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八十五章 遗言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八十五章 遗言

     七娘子就怔住了。

     成年人出水痘,病情本来就险。

     不要说古代,就算是医疗资源丰富的现代,都有因为出水痘死亡的病例。

     更别说古代还没有抗生素、针剂……只有靠中药调理病情,还要受制于医生的个人水平……

     大太太有这个担心,也是十分合理的。

     不过病中的人,本来就最忌讳胡思乱想。这想象力一发散起来,谁知道大太太会自己脑补出多少凶险,恐怕就算原本要好转的病情,都会被她给想恶化了。

     “母亲,您就别想太多了!”七娘子难得强硬,“快躺下休息吧,一会儿还要起来吃饭呢!”

     大太太就烦躁地长出了一口气。

     “痒死了!叫人怎么睡得着!”

     又问,“老爷回来了没有?”

     “父亲上次传信回来,说是就快动身了,兵粮已经筹措得差不多,准备上路……”七娘子低柔地回答,“您就放宽心吧,等您痊愈得差不多了,父亲也就到家了。现在府里还有大姐照看着,什么都很顺当。”

     大太太一边听七娘子说话,一边就举手要抓挠脸上的水疱。

     “这要留疤的!”七娘子连忙把大太太的手拿了下来。

     成年人出水痘最怕抓挠,又要比儿童出水痘更瘙痒难耐,一旦抓破了,留疤是一回事,还可能引发感染。

     大太太就皱起眉想要挣脱,“实在是痒得厉害!顾不得了!”

     人在病中,总是有几分可怜。

     平时八面威风的大太太,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坏脾气的病人罢了。

     七娘子就压下了满心的不耐烦,哄大太太,“等您睡着了就好了,就不痒了,快睡吧!”

     又耐心地重拧了帕子,沾了药粉,为大太太擦拭着脸上身上的水泡。

     “腿上痒得厉害!”大太太一边指挥七娘子,一边渐渐地低了声音,“还有腰上……脸上……耳朵后头……”

     七娘子前世也是成年了才出的水痘。

     那股奇痒,的确能让人满心暴躁。

     想到这里,她的不耐烦也就渐渐地消失了。

     不论大太太日后记不记得这一幕……总归自己是已经尽力服侍了。

     就一边应着大太太的话,一边轻手轻脚地为大太太擦过了全身。

     大太太已经睡得熟了。

     七娘子这才打着呵欠,出了西稍间。

     “有什么吃的没有!”她问立夏,“这到了饭点,我肯定又顾不上吃饭了。”

     立夏就忙着把七娘子带到了东次间,“在这给你预备了几味咸点心……我去给您传些面点吧?”

     七娘子疲惫地长出了一口气,恨不得瘫倒在地上,“嗯,不要素的……平时不觉得什么,这一服侍起人来,就觉得不吃肉身上没有力气!”

     立夏就笑着吩咐了上元去传话,又来搀扶七娘子,“还是先梳洗一下吧,天气热,您也是一身的汗了。”

     七娘子就与立夏一道进了净房梳洗过了,出来用了几口小点心。

     初娘子就又急匆匆地进了东次间。

     “四妹恐怕要不好了!”她满脸的惶急,“娘的高热退了没有?”

     七娘子吓了老大一跳,“好端端的怎么就……娘还是断断续续发着低烧,离不得人!”

     初娘子就叹了一口气,烦躁地跺了跺脚,“听说是痒得受不住了,自己挠破了几个水疱,眼下半边脸都烂起来了,四姨娘哭得厥过去好几次。她自己又是寻死觅活的……”

     七娘子牙根泛酸,倒吸了一口凉气。

     病死和自杀,究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不过,如果四娘子真的毁容了……那这事可还真不好办了!

     初娘子一边抱怨,一边就在桌边坐了下来,捡了好几块点心入口。

     “忙乱了一上午,还没有吃过东西!”一边吃就一边抱怨,“到了这当口,三妹还不消停,在七里香门口一边哭一边骂我们当家的处事偏心,不给开好药,害得她妹妹毁了容……笑话,药难道不是两边开的?欧阳家的三个少爷都被我们请到家里日夜斟酌用药,李家还上门讨人呢,自从老神医身子不好不再应诊,通江南就是这三个小神医最管用,难不成我还为了她去京城请权二少爷?”

     初娘子身为出嫁女,还要里里外外地操持家务,说到底,看的还不是大太太的面子?

     末了却被三娘子这样当面打脸……泥人也有土脾气,也难怪初娘子会气成这个样子。

     七娘子只好放下点心又安慰初娘子,“三姐的脾气大姐还不清楚?就是那张嘴不讨人喜欢,要和她计较这个,大家都别过日子了。我看,九十九步都走了,还是别在最后一步落了不是。”

     初娘子这阵子里里外外照应得也算滴水不漏,如果在这个时候却不出面去安慰四娘子,将来说起来就有点不大好听,有些前功尽弃的意思。在大老爷面前,就不好名正言顺地请功了。

     “不去!”初娘子余怒未消,“就让她骂去!屋里现放着那样一个病人,不好好侍候着,还有闲心出来骂街?就这样还有脸求我为她说话……让我向父亲进言,把她说到张家去……”

     七娘子心头就是一动。

     一下就想到了在回廊里,她和四姨娘未完成的对话。

     原来四姨娘看中的是张唯亭张家!

     她就看了看初娘子。

     “也不知道四姨娘看中的是张家的哪位少爷……”

     初娘子神色一动。

     “四姨娘心心念念,就是想给两个女儿说个好婆家。眼下四妹这个样子,是不中用的了……”她面露沉吟,“我猜四姨娘原来看的是张家嫡出的二少爷,现在恐怕心也没那么大了,能说个庶出的三少爷,也都心满意足了!”

     四娘子运气不好,染了水痘以至于破相,是肯定说不到什么显赫的人家去了。三娘子的婚事,也就成了四姨娘的救命稻草。

     情势变了,期望值当然要跟着调整。

     四姨娘还要指望三娘子快点出嫁,好带一带妹妹,把四娘子也说出去,眼光再放得太高,就有点好高骛远了。

     而以大太太赏罚分明的性子,七娘子衣不解带地把她照料到痊愈的情分,她是肯定不会忘记的,七娘子在大太太心里的地位,也自然就跟着水涨船高……

     如果大太太能顺利痊愈,在这一病之后,恐怕四姨娘就要跪在地上求七娘子为她说话,让她在大太太跟前进言,请大太太松松手,放三娘子一马了!

     七娘子心底已经闪现出了无数个主意,可以利用这样的情势,弥补自己的疏漏,为将来的计策布局……

     她就抬起头真心实意地谢初娘子,“是大姐心胸宽广,舍得提拔我们做妹妹的,这份情,小七是记在心底了!”

     初娘子又不是蠢人。

     照料家务与照料大太太,哪个印象分更高,她心底自然也很清楚……

     能把这样的机会让给七娘子,里头的人情,是不言而喻的。

     初娘子拍了拍七娘子的肩膀,“身在正院有多艰难,我还不清楚吗?你干得不错,布置得也很好!母亲现在——已经不提过继的事了。”

     七娘子不由一扬眉毛。

     自从布下了轻红阁的局,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明确的答案,知道自己的计策奏了效。

     心底不是不雀跃的。

     “满府里人虽多,也只有大姐能懂我了……”她就笑着对初娘子透露了几句心底话,“母亲心底既然已经没有什么芥蒂,小七到了晚上,也能睡得好觉了。”

     恐怕还要再把一个人整趴下,七娘子晚上才能睡得安稳吧。

     初娘子只是笑。

     “好,好,我知道你是有主意的。”她起身告辞,“你也快用些点心,再过去侍候母亲……母亲要是有了什么差错,别的事就再也别提了!”

     七娘子连忙把初娘子送到门口,目送她急匆匆地进了百芳园,才回到西稍间为大太太擦药。

     欧阳家配制的药粉有镇定清凉的作用,虽然大太太周身奇痒难耐,但只要不间断地为大太太擦抹,总也能起到一点舒缓的效果。

     这份活并不轻松,以七娘子的年纪,是着实有几分吃力的。

     但立冬、立夏都没有为七娘子分担的意思。

     就是因为不轻松,才显出了七娘子的卖力与殷勤。

     大太太似睡非睡,一边抱怨着痒,一边又问七娘子,“刚才你大姐来了?怎么不进来看我!也是指望不上的!”

     七娘子在心底叹了口气。

     “是四姐……”就为初娘子解释了起来。

     大太太在病中是越发喜怒无常了。

     又过了三四天,痘子纷纷开花,脓液把被褥都沾湿了。又有新痘子生出来,难耐处是可以想见的。

     大太太的脾气也就更加暴躁,从人稍有怠慢,就厉声喝骂。

     五娘子亲自隔了窗子和她说话,劝大太太平心静气,大太太当面答应得好好的,回头就翻脸责骂七娘子,“怎么叫你五姐进了正院!染了痘子怎么办?”

     “你是要看到她和四娘子一样才高兴?”

     “你们都是狼子野心……图谋我的陪嫁……”到最后又语无伦次起来,“痒得不得了!”

     七娘子只好一边软语应和,一边为大太太擦洗身子。

     “五姐好着呢,您别担心。”

     “是是,都贪图您的陪嫁,咱们不理那些人。”

     “痒好,痒了就要好了……别抓,您不能抓!母亲!”又要时刻提防大太太抓挠水泡。

     大老爷到家的时候,七娘子瘦得简直可以拎起来晃荡了。

     大老爷是五月十七才进的杨府。

     说起来,却是五月十五就回了苏州。

     先在总督衙门处理了两天的公事,把第一批军粮安顿了运送上路,才回府探望几个病人。

     一进门,大老爷就直奔正院。

     “爹!”五娘子并九哥都来劝阻,“这要是有什么万一……”

     要是大老爷也被传染了发起水痘,杨家就真要乱了。

     大老爷执意不听,“我发过痘子了!倒是你们快回去,尤其是九哥,别被染上了复发,这几天就不要来正院请安了!”

     五娘子只好拉了九哥,忐忑地回了月来馆。

     七娘子就隔着窗户望着大老爷直奔西稍间。

     “怎么样!大夫怎么说的?”大老爷一进门就问七娘子。

     特地压低了声音,没有打扰昏睡着的妻子。

     眼底的关心,是藏也藏不住的。

     毕竟是多年的夫妻了……

     “说是这成人的水痘,说不准要发足一个月。”七娘子压低了声音,不敢吵醒大太太。“眼下是没有烧了,到了晚上,说不定就又烧起来。”

     一直以来,她都以“就快好了”鼓舞大太太挺过这场高热的折磨。

     其实满打满算,从发病到现在,不过经过了十天而已。

     还有二十多天的折磨要挨。

     大老爷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怎么会!”又跺了跺脚,“怎么会闹成这样!”

     就要转身出屋。

     “父亲!”她轻声说,“母亲肯定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就上前拍了拍大太太,“母亲,母亲。”

     大太太慢慢地苏醒过来。

     第一眼就看到了七娘子略带焦急的关切面容。

     这些天来,就是这张脸伴着她度过了炼狱般的日日夜夜……

     “怎么?”大太太就移开了眼神,疲惫地问。“又要吃药了?”

     七娘子抿唇一笑,“是父亲回来了!”

     “老爷!”大太太有些惊讶,反射性地,就要半坐起身。

     “你躺着,你躺着!”大老爷就疾步上前,坐到了床边,“人怎么样?”

     大太太苦笑了一下,“也就这样……”难掩关心,“浙江那边的差事,办得怎么样了?”

     “都应付下来了。”大老爷捋了捋颔下的短须,挪开了目光,“刘徵要和我斗,还嫩了点,就是耽搁得久了些,让你受苦了!”

     “还好。”大太太虚弱地扯出了一个微笑,“初娘子很能干……七娘子服侍得也用心,我没有受多少苦。只是这病……怕是不能熬过去了。”

     “不要胡说!”大老爷不禁动容,“不过是发个痘子……”

     他不禁握住了大太太的手。

     七娘子就慢慢地退出了西稍间,给这对关系复杂的夫妻留出了少许空间。

     透过晶莹剔透的水晶帘,还隐约能听到大太太的声音。

     “二娘子……临盆……嫁妆……纤秀坊……”

     “过身……发丧……族谱……”

     大老爷只是间或应上几声,大部分时间都是大太太在说话。

     这是大太太在安排身后事了!

     虽说这病按理是不会出人命的。但大太太是病人,所受的折磨,自然是她最清楚。会有想交代遗言的心情,也是人之常情。

     七娘子就忍住了强烈的好奇,没有靠到门边探听。

     照她看,大太太多半还是能痊愈的。

     这才十天,新一轮爆发的水痘数目就明显少多了,欧阳家的药粉也是日渐见效,大太太已经在慢慢康复了。

     既然这样,这所谓的遗言,无非就只是代表了她对杨家事务的看法而已。对九哥和自己有利的部分,自然会保持下去,不利的部分,也有大把时间扭转。

     万一被大老爷发现自己偷听……可就尴尬了。

     她索性出了西翼,在堂屋里吹了吹穿堂的凉风。

     “父亲回来了?”就看到初娘子跨过了门槛。“正好,倒是想问父亲几句话。”

     “父亲在和母亲说私话。”七娘子笑着挡了驾,“大姐还是慢一慢为好。”

     “哦!”初娘子难免有几分惊愕,随后又恍然大悟,“是,娘心里肯定有无数的话要交代父亲了。”

     两人就亲亲热热地携手进了东次间吃茶。

     “大姐要问父亲什么事?”七娘子不免好奇。

     初娘子也没有瞒七娘子的意思,“是父亲又要给三姨娘做法事,前儿在杭州就递话回来,让我们找个有德行的僧道,给三姨娘念念往生经,让她早日投胎,悄悄的不要声张……我不晓得父亲这是什么意思,事又多,倒混忘了,一直也没有找人。这是请罪来的。”

     她神色轻松,看来,并不以没有完成大老爷的交代为意。

     看来,大老爷对三姨娘的死,也有自己的看法。

     “大姐!”她就笑着开了口,“有事想求你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