里,真是其心可诛!”

     当时对魇镇的看法,普遍认为是距离越近越有效用。

     有的人甚至会把符咒塞到目标床下,就好像《红楼梦》里,赵姨娘在凤姐和宝玉床上动的手脚。

     《金玉儿女传》里也有类似的情节。

     大太太俨然是自己想象出了一个全须全尾的故事,连带转折,一并起因都设想好了。

     就连二太太简简单单的献殷勤,都被安上了这样的动机。

     七娘子自然不会为二太太辩解。

     “怎么会!”她是一脸的惊讶和后怕。

     “还好当时想着园子里的僧道够多了,不差梅花观一个。”大太太语调森冷,“就回绝了她,没多久,我就发了痘子——这小鬼可真的是睚眦必报啊!”

     连发痘疹的事都编进去了。

     七娘子双目圆瞪,“世上竟也有这样的人!”

     又忙安慰大太太,“还好娘福大命大……”

     五娘子也一脸的不可置信,“平时只觉得二婶为人很没意思,没想到,没想到……真没想到……”

     大太太就和五娘子、七娘子唏嘘了一番。

     “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对她的一片心意,都被狗吃了!”

     大太太是接连感慨,“咱们家这些年的不顺,也终于是找到了来由。”

     七娘子一下就懂得了大太太的心理活动。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与其相信自己的厄运来自于命运,倒更宁愿相信是有人在后头算计。

     毕竟运气这样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并不像敌人,是无法被打倒的……

     她就附和大太太,“以后咱们家也就越来越好了……”

     大太太慢慢地就有了些精神,又叫了想吃些点心。

     这一回就让五娘子喂她喝粥。

     五娘子很少服侍人,笨手笨脚,不是调羹嗑了大太太的牙,就是把粥米洒落到褥子上。

     连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连声道歉。

     大太太一开始还忍耐着没有数落五娘子,待五娘子又嗑了她的牙一下,到底忍不住要开口。

     七娘子连忙出言缓颊,“五姐今天也累着了!还没睡午觉……”

     时辰到底也已经晚了。

     大太太容色大缓,反而催五娘子,“你去睡吧,让你七妹服侍就行了。”

     “我学学就会了!”五娘子却很坚持。

     已渐渐长开的娇艳容颜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坚持。

     大太太也就望着五娘子笑了笑。

     “好,好。”她看似无奈地应和。

     七娘子慢慢地转开了眼。

     到底是亲生母女,个中情分,的确与众不同。

     第二日早上,几个堂少爷联袂进了总督府。

     大老爷把他们招进外偏院说了一个时辰的话,又吩咐张总管妥妥当当地把几个少爷送回山塘书院老实读书。

     据说达哥和弘哥是流着泪上车的。

     敏哥脸上却带了深深的失望与悲痛。

     外院的事,七娘子当然也只是听人讲述。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各房都派了丫鬟出来打探消息,可大老爷和大太太第二天起,却都是如常行事,连大太太都没有露出一星半点的不对。

     一大早起来就又开了堂屋的门,让众儿女进来请安,歇过午觉起来,继续处理家中的大小事务。

     就好像外院的事是一场梦一样,梦醒了,大太太还是那个安安闲闲的贵妇,大老爷也还是那个忙得不可开交的中流砥柱,姨娘们还是姨娘,小姐们还是小姐。只有二太太已经不是二太太,而是阶下囚了。

     却自然是外松内紧。

     七娘子没有去上学,一直在大太太身边侍奉。

     要不是就快过年了,大太太还想叫初娘子回一次娘家。

     “这几封信都不大好写。”她凝眉叮嘱七娘子,“尤其是给秦家大舅写的这封信……最好是把事儿解释得清楚一些。”

     七娘子不免有些不解。

     她一向是不大熟悉大太太娘家那一块的人事。

     大太太只好稍微解释。

     “你大舅毕竟是二婶的亲表哥。”她眉宇间有淡淡的阴霾,“和我呢,又隔了母……”

     人心就是这样,连亲兄弟都有互相算计的时候,不要说隔了母的兄妹了。

     事情要是解释得不清楚,恐怕秦大舅会误会是大太太找了缘由要和二太太翻脸,栽赃嫁祸,借题发挥……毕竟鬼神这事,是最说不清的。

     她就一边听着大太太断断续续的口述,一边在信纸上奋笔疾书。

     “……慧庆寺方丈通光上门告诉原委,并拿出欠条、手印为证……王氏闪烁其词,却无法辨认。”大太太絮絮叨叨地把前因后果都叙述了一遍,又加了一句,“……事情已至如此,恐怕无法挽回,分家一事,势在必行……”

     七娘子的笔锋不由就是一顿。

     终于说到分家上了。

     世家大族,人口繁衍得快,分家并不稀奇。

     说起来,小四房的财产早在二老爷娶亲的时候就已经做过分割了。

     不过这些年来,兄弟俩是分产不分家,对外还是一房的兄弟,连子女的排行都在一块。

     如今二太太做下了这样伤风败俗的丑事,两房是怎么都要分家的了。

     这也是最温和的处理办法。

     否则,不论怎么做都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把二太太的性命葬送在内。

     “已是严加看管王氏。”大太太又思忖着添了几句话,“两房分家后,王氏想必会随着二弟上京,大哥如有疑虑,即可当面询问王氏……”

     看来秦家大舅和王家的关系还真的很紧密。

     大太太又就着七娘子的手,看了看信纸上娟秀的字迹。

     “我们家小七的字比三娘子不差。”她没有吝惜夸奖。

     七娘子抿了抿唇,只是笑,不说话。

     “不过。”大太太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你晓得不晓得,张家来说三娘子的,不是庶出的三少爷,而是嫡出的二少爷?”

     “什么?”七娘子一脸的惊讶。

     又有些惶恐。

     就要起身辩解。

     毕竟,当时她转达四姨娘意思的时候,四姨娘求的是三少爷。一下又变成了二少爷……闹不好,大太太恐怕要生出误会了。

     大太太和颜悦色地摆了摆手。

     “听老爷说,当时原本也是想以三少爷来求配的。李太太去问,也是问的三少爷。”她笑着摸了摸七娘子的头,“不过,是咱们家得了左柱国的勋官后,张家觉得门第有些不相配,就换了以嫡子来求。正好二少爷这一科下场,想来功名也是十拿九稳的事……你父亲已是做主应下了。”

     大老爷只要不是傻的,当然不会介意张家提高求配层次。

     七娘子就凝眉思索起来。

     “这是前几天的事了,要不然,我还真想借着这件事搞一搞四房!”

     七娘子不禁吓了一跳,就要说话。

     “我知道,我知道。”大太太拍了拍七娘子,“还是和二房分家,才是大事。你娘晓得轻重的!”

     是啊,现在的头等大事,毕竟是和二房分家。

     该怎么体体面面地把家分了,又不把家丑外扬,才是眼下的最大课题。

     七娘子就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小女儿的娇态,“娘什么都知道,小七以后就不说话了,只管写字!”

     大太太被逗得呵呵笑。

     自从二太太又坐实了一次养小鬼魇镇的罪名,她对七娘子、九哥的最后一丝猜疑,好像也随之而去了。

     “还要给你三姨写,给你二舅写,你父亲也在写给二叔的信……到时候一总送到京城分别投递。”她就仔仔细细地算给七娘子听,“刚好快过年了,一开春立刻派人到族里为二房新登出一册来。以后他们家的事,就再也烦不了我们家了!”

     七娘子埋头写了一天的字,掌灯时分,才回了西偏院。

     立夏顿时就迎了上来。

     为七娘子宽去了缂丝莲荷银线斗篷。

     “榜已是发出来了。”一边为七娘子宽衣,一边说,“李家的大少爷和三少爷、四少爷都中了举,还有张家的二少爷,也低低地中了,不过解元呢,却是当年的银花案首封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