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四十八章 二试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四十八章 二试

     七娘子很快就进了正院。

     天气渐渐冷了下来,她穿着纤秀坊的新衣,浅褐遍地金云纹如意扣锦袄,搭配了八幅满绣银花红绸裙,手里套着大太太给的羊脂玉镯子,腰间佩了独山玉玲珑,头上戴了一朵小小的金鱼五福玉珠花。

     因为衣服颜色鲜亮,所以就只以玉为饰,看上去又富贵又清雅,和大半年前的寒酸比,判若两人。

     和九哥虽然生得像,渐渐的,倒也能分出不同来。

     这孩子很静,眉宇间,又带了一股说不出的神韵。

     大太太就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从哪里过来的?”

     她和颜悦色地问。

     “才在屋里练字来着。”七娘子弯了眼。

     这几天黄绣娘忙着为二娘子绣些小玩意,下午的课就停下了。

     五娘子还有和许凤佳进百芳园玩耍的时候,七娘子却是等闲不出院门,只是在屋内练字绣花。

     是个大家闺秀的风范。

     大太太就心不在焉地思忖了起来,一时没有搭理七娘子的回话。

     七娘子也不着急,规规矩矩地在大太太下首坐了下来,脊背挺得直直的,就好像一杆青竹。

     大太太沉思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一时间,千头万绪,竟不知从哪里说起。

     二娘子的嫁妆、大老爷的脾气、四姨娘身边的霜降,浣纱坞里的三姐妹。

     这还只是百芳园里的事。

     百芳园外,还有秦家、王家、李家、许家……

     “立春和我说,她见到凤佳在船上欺负你。”

     思来想去,大太太缓缓开口,说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

     七娘子先一愣,旋即释然。

     到底只是游船,又不是错综复杂的迷宫。

     许凤佳和她只是身处舱边的隐蔽处,又在阴影中,才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立春是揽总的大丫环,肯定时常张望甲板,确认众人的安全,会看到她和许凤佳的尴尬一幕,并不奇怪。

     以她的身份,恐怕也很难出言制止……不过告诉大太太一声,也是两面讨好的事。

     她就略微露出了一丝委屈。

     这倒并不是装出来的。

     七娘子不是圣人,平白无故被这么对待,任谁都不会多高兴。

     大太太看在眼底,倒不由得一笑。

     究竟还是个孩子,就算再沉稳,也有忍不住的时候。

     “凤佳身份高贵。”她安慰地拍了拍七娘子。“又很得宫中贵人的欢心,自小出入宫闱,养就了一副目下无尘的高傲脾气。”

     以许凤佳的身份,看不起杨家的几个庶女,也情有可原。

     平国公许家这样的天潢贵胄,不是宗室,胜似宗室,自从开国以来,代代坐拥重兵,大秦的权贵虽多,但能和许家别苗头的,却是寥寥无几。

     许凤佳又是唯一的嫡子,铁打的小公爷,只要他不弑君弑父,将来这滔天富贵,稳稳就落到手里……往来的也都是未来的人中龙凤,又有身份,又有才华。

     哪里会看得上杨家这几个小姑娘?

     七娘子垂下头,细细地道,“小七知道……以表哥的身份,九哥能和他交好,将来必能得到助益的。”

     杨家和许家不一样,许家是世袭武将,没有什么大差错,富贵是跑不了的。

     杨家却是考出来的文官,大老爷的身份或许能给九哥一些助力,但将来宦海沉浮,也还要靠九哥自己的人脉。

     不要说许凤佳只是小小为难她,就算是大大地为难七娘子,恐怕大太太都会装作没有看见。

     大太太就满意地点了点头。

     七娘子就是识大体。

     “其实。”她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凤佳平时虽然性子高傲了一些,但在亲戚面前,一向是很敷衍得过去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孩子到了苏州,居然改了做派。”

     七娘子就挑起了眉头,静静地等大太太说下去。

     “说起来,他这次下苏州,也透着三分的古怪。”大太太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七娘子谈天。“以他的身份,长年累月不在京里,是要惊动皇上、皇后的。”

     七娘子倒也听说了,许凤佳是太子伴读的事。

     许凤佳虽然桀骜不驯,但平时显然也不会荒唐到哪里去。

     否则帝后也不能放心让他做太子的陪读。

     明知道许夫人要在江南呆上好几个月,他却还是偷溜出来,跟在母亲身边。

     许夫人又只是呵斥了几句,就顺水推舟,把儿子带下了江南。

     完全可以在近处港口把许凤佳放下,再遣人回京报信,接许凤佳回去的。

     一到江南就四处求神拜佛……

     古代不同于现代,在这个蒙昧的时代里,神佛之说深入人心,不少人有了心事,都愿意在神佛之前祈祷。

     许夫人很明显就是有了心事。

     再结合五娘子的那几句话,这心事只怕和许凤佳也有一定的关系。

     七娘子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

     “许家家大业大。”她轻声说。“平国公前几年又一直在外征战……想来,许家也是一本烂账。”

     大太太眉宇间不由自主就带上了丝丝的笑意。

     人就是这样。

     大太太自己心里烦心事多,虽然嘴上不说,但听到许夫人也过得不好,自然会感到舒心。

     七娘子就当做没有看到。

     “不过母亲在京里也有几个月了,恐怕知道得要比小七更多。”她委婉地道。

     七娘子再能耐,也只是个孩子,又常年住在苏州,对京城亲戚家里的事,肯定并不了解。

     “我也只去平国公府拜访过一次。”大太太摇了摇头。“许家这样的门第,底下就算都烂成一团了,面子上也都还是过得去的。”

     不要说别人,就是杨家,平时大面上也都是和和气气的,真正的交锋都在暗处。

     七娘子就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太太不免有些尴尬。

     巴巴地叫七娘子来,只是问两句许家的事——七娘子还根本答不上来,有点小题大做了。

     “你三姨一直想把五娘子说给凤佳。”她不免就透露了内幕消息。“不过……”

     如果许夫人与许凤佳母子在许家的地位并不稳固,大太太当然不想把女儿嫁去吃苦。

     七娘子有些吃惊地挑起了眉毛。

     旋即又镇定下来。

     虽然没有和未出嫁的女儿商量这种事的道理,但大太太身边能依靠的人没有几个,大老爷又和她离心,恐怕,也是实在找不到人商量了。

     不过这种事,并不是她可以随便插嘴的。

     “五姐才十岁嘛!”她笑着说,“哪有这么早说亲的。”

     大秦的女儿,一般都是十四五说亲,十七八出嫁。

     大太太也没有指望七娘子在这事上给她出什么更好的主意,就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附和,“都小了些。”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父亲这阵子是认真和正院闹上生分了。”

     七娘子就品出了大太太语气里的沮丧。

     这才是大太太找她来的真正目的吧。

     以大太太的性子,恐怕很难低头向她这个小小的庶女问计。

     只看大太太因为二娘子藏起九哥,让她在许夫人面前露怯的事大发脾气,就知道她的性子。

     除非被认作是真正的自己人,否则,她都不会愿意在七娘子跟前示弱的。

     七娘子就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叹了口气。

     初娘子是被大太太亲手养育起来的,两人当然不会有隔阂。她是大太太带起来的第一个孩子,论情分,和亲生的也差不了多少。

     自己就不一样了,长到七岁才进了正院……这份先天的母女亲情,是想都不要去想了。

     那就只好日积月累,积少成多了!

     但,并不是一味显示自己的聪明与世故,就能博得大太太的欢心的。

     又要力求表现,又不能过了火弄巧成拙……

     每次被大太太叫来说话都好像在过淘汰赛,要揣摩对手的心思,更要揣摩大太太的心思。

     真累。

     “是为了二姐的嫁妆吧!”

     她没有装糊涂。

     大太太既然难以启齿,那就让她来说吧。

     大太太果然松了口气。

     总算不用亲自承认这难堪的事实了。和小七说话,总是很轻松。

     “没有见过这样下作的人!”禁不住发了几句牢骚。“钱是我的钱,女儿也是他的亲女儿,多给一些,就撂脸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成天就会算计正院的这点陪嫁。这还好三姐是不在家,否则我的脸也不知道往哪搁了。”

     不需要努力什么,七娘子都是一脸的不齿。

     嫁妆是大太太的私有财产,就算爱往水里丢,大老爷也不好说什么的。

     无非就是当年花老婆的钱花出了瘾头,花出了理直气壮,硬生生把正院的私房当成了他自己的私房。

     “孙家可不是一般的人家!”她态度鲜明,“再说,二姐也不是没有妯娌……”

     孙家次子、三子,也都说了上等的人家为亲。

     大太太顿时就觉得找到了知己。

     “是啊!娘家远在苏州,几个舅舅又都是忙人……手底要再没有一点钱,在孙家怎么说的上话。”她神色有些激动。“也不是我偏心亲生的,初娘子的夫家,也就是那么多田土,再陪得多了,是她嫁过去,还是李家来入赘?有多大的肚子,才能吃多少东西……”

     从大太太的话来看,恐怕大老爷是在三娘子的嫁妆上和大太太爆发了冲突。

     七娘子不由得凝眉不语。

     这事透着古怪。

     大宅院里,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太太对她透出三娘子亲事有变,都有一个多月了。

     就算大太太只告诉了自己,大老爷也总该把这事告诉四姨娘一声吧?怎么到了现在,四姨娘还是一心冲着嫁妆使劲。

     她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父亲对四房的偏宠,我们也是看在眼里……怎么这么大的事,也不私底下和她透透风。”

     大太太就冷笑了起来。

     “你当他是真宠爱四房?”

     到底是多年夫妻,谈到大老爷,大太太是胸有成竹。

     七娘子流露了几分不解。

     大老爷对四房难道还不够特别?

     “这内院的大事小情,怎么都是我这个做主母的在管,”大太太的声音有些飘渺。“内院要是太宁静了,他心里就不舒坦。”

     大老爷虽然有杨家做后盾,但他们这一支和本家相隔千里,从前的关系也说不上多密切。

     妻强夫弱。

     不扶持起四姨娘给大太太找点麻烦,大太太难免就要颐指气使,以势骄人了。

     七娘子一时说不出话来。

     大老爷的担忧,绝非无的放矢,只看大太太对九姨娘的态度,就知道她不饶人的性子。

     又是在微时带了大笔的嫁妆过来的……

     世界上有严嵩,也有大老爷这种人。

     “不过,说到儿女亲事么,做主的怎么都是我这个主母。”大太太点到即止。

     七娘子已是露出了明白的神色。

     四姨娘前一段时间敢于阳奉阴违,不过是看准了大太太要离家拜寿,她的机会要来了。

     现在大老爷为了自己的利益,重新让三娘子的婚事回到了原点,但大太太短期内却没有出门的道理了。

     四姨娘当然要放下架子悉心服侍大太太……明面上是决不会再和大太太作对了。

     到时候大老爷该找谁给大太太上眼药?难不成是连子嗣都没有,身若飘萍的浣纱坞三姐妹?

     她与大太太交换了一个眼色,却没有多议论大老爷的动机。

     夫妻之间的事,轮不到外人置喙。

     “既然母亲心里有数,小七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就让四房再得意一番吧。待三姨带着二婶上京了,便把消息放出来,四姨娘自然知道怎么行事的。”她垂下眼帘,把话题绕回了四姨娘身上。

     说到二太太,大太太又烦躁了起来。

     七娘子提到二太太,当然不是无的放矢。

     尽管二太太是一脸悔改的样子,但大太太心里怎么能贸贸然就信了她?

     她和四姨娘之间的利益同盟,才刚瓦解没多久,就因为三娘子的亲事,又回到了可以联手的情况下。

     二太太不走,大太太还真不敢打破四姨娘的美梦。

     “你二婶前几天派人来传口信,说是今年二叔要回来过年,恐怕要等过了年再上京!”她略带烦躁。

     七娘子就皱起眉头。

     事关九哥,在这几件事里,七娘子当然最关心二太太的上京日期。

     没想到二老爷居然使出了拖字诀。

     他身为翰林,常伴君侧,哪里能擅离职守,回苏州过年?

     二娘子腊月又要在京里成婚,肯定要住在二老爷府上……这就又耽搁了时间。

     再说,二房还有三位少爷,几个庶女在京中生活,回家过年带不带回来?带回来了,还是只过个年就回去?这也未免太折腾了些。

     若是几位堂兄被留在苏州,那就又要生出无数的事来了。

     在这一瞬间,她就品味到了大太太的心烦。

     内外交煎,一日逍遥都没有。

     大太太看着七娘子脸上掠过的阴影,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

     人就是这样,要是知道了还有第二个不舒服的人,自己的这点难受也就不算什么了。

     “算了,也只能见招拆招。”她叹了口气。“要紧的是把二姐平平安安送出门,别的事,回头过完年了再料理。”

     七娘子点了点头,不免关怀,“方才可是孙家的婆子来请安?”

     “嗯,说是孙大少爷再过几天也就到苏州了。”大太太知道,孙家婆子才走,七娘子未必能收得到消息,“我把嫁妆单子递过去了。”

     原来是递了单子。

     七娘子恍然。

     单子上写了纤秀坊,那就是一定要陪出去了,在这件事上,大太太是不想再和大老爷磨叽了。

     她欣然一笑,就起身道,“那小七告辞了。”

     大太太笑着点了点头,又叮嘱,“这事别告诉你二姐。”

     以二娘子的性子,要是知道自己的嫁妆惹得父母纷争,恐怕宁可不要那几间铺子。

     七娘子莞尔一笑,“母亲尽管放心,小七虽然笨嘴拙舌,却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两个人话语间已是带上了不少随意。

     大太太也被逗笑了,“死丫头,和我谦让什么。”便带着笑目送七娘子退出了西里间。

     王妈妈一直未曾说话,此时才低头上前为大太太换茶。

     “这孩子……”大太太低喃。

     正院的这几个儿女,说来也就是七娘子和她最有交情。

     那一日帮着说情的事……王妈妈是一直记在心里的。

     虽然以她的身份,也帮不了七娘子什么,但总是情不自禁就多了一份关心。

     “我看倒是个好的。”她笑着开了口,“年纪这么小,就七窍玲珑的,再长大一点,您就省心多了。”

     大太太却没有想到这事上。

     “我是在想。”她若有所思地道,“这纤秀坊,按理该是留给九哥的产业……小七就一点都不惦记?”

     王妈妈没有答话,这话,她也不好答。

     “就算小七不惦记,也拿不住九哥会不会惦记……”过了一会,大太太又缓缓地加了一句。“凤佳对七娘子无礼的事……就是九哥告诉立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