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三十四章 泥人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三十四章 泥人

     二娘子和七娘子并肩出了东稍间。

     东次间里静悄悄的。

     尽管九哥的玩物都搬回了东次间,但大太太在商议事情的时候,他总是被带开了玩耍的。

     小雪和处暑尚未回到九哥身边服侍,是二娘子身边的小寒,把九哥带到了东偏院和五娘子说话。

     两姐弟自小亲近,又分别了几个月,自然很多话说。

     “一道去东偏院看望五妹吧。”二娘子对七娘子说。

     语气虽然很温和,但也不容置疑。

     七娘子只好跟在二娘子身后,和她一起进了东偏院。

     这还是她第一次造访五娘子的住处。

     两个偏院都只有一侧厢房,但是东偏院的那一溜倒座南房里没有放着大太太的箱笼,院子一下就显得很宽敞,西厢房的门大开着,几个丫鬟在里头进进出出,收拾着里头的箱笼。倒座南房里头隐隐传来小丫鬟们稚嫩的笑声。

     小寒和谷雨正站在主屋门口嗑瓜子儿,见到二娘子来了,忙拍了拍手,上前请安。

     “九哥正和五娘子吃点心呢。”谷雨笑着把二娘子和七娘子让进了主屋。

     五娘子和九哥果然就亲亲热热地并肩坐在堂屋里,每人手里都捧了个冰碗子,都吃得香甜。

     “二姐。”看到二娘子,五娘子就笑着起身招呼。

     她长高了不少,也消瘦了一些,越发显得瞳似剪水,顾盼有神,有了一股明艳的态度。

     五娘子生得不像大太太,倒是有几分像许夫人。

     又冲七娘子一扬眉。“七妹。”声调不冷不热。

     五娘子冲人摆架子的时候,格外有一种理所当然的霸道。

     “五姐。”七娘子不以为忤,淡笑着招呼。

     只要五娘子不来找她的麻烦,她并不介意两个人之间保持着现在这样若即若离的关系。

     “这回上京,我给二姐找了些好东西。”五娘子说着就喊,“谷雨,谷雨,我给二姐买的小泥人儿你收到哪里去了?”

     谷雨应声而入,眨着眼有一丝茫然,“刚才给九哥找小自行船的时候,奴婢已经把给各屋小姐带的几色礼物都拾掇出来,按着份数放在堂屋桌上了。”

     现在的八仙桌上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冰碗子。

     五娘子就冲到西里间去,翻找了半天。

     七娘子趁机细细地打量堂屋。

     她还以为五娘子的屋子,必定是富丽堂皇,谁知道,和西偏院的摆设也差不多。

     当屋一个铁力木八仙桌,靠墙两边摆着半月桌,对着面布置了两个黄杨木大头无锡娃娃摆件,虽然憨态可掬,但并不见名贵,只见趣致。靠北墙一对小小的多宝格里,也摆满了木雕、玉雕的猫狗奇兽,墙角躺了一只懒洋洋的大黄猫,正眯着眼打盹儿。

     看来,五娘子很喜欢动物。

     五娘子又冲了出来,手中捧了个大大的锦盒,得意地揭给二娘子看。

     里头是一盒子各色泥塑人物,俱都栩栩如生。

     九哥拿起来细心赏玩,惊呼,“我的那一盒与这一盒,神态居然没有一个重样的!”

     五娘子很得意,“天津守备送给表哥两千个泥人儿,给表哥演习排兵布阵……我特特请表哥匀了两百个给我,就算在天津市面上都很难看到这么好的了。”

     七娘子也拿起来仔细地鉴赏着泥人儿。

     和后世粗制滥造大量贩售的旅游纪念品不同,这时候的泥人都是精心捏塑出来,个个动作不同,神态有异,更有甚者,连衣料质感都能被仿出来,贵者穿绸,贫者着麻……实在是精美绝伦。

     “你留了大姐姐、七妹妹的份没有?”二娘子也是爱不释手,却又故意要板起脸来。

     五娘子啊了一声,就有些心虚。

     都是在正院养活的庶女,若是给初娘子留了,就不好不给七娘子。

     如果没给初娘子留,也还说得过去,毕竟是出嫁了的姐姐,远在余杭,要人特特的送几个泥人过去,也未免矫情。

     但要是连七娘子都没份……就算七娘子脾气再好,也会有些难堪吧。

     二娘子就溜了七娘子一眼。

     七娘子好像没有听到二娘子的问话,唇边依然含着温温的笑意。

     却已经把泥人放回了锦盒里,不再鉴赏。

     泥人也有土脾气。

     七娘子性子好,不代表她不会生气。

     “也有,也有!”五娘子眼珠一转,笑嘻嘻地说。“还在西里间摆着,乱糟糟的,等晚上整理出来了,再给七妹送去!”

     七娘子微微一笑,“那先谢过五姐。”

     九哥抬起眼看了看七娘子,又看了看五娘子。

     “二姐七姐用过点心没有?”他岔开了话题。

     “对啊,叫曹嫂子再做两个冰碗子来吃嘛,天气这么热,难为七妹还穿了一身的绸,我是耐不得了,翻了沉香纱裙子出来穿。”五娘子对七娘子的态度热络了起来,甚而,还主动和七娘子搭话。

     “早晚也凉下来了,入了夜风一吹,冷得很,五姐要小心着凉。”七娘子也只好投桃报李。

     五娘子送不送泥人,她倒是无所谓,又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没有见过把玩过。

     不过人家对她冷淡,她也不便表现得过于热情。

     现在五娘子既然知道不好意思,她就不必再拿乔了。

     两人一时间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倒也和睦。

     二娘子眼里就现出了一丝欣慰。

     五娘子做事,丢三落四的,一点都不妥帖。

     都是被母亲宠坏的……

     想到刚才大太太不顾自己的劝说,当着梁妈妈的面,把王妈妈骂了个狗血淋头,二娘子就又生出了一丝烦躁。

     都是四十岁的人了,连一点气都忍不住,把留守家中的大将骂成这个样子,王妈妈哪有不生怨怼的道理?

     如果做错了什么,倒还好,偏偏什么都没有做错,色色尽心尽力……

     母亲的心胸实在是小了些。

     为了和父亲争一口气,就把五娘子宠成了现在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

     还好底子不坏,自己这些年来提点着,也没有彻底长歪。

     只盼着她能多学学七娘子!

     “对了。”五娘子说上了兴头,“这回进京,二姨、三姨、大舅母,都送了好些稀罕名贵的布料,纤秀坊在京城又招揽了好些京绣传人,母亲给我做了几件花样裙子,我穿给你们看看!”说着,就蹬蹬地进了东里间。

     九哥扁了嘴。

     “又不带我玩!”

     “哎哟,你去找许表哥嘛。”五娘子的声音遥遥从东里间里穿了出来,还有些发闷,“他才在余容苑安顿下来,肯定无聊得很,快去找他说说话,尽一尽你的地主之谊——”一头说,一头就笑了起来。

     九哥也就真的带着小寒出了东偏院。

     男孩子总是不能理解女人对衣饰的热情。

     “母亲信里倒没有提起三姨把表弟也带来了。”二娘子拉着七娘子进了东里间,一边问围屏后的五娘子。

     五娘子的卧室布置得也很朴素,酸枝木的螺钿大床,和七娘子睡的那张用料做工都很像,窗前摆着长案、桌椅,只有东壁上挂了的吴道子仕女图,比西偏院屋里的画名贵。别的也没有什么。

     五娘子的声音从泥金蝴蝶围屏后头传了出来。

     “三姨本来也没打算带表哥来的。”提到许家表少爷,五娘子声音里充满了亲近与崇拜。“谁知道表哥那么厉害!头天才和我说,他非得到江南瞧瞧不可,第二天就从家跑出来,跟着我们到通州混上了船,我们谁也不知道!”

     二娘子一挑眉,和七娘子对视了一眼。

     “平国公府里岂不是乱成一团了?”二娘子就问。

     “还不是?据说太夫人吓得都昏了过去!”五娘子从屏风后转了出来,“看,这是三姨送的!”

     她穿了一条闪闪发亮的裙子,七娘子凑近细看,才看出了这缎子织就的时候,就自然有了密密的荧光,五娘子拿手一抖,顿时光芒乱颤,仿若把星空穿在了身上。

     她又捻了料子给七娘子看,“很轻软,秋天的时候正好穿了去赏月。贵妃娘娘去年中秋穿的就是这样的裙子,皇上称赞说,‘裙似晨星’,现在京里有本事的人家,都给女儿做呢,可惜料子太难得了,连许家统共只有两匹。”

     贵妃娘娘就是许家的姑奶奶,连她都只赏给许家两匹,可见材料的难得,也可见许夫人很喜欢五娘子。

     二娘子和七娘子脸上都流露出了艳羡,五娘子转到屏风后头,笑着说,“也是我生日,三姨才舍得给我!我求了三姨几次呢,三姨都没松口,表哥差些就要潜进库房里剪给我了。”

     看来许家表少爷和五娘子感情不错。

     二娘子显然也和七娘子想到了一块。

     “你和许家表弟老玩在一起?”她略微一皱眉,“我记得他今年也有十一了吧?”

     过了十一,男女之间就有大防要守了。

     “没有,过完年才十一呢,今年还能在内帏出入的。”五娘子一边悉悉索索地脱衣,一边又接上了方才的话头。“表哥上船就躲到摆压舱石的底舱里去了,只有深夜才溜出来偷些东西吃。足足等了三天,才肯出来见人。三姨当时也吓得快晕过去,醒来了就发火,说是要重重的罚表哥,又抱着他哭,说表哥瘦了许多……那时候船也走了好远,三姨本来要送表哥回去的,但又怕路上护送的人不够。说不得也只好带表哥来了——说是送信的人回去,太夫人欢喜得又晕了一次!”

     一头说,她一头咯咯的笑,显然是很仰慕许家表少爷的行径。“二姐,你说表哥这人能耐不能耐?京里的人都说,他哪里是十岁,分明二十岁、三十岁的大人,都要被这个混世魔王骗倒!”

     二娘子眉头微皱,低声对七娘子道,“许家表弟成日里打架闹事,异常调皮,在京城很有名气,众人还送了个诨号,叫他混世魔王……没想到居然出格到这个地步!”

     七娘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许家表少爷到底是个男孩,又是亲戚,和她碰面的机会,肯定不能太多。

     就算是混世魔王,那也折腾不到她头上。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众人早都进了百芳园,解语亭内外灯火通明。

     虽然天气暑热,蚊虫很多,但亭内燃过了艾草,熏过了雄黄,又正点着山萘、白芷,虫儿们,早都飞远了。

     亭脚堆了冰山,随着晚风,徐徐地就吹来了清凉。

     解语亭并不很大,许夫人坐了客席,大太太在主席上坐了,女儿们又是一席,还有小小的一张圆桌,是给九哥与许家表少爷预备的。

     两个人却迟迟未到。

     “下午进了百芳园,就不知道野上哪去了。”许夫人向大太太赔罪,“凤佳这孩子粗野,给你添麻烦了!”

     “自家人客气什么。”大太太作出不在意的样子,眼底却有丝担忧,“九哥也跟在表哥身边?”

     二娘子瞪了五娘子一眼。

     九哥虽然不能说很体弱,但也不算多强壮,自然不好和有混世魔王诨号的许家表少爷比。

     大太太正要差人散开去寻找,就听到竹桥上传来了一连串杂乱的脚步。

     她顿时放下心来,堆出了一脸笑,“凤佳走路还是那么急!”

     “活像是后头有狗追着咬他。”许夫人也露出了笑意,冲竹桥上踏着暮色而来的两个男孩招了招手,“就等你们了。”

     九哥和许家表少爷进了解语亭,九哥气喘吁吁地给许夫人行礼,“三姨!”语气甜甜的。

     许夫人就冲着余下那个穿着暗褐色直缀的男孩招了招手,“凤佳,和姐妹们见礼。”

     许家表少爷应了一声,却是先冲大太太行礼,“见过四姨。”气息停匀,丝毫不带喘息。

     他的声音很低沉,有少年特有的沙哑。

     大太太笑着点了点头。

     许家表少爷这才转过身来。

     他头顶正好有一盏灯。

     明亮的烛光透过玻璃宫灯均匀地洒在他脸上。

     众人登时眼前一亮。

     许家表少爷肤色黝黑,但看得出,五官和许夫人很是相似,眉峰上挑,丹凤眼里,透出了一股清冷的神韵。

     生得很俊秀!

     尽管他唇角噙着笑花,但给人的感觉却很高傲,似乎眼角眉梢里,都带了一丝讥诮。

     “二表姐。”他不疾不徐地招呼。

     二娘子起身和他对行了礼。

     “三表姐。”

     三娘子脸上带了一丝晕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身受了许凤佳的半礼,又还了礼给他。

     许凤佳站着受了,并没有侧身。

     按年纪算,三娘子要比许凤佳大两三岁,是他的姐姐,三娘子的全礼,许凤佳受不得,但三娘子却受得许凤佳的全礼。

     先前和二娘子厮见的时候,两边都是受的全礼,也说不上什么不妥。

     怎么到了三娘子身上就反过来了。

     许夫人和大太太脸色如常,并未出声。

     三娘子脸上闪过了恼意。

     四娘子就和许凤佳对行了全礼。

     “表哥。”五娘子咯咯笑着,也对许凤佳福了一福,许凤佳却没有动。“你也要还礼呀!”

     “早前在京城厮见过了,这一礼是我赚的。”许凤佳的声音里,就带了些笑意。

     平辈之间,平时见面只要对着点点头略微福身,就算是行过礼了,不是第一次见面,的确不用这样互相福身、作揖。所以许凤佳说,这一礼是他赚五娘子的便宜。

     看得出,他和五娘子很熟悉,也很投缘。

     许夫人不由笑出了声,“凤佳不要顽皮。”

     五娘子笑着白了许凤佳一眼,也坐了下来。

     六娘子有些紧张,磕磕碰碰地福了身,“见过表哥。”

     许凤佳抬眼看她,眼里就闪过了一丝惊艳。

     杨家的几个女儿生的都不错,但称得上绝色的,只有六娘子。虽然年纪还小,但已是眉目如画,玉人一般。

     “六表妹。”他深深看了六娘子一眼,慢吞吞地作了一个浅浅的揖。

     这才走到七娘子身前。

     七娘子规规矩矩地福身下拜,“见过表哥。”

     起身一抬眼,就撞进了许凤佳的眼神里。

     有的人虽然生得很好,但眼神却死死板板,一点都不活泛,活像两个假的眼珠子。

     许凤佳的眼,又太活泛了些。

     就好像两丛野火,勃勃跳跃,蔓延,直欲撞进别人心底。

     这是一双充满了侵略欲的眼。

     七娘子没有深究,她挪开眼神,规规矩矩地侧了半身,等着许凤佳还礼。

     “七表妹。”许凤佳也回了浅浅的揖给她。

     他的声调缓慢,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