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三十二章 焦虑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三十二章 焦虑

     过了头七,园里的姐妹们行动就自由了起来。

     八姨娘的灵柩才出了园子,六娘子就打发大雪来向七娘子问好,又请七娘子到小香雪去荡秋千。

     七娘子笑着应承了下来。

     几个大丫环一起打扫到了中午,个个都累得满身大汗,九哥和七娘子吃了午饭,九哥照旧歇在东里间,大丫环们轮流洗澡,到了下午,王妈妈也擦着汗进了西偏院。

     “我早上特地绕到幽篁里,向二娘子请了安。”她笑着说,“二娘子晚上会过来一趟!”

     二娘子每隔几天就要到西偏院走走的,因为八姨娘的丧事,也有十多天没过来了。

     当然要到西偏院来看看。

     七娘子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吃过晚饭,二娘子果真带着小寒进了西偏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家里新近有丧事的关系,她穿着竹青色湖丝裙,香云纱短衫,看起来,素净中带着一丝娇艳,使二娘子清秀的面容多了几分光彩。

     进了屋,大家先相互问候,立春带着九哥进西里间写功课去了,二娘子才和王妈妈、七娘子关了屋门,单独在东里间说话。

     “西偏院出了内贼。”

     二娘子还是老样子,第一句话,就斩钉截铁地把事情的基调定了下来。

     一口血,可大可小,小,也就迷糊过去了,不会有谁再追究什么。大,把整个正院翻腾得底朝天,也都不算是太闹腾。

     内贼出在西偏院,反正左右都是这几个人,查一查,也就过去了,动静不算大也不算小。

     “今日还有些八姨娘的事没办完。”王妈妈难掩焦虑,“明儿便开始查!”

     二娘子就扫了王妈妈一眼,神态平静。

     “九哥还在院子里,怎么查。”

     又是直指核心。

     现在最忌讳的就是自乱阵脚。

     不管是谁想对九哥下手,这个人既然已经忍了这么久,肯定不容易露出马脚。

     二娘子就望向了七娘子,“母亲就要到家了,要谨防狗急跳墙。”

     虽然王妈妈就在一边,但七娘子很清晰地感到,她就是在对自己说话,也只是在对自己说话。

     “二姐的意思是?”她审慎应对。

     在二娘子面前,就是放松不下来。

     “让九哥住到幽篁里去吧!”二娘子却抛下了这个出人意料的说法。

     王妈妈却是喜上眉梢。

     “二娘子想得周到!”

     七娘子很快也明白过来。

     虽然住进百芳园里,看似离危险近了一分,但是只要把立春带在身边服侍,进了幽篁里,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二娘子性格清淡,一向深居简出,很少到外头走动,幽篁里的下人,也被管束得很服帖。

     又是个小地方,二娘子好静,平时小丫鬟都进不了正屋的门,只有两个大丫鬟在屋内服侍,那都是二娘子的陪嫁,二娘子展眼就要出嫁的人,大太太为她挑的丫头,肯定是忠心耿耿,又有家人在府中当差,便于辖制。

     只要进了幽篁里,对方的手再长,也拿九哥没有办法了。

     不比西偏院,到底有王妈妈在,平时四姨娘可以借着这样那样的理由,打发人过来……

     “二姐想得真缜密。”她也不禁恭维。

     别看二娘子平时好像不在钩心斗角上用心,关键时刻,这一招出得却是很老到。

     七娘子有些警醒: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东西要学。

     二娘子扯了扯唇角,“别的不说,这一个月,我还是保得住的。”

     她是就要出嫁的人了,四姨娘肯定不会往幽篁里安插人手。

     当然,时日久了,又是近水楼台,也不好说。只是一个月的话,四姨娘要下手也等不到机会。

     “小雪、处暑和剩下的几个小丫鬟,妈妈们,就不要跟去了,幽篁里屋舍不多,来了也住不下。”二娘子又闲闲地道,“让她们回家住一段时间吧,也算是得了几天假了。”

     七娘子几乎要大声叫好。

     这一招釜底抽薪,连消带打,实在高明的很。

     王妈妈肯定会派人监视这几个人的动静。

     如果内贼丧失了警惕……那就是连根拔起的时候了。

     说实话,七娘子并不觉得问题会出在自己屋里,不过,她还是要客气几句。

     “二姐,这样说的话,我身边的人……”她主动询问。

     二娘子和王妈妈都露出了宽慰的神色。

     到底是七娘子的人,七娘子不主动开口,她们也不好越俎代庖。

     “平时七娘子的那几个小丫鬟都很规矩,从来不往西里间凑合。”王妈妈先开口,为小丫鬟开脱。

     七娘子眼底闪过一丝感激。

     王妈妈心中一宽:会懂得领情就好。

     “白露是梁妈妈的干女儿,她爹很早就去了,娘在针线房做事,一向老实巴交。”她继续说,“况且,她在主屋服侍也有四五年了。”

     四五年都没出问题,再出事的可能性就小了,白露身为梁妈妈的干女儿,梁妈妈自然会拉拔她,她的心当然是靠向正院……家里又没有什么不安份的亲戚,她几乎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立夏的爹是马厩上的二管事,娘是浆洗房的小头儿。”七娘子也交了立夏的底,“自从她进府,就一直在我身边服侍,也有一两年了。”

     四姨娘如果能算到立夏头上,那就实在是想得太深远了,一两年前,七娘子能不能到正院都是难说的事。再说,立夏和白露不同,寡言少语,与西里间的人都不熟悉,没事也不会进去走动。

     “小雪的爹是庄上的管事,娘是大厨房里的管事妈妈。”王妈妈又说起了小雪和处暑。“处暑的爹这几年都在偏门上差,娘身子不好,这几年都没有差事。两人都是长女,底下的姐妹兄弟年纪还小,没有上差。”

     说来说去,还是小雪和处暑嫌疑相对最大。

     身为九哥房里的丫鬟,肯定是四姨娘的重点攻关对象。

     小雪的娘在大厨房做事,和四姨娘的人接触起来很方便,处暑母亲不能当差,少了收入,家境可能比较困难,给四姨娘可乘之机。

     二娘子显然和七娘子想到了一起,“虽然梳理过几次,但还是不能放松了……王妈妈留着心,这事轻不得重不得,万万要派省事嘴严的人留意,免得传扬出去,她们是清白的还好说,最怕起了戒心,就难办事了。”

     她和王妈妈说话,用的就是吩咐的语气。

     王妈妈一点也不敢拿乔,唯唯地应了下来。

     七娘子眼神微暗。

     她叹了口气,“母亲不在,家里真是少了主心骨!”

     二娘子就望着她笑了笑,“真是个傻丫头。”

     却也不解释这话的意思,只是冲小寒使了个眼色。

     小寒就从脚边的小提篮里,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

     二娘子当着王妈妈的面揭给七娘子看,小匣子里整整齐齐码了三四排细丝纹银,“收着吧。”

     七娘子看了王妈妈一眼,咬了咬唇。

     真心要给,为什么还特地让王妈妈看见?

     王妈妈却是心底雪亮。

     端午节前封太太来访,七娘子肯定是拿体己银子打发了她。

     ……当时,她想着大太太未必高兴出这点银子,就算要补,也是等大太太回来问准了再补,否则难免就在大太太跟前落下不是,和七娘子一起吃挂落。

     当时是当时,眼下是眼下。

     七娘子不但冰雪聪明,还有二娘子的提拔……

     “快收下吧。”她也帮着二娘子劝说七娘子,甚至接过了小寒手上的匣子,硬是放到了七娘子桌上。“这是姐姐对你的体恤!”

     七娘子也就从善如流,低下头声若蚊蚋,“那谢过二姐……”

     二娘子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王妈妈看在眼里,心底又是一颤。

     看来,二娘子是真的很看重七娘子。

     第二天,王妈妈就送了五十两银子到七娘子房里:“上回封太太来……”

     也不知道王妈妈是怎么和大老爷说的这事儿,大老爷对九哥搬家的事,没有什么异议。

     第二天九哥就搬进了幽篁里,因为幽篁里房舍窄小,便只是随身带了立春,其他几个丫鬟,都放回家住着。

     七娘子下了学,也就和六娘子一道进了园子,先到小香雪玩耍一阵,再进幽篁里吃晚饭,吃过晚饭,再回到西偏院休息。

     这样一来,她在百芳园里出入的机会一下就多了。

     对九哥搬家的事,六娘子很好奇。

     “怎么一下住西偏院,一下又住进了幽篁里?”她和七娘子咬耳朵,“该不会是想到百芳园里玩,才泥着二姐赖进来的吧。”

     七娘子含笑不语。

     她不想骗六娘子。

     六娘子看了看七娘子的神色,也就不再问了。

     四娘子还是冷冰冰的,看不出什么不对。连三娘子都一如往常,笑语盈盈。

     七娘子难免纳闷:不是三娘子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她的城府深了一层。

     不过,在三娘子戴了大老爷给的宝石镯子出来炫耀的时候,七娘子也就有了答案。

     四姨娘肯定没有把这事全告诉三娘子。

     二太太最近常派人给九哥和姐妹们、姨娘们送东西,四姨娘也频频还礼。

     百芳园内暗潮汹涌。

     立春和小寒轮流看守九哥,小寒不比王妈妈忙碌,二娘子免了她的差事,只要她守在九哥身边,寸步不离。进了八月,越发连课都不让九哥去上了,对外只说是寒山寺的知客僧来送寄名符时,传话让九哥这个月别出二门,不要与成年男子相见。

     这句话,连大老爷都封在了外头。

     大老爷原本很生气,但二娘子亲自到浣纱坞解释了一番后,居然也就默许了下来。

     九哥也就连幽篁里的门都不出了。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无心人如六娘子,都看出了不对劲。

     “九哥还是在幽篁里小住?简直就是坐牢。”她笑话七娘子,“你看你,就像是个探监的。”

     七娘子哈哈大笑。

     她的确是去探监的。每天的晚饭,是九哥的放风时段。晚饭后可以和七娘子到幽篁里外头的小径走走。

     九哥现在的确是一心一意地盼着大太太回来:大太太不回来,他的牢狱生涯就没法结束。

     进了八月,大太太从扬州送来的信也到了杨府。

     说是八月十日从扬州启程,走水路过苏州。

     扬州到苏州,走水路也就是两天的功夫。

     正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提心吊胆的日子,总算是快到尽头了。

     王妈妈私底下又有些焦虑。

     “太太马上就到家了,内鬼却还没有露出马脚。”她和七娘子抱怨。“怕是太太觉得我老婆子办事不力了……”

     “您不是和内鬼斗。”七娘子就安慰,“是和那位斗……她都和太太斗了多少年了。”

     如果四姨娘能轻易被抓住马脚,那也就不是四姨娘了。

     王妈妈稍微放下心来。

     “只盼太太平平安安到家,家里也平平安安的等到那一日……等太太到家再闹起来,我也不管了。”她双手合十,虔诚地闭目念起了佛号。

     七娘子也很能理解王妈妈的心情。

     她一个人要支撑正院的门户,处理大小事务,又要防着四姨娘使坏,只怕也是心力交瘁。

     “大家也都尽心了!”她安慰王妈妈。“出不了什么大差错的。”

     “太太要面子,恐怕九哥住到幽篁里的事,也会惹她生气。”王妈妈愁眉不展,这才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又是和许夫人一起到家……”

     “许夫人是母亲的亲姐姐,姐妹之间,没有那么多讲究的。”七娘子只好这么说了。

     王妈妈笑了笑,对七娘子倒是多了几分亲近的意思。

     到底还小,不知道这姐妹在家亲密,出嫁后,就难免有些攀比的意思。许夫人春风得意,就衬得大太太有些黯然失色。这当口,再露出个家宅不宁的马脚……大太太面上也不好看。

     她就和七娘子说起了许夫人。

     “许夫人是大太太的三姐,嫁到平国公许家,也有多年了。平国公早年领兵征战,因此直耽误到许夫人三十岁上,才生育了嫡子,许少爷今年也有十岁了,倒有两三个庶兄。”说起来,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许家的显赫,是杨家拍马都追不上的,两个姑奶奶,一个已去世了的暂且不说,还有一个是宫中贵妃……虽然无所出,却和皇后走得近,与她一道抚养太子,也有多年。”

     将来太子即位,自然会尊敬贵妃,许家的脸面就别提多大了。和杨家这样的官宦家庭比,自然是又体面,根基又深。

     也难怪大太太要拉许夫人给她撑腰。

     “二老爷这几年在京里,也多亏了平国公照看。”王妈妈提到许家,面上有艳羡,也有一丝骄傲,毕竟杨家的这门贵戚,也是靠大太太的关系才牵起来的。“许夫人一向疼爱太太,二太太这回,可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七娘子在心底对许夫人就有了一丝好奇。

     八月十二日,大太太与许夫人如期而至,大老爷亲自到码头把两人接回了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