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99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99章

     许是庄丞相和庄夫人都没多少时间陪她,所以庄怀菁有些黏人。她那时忘性大,并不记得她和孙珩之间还有这种小插曲。

     孙珩有自己的书房,庄怀菁经常在他的书房读书。

     孙珩开始只是觉得有些好玩,想捏捏她柔软的手,但庄家的这位小姐确实和孙太傅说的一样,惹人喜欢。

     不过也有不少缺点。

     挑食,爱睡觉,黏人等等的毛病,她都有。孙珩知道有部分是因为她身子原因,但还是觉得不好,皱着眉要求她以后改掉。

     每到这种时候,庄怀菁总会伸手要他抱她,试图不做那些不喜欢的事,孙珩抱着她,捏她的脸说不行。

     他说话很少用重的语气,旁人听起来都会有种别样温雅,便是谁看都以为是个好相处的,庄怀菁求了半天,只能点头答应。

     孙珩不知道过了不久后,最依着她这些小性子的人是他自己。

     孙太傅这段日子不常在府中,她最听他的话。孙珩好像找到了为人师的乐趣,对她越好,骨子里的恶趣味就越浓,心想如果以后告诉她,他都是在骗她的,她到时一定会哭得满脸通红。

     孙珩自己心里不痛快,便也想让别人不痛快。

     ……

     孙太傅总是喜欢往家里带小孩,没过多久,他又带了个孩子回孙家,叫陶临风。

     陶临风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孙珩只是同他照了个面,旁的也不问。他面上看着温雅如玉,但很少把旁的事放在心上,现在唯一的乐趣,是和庄怀菁待在一起。

     庄怀菁和家中庶女玩不到一块,出了外面,便总想着和别人玩,从前府上只有一个孙珩,她便一直找他,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陶临风,她自然是高兴,觉得又多了一个玩伴。

     但陶临风开始并没怎么搭理庄怀菁,还给她下了面子,这傻姑娘没感受到,孙珩看在眼里,眸色却深了许多。

     不爽。

     孙珩很喜欢抱着她,庄怀菁也喜欢被他抱着。她手里拿着笔,坐在他腿上……孙珩正在手把手教她写字,庄怀菁的眼睛盯着纸,一笔一划地写字。

     “菁儿,今天是不是去了后院?”孙珩突然问她,“又跑去见别人?”

     “临师兄没理我,”庄怀菁还在拿笔写字,“我觉得他好厉害啊,会的东西好多,昨天我去找他,看见有人在叫他……”

     “以后少去,”孙珩打断她的话,“那是父亲的客人,不得怠慢。”

     孙珩长手长脚,怀抱很暖和。他还不能很好隐藏住自己的心思,庄怀菁不知道他心中不悦,却听出他语气不对,只是乖乖点头。

     他不许她去,但她可以悄悄去。

     庄怀菁素来听他的话,孙珩也没起什么怀疑,他看了会她的字,道:“你写得不错。”

     “真的吗?”庄怀菁有些惊喜,“太傅说我还得再练。”

     孙珩抽出毛笔,架在砚台上,抱起她,说:“太傅骗你的。”

     庄怀菁还没被他这样夸过,搂住他的脖颈,要是有尾巴,得翘上去。孙珩把她放到新摆进书房的梳妆镜台前,让她坐到圆凳上,拿起梳篦。

     书房里摆这东西是不太对的,但这是孙珩的书房,孙珩吩咐了,底下小厮也只能照做。

     “昨日出去的时候,见到摊贩卖缠花,很好看,有些大,不适合你,便让他做了小的,我早上才收到。”

     孙珩帮她梳了双髻后,从妆奁中拿出精致的木匣,放在镜台前,打开拿出里边的两朵蕊心微黄缠花,约摸有拇指大小,细细比量,帮她戴在两边。

     这是他最近的乐子,说不清原因,依旧只是觉得好玩。庄怀菁脸颊微圆,睫毛纤长,是个美人坯子,以后若是长开了,不知会嫁给何人。

     孙太傅有次见他这样,震惊得差点合不上下巴。

     他宠庄怀菁是因她父亲的原因,但孙珩这样,未免太过了些。

     孙太傅生怕自己养歪了未来的太子殿下,找了机会旁敲侧击,隐晦告诉他,这些事不需要他来做。

     孙珩不明白孙太傅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他只是找件闲事来事。

     ……

     陶临风在孙家待了三四个月,孙珩与他见得不多,两人相安无事。

     某一天傍晚,庄怀菁的贴身丫鬟找来孙珩这里,问她家小姐在不在他那里,孙珩抬起淡淡的眸眼。

     庄怀菁下午的时候就说自己累了,要回去休息。她已经熟了孙家的地方,哪都能走,孙珩自己有事做,也不会常常看着她。

     他站起身来,往后院走。

     孙太傅有闲情逸致,他常画府中的场景,偶尔还会假装是别人画的,问庄怀菁和孙珩画得怎么样。他的画实在一般,比不上他的字,但孙府四处设得巧妙,院落间的青石板干净,是他自己设计,请人造的。

     陶临风和庄怀菁年纪相差几岁,照理来说是不喜欢和她这种年岁的孩子玩,但庄怀菁总是来找他,一来二去,两人关系也变好了。

     她今天要回去时没注意门槛,摔了一跤,小孩子跌跌撞撞很正常,偏她疼得要哭了样。

     陶临风看着无奈,背她回去。

     “太娇气了。”

     庄怀菁声音带着困意回:“没有。”

     庄怀菁在他那里玩了半天,身子也累,开始还撑得住,后来忍不住,眼睛闭起来,头靠在他的背上,睡着了。

     她没回话,呼吸又轻又缓,陶临风也猜到她睡了,小心翼翼往上托了托,让前面提灯的小厮走快些。

     他们没走两步,就看见了前面的孙珩。孙珩站在原地,昏暗之中,他的表情看不清,倒是后面庄怀菁的丫鬟看见人,连忙过去。

     陶临风见过她,知道她是庄怀菁的丫鬟,他小声说了一句:“她睡着了。”

     庄怀菁的丫鬟点了点头,轻手轻脚把她抱在怀里,朝他道了声谢。陶临风说了句没事,然后朝孙珩抱拳道:“孙少爷。”

     孙珩还是个少年,心中有种压制不住的怒气,他慢慢回过神来,心想自己这是在气什么?

     他皱眉淡声同他道:“菁儿身子弱,你不要让她在外面玩到现在。”

     孙珩的语气明显有种怪罪之意,陶临风没怎么见他,但也听庄怀菁说过他脾气很好,倒没想他一出口便是这种话。

     天色已晚,庄怀菁的丫鬟也不敢久留,只道:“小姐累了,我先送她回去。”

     陶临风住在孙家是为了避难,也不会去惹孙珩,他看孙珩一眼,转身离去。

     ……

     孙珩当晚没睡着觉,他心中出现了些奇怪的情绪,很不像他。诚然庄怀菁性子不错,让他心中想折腾她的想法淡了许多,但也没可能影响那么严重。

     他脑子里想不通,便又想到陶临风背她回来的场景,陡然明白了些。

     孙珩知道自己的身份,但对孙家也有归属感,对孙家的感情比宫中要深厚很多,陶临风平白无故在家中待了那么久,就好像有人占了他的地盘样,心里有层疙瘩。

     他慢慢坐起来,心想明日去找太傅,让他把陶临风赶出去。

     但片刻之后他又睡回床上,心想不行,他要是去跟太傅说,太傅一定觉得他心胸狭隘,要他学些容人之术。

     还不如让陶临风自己离开。

     第二天庄怀菁又过来了,她听昨晚丫鬟说孙珩好像生气了,一进孙府就跑过去找他。

     庄怀菁站在门口,朝他房里望了几眼,红木圆桌上摆着清粥小菜,孙珩掀帘出来,看见外面探出的小脑袋,同她对视了一眼。

     庄怀菁像往常一样,小声叫了一句珩哥哥。

     她的一声珩哥哥,让孙珩一愣,终于想明白自己昨天的异常。

     他是普通人,总归不能免俗,养条猫狗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相处了那么久的人。这些时日对她那般照顾,心中恐怕也产生了些影响。

     算来算去,没想到自己是把她当成了妹妹。

     他在孙家待了十几年,见得最多的是丫鬟和小厮外,其次是太傅和将军,庄怀菁比他小几岁,又很黏人,一直追着他叫哥哥,大抵是日子久了,所以生了感情。

     若是妹妹,好像也不错,他想了想,她哭和她笑,他都挺喜欢。

     “珩哥哥,生气了吗?”她小心翼翼,从门后面走出来,双手似乎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自庄怀菁上次被自己牵进书房后,她就再没有过这种拘谨,孙珩朝她招招手,让她进屋里,庄怀菁眼睛一亮,知道他没生气,跑进去抱住他说:“是我错了,不该骗你。”

     “知道错了就好。”孙珩叹了口气,他揉揉她的头,“吃饭了吗?”

     庄怀菁其实已经吃过了,但她还是摇头,说没有。她知道孙珩最宠她,但昨天她骗了他,他一定觉得很生气,和他吃顿早饭就好了。

     孙珩让外边小厮多加了个碗,自己给她盛了碗粥,把她拉在怀里,喂她喝粥。庄怀菁已经学过两年礼仪,但她年纪尚小,又被宠惯了,也没觉得孙珩喂她有什么怪。

     但她喝下粥后,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说:“这里面好甜,放了好多糖。”

     孙珩没让小厮放糖,自己尝了一口,发觉确实是甜了一点,但这也只能叫清甜,他摇摇头道:“不能挑食。”

     庄怀菁只能继续喝,喝了一半肚子就撑了,喝不下去,红着脸和他坦白说:“珩哥哥,我饱了,其实我在家里面吃过了。”

     孙珩就知道她刚才没说真话,他拧了拧她的小鼻子,道:“要是真吃过了就别撑着自己。”

     她吃不下,孙珩又不能浪费,一口喝了下去。

     他正在长身体,吃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