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四十七章 置气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四十七章 置气

     游湖的重头戏,其实是在夜里。

     太阳落山后,另一艘画舫上就传出了箫管丝竹之声,还有稚嫩的音色依依呀呀地吊着嗓子。隔着水,越发清澈透亮。

     大太太就含笑对许夫人介绍,“说到京戏,自然好的班子都在京里,在苏州也只好听听南戏了。”

     许夫人笑着说,“现在京城好的昆班,出一次外差,赏钱都是几百两的给,就这样,吉庆班一天也难得休息几天。”

     到苏州来,自然是听昆曲。

     就有打扮得清清爽爽的中年班主来请大太太点戏。

     几个孩子们围着圆桌团团坐好,侍女们捧上了太湖三白、梁溪脆膳……都是现捞现杀、口味清淡的船菜。

     在座的只有许家母子一向生活在北方,没有多少机会品味南方的美食。

     许夫人就称赞大太太,“在家的时候,一向养尊处优,没想到出嫁了居然这样精干,色色都安排得妥当。”

     大太太就笑着和许夫人说起了未出阁时的往事。

     隔着水传来了悠扬清婉的歌声。

     孩子们一向是很难体会戏曲的美好。

     五娘子与六娘子吃了几筷子,就放下碗告退,到后甲板上玩耍。

     九哥看了看十二郎,两人会心一笑,大口大口地扒完了碗里的饭,也牵着手出了舱门。

     七娘子才从净房出来,桌上就只剩下十一郎和许凤佳了。

     她不禁叹了口气,又吃了几口饭,也告退出去。

     后甲板很大,五娘子六娘子倚在栏杆边上,指点着天上的繁星。

     九哥与十二郎却到底是钓起鱼来,两人稚气的笑语声,传了老远。

     九哥平时一向很少有同龄玩伴。

     年纪最近的自己,却也是少年老成。

     他和十二郎的笑声让七娘子心都软了。

     她就靠在舱门边,听着哗哗的桨声,望着水中变幻莫测的灯影,品味着略带寒意的秋风。

     前生旧事,一下就又回到了眼前。

     七娘子氤氲了双眼。

     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要好好活下去,她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属于过去的宣言。

     不管到了哪里,我都能好好活下去。

     过往的生活成了画卷,一点点地在心底重新铺开。

     一时就沉浸进了自己的世界里。

     丝竹声遥遥地在水面那头传了过来。

     九哥和十二郎的笑声,五娘子与六娘子呢喃细语的声音飘散在风中。

     七娘子微笑起来。

     下一刻,她忽然被人猛地从舱门边扯了开去。

     七娘子一下回过神来,吃惊地甩了甩手,却没有甩开许凤佳的掌握。

     在杨家,除了许凤佳,谁还会这么粗鲁。

     “你怕不怕水?”许凤佳兴味盎然地问。

     舱门边没有多远就是栏杆。

     七娘子这才意会到她身处船边,一下就出了一身冷汗。

     这可不比在假山的时候。

     大人们就在不远处,只要一起身,就能看到她和许凤佳在一块。

     后甲板上只是摇摇晃晃地挂了一个气死风灯笼。昏黄的灯光,只能照映出人的影子。服侍的几个丫鬟,也都分布在九哥和五娘子身边。

     许凤佳恐怕真的会把她推下水。

     古代医疗条件不好,现在又是深秋了……一旦入水,很可能就得了风寒。风寒也有可能延绵成肺疾,落下病根子。

     七娘子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

     就好像在黑夜中面对一只尚未成年的猛兽,一下就感觉到了两个人力量的落差。

     “表哥,我是会喊的。”她力持镇定。

     许凤佳的脸隐在阴影中。

     “你不会。”他肯定地回答。

     七娘子没话好说了。

     她是真的不敢。以许凤佳的身份,就算是把七娘子推下水,大太太又会把他怎么样呢?这可是未来的平国公……七娘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罢了。

     嚷出来,反倒闹得大家没趣。

     再说,以九哥的性子……许凤佳恐怕也是吃透了里头的利害关系,才肆无忌惮地捉弄她吧。

     七娘子只好放软了语气。

     “……我知道怕了,请表哥别把我扔下水。”她楚楚可怜地说。

     声音多了些颤抖。

     七娘子并不太擅长演戏。

     她没有太多演戏的机会,在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里,七娘子都一直在忍耐。

     她也只能演到这一步而已。

     许凤佳却似乎满意了一些。

     就偏过头细细地审视着她的表情,手也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也会怕的不是?我许凤佳一生还没有办不到的事。”

     他声音里的自满,一下就刺进了七娘子心底。

     谁告诉你我怕了?我就是应酬应酬你!

     她几乎就想喊出来了。

     像许凤佳这样的天之骄子,必定很是自负,觉得自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

     对付这种人,就得顺着他的毛捋……刺激起他的傲气,可不是好玩的。

     “我都怕了,表哥,你就放我下来吧。”她就放软了语气。

     带了些撒娇地哀求着许凤佳。

     许凤佳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不放。”他笑嘻嘻的,“求我我才放。”

     七娘子咬住下唇,默不做声地挣扎了起来。

     到底人小力轻,没有挣扎几下,就只能乖乖就范,还好许凤佳似乎也没有打算太过分,这一回她的脚踏到了船板上。

     “小小年纪,这么倔的性子!”许凤佳就数落七娘子,“服个软有那么难么?对着别人,也没见你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以后要学着服软!”

     “是……是,以后一定服软!”七娘子只好放软了声音,哄着这个小表哥。

     许凤佳却似乎还是意犹未尽。

     “你晓得不晓得,李十一郎对你有点意思?”他的声音里藏了低低的笑,反而谈兴大发。“他倒有意思,现放着你们家的六娘子,年纪相当,又生得美貌无双的,反而看上了你!你倒说说看,你有什么好的?”

     七娘子恨不得把许凤佳推到湖水里面去!

     从来没见过这样得理不饶人的讨厌鬼,都服软了,还想怎么样?

     她就又挣扎起来。“你胡说八道!放开我!”

     话里已经带了气急败坏的意思。

     许凤佳反倒满意了,松开手就要放开七娘子。

     一个浪来,七娘子脚下一滑,却是从栏杆的缝隙里滑出了半边身子去。

     “啊!”她骇然轻呼,脚下乱蹬,一时却是找不到立足点。

     许凤佳也吓白了脸,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

     七娘子也只好抱住了许凤佳的脖子。

     “别动!”许凤佳一把抓住了栏杆,低声呵斥。“别抱得那样紧!”

     七娘子抱得太紧,他反而不好用力。

     一边说,许凤佳一边借着船身的颠簸,把七娘子搂回了甲板上。

     赶忙扯着七娘子连退了几大步,远远地离了船边。

     七娘子惊魂未定,喘了几口大气,不禁又恼又恨。

     “你以为我真的怕了?唬你的!”她也来不及多想,就把脑海里的话噼里啪啦嚷了出来。“小公爷在哪家的庶女那里碰了钉子受了气,就找哪家去,犯不着和我斗个没完的,有什么意思!”

     “你!”许凤佳气得就要抓她,“你别跑!死丫头,你——”

     他要追也来不及了。

     七娘子已经跑到了五娘子身边,仔细地拍打着衣服上的皱褶。

     画舫里换唱了《双叠翠》,袅袅娜娜的南音,隔着水面更觉透亮。

     “行也难禁,坐也难禁,越说不想越在心……”

     第二天,船行到灵山,众人又下船参拜灵山大佛。

     第三日早上,船回了光福镇。

     许夫人恋恋不舍。

     “想多拜几日铜观音。”她和大太太商议。“你事多就先家去,我在这住着,也是一样的。”

     大太太只好笑,“让弟妹来陪三姐吧,二娘子要出门,我们家事的确多。”

     许夫人哪里还不懂婚事的烦琐?“你只管先回去。”

     又吩咐许凤佳,“回了余容苑,要听四姨的话,别太调皮了,闲了无事,就和表弟玩笑,不要随意出门。”

     许凤佳敛容应是。

     乘众人都没有注意,他转头瞥了七娘子一眼,轻轻地冲她哼了一声。

     七娘子心中就是一紧。

     少了许夫人约束,恐怕许凤佳更是无法无天了。

     想要避开麻烦,化解麻烦,到了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没能解决麻烦。

     五娘子就向许夫人撒娇,“我会想三姨的!”

     许夫人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真是个傻丫头。”

     说着,两姨甥就笑成了一团。

     大太太眼神一闪,却没有多说什么。

     大老爷前天晚上就回了苏州,不用陪着女眷们,他单枪匹马走得快。

     秋后正是织造局最忙的时候,大老爷能抽出几天的空,已算是很有诚意。

     李太太特地上门来接儿子,又对大太太道谢,“犬子给您添麻烦了。”

     “哪里。”大太太很客气,笑着夸奖,“十二郎天真无邪,十一郎稳重大方,都是好孩子。”

     李太太就笑着看了看十一郎和十二郎,冲十一郎使了个询问的眼色。

     十一郎抿了抿唇,没有搭理李太太。

     李太太又让几个杨家姑娘得闲了到李家找李家女儿玩耍。

     “十三娘惦记着你们呢!”

     五娘子笑盈盈地代表六娘子和七娘子谢过了李太太的邀请。

     李太太和许夫人就联袂把众人送出了山门。

     大太太亲自带了许凤佳一轿。

     五娘子带了九哥一车,六娘子和七娘子一车,多了两驾小清油车留在光福,预备着给许夫人的随身下人使用。

     回去的路上,六娘子和七娘子议论着太湖的景色。

     “虽然年年都要来光福,但每年都是进了腊月才来,这几年更是稍微住半个月就要回去过年。”她很兴奋,“难得上船到湖里玩。”

     要不要对六娘子挑明李家的心思,七娘子还没想好。

     按理说,未嫁女儿,是不应该听到自己的亲事的。

     六娘子对自己的亲事也的确没有决定权。

     她知不知道,对事情的发展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不过,即使如此……六娘子想必也很想知道自己未来的相公是谁吧。

     等李太太再度上门,再看看吧。

     就算李太太有这心思,大太太也未必会答应。

     再说,二娘子的婚礼就在眼前了,恐怕大太太也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

     七娘子猜得不错。

     回到家没有多久,孙家的人就来送信了。

     未来的二姑爷孙立泉已经过了南京,只怕没几天就要到苏州了。

     婚期定在腊月,婚礼当然是在京城举行,如果是小门小户家的姑娘,也许就到京城杨二老爷家里出嫁了,不过,以杨家、孙家的身份,亲迎礼是要孙立泉亲自到苏州来把二娘子迎出家门的。

     孙立泉十月中旬就到苏州,可见孙家对这门亲事的重视。

     大太太很满意。

     “亲迎礼还是定在十一月初一。”她和孙家派来的管事婆子商议,“足足一个月,怎么走都够了。不过,嫁妆要早些过去,我看十月下旬,就发船吧。”

     亲迎的船上,当然只会有花轿、新娘子和几个侍候的人。船轻,走得就快,一个月很容易就能走到京城。

     装满了嫁妆的船只,在冬天走得本来就慢,如果还要跟在喜船后头,可能会赶不上吉日。

     新娘子出嫁的时候没有十里红妆,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孙家的管事婆子就笑眯了眼,连连地应承。

     大太太叹了口气,又递过了一张红单子。

     “这是我们家的嫁妆单子。”她悠悠地说,“亲家夫人不在,只好请姑爷过目了。”

     管事婆子连忙客气,“哪里哪里,杨太太是长辈,对我们家少爷无须如此客气。”

     说着就瞥了一眼手中的单子。

     她也是经过富贵的人,一眼,就觉得手里的单子重得有点拿不住了。

     杨家居然如此豪奢!

     田土衣饰不说,历来不上单子的压箱银不说,江北的十三间纤秀坊,居然全陪给了未来的少夫人!

     她虽然掩饰了又掩饰,却还是面露异色。

     大太太唇边就挂上了丝丝笑意。

     女儿到了婆家,能不能站得住脚,一看娘家的身份,二看自己的陪嫁。

     以二娘子的陪嫁,孙家排行稍次的几个少爷,就算说了出身更高贵的媳妇,恐怕也很难撼动二娘子的地位了。

     丈夫的宠爱在深宅内苑,只能起到次要的作用。

     要有陪嫁,有娘家撑腰,媳妇的头才能抬得起来。

     管事婆子就收敛了傲气,规规矩矩地给大太太磕了头,拿了红贴回去。

     等她出了正院的门,大太太才敛去了唇边的笑意。

     王妈妈就小心翼翼地说,“老爷又在溪客坊过夜了。”

     自从知道大太太真的把纤秀坊陪给了二娘子,大老爷就和大太太置起了气。

     虽然说这是大太太的陪嫁,大太太爱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但一般有了亲生儿子的妇人,也都会把自己的陪嫁留一份给儿子。

     九哥虽然不是大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但一出生就被抱到正院,连亲娘的面都没有见过几次……

     大太太的做法,的确也有些不地道。

     “把九哥养在正院,不是为了杨家,只是为了小二与小五。”她目光悠远。“只有养在正院,他才懂得亲近姐姐……否则,我为什么要给杨家操这份心。”

     王妈妈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话。

     内宅的争斗往往就是这样。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都有错,也都有苦衷。

     大太太却也忌讳着四姨娘。

     低头沉思了一会,还是淡淡地问,“小七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