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九十二章 说项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九十二章 说项

     很快就又进了十月。

     边境捷报频传,让朝野上下都松了一口气。

     北戎近些年来渐渐壮大,大秦却是眼见着有些衰弱,连年年成又不好。

     这时候要是被北戎破关而入,说不定天下就真要乱了……

     平国公能守得住边关,那自然是最好。

     皇上却没有收回成命,还是让大皇子在京郊练兵,以备不时之需。

     京城又不断有信过来,这几个月,大老爷每日里都要和师爷在外偏院议论许久,连浣纱坞都去得少了,每日里只是进正院坐坐,就一脸疲惫地出外院去了。

     大太太倒是有几分心疼,请了欧阳家的良医来为大老爷开了几贴补药,又细细地吩咐张总管,让他好生照料外头的清客、师爷们。

     “这些人虽然看似无权无势,只是攀附我们家过活,实则个个不是有谋略,就是有人脉,或是有一张利口。”大太太教导五娘子、七娘子,“平日里万万不能怠慢了,否则恩反成仇,那可是甩不掉的麻烦。”

     五娘子和七娘子都点头受教。

     七娘子不免有几分好奇。

     “京里只怕是又来信了吧?”

     这几个月,从京里往苏州写信的人家,前所未有的多。

     就连秦帝师都破天荒亲自写了信快马送到了杨家。

     大太太面上就难免现出了一点愁容。

     “刘徵的案子马上就要开审了。”她长出了一口气。

     五娘子还只是面露不解,七娘子却也跟着大太太倒抽了一口凉气。

     官场上的事,虽说女眷们并不需要太明白,但这里面的道理七娘子也不是不懂。

     现在正是太子一派得意的时候,在这时候审刘徵的军粮案,刘家是怎么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了,至少这个浙江布政使的位置,是再也保不住了。

     继王家之后,又一个重要干将倒下——皇长子和大老爷之间也就结下了解不开的深仇。

     “也不知道浙江会是谁上位继任布政使!”七娘子就拉扯开了话题。

     大太太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又沉思了半晌,才慢悠悠地道,“你父亲也在奔着这个位置使劲呢。虽说江苏富庶,但浙江也是鱼米之乡,这个位置,最好还是安排咱们自己人来坐。”

     五娘子也已经明白过来,就陪着大太太唏嘘了一会人事变迁。

     刘家虽然和大老爷不卯,但毕竟多年同僚,刘家的太太奶奶,几个小娘子也都是见过的。

     只是一招行错,如今就从云端跌到泥里,如果刘徵被议定了要株连的大罪,更是转眼就成了罪属……

     谁没有一点感慨?

     或许就是借着这一点感慨,大太太唏嘘了一阵,又透露了大老爷眼下面临的困局。

     “皇后是借了太子长史郑长春的名字写了三封信来,要咱们以运粮的大功出面,挑头再请太子出阁。”

     七娘子和五娘子都恍然大悟。

     这才是大老爷最烦心的事吧?

     也难怪秦帝师都要亲身写信来做说客了。

     这几年来大老爷一直挺着不肯在夺嫡之争中站队,家里人也都是清楚的。

     可现在得罪了皇长子,又间接帮了太子一把,皇后就想乘势把这个封疆大吏招安进麾下了。

     刘徵案既然开审,肯定是要议定一个罪名出来的,他既然有罪,擒他的大老爷也就有功了,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只怕又要水涨船高。

     这时候他再出面为太子说话……恐怕就算是皇上,都不得不给大老爷与平国公这个面子!

     五娘子就寻思着问大太太,“父亲又是怎么想的?”

     大太太反问五娘子,“你又是怎么想的?”

     五娘子一愕。

     七娘子却是心中有数:以五娘子的身份,将来是肯定要嫁进权贵之家,做当家少奶奶的。

     眼看着就要十三岁了,怎么都要开始教她这些事了。

     “女儿想着……”五娘子似乎也明白了过来,咬着唇就慢慢地分析,“父亲如果要站到太子这边,早几年就表态了,恐怕……是一直担心被皇上猜忌吧?”

     大太太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悦,却没有说话。

     五娘子又哪里会捕捉不到大太太的这一点情绪?

     当下也是越说越自信,“眼下又才立了大功,于情于理,皇上都不好不赏,但我们却也要更谨慎起来,免得犯了皇上的忌讳,反而失了圣心。”

     大太太不禁轻声喝彩,“倒没想到小五在这上头很有几分眼光。”

     七娘子也有茅塞顿开之感。

     一直以来,她只知道大老爷不肯站队,却没有深思过里头的因由。

     如今五娘子寥寥数语,倒是分析出了一个清晰的思路。

     封疆大吏和朝中皇子勾结,肯定是触犯了皇上的忌讳。就算朝中只有一个太子,皇上都不会希望自己手底下的重臣提前向太子效忠。

     否则这天下,到底是他的天下,还是太子的天下?

     皇上今年也不过是四十多岁,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虽然身子骨不大康健,但多年来,也没有什么大病。

     得罪太子,将来还有大把时间可以修补关系,就算修补不了,太子上台,也还有许家、秦家在跟前挡着。一个全身而退,总还是有的。

     但得罪了皇上,失宠可就是眼前的事。

     也难怪大老爷是从来都不愿牵扯进夺嫡的事了。

     “别看咱们女眷成年累月地在深宅大院里居住,外头的事,好似与我们一点都不相干。”大太太又点拨两个女儿,“但这官宦人家的主母,对朝中大事,自家的行事,都要心中有数。才能配合男眷,将自家经营得蒸蒸日上。妻贤夫祸少,这话是再不错的。”

     五娘子就与七娘子一道起身受教。

     七娘子心中更是感慨:别看大太太在宅斗上小肚鸡肠,但却也的确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大太太说了一大通话,难免露出疲态,就靠在大迎枕上,一面缓缓地啜饮清茶,一面漫不经心地问梁妈妈,“这几天苏州城里有什么事没有?”

     梁妈妈忙笑回,“有,这事儿还不少。李家来人送信,又添了个姑娘,福建布政使郑家也来人请安,送了今年的年礼,倒是比往常更加厚了几分。还有……”

     林林总总,也有十数桩亲戚故旧与杨家往来的琐事。

     五娘子就有些不耐烦了,鼓着腮帮子,只顾着打量屋顶的大梁。

     大太太也漫不经心,只问,“都办妥了吧?”

     得了梁妈妈的一句‘是’字,也就不再多理会,无非又叮咛了几句,“郑家不要走得太近,李家是熟惯的,礼物要格外用心……”随口几句交代,就不再过问了。

     五娘子见回事的婆子都领了对牌退出去了,也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走,到月来馆玩耍去!”一边拉扯七娘子,一边就要起身告退。

     大太太摇头叹息,也懒得约束五娘子,“多大的人了,还是一团孩子气!”

     七娘子也只得随着五娘子退到了外间。

     这才挣脱开来,“五姐,你先过去……我还有话要和娘说。”

     五娘子就好奇,“什么话,这么偷偷摸摸的?”

     七娘子左右张望片刻,才神神秘秘地凑到五娘子耳边,“不告诉你!”

     “你!”五娘子气得直跺脚。

     七娘子才羞怯地笑,“是三姐的婚事。”

     “噢。”

     五娘子就撇了撇嘴,露出了一脸的不屑。

     “那我就在月来馆等你吧!”

     到底是嫡女,通身的傲气,是怎么都去不掉的。

     三娘子的婚事,五娘子是连掺和都懒得掺和。

     七娘子目送她出了堂屋,才回身又进了东次间。

     王妈妈正和大太太说话,“也不晓得明年的春闱,又要点谁做主考……”

     今年九月恰好是皇上的四十整寿,秋闱就推到了十月,又因为今年撞着了正科,明年春天还要加开恩科,再开一场会试。历来会试的主考,都是由阁臣兼任,这里头就又牵扯到了不少弯弯绕绕。

     “嗯?”大太太见七娘子去而复返,就挑起了半边眉,“怎么,是落了什么首饰不成?”

     七娘子就看了看王妈妈,“倒是有话想问问娘的意思……”

     王妈妈知趣起身,“还有好些话想着吩咐底下人。”

     大太太也就挥了挥手。

     倒有了几分好奇,“什么话这样紧要,连王妈妈都听不得?”

     “这事还是稍稍避讳些……”七娘子多少有几分不好意思,“也算是给四姨娘留几分颜面吧!”

     大太太就坐直了身子。

     “怎么?”她终于起了几分兴致,“是溪客坊又惦记着闹腾起来了?”

     四姨娘这几年来一直说不上得意。

     政务繁忙,大老爷又宠信浣纱坞的三姐妹,虽说溪客坊还是荣宠不衰,但比起几年前四姨娘霸宠的局面,总是要落寞了几分。

     三娘子婚事不顺,四娘子又破了相……四姨娘也就渐渐地沉寂了下去,在大太太跟前小心翼翼的,连一丝儿错处都不敢有。

     大太太也渐渐地就不把四姨娘放在眼里了。

     “还不是三姐的婚事?”七娘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四姨娘夏天就私底下求了小七几次,想请小七在太太跟前说项,让太太松松手,把三姐许配出去。”

     大太太眉峰一挑,“哦?”有了几分纳罕,“她怎么就求到了你头上?”

     七娘子却一点都不在意。

     说谎讲求的就是九分真,一分假。

     就算七娘子身边的人不会向正院通风报信,也难保溪客坊里有没有正院的眼线。

     倒不如直接把话挑明了来,告诉大太太自己和四姨娘私底下有过几次接触。

     “小七却觉得,”七娘子垂下眼,“这才得宠没有几年,就私底下卖好送情,在不该插手的事上乱说话,也实在是太不谨慎了。是以,也一直没有松口……”

     大太太的神色就柔和了下来。

     “还是小七懂事。”她夸奖七娘子。“没有轻易松口……”

     “不过,最近四姨娘的眼光是越来越低。”七娘子莞尔一笑,“从前看上的还是张唯亭先生家的二少爷,现在,竟是连三少爷都肯屈就了。”

     虽说张家家底殷实,张唯亭也是江南名士,但到底没有功名在身,一个白衣家的庶子,认真计较起来,算是很辱没杨家的门第了。

     当然,张家是关陇世家,在老家势力雄厚,张唯亭的几个兄弟也都有出仕……这门亲具体到三娘子,是委屈了她,但放大到杨家来看,倒是一桩美事。

     大太太就渐渐露出了笑容,“四房就是这样,听风就是雨,家里才打起官司,她就吓得沉不住气了。”

     四姨娘为什么“眼光越来越低”?不就是被杨家和刘家的官司吓住,害怕杨家倒台,三娘子就更说不上亲了?

     从前大老爷稳若泰山的时候,张家的门第,四姨娘还未必能放在眼底。

     到底是小家小户出身的女儿,就少了这一份大气,一点点风波,就吓得做张做智……

     “既然四房自己都这样想了。”七娘子婉转地道,“我们又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刘徵受审的消息,虽然也传进了杨家,但四姨娘未必品得出里头的味道。

     这么着急上火地私底下托了人情,请七娘子向大太太说项,为的就是把三娘子嫁给这样的一个庶子?

     大太太索性就成全了她,待亲事说好了,恐怕刘徵获罪的消息也就传到了苏州。

     到那时候,再来欣赏四姨娘的后悔……就算后悔了,四姨娘又能向谁抱怨?这可是她千求万求,才求来的姻缘!

     大太太拍了拍七娘子,“你简直都快赶上你大姐了!”

     就兴致勃勃地为七娘子出谋划策,“你就私底下应了四姨娘!叫四姨娘向老爷说去,我这里,是肯定会点头的。”

     又好奇,“四姨娘许了你什么好处没有?”

     七娘子很有几分羞怯,“倒是许了几两银子,怕还把我当刚进正院的小姑娘呢……我也没答应下来,就没过问数目。”

     大太太拊掌大笑,“你就狮子大开口,又有何妨?敲得出多少,都算你的!”

     七娘子也附和着笑了起来。“是,娘,小七知道怎么行事的。”

     大太太又若有所思,“还当她是又瞄上了你二婶!践行宴那天,你二婶是特地绕到溪客坊和她闲话了半个时辰……”

     “四房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吗?”七娘子只是笑,“惯看风头火势……她现在要指望二婶,可不是猪油蒙了心了?”

     眼下的杨家,说话最顶用的除了太太,也就是九哥并七娘子这对姐弟了。

     大太太就自失地一笑,“是,她现在是不会指望你二婶了!”

     不过,二太太倒未必不会指望四姨娘。

     七娘子也读懂了大太太的未尽之言。

     她却没有接话,只是起身告辞。“五姐还在月来馆等着……”

     “快去快去。”大太太才回过神来,“能把三娘子说出去也好,免得一天拖一天,你五姐展眼都要十三岁了,还没有说婆家。”

     又暧昧地冲七娘子一笑,“三娘子不能说给李家,也好!将来啊,你喜欢哪一家,娘都由得你!”

     七娘子懵懵懂懂,面露不解。

     大太太却是再不肯往下说,只是催七娘子,“快去月来馆玩耍吧,也累了大半日了,很该松散松散。”

     七娘子也只好进了月来馆,跟五娘子、六娘子一道说话,一道占花名。

     吃过午饭,她才回了西偏院。

     就吩咐立夏,“去看看你那个小满表妹。顺道给四姨娘传话,就说我已经向太太递过话了,太太也点了头……她答应我的事,也该着手办起来了。”

     立夏就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出了院子,进了百芳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