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六十章 作祟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六十章 作祟

     王老爷被摘帽子的事,在朝堂上的确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波。

     四姨娘却很快恢复了精神,连三娘子脸上,也重新现出了笑。

     王家已然是兵荒马乱,自然没有心思也没有脸面再来杨家提亲,三娘子的亲事,也就又回到了原点。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若是当时真许了王家,以大老爷的一诺千金,自然不会轻易悔婚……嫁到现在的王家,三娘子可就没那么舒服了。

     大太太却反常地没有被四房的喜悦困扰。

     自打消息进了江南,整个腊月并正月,杨家门前就没有断过车马,男客女客轮番上阵,大老爷与大太太忙得连喝水的工夫都没有。大太太更是犯了咳嗽,请医延药,又闹得不可开交,兼着四娘子每年春天都有些哮喘,今年病势有些沉重,百芳园内人人都有事忙,府里就太平了下来。

     一转眼就又进了四月。

     大太太到四月底才想起来要请人到余杭去接初娘子回家过端午。

     初娘子今年正月生下了李家长孙女,虽然不是男丁,李家人却也十分高兴,洗三、弥月都办得很隆重,一点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

     大太太就很感慨,和大老爷念叨,“还是低嫁舒坦。”

     二娘子嫁进定国侯府没有多久,就开始主持中馈,孙家家大业大,杂事也多,许夫人、秦大人与杨家来往的信里,都提到二娘子出嫁没几个月,就瘦了不少。

     大老爷也很高兴“初娘子有福气,就看今年秋闱,大姑爷能不能考上举人了。”

     考上举人,就有买官的资格,在二姑爷孙立泉面前,也不至于抬起头来。

     大太太笑着点了点头,“听说大姑爷平时读书很刻苦!等闲连书房都不出。”

     几姐妹也商议着留初娘子多住几日。

     “眼下是大姐姐和二姐姐,没过多久,恐怕三姐姐和四姐姐也都要出门了!”六娘子倒是小大人样地叹了一口气,“家里的人口也就越来越少啦。”

     女儿多的家庭就是这样,人越嫁越少,到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九哥。

     “也会有新人口的!”七娘子就笑着安慰六娘子,“家里还有这么多姨娘……通房……”

     六娘子就看着七娘子笑了笑。

     大老爷这几个月,倒是疏远了浣纱坞的人,专在溪客坊歇脚。

     把个霜降美得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成日里摔盆打碗的,仿佛不闹出一点动静,就不能显示出自己的得宠一样。

     不过……大太太却没有叫七娘子去问策。

     九哥到底还是浮躁了些,虽然是一片好意,但他的举动,终于是叫大太太对七娘子有了些猜忌。

     七娘子却并不焦躁。

     早在九哥受伤的那天晚上,她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

     没有过不去的坎。

     只要她能继续把低调路线走到底,大太太总也不可能一直怀疑到她出嫁吧?再过上几个月,这份没来由的疑心,也就自然会消散了。

     几姐妹一边谈天,一边出了家学。

     三娘子和四娘子手挽着手,早去得远了。

     五娘子就提起了大姑爷李意兴,“……当年上门来迎娶的时候,我恰好病着,没看着大姐夫的模样,去年来送节礼,偏巧我又不在,也不知道今年他会不会陪着大姐姐过苏州。”

     六娘子笑道,“大姐夫也不过就是一个鼻子两个眼,老实巴交的,多俊俏也没有。”

     五娘子转了转眼珠,“那也要看和谁比了,若是和貌寝状元比,大姐夫也算是个翩翩少年郎,可若是和银花案首比嘛——”

     貌寝状元说的是上科魁首范智虹,虽说也是个少年才俊,二十郎当岁就中了状元,但丑得连皇帝见了都惊呼起来,他貌寝状元的名声,也就传遍了天下。

     最近这几个月,五娘子总是很积极地议论着封锦。

     七娘子在心底叹了口气,只好安慰自己: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总是春心萌动,见了个好看的少年,有所意动,也是很正常的事。

     恐怕没过几年,五娘子就会把这个名字抛到脑后吧。

     六娘子也好奇地道,“这个封案首好生奇怪,都拜了张世伯做老师,却不跟着张世伯上门来见一见父亲。”

     以杨家的地位,一个秀才案首能沾得上一点边,将来都受用不尽,封锦都进了李文清的家门,由李文清引荐给了张唯亭,可见得并不是反感趋炎附势,一心苦读的清高之辈,如何却不进一步巴结上杨家,的确是令人费解。

     七娘子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盘旋下去。

     九姨娘地位卑微,很少有杨家人记得她的娘家姓封,不过,如果议论得多了,恐怕这个谈不上是秘密的秘密也很难再保守下去。

     以九姨娘的身份,难免为封锦带来难堪。

     “王太太昨儿又上门来了。”她就提起了王家六房的十七太太。

     五娘子和六娘子都是一脸的习以为常。

     “王家现在乱成这个样子,她不多巴结着母亲和张太太,十七老爷的生意哪里做得下去。”五娘子就点拨七娘子,“杨棋,你遇事也要多想想里头的根由。从前王家兴头的时候,王太太和我们家走动得哪有那么勤快。”

     七娘子只好浅笑。

     三个小姑娘就拐进了正院。

     恰好和二太太撞了个脸对脸。

     “二婶!”几个人就连忙福身行礼。

     二太太满面是笑,“上学回来了?”又道,“我才说着该给八娘子启蒙了,过几天,就把她送到家学来。”

     最近二太太上门的脚步也勤快了不少,大太太虽然还不太热情,但见她几次上门,九哥都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便也渐渐地缓开了脸色。

     几个人站在当院说了几句话,也就各自回了屋子。

     七娘子才进了西偏院堂屋,立夏就迎上来送了一杯凉茶,“快进端午了,这天是眼见着热起来。”

     上元和中元在当屋的小圆桌上摆着碗筷,“今日有姑娘爱吃的腊味三蒸。”

     七娘子就笑着说,“倒要多吃半碗饭。”一边解了裙子,进净房洗了手掸了灰,出来坐下吃饭。

     “姑娘平时也着实吃得太少了些。”立夏在七娘子身边服侍着,一边和她说些琐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多吃些才好。”

     吃过饭,睡了午觉,起来进朱赢台绣花。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兴地延绵了下去。

     端一日,余杭终于来了人送了信,说是初娘子已经从余杭动身,恐怕一两天内就能到苏州了。

     大太太终于找了七娘子来说话。

     “也该让九哥从堂屋搬出去了。”她开门见山。

     七娘子就吓了一跳。

     “九哥眼见着一天天大了,还住在堂屋,就有些不成体统。”大太太却没有留心到七娘子的讶异。“五娘子也快十岁了,不好再住在正院。”

     正院有时也会进些男客,五娘子小的时候是无所谓,过了十岁,出入就有所不便。

     看来大太太是想让五娘子挪进百芳园,把九哥搬到东偏院。

     七娘子就懂得了大太太的意思。

     九哥一向跟在大太太身边,并没有自己的一套人事班子。

     自从两个大丫环小雪、处暑都遭了疑心,被贬斥回家,连带着新来的两个替补也因为九哥受伤的事吃了挂落,九哥身边就只剩立春一个人照应,几个月下来,立春人都瘦了一大圈。……指望她一个人来照应九哥,实在是太难为立春了。

     再说,独立到东偏院,就不能混着使大太太屋里的人了。

     她就静静地望着大太太,等大太太继续往下说。

     “不过,九哥身边的丫鬟,却实在是难挑。”大太太也不免露出少许愁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连着挑上来的人,都是在别处妥妥当当,到了九哥身边就开始闹幺蛾子!”

     七娘子还是笑,没有说话。

     大太太只好自己揭开了谜底,“我冷眼看了几个月,倒觉得你身边的立夏是个稳重的,你看……”

     她就双目炯炯地望着七娘子。

     七娘子有了几分好笑。

     大太太要是觉得这样的手段能试探出她的心意,未免也小看了她。

     “立夏年纪小,还不太懂事。”她从容地回复,“再说,是跟着小七从南偏院出来的,恐怕,行事还有几分的土气……”

     话中的犹豫就分明地体现了出来。

     七娘子演技一贯不大好,要不然,她还真想演得更忐忑、更过火一些。

     大太太神色一宽。

     如果七娘子心心念念都是拉拢九哥,这样上好的机会,她自然不会错过。

     这孩子还是很知道分寸的!

     又不由想起了浣纱坞前的那件事。

     若果九哥所说是真,这里面就没有七娘子一点事了。

     这小半年来,自己冷眼看着,平时小九和小六的话,都要比和小七多些……

     大太太就叹了口气,露出了一点真正的烦躁。

     “一天大,两天小的,还和我住在一间屋子里,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话和刚才的官方辞令比,意思虽然是一个意思,但语气就已经换做了亲昵。

     七娘子也陪着大太太愁眉不展。“府里这一两年,也很不太平!还有很多未解之谜……”

     大太太望着七娘子,会心一笑。

     到底还是个孩子。

     虽然不关自己的事,但有了机会,还是忍不住要探听一下。

     也只有孩子会探听得这么明显。

     她就半遮半露地告诉七娘子,“恐怕是三姨娘在作祟!”

     七娘子瞪大了眼。

     心中就有了些模模糊糊的想法。

     古代人和现代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的见识太少了。

     对自然,对鬼神,古人都怀抱着虔诚的敬畏之心。

     作祟这样的话,在现代当然会被斥为无稽之谈,但在这个时代,是有很多人认真地把身边的怪事解释到鬼神身上的。

     九哥不合情理、莫名其妙的举动,如果是因为三姨娘在作祟……一下就什么都能解释得通了。

     “三姨娘究竟是……”她把话说了一半,才吞了回去。

     大太太脸上就闪过了一丝恨意,却也有分明的恐惧。

     “都是过去的事了!”她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双手合十,“这次在观音山特地给她做了七天道场,就算有再大的怨气,也该转世投胎了!”

     七娘子连忙整肃脸色,陪着大太太念了几声佛。

     心里却想到了八姨娘去世的时候,大老爷吩咐给三姨娘做法事的事。

     大太太就又和七娘子商议,“话说回来,连小雪和处暑都不能放心了,也不知道这院子里能放心的人还有几个。”

     能进正院服侍的丫鬟,哪个身后没有一大家子人口?

     大家都在杨家讨生活,就算能保证丫鬟本人的忠心,谁能知道她背后的那一家人心底在想什么?

     七娘子也感慨,“像立春这样,家里没有什么人口,又能干老实的丫鬟,要是多几个就好了。”

     大太太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一时间,真有几分求贤若渴的样子。

     “就算有了立春,她一个人也还是不够……”

     七娘子不由一喜——听大太太的口气,是不会在立春身上打别的主意了。

     像杨家这样体面的人家,儿子屋里的丫鬟,大老爷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就算原本对立春有什么心思,恐怕现在也淡忘了吧。

     尽管这事与七娘子没有什么利害牵连,立春这小半年来,更是很少往西偏院走动,但却也着实让人高兴。

     深宅大院,能温暖人心的事太少了。

     花样的少女,本来就值得拥有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丈夫。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七娘子也没能拿出更好的办法来。

     九哥院子里的事,她始终不愿插手太多。

     大太太只好把这事先放了放,说起了三娘子的婚事。“……四房是见天在老爷耳边叨咕着,说是要在王家上门前把三娘子的婚事定了。”

     原本大太太与大老爷商量好了,等王家上门提亲,便借口推掉这门亲事,等一年半载,风声过了以后,再为三娘子说亲。

     现在王家自顾不暇,也没有提亲事的心思,四姨娘想借机把三娘子的婚事定下来,也不能说是个很差的思路。

     毕竟三娘子今年也十四岁了,如果真要等王家上门提亲再回绝,这一耽搁,就是两三年。女孩子的青春可等不起。

     不过,看大太太的样子,是打算卡一卡三娘子的亲事了。

     七娘子噗嗤一笑,打趣大太太,“您也不必着急,四房亏心事做得多了,自有现世报等着,没准改日王家还真就上门了……”她罕见地刻薄了四姨娘一把。

     大太太被七娘子逗得哈哈大笑,“从来不知道七娘子有这样一张巧嘴!”

     七娘子略带害羞地笑了笑。

     要和一个人打好关系,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和她有相同的喜恶。

     虽然七娘子并不擅长演戏,但抒发一下对四姨娘的厌恶,对她而言也不是很难的工作。

     大太太对七娘子果然又多了几分亲近。

     “其实,”她就带了几分沉吟,对七娘子透露,“三月里,天水的桂家托人带了话来,也有意思要和我们结一门亲。”

     七娘子眉头一挑。

     宝鸡杨、天水桂,桂家也是西北豪门,和杨家往来频密,七娘子对桂家不能说不熟悉。

     不过,大太太三月里就收到了信,却是现下才对自己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