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六十三章 幸福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六十三章 幸福

     第二天,初娘子果然就带着姐妹们进了二杨街另一头的翰林府。

     二太太一并请侄子侄女们一道到翰林府逛逛——翰林府虽然没有总督府阔大,却也是花园假山,一样不缺,不过这几年两家面和心不和,大太太很少上门拜访,连带着儿女们也就短了走动的脚步。

     九哥和大姑爷一早就被大老爷带去张家拜访张唯亭先生,自然没有去。

     七娘子也懒怠到翰林府走动。

     索性就称了病,“今早起来就觉得胸闷恶心,想是今年热得早,中暑了。”

     大太太很当一回事,索性也没有过翰林府,“请医延药,家里没个人照看着怎么行。索性就我在家照应着吧。”

     众人就由初娘子领头去了翰林府。

     七娘子也就老老实实地躺到了床上,脸冲着床幔出神。

     没过多久,欧阳家的弟子就来给七娘子把脉。

     欧阳家虽然世代只行医道,但说起架子却丝毫不比杨家小,欧阳老太爷不说,几个老爷、少爷,也不会轻易被这样的小病请动。

     “怕是过了暑气,我开几帖药,姑娘若是愿意吃,就吃几贴,不愿意也就罢了。”那弟子也是知情识趣。

     七娘子就靠在床边和立夏、白露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又叫她们开了妆匣,拿了大太太给的珠宝赏玩。

     吃过午饭,二太太派人传话:侄女们要吃过晚饭才回总督府。

     七娘子睡了午觉起来,不见白露,才想起姚妈妈把她接回家去了。

     一时又有些扼腕:没能乘姚妈妈来接人的时候,多套套话。

     “算了,”她和立夏念叨,“来接人的时候,急着回家和亲人相聚,哪有唠叨的心思。”

     立夏只是笑,七娘子又哎呀,“很该给白露几两过节费的。”

     “过节费,这名头倒是新鲜。”立夏就念了几遍,“节下的赏赐,官中都有了,您那点银子,还是收着自己用吧——也亏得姑娘想得出这么好听的名目!”

     “这你就没见识了吧?”七娘子咯咯地笑起来,“这名目还多了去了,什么过节费、避暑费、车费、话费……想得出名目的,都能给你补贴了发银子!”

     “什么车费话费,说话也有银子得?”立夏天真无邪地瞪大了眼。

     七娘子哈哈大笑,“可不是?说得越多,银子也拿得越多!”

     说着,又有些感伤,“费尽心思才进了那么好的地儿,可惜,只呆了几年……”

     立夏就很听不懂了。

     她也没有细问。

     像姑娘这样人物,哪里是她能盘根究底的。

     “也不知道翰林府大不大。”她和七娘子念叨。

     “你不是有个姑妈在翰林府当差?”七娘子问,“过了端午,我也给你半日的假,你回家请姑妈带你到翰林府逛逛也就知道了。”

     对这两个大丫环,她是一向公平。

     立夏就笑着推辞,“上个月回去过了,再说,白露姐姐也不是白回家探亲的。”

     姚妈妈费力巴哈地求了体面,要带白露回家,必然是有她的目的。白露也有几分出公差的味道。

     七娘子白了立夏一眼,罕见地露出了小女儿的刁蛮,“傻丫头,叫你去翰林府逛逛,难道就不是出公差了?”

     立夏顿时面露恍然,唯唯应是。

     又好奇,“姑娘想知道翰林府的布置,怎么不亲自去逛一逛?”

     立夏是个好孩子,也很聪明,可惜,有时候心眼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去能看着什么。”她叹了一口气,“人家一看我是这边府上的小姐,还有什么话敢说?只有你去,看到的才是真正的翰林府。”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要不是这次姚妈妈接了白露回家,七娘子也想不到让立夏进翰林府看看情况。

     在宅斗上,她毕竟经验尚浅,很多事都只是被动在应付,没有主动出击的概念。

     立夏恍然大悟。

     “姑娘教训得是。”她肃然点头,又崇敬起来,“姑娘真是……就没有什么能难倒您!”

     七娘子微微一笑,却也没有多少自得之色。

     这群古代贵妇、贵女,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正常的男女交往,一言一行,都受到礼教的限制。

     也只好把心思放在钩心斗角上了。

     以她多年的生活经验,一旦穿越进了这具躯体,多年修行,也不过是勉强不落下风而已。

     现代人的心机和古代人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座精美雅致的百芳园,既是这些太太、姨娘、小姐的家,也是她们的职场和战场。

     要一路血腥厮杀,才能如初娘子一样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也不知道这个俨然修炼有成的长姐,会给府中的微妙局势带来怎样的变化。

     吃过了晚饭,白露又被姚妈妈送回了西偏院。

     七娘子连忙披衣起身,亲自把姚妈妈让到西里间,两人对坐着吃茶。

     “今天怠慢了,没能陪大姐姐游园。”礼多人不怪。

     姚妈妈对七娘子的态度明显地恭敬整肃了起来。“这是哪里话,您可千万别这么客气。”

     她含笑瞅着七娘子,“都是在正院养活的庶女……初娘子面上不显,心底是极疼爱您的!得闲了常和我念叨,也不知道您在西偏院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什么闲气!”

     七娘子不会不信这话,却也不会当真。

     杨家人的善意都是有条件的,条件不到,睬你都懒。

     就好像当时的大姨娘和五姨娘,如果她举止不得体,行为不稳重,恐怕这两个姨娘也不会对她释出善意。

     她笑了笑,“大姐姐心慈。”便低头吹茶。

     姚妈妈眼底掠过了一抹惊异。

     没想到这个七娘子,年纪小小,却这样滴水不漏。

     “白露没给您添麻烦吧?”换了个话题,“她父亲母亲托我向您问好,听说您爱吃糟笋、糟鱼,这就精心糟了一坛子,才让小幺儿放到了白露屋里。”

     七娘子连忙谢过了姚妈妈。

     糟物就是吃个新鲜,恐怕是昨晚准了白露的假,姚家人赶着现糟出来送礼的。

     她就想到了立夏家里送来的玫瑰腐乳。

     谁说内院不是职场?

     两人又说了些闲话,七娘子忍不住就问起了初娘子,“大姐姐在李家还好吧,这次生了女儿,没受什么……”

     姚妈妈哪里还不懂七娘子的意思?

     乡下人家,越发的重男轻女,第一胎是女儿,难免招致婆家微词。

     “嗐。”她情不自禁,春风满面。

     只是这一个表情,就说明了初娘子在李家的体面。

     “公公婆婆简直要把初娘子看得比亲生女儿还亲,哪里会说什么重话……恨不得比生个大胖小子还高兴!”就絮絮叨叨地诉说起了李家对初娘子的周到。“……小姑子特地到佛前跪了三天,求了平安符来给囡囡系在脖子上,保佑她平安康健……”

     七娘子听得很用心。

     脸上有掩不住的羡慕。

     姚妈妈看在眼里,对七娘子倒是多了几分亲切。

     在正院养活的庶女,图的还不就是门好亲事?

     七娘子小小年纪,倒是通透。

     她就起身告辞,“也出来一天了,初娘子恐怕要哄小囡囡入睡……姑爷读书辛苦,族里就没有一个出仕的长辈,和娘家隔得又远……”

     七娘子就笑着把她送出了门槛。

     立夏一脸的似懂非懂。

     七娘子看见了,就一阵好笑。

     和姚妈妈的这一番话,旨在互相试探。

     姚妈妈一开始只想着探她的底。却不想露出初娘子的来意。

     终于还是忍不住露了露初娘子的来意。

     和娘家隔得远,要借娘家的势就有些不大容易,大太太日理万机,久而久之,恐怕对初娘子的宠爱也就淡忘了。

     大太太的为人,七娘子还看得不透彻吗?

     只看九哥受伤一事,就知道她对庶女,终究不过是面子情。

     初娘子要维系大太太对她的宠爱,也不能光靠给娘家送东西。

     李家又不是豪门巨富,哪有那么多稀罕玩意送进娘家?

     自然只能找一个人在大太太身边常常提着自己,不让自己被淡忘掉。

     正院能帮上她这个忙的也就只有七娘子了——都是庶女,能体会到庶女的难处。

     姚妈妈几次上门,恐怕是来摸七娘子的斤两,多于探望白露。否则去年端午,怎么就不见和白露叙旧了?

     不过,交易嘛,总是有来有往。

     就看初娘子打算摆出什么筹码了。

     初娘子也在灯下兴致盎然地听着姚妈妈的回报。

     “这个七娘子,倒真不是简单角色。”她对着明晃晃的玻璃镜,拆卸着头上的八宝髻,“回头记得提醒我,和娘再讨几面镜子,小囡囡一出生,这镜子就不够使了。”

     姚妈妈就满面是笑地点了头,附和,“小小年纪,倒是和您当年一样机灵。”

     “我看比我机灵!”初娘子顿住了手,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的容颜,“就是太机灵了,看着才不显机灵。”

     她就自失地笑了笑,“乡下住久了,看这个小孩子,都有几分深不可测!”

     姚妈妈就陪着初娘子笑了起来。

     心底却在咂摸和七娘子的几次对话。

     还真有几分深不见底的样子……

     “她是个聪明人,那自然最好。”初娘子挑了细粉,细细地揉在鸭蛋一样腻白的双颊上,“这几年府里是肯定不会太平的,她要少了几分厉害,还真镇不住这场子!”

     姚妈妈这几天在下人堆里打滚,小道消息听了不少,上层人士的想法却是一抹黑,忙虚心请教,“这又怎么说?底下人却都说,府里要比原来更太平了。”

     初娘子就对着镜子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

     “承蒙老爷看得起我们大姑爷,私底下对大姑爷透出,想把他引介到张唯亭先生座下……还嘱咐他到时候回家不要声张封家案首的事。”她拧开了花露瓶子,懒洋洋地洒了几滴进衣领,“外院全是老爷的人,把消息瞒得风雨不透,太太竟是如死人一般,半点都不知道。”

     老爷已经开始提拔封家了!

     姚妈妈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又怎么瞒得下去!”她也有几分疑惑,“这银花案首的名头,太太是一点没有听说?”

     “通不过是传了几个月,太太的心思,也不在这事上头。”初娘子又自失笑,“也不知道二婶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还重新动起了过继的念头,说是今年下半年想把两个侄子接回来冷眼考量考量,若是人品比九哥更敦厚,或许就过继进来给九哥做伴……”

     姚妈妈吓得简直站都站不稳了。

     这两个消息,不论哪一个都能在府里掀起腥风血雨。

     也没有哪一个可能长长久久的瞒下去。

     封家人既然进了张唯亭先生座下,又是少年案首,中举人,那是迟早的事。

     看在大老爷和张唯亭的面子上,名次也不会太低的,说不准就是个解元。

     秀才案首,不算稀奇。

     解元的名字大太太总听得到了吧?

     这一听姓封,顺藤摸瓜那么一查,还有什么查不出来的?

     饶是不知道的时候,都还嫌九哥和她不齐心,都想得到半路过继个侄子来调教。

     这要是知道了还了得?府里恐怕都要被大太太翻过来了。

     再说过继的事……

     大老爷只要没有疯,都不会过继个侄子进家门。

     九哥没出生的时候,大太太几次想松口,都被大老爷顶回去了。

     逼得急了,甚至还和本家联系上了。想要在族里暗暗留意些命苦的孤儿……

     大老爷和本家之间的恩怨,姚妈妈又哪里不清楚。

     就算九哥夭折,大老爷都不会过继亲侄子!

     大太太的这想头哪怕只是被大老爷猜出了一点影子,立刻就又是一场风暴。

     “四姨娘恐怕要重新起来了!”姚妈妈脱口而出。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要不是大太太娘家势大,大老爷又和本家闹翻了,也不会死命抬举起四姨娘。

     两夫妻要是再闹得势同水火,四姨娘只怕要更得宠了。

     初娘子哈哈大笑。

     “四姨娘也有自己的心思嘛。”她的语调很轻松,“她又不傻,一个姨娘,还能翻了天去?老爷要用她气太太,那是老爷的事,她未必会听命!”

     姚妈妈就很有些不懂了。

     “现在她想的,就是三妹和四妹的亲事……可你看这府里的老爷太太,有哪一个是会如了她的意,给她们顺顺当当地找两门好亲事的?”

     大太太自不必提,大老爷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宠爱四房,为的就是遏制大太太。

     如果四姨娘不听话,他也自然会以亲事来挟制四姨娘。

     再说,这官宦人家,儿女的亲事,从来也都不简单……当年大太太嫁进杨家,又岂是心甘情愿?

     姚妈妈扶额,“这在余杭住久了,竟是忘了府里的三国鼎立!真真是费脑筋!”

     “这就费脑筋了?”初娘子梳理起秀发,“大姑爷和九哥在张先生府里遇见了封案首,小祖宗可是一点讶异都没有……”

     姚妈妈和九哥也不是没有相处过。

     这孩子可不是能藏住惊讶的性子。

     见到封家少爷,一点讶异都没有,那就是已经见过几次了?

     却和大老爷一起瞒着大太太……

     才这么点大,就懂得瞒着嫡母,扶持生母娘家了。

     “再有五妹那个炮仗,七妹这一个深潭……接下去这几年,家里不热闹怎么办?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初娘子就站起身,漫不经心地议论,“还有二叔二婶这对臭不要脸的老不死虎视眈眈,不热闹,那是谁都不会答应的!”

     姚妈妈已经被闹得头晕目眩了。

     看着初娘子要往内室走,她忙追着问了一句。

     “那您、那您还真打算听了二房的话,跟二老爷亲近呀?”

     初娘子和二太太关系一向不佳。

     两房势同水火的那几年,二太太没有少在初娘子手上吃亏。

     如今这一回来,二太太却是殷勤得不得了……谁都知道这里面有鬼了。

     初娘子脚步不停,一边和姚妈妈说话一边进了卧房。

     “所以说,我一向佩服二婶,不要脸也不要脸得坦荡荡,又总是那么干脆。”

     李意兴伏在枕上,已是打起了震天的呼噜,手里还握了半卷书。

     “难得二叔舍得提携后辈,我怎么好意思说不?”初娘子就望着夫婿,降低了音量。“她指望从我这捞好处,那却是不能……九哥这孩子机灵聪慧,我还指望他护着大姑爷,怎能让她如愿?”

     姚妈妈就痛苦地问,“那咱们该怎么……怎么……”

     她却是说不下去了。

     这千头万绪的,就连该怎么梳理清楚里头的利害关系,姚妈妈都没个思路。

     初娘子慢慢地坐到李意兴身边,心不在焉地哼了一声。

     “这就要看七妹的了。”她垂下眼,示意姚妈妈退出卧房。“也只能看她的了……我一个出嫁的女儿,又能做什么?”姚妈妈只好住了嘴,垂手退出了卧房。

     李意兴缓缓睁开眼,朴实的脸上,一片迷茫。

     “你们在说什么。”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语调朦胧。

     初娘子眼底只有温柔。“你不懂的事!”

     李意兴也就不再问,往里挪了一个身位,让初娘子上床。

     “我们什么时候回余杭啊?”他的声音闷在被子里,有些模糊,带着淡淡的委屈。

     “想家啦?”初娘子就靠在了李意兴坚实的臂膀上。

     “嗯!”应得又快又急。

     和小孩子一样,心事藏都藏不住……

     “我也想余杭了。”初娘子就悄悄在李意兴耳边回答。“我还想你了!”

     李意兴翻了个身,纳闷地望着妻子,“傻娘鱼,我不就在你身边?”

     初娘子就咬住唇,慢慢地、一颗一颗地解开了衣领上的盘扣。

     李意兴傻傻地望着她,不由自主长大了嘴巴。

     眼里的惊喜与惊艳,就像是最有力的夸奖,让初娘子一下美成了天仙。

     总督府里永远都甩不掉的阴霾,就渐渐地退出了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