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三十章 出手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三十章 出手

     七娘子下午就没有进百芳园。

     黄绣娘身边的小丫头过来传讯:这几天百芳园里进进出出的,有些事小孩子不方便看,朱赢台就暂时停课了。

     七里香出了丧事,虽然只是才出生的小婴儿,但也有一套程序要走,进进出出,总有些事情是没出嫁的女儿不方便掺和的。

     七娘子只好在西偏院绣花:立春陪着九哥上学去了,王妈妈还在忙碌,西偏院里只有她和几个丫鬟,倒是很安静。

     半下午的时候,八姨娘也去了。

     倒是干净利落,据说产后一直没有缓过来――到了中午人就不行了,灌了独参汤,也不过是支持着说了几句话,半下午就咽了气。

     众人都有些恻然。

     在古代,死生要无常得多,谁也不知道昨天还在你身边的人,今日是否会忽然消逝。

     生命就好像风中残烛。

     七娘子想到八姨娘在解语亭前的那个飞眼,更是唏嘘。

     鲜花也似的人儿,也如落花,悄然淡去,无声无息。又有谁会把她记在心里?

     大老爷当晚的心情也很不好,浣纱坞里的三姐妹一次又一次要酒,到最后大厨房索性送了一坛子三花酒去。

     大老爷第二日迟迟才从浣纱坞出来进了西偏院,满面的官司,王妈妈迎头撞见,都吓得跳了一跳。

     几姐妹都在自己的住处闭门不出,免得冲撞了八姨娘的丧事。四姨娘和王妈妈携手,一个管库房进出,一个管里外布置,很快就在七里香设了一个小小的灵堂,各房姨娘都前去祭拜。

     八姨娘是明明白白的自己没福,否则,真的平安生了一对双胞女儿,虽然大老爷大失所望,但她下半辈子也就有了依靠。

     大老爷格外开恩,让她过了头七再运出城外安葬。

     “就不要入祖坟了。”他和王妈妈商量,“不过,到底是全头全尾好好发送了,免得她怀着怨气。”

     说这话的时候,大老爷就坐在堂屋里。

     九哥在家学没有回来,七娘子这几天却都没有上学,在东里间读书,隔着帘子,她都能听到了大老爷语气中的一丝惧意。

     “哎。”王妈妈答应得很爽快。“还是照往常的例,在观音山做七天法事吧!”

     杨家姨娘的丧葬,一向是让观音山来做法事的,大老爷点了点头,又格外关照,“到了三姨娘的周年,也为她做场法事。”

     七娘子不免好奇。

     杨家几个去世的姨娘,就数三姨娘的死最为人讳莫。

     二姨娘和六姨娘都是难产去世,二姨娘命好,还留下了初娘子,六姨娘却是一尸两命。这里头可能有渊源,但古代医疗条件太差,也真的可能只是单纯难产。

     九姨娘是病死的,七娘子在她身边为她送终,怎么不知道九姨娘一心求死,根本没有人来算计她。

     到现在众人说起杨府的姨娘,都还会提起这几个去世的女人,没有多少顾忌。但七娘子就没有听人提过三姨娘,仿佛她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

     大老爷又和王妈妈商量了一些细节,把三姨娘的法事和八姨娘的法事规格都定了下来,才出了西偏院。

     王妈妈也很快进了百芳园去找小库房的药妈妈说话。

     七娘子就低声问白露,“三姨娘是犯了什么事儿?”

     倒不是单纯的好奇。只是在正院出入,自然要了解正院的忌讳,知道得多些,行事也就多些分寸。

     白露脸上掠过了一丝为难。

     “我进正院当差的时候,三姨娘已经去了几年。”她压低了声音,“只是听姐姐们私下里传过,三姨娘是犯了天大的忌讳,被大老爷活活打死的,不要说祖坟……连个正经的墓头都没有,拿草席卷了卷,就丢到乱葬岗去被野狗啃吃了。”

     就算白露也见过些世面,说起来,都不由得微微发抖。

     古人很看重自己的身体,没有现代人死后一烧了之的洒脱。这辈子不能留全尸,下辈子魂都不全。所以刑场上被斩首的犯人,过后都要把脖子缝了下葬。丢到乱葬岗由野狗啃吃,是最惨最惨的下场。

     七娘子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三姨娘究竟犯了什么事,让大老爷这样痛恨她,现在却又还要反过来给她做法事……

     屋外就传来了九哥的笑语声,七娘子连忙按下心事,笑着出了东里间。

     “九哥回来了。”她吓唬九哥,“刚才父亲还来过,要考察你的功课,问你论语念完了没有。”

     九哥吓白了脸,“七姐骗我!”

     立春笑盈盈地问九哥,“我在家学外头站着的时候,怎么瞧着九哥一边上课一边走神?等老爷来问了,才知道慌?”

     大家看着九哥心虚的样子,都嘻嘻笑了起来,立春就洗了手,去小厨房为九哥捧了点心来吃。

     九哥就着立春的手吃了两口点心,就进西里间,“读书写字!”很有雄心。

     七娘子也回到东里间,抄写《声律启蒙》。

     没过头七,因为姐妹们不方便出入百芳园的关系,她也不用上学,七娘子打算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把声律启蒙抄完。

     立春却是跟了进来,脸色微红。

     “借七娘子的净房洗个澡。”

     天气热了,丫鬟们天天都要洗澡,立春却是已经搬离了原本的下处,现在要走回去洗个澡,不但不方便,王妈妈不在,她也不好离开太久。

     七娘子连忙笑着让上元、中元去打水,又怕立春不好意思,自己把文房四宝搬到堂屋来,在饭桌前写字。

     隐隐约约就能听到立春和上元说话,夹杂着白露的笑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

     说起来,立春也才十六岁,一天到晚都在九哥身边守着,也难为她耐得住这份寂寞。

     七娘子抄了一会书,无意间一抬头,就看到小雪从外头端了一盘子鲜果、点心进来。

     她额前有细细的汗,双颊红润,看上去十分不耐暑热。

     “七娘子尝尝?”见到七娘子在堂屋练字,她笑着凑了过来。“才从小厨房偷来的好东西。”

     九哥身边的这两个丫头,时常仗着脸面,到小厨房吃东拿西的,七娘子久已知道。

     曹嫂子虽然对自己不咸不淡,但从来也不让这两个丫头走空。

     她笑了笑,“你自己吃吧。”语气淡淡的。

     小雪就摸了摸头,嘻嘻笑着进了西里间,身子一摇一摆的,越发像个大头福娃娃。

     七娘子俯去,才写了一行鹭飞对鱼跃,宝钿对金钗,心中就觉出了不对。

     自从聚八仙事发,王妈妈和立春对九哥的饮食,就相当上心。

     这段时间,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立春成天守在九哥身边,就是为了随时服侍他喝水用点心,连九哥到家学里喝的茶水,都是她从西偏院带过去的。

     曹嫂子也把小厨房把守得风雨不透,除了她本人,谁也别想进食材间一步。

     小雪在这样的时候还端了一碟吃的进西里间,岂不是在给自己找嫌疑?

     这丫头虽然看着老实憨厚,但也不会这么没有心眼吧?

     她就搁了笔,抬起头透过七彩剔透的琉璃珠帘观察着西里间的动静。

     小雪靠在墙边,笑嘻嘻地和处暑轻声说话,并没有动那盘鲜果的意思。

     婴戏粉彩广口盘就静静摆在九哥身后的圆桌上,看起来,很不显眼。里头有几个林檎果,还有一小碗冰酥酪。

     七娘子微微皱眉:这要不是被她撞见,留了意,处暑还能记得这盘吃的是小雪带来的?

     都不记得是小雪带来的,自然也追究不了这吃食的来历了。九哥若是粗心一点,拿起来就吃……

     七娘子越想越觉得可疑。

     但小雪在九哥身边也服侍了好几年,一向没有出过什么大差错。

     她又想到了几个月前,小雪吃了二太太送来的樱桃,反而泻了几天的事。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适感,就萦绕上了心头。

     七娘子就伸了个懒腰,起身进了西里间。

     虽然和九哥在一个屋檐下也住了几个月,但七娘子很少到西里间来――也是怕王妈妈觉得她有意和九哥套近乎。

     “立春姐姐在我屋里洗澡。”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九哥解释,“我屋里潮气大,就不好写字了。”

     纸是娇贵的东西,水汽太足容易卷边。

     “趴在八仙桌上写字怎么会舒服!”九哥立刻就回头吩咐,“小雪,给七姐姐加一张凳子。”

     他有些兴奋,“七姐姐还是第一次到我屋里来做功课!”

     七娘子抿唇一笑,“占用九哥的地方了,九哥不会和我计较吧?”

     九哥笑嘻嘻地说,“会!交银子来,二两一次!”

     两个小孩子就笑成了一团。

     七娘子也不看小雪,只是专心写字,和九哥头碰头,你一笔我一划。得了闲,便看九哥的字。

     九哥的字挺拔秀丽,虽然还很稚嫩,但已隐隐看得出柳公权的意思。

     他抄的是论语。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九哥一边抄一边念。

     “听都听不懂。”七娘子皱了皱鼻子。

     九哥笑嘻嘻地解释,“学生原宪问,何为耻。子曰,国家有道时,做官是好事。可国家无道,做官便为耻。”他说得头头是道,似乎对论语里的意思,很是熟悉。

     才七岁就能懂得这么多,大老爷怎么还是一脸不满意的样子。

     七娘子就问九哥。

     九哥叹了口气,“爹说他这个年纪,已是学完了中庸,开始念春秋了。”

     也就是说,大老爷在七岁的时候已经读完了四书,开始念五经。

     七娘子有些目眩:她一向以为自己在同龄人中,当然算得上早熟。可不管是大太太、王妈妈还是立春,对她的表现都只有欣赏,没有惊讶。

     原来古人智力成熟得这样早。

     在现代,五六岁的孩子不要说读论语,恐怕连幼学琼林都看不下来。在杨家,九哥这样的进度还要被大老爷嫌弃……

     到底是杨家人天生聪明,还是古人要早熟得多?

     不过想来也是,在这个时候,能活到六七十岁,算得上是很难得的事了,疾病又多,医疗水平又低下,孩子早熟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她只好拍了拍九哥,“多学多念,也是为你好。”

     九哥点了点头,就伸起了懒腰,七娘子看了小雪一眼,笑着问,“小雪偷了一盘吃的,怎么不见你动?”

     这话透着一点好奇,一点调笑,好像只是在和小雪开玩笑。

     七娘子就顺势盯住了小雪。

     小雪笑眯眯地摸了摸头,“九哥在读书,我怎么好意思吃东西,悉悉索索的,九哥又要笑我是小老鼠了!”说着,处暑和她一起没心没肺地笑成了一团。

     看来小雪当值的时候偷吃东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九哥板起脸,哼了一声。七娘子也跟着笑了。

     眸底却是一片暗沉。

     如果真的只是自己想吃,早就动嘴了,都不必端到西里间来,站在小厨房里吃完了再过来,谁会说她?在这么敏感的时候,端了一盘子九哥爱吃的东西进了西里间,实在可疑。

     也罢,再试一句。

     “你快吃吧,再放下去,酥酪都要化了。”七娘子提醒小雪,笑嘻嘻地推了推九哥,“可不许你笑她是小老鼠。”

     小雪轻快地应了一声,端起了小碗,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里头的酥酪。九哥看得直咽口水,却没有出声。

     “小老鼠。”他划拉着脸嘲笑小雪。

     西里间里充满了笑声。

     七娘子心底就有点拿不准了。

     林檎果是不会有毒的,要往鲜果里下毒,难度太高了。有问题的只会是酥酪。

     难道是她太多疑?

     以前也常看到小雪从小厨房找了好吃的,端到东次间和九哥分享,这丫头很贪吃,否则也不会吃出了一张圆脸。

     七娘子就继续低下头写她的字,九哥也重新开始背书。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九哥背得摇头晃脑,就好像一个小学究。

     立春将湿漉漉的头发挽在脑后,笑吟吟地进了西里间,看到这和谐的景象,又退回了堂屋。

     七娘子晚饭前才从西里间出来,吃过晚饭,九哥便不再读书――到了晚上烛光昏暗,坏了眼睛就不好了。立春就亲自拿了物事,打发九哥洗澡。

     七娘子几次想和她说话都没有找到机会,王妈妈忙碌,立春就得全天候陪在九哥身边,可是这猜疑她贴身丫鬟的事,七娘子又不想当着九哥的面说。

     如果小雪是清白的,以后她还怎么在九哥面前做人?好像她这个姐姐成日里就只会猜疑来,猜疑去似的。就算是为了九哥好,都难免落下个小心眼的印象。

     虽然是双生姐弟,却也不能轻忽地对待。

     进了初更,淅淅沥沥下了几点雨,天气倒凉爽下来,七娘子从净房出来,自己拿着白布擦拭头发,一边和白露说笑。

     西里间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