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十二章 对策
最快更新庶女生存手册 !

    第二十二章 对策

     天色已经很晚了,七娘子回到西偏院时,九哥已经换了外出的衣裳,在堂屋和王妈妈说话。

     见到七娘子进屋,几个人脸上神色各异。

     立春在九哥身边笑吟吟地斟茶,见到七娘子进来,她带着笑看了七娘子一眼,便转过头去。

     这一眼里有无法掩饰的关心。

     九哥视若无睹,依然拉着王妈妈,询问着大太太的行止。

     大太太三月底就到了京城,送了一两次信回来,都说一切很好。

     王妈妈脸上却是立刻就出现了三分提防……在今天之前,她与七娘子之间,本来已经渐渐地越来越亲近了起来。

     “王妈妈。”七娘子却没心思揣摩王妈妈的情绪,她对王妈妈点了点头,“我屋里的立夏今儿家里出了点事,我让她回家去,吃完晚饭再过来。”

     立夏是她屋里的丫鬟,只要七娘子愿意,让她日日回家吃晚饭,王妈妈也没什么好说的。

     她没有等王妈妈回应,冲王妈妈微微一笑,便掀帘进了东里间。

     虽然七娘子还维持着平常的风度,但是她的眼角眉梢,却分明带了一股紧迫与无措……看上去,就有了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九哥愕然望着她的背影。

     立春就给白露使了个询问的眼色。

     从余容苑出来的时候,七娘子还是好好的,一点异状都没有。

     当时霜降、她和白露都是看着的,七娘子只是带着立夏和封太太说了几句话,给了些银子,面上看不出多亲近,也看不出多冷漠。

     朱赢台一向是申初下课,七娘子脚程快,申初一刻就能回到西偏院。

     她今日是整整晚了快两刻钟,现下都是申初三刻了,西偏院一向是申初二刻吃饭……所以九哥才在堂屋和王妈妈说话,一边打发时间,一边等着七娘子。

     如果说心里没有一点好奇,那是假的,就算是立春都想知道,七娘子为什么晚了这么久才回来。

     尽管深宅大院里,没有永远的秘密,但西偏院的消息,也没有灵通到这边四姨娘和七娘子说话,那边就传到了王妈妈耳朵里的程度。

     王妈妈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快:才进了正院几天,就摆起了小姐的派头?当时被自己领着去见太太的时候,那副可怜相儿,可还是历历在目呢!

     白露已经跟进了屋子里,东里间传来了低低的说话声……

     立春笑着对九哥说,“饿了吧?别等你七姐了,先吃饭吧!”不管七娘子在闹什么,九哥可饿不得。

     王妈妈也回过神来,连声招呼九哥吃饭。

     九哥好奇地望着东里间的门帘,愣了愣神,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又有些担心地道,“是谁给七姐气受了吗?”

     立春眼色微暗,王妈妈笑道,“说不准……不过,这可不是九哥儿管的事!”

     这时候,白露就忽然掀帘出了东里间,冲王妈妈使了个眼色,轻声道,“王妈妈,七娘子请您到屋里说话……”

     她的语气和神态,都暗示着有事发生。

     众人都很迷糊,王妈妈更是不快了。

     神神叨叨,也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事儿!一点大家小姐的风范都没有!古话是怎么说来着?杨家这样的人家,小姐们就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但她也不想在九哥面前落七娘子的面子。

     王妈妈能在大太太跟前混到如今的体面,靠的肯定不是自己的刻薄和小气……她的凶狠,是给底下人看的,七娘子就算再怎么不得宠,也都是她的主子!

     “哎!这就来。”虽然透着三分不快,但王妈妈还是应了一声,给立春使了个眼色,吩咐她照看好九哥儿。就和白露一起进了东里间。

     立春就和小雪一起,服侍九哥用餐。

     菜色很丰盛,虽然有些温了,但天气渐渐地热起来,九哥倒也不在意。

     他一边吃,一边滴溜溜地瞥着东里间,耳朵竖得尖尖的。

     立春看了,不禁有些好笑。

     她也正分神注意着东里间的动静。

     东里间里,低低的说话声一直没有断过,一开始都是七娘子的声气,后来就多了王妈妈的声音。

     王妈妈一开始似乎很激动……声音竟有些高亢。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她的声音一下又小了下去,又急又快地,窃窃私语了起来,立春听了好久,才听到了几个词。

     “四姨娘……三娘子……二太太……”

     她心中一凛,不敢再听下去了。

     在大太太身边做事,一向是很有体面的,在立春这个位置坐着,她所享受到的富贵,有时候甚至要比寻常人家的小姐还要更显赫。

     但,有时候这个位置也是很有风险的!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事……就不可能平平安安地脱身出去!

     立春这几年来,夜夜提心吊胆,怕的就是无意间牵扯得太深,叫大太太不放心把她嫁给别人!

     站得越高,就越担惊受怕。

     七娘子单只叫了王妈妈,没有让她进屋,立春本来还有几分不满。

     现在剩下的却全是庆幸和感激。

     二太太不管怎么说,都是杨二老爷明媒正娶进来的嫡妻原配,尽管她一向对九哥心怀不轨,但……和她有关的事,还是能少知道,就少知道得好,免得将来为了体面,就这么……

     立春笑吟吟地服侍了九哥吃过饭,梳洗过了,就哄着他进了西里间读书写字。

     九哥虽然乖巧听话地坐到了书桌前,却还是不断注意着外头的动静,小小的脸上,透露着掩饰不去的关心与担忧。

     立春看了心里很难过。

     虽然他从来没有表露出来,但九哥是个懂事的孩子,他不会不知道自己的生母娘家过得很困窘……

     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连封太太的面都没有见过。——他身边的人哪里敢带他去见封太太?什么事都做不了……还不如七娘子这个女儿家。

     七娘子见完了封太太,回来就这样反常,他心里肯定是又担忧,又着急的。

     “太太眼下在京城,惦记着您呢!”她柔声说,“您要是没能好好练字、背书,等太太回来考问功课的时候,会让她失望的!”

     听起来,只是在督促九哥读书。

     九哥眼里闪过一抹黯然,听话地嗯了一声,伏案继续全神贯注地临帖。

     堂屋里就传来了王妈妈的声音。

     “饭菜都冷了!我这就叫曹嫂子给您重做去。”她的声音有些发颤,音调又高又急,又带了三分的狼狈,三分的讨好。

     立春和九哥不约而同地扭头看了过去。

     “妈妈客气了。”七娘子似乎完全恢复了正常,声音里带着柔柔的笑意,“下一碗面对付过去就成了,错过了饭点,我倒也不太饿了!”

     “正好,曹嫂子的鸡丝汤面可是一绝……”王妈妈的声音消失了,没过了多久,她掀帘子进了西里间。

     “九哥可有认真习字?”王妈妈看上去,已是完全恢复了正常。

     立夏是申正三刻被上元接回西偏院的。

     她看起来虽然疲惫,但也有几分兴奋,手中还提了一个小小的篮子,见到七娘子,便捧出了里头的小瓷坛子,“这是我爹娘孝敬您的腌黄豆,知道您喜欢吃辣,特地做得稠了些。”

     看起来,她没有丝毫不对,就好像是千辛万苦讨了假回家看望,收假时顺便给主子带了些小小的礼物。

     这丫头历练出来了。

     七娘子有些欣慰,却不动声色,“好,替我谢谢李叔、李婶。”她示意上元把小坛子捧走,“是吃过晚饭来的?累着了吧,下去找白露姐说说话,我这里不用人服侍。”

     立夏便带着笑从侧门出了堂屋,进了南厢房,上元见两个大丫环不在,便没有离去,而是低眉顺眼地在书案边站着,随时准备为七娘子磨墨添水。

     七娘子反而被搞得有点不自在。

     过了一会,立春笑嘻嘻地端了一碗百合莲子糖水,进了东里间。

     “七娘子。”她招呼着,“您今儿晚上进得少,吃些夜宵,就不犯饿了。”

     自从九哥搬到了西偏院,各种夜宵,七娘子是没少吃。

     上元连忙上前接过了立春手里的糖水,轻轻放到了七娘子桌前。

     七娘子起身笑着让,“立春姐姐坐。”便密切地看着立春的神色。

     没有叫立春进来,是为了她着想……但她的好意,立春未必能理解。

     立春坦然地回视着她,眼底透出隐隐约约的感激。

     两人对视了一眼,就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思。

     立春摇了摇头,抿唇笑着说,“还要去服侍九哥安歇,今晚轮我上夜,不好轻忽了。”

     七娘子就含笑把她送到门口,回身坐回了酸枝木圈椅,有一下,没一下地舀着清澈透明,略带粘稠的糖水。

     把这件事告诉王妈妈,也是无奈之举。

     虽然没有经过查证,推测只是推测,如果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王妈妈反而会觉得她大惊小怪……

     但牵涉到九哥,再大惊小怪,都不算是大惊小怪。

     而且她手头的这点人,也根本没办法打探消息!

     换句话说,如果连她手底下的白露、上元都能轻而易举地打听到四姨娘和二太太的隐私,那她们早都被大太太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如今在杨家,四姨娘设下的局,也只能由大太太来破解。

     虽然告诉二娘子,效果可能会更理想,她也能把自己撇的更清。毕竟二娘子到底是她的姐姐,年纪也不大……弄虚作假,把自己的动机说得纯洁一点,并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大太太和二娘子之间的关系,却不是很密切……二娘子从来不在内宅的事上多说什么,大太太也从来不拿内宅的事去烦她。

     而能影响到大太太对自己观感的人,非王妈妈莫属。几个月朝夕相处……王妈妈将来对大太太说的话,很大程度上,就是她这几个月的成绩单。

     在王妈妈面前,七娘子就没有玩弄什么手段了。

     她只是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在聚八仙里,听到的那番对话复述了出来而已。

     光是这番话,就已经让王妈妈面色大变,且惊且怒了。

     如果让四姨娘如愿,大太太脸面扫地之余……她这个留守的管事妈妈,被迁怒的可能性自然是最大的。

     再说,七娘子能想到的,王妈妈也不会想不到。

     甚至,由于她对杨家的熟悉,七娘子不知道的,王妈妈也一清二楚。

     四姨娘打理家务的那几年,和二太太的往来很少。

     说来也是,那几年里,过继的事虽然一直没有提起,但是也一直都是众人心中的默契,二太太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心只在大太太身边服侍尽孝,哪里有闲心和四姨娘来往?

     尽管二太太这几年来,行事很没有章法,透着个乱字,但她终究不是三岁小孩……为了三娘子的亲事这么忙前忙后的,打的是什么主意,谁都能猜出来!

     长年累月居住在深宅大院的妇人,心胸会变得很小,一点刺激性的消息,就能让她们想入非非,着慌起来。

     王妈妈就是这样。

     四姨娘方才找七娘子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七娘子到底还小,根本不知道自己听到的东西重要在哪里……到底是双生姐姐,把她抱进主屋,真是大太太高瞻远瞩!

     才来了这么几个月,就给九哥挡了几次灾,她是九哥的福星啊!在胎里是做姐姐的照顾弟弟,出了娘胎,就算这两人不亲密……做姐姐的也都能在冥冥之间为弟弟挡掉劫数!

     王妈妈站起身,在屋里来回踱着方步,甚至还低低地念了几遍佛,才渐渐冷静下来。

     她和七娘子不一样。七娘子年纪还小,心思还是很单纯的。

     虽然她和三娘子不对付,但是机缘巧合之下,她在聚八仙听到了那些话,却也不以为意,没有放在心里。

     毕竟四姨娘为了三娘子的婚事汲汲营营地奔走,是公开的秘密。

     直到四姨娘侧面向她打探求证,才引起了她的警觉,这才找上王妈妈,说出了那番对话。

     “原本以为二太太只是帮着四姨娘相看人家,毕竟……她也是官太太,在江南十多年,人脉自然不少。”七娘子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就没怎么放在心上……虽说这有些不地道,但二太太也不是第一天……没想到四姨娘居然紧张成这个样子,还特地找我试探起来了。”

     真是个傻孩子!

     二太太平白无故,朝四姨娘卖什么好?

     好在还算机灵,到底是敷衍了过去,没让偷听的事露了馅。

     说她傻,她又机灵,说她机灵,她又傻……

     王妈妈一边沉思着,一边吹熄了灯火。

     今晚轮到立春在九哥身边照看,王妈妈也没有离开,就睡在了西偏院里。

     她需要好好想想……这事,虽然需要小心应付,但,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黑暗里,王妈妈隐隐露出了兴奋之色,下一刻,脸色又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