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98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98章

     孙珩五岁的时候知道自己不叫孙珩,每日为他授课的孙太傅也不是他父亲。

     现在坐着龙椅那个,是他爷爷,极有可能继承帝位的,是他父亲。

     孙珩七岁的时候,孙太傅对他说:“他共有三位儿子,你是嫡长子,二少爷小你两岁,背后有柳氏一族,三少爷小你四岁,母妃根基浅,二位少爷尚未开蒙,若他们比你聪明,你父亲不会选你做继承人。”

     孙珩年纪虽小,但听得懂孙太傅的意思,他心中并不介意,只是太傅要他做,所以他才去做。

     他素来话少,年纪虽小,但诸多课业压在他身上。孙珩已经开始接触政斗博弈论,摸世家关系,与此同时,琴棋书画等闲情逸致,他也不能缺。

     “老夫不希望自己教出来的人,是什么都不晓的木头人,珩儿,你和别人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他想。

     但他没问,只是点头。

     孙珩天赋极高,学东西很快,他学得越快,孙太傅为他加的课业越多。

     孙太傅摸他的头说:“你不能松懈。”

     孙珩那时已经学会对他温温一笑,开口回他:“珩儿知道。”

     他是天生的帝王料,薄情冷漠,小小年纪,能看着人惨死在眼前,眼睛都不多眨一下,第二天该做什么便做什么。教他的老将军说他有祖帝风范,孙太傅也摸着长胡子点头,只是眼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十一岁的时候,孙太傅牵回一个小女孩,七八岁,粉嫩可爱,小脸圆圆,但唇色微白,身子有些不太好。她是庄丞相家的女儿,叫庄怀菁,自来熟,见了他便缠他。

     孙珩不喜欢人太闹腾,甚至厌恶像她那样被养得很好的孩子。

     他不知道太傅为什么会带她回来,却也没想问,带上了易容的面具见她。最开始的前几天,他几乎没对她说过话,她性子敏感,好像也察觉了什么,没再烦他。

     两个人的交集并不多,他也没把她放心上。

     孙太傅很喜欢她,要什么给什么,平日也没再像以前那么严厉。庄怀菁也是不同的,除了学业上稍稍紧了些外,她在孙家没吃过苦。

     那时候是深秋,树上的枯叶已经掉得差不多,风透过衣服隙吹进身子,让人觉得有些凉意浓浓。

     孙珩从房间内出来,准备同太傅说一声,他身子已经好了,不打算再喝补药。他披着黑色大氅,身形挺直,小小的少年已经有了未来的模样。

     他走在回廊中,在拐角之处和人撞上了。孙珩跟驰骋沙场的老将军学武,虽被撞了一下,但也只是下意识后退一步,但来人却跌坐在了地上,嫩白的小手被地上石子磨出了血。

     是庄怀菁。

     丞相府里娇着养大的女儿,身子四处都嫩的,地上冷硬,她的眼睛立马就红了。他的视线淡淡看她,并没有男人对女人的怜惜。

     孙珩没打算扶她,心想这点小伤就抹眼泪,当真不知人间的疾苦。

     她放下手,抬起头,眼眶红红问:“你是谁?”

     他没易容,她认不出来。孙珩摇头不说话,要径直走过时,庄怀菁突然就哭了起来。

     她不像寻常孩子那样哭得撕心裂肺,只是小声地啜泣,想来是被家里护了那么久,经不得半点难,伺候的丫鬟也不知道去哪了。

     孙珩被她哭得头疼,心觉到时太傅问起来,她肯定会说遇见了自己,太傅不允许他这张脸被外人看见。

     他停下了脚步,转回头。

     “不许哭。”

     她啜泣道:“我……没……哭……”

     孙珩知道她身子弱,在地上坐不得,要是伤风了,太傅迟早会问到他这里,他只觉麻烦,却还是上前去扶她。

     她也真是被人伺候惯了,见他过来,伸手就要他抱,也不怕遇见了坏人。她的眼睛很漂亮,含着泪,像琥珀一样,让人很难拒绝,他顿了一下,弯腰抱起她。

     “哭什么?”

     她的身子很轻很软和,孙珩没抱过这样的小女孩,手也不知道用多少力,只能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

     “手好疼。”庄怀菁委屈巴巴,“我写字睡着醒来,瑜姐姐不见了,我找不到她,迷路了。”

     她才来几天,对孙府不是很熟悉,自己的贴身丫鬟又不在身边,便出来找人。

     孙珩也听明白了。孙太傅把她当女儿养,专门在府上给她辟了间屋子,丫鬟大抵是出去做事,所以没守着她。

     秋风萧瑟,她穿得不多,连件绒衣都没披,孙珩犹豫了一会,把她放下来,把大氅脱下,盖住她的身子,再把她抱起来。

     “你是谁呀?”她的眼眶虽红,但眼睛很亮,大氅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张小脸,“是孙珩哥哥的朋友吗?”

     “……是,”他开口,“你不能和别人说看见了我,太傅也不能。”

     庄怀菁点了点头,又道:“你真好看,比别人好看。”

     童言无忌,孙珩也没放心上,也没再理她。庄家也不知是怎么养的她,话说了一路上,声音娇娇软软,也不嫌累。

     庄怀菁本来就是刚睡醒,又有些困了,靠着他又睡着了。香香软软的气息在他鼻尖萦绕,他低头看了一眼,觉得这姑娘到底还是个孩子。

     她手掌的血痕沾了细碎的灰尘,身子被大氅裹住,看不出来。孙珩送她回小院,她的丫鬟焦急在门口走来走去,许是在等人找庄怀菁回去。

     他不便暴露自己的身份,但看了一眼熟睡的庄怀菁,又不好叫醒她。她的身量比同龄人要小一些,也没什么重量,孙珩去旁边的院子,又叫来府内丫鬟伺候。

     府中丫鬟是皇帝的人,见他怀里抱庄家大小姐,心中陡然一惊,孙珩前几日对庄怀菁爱答不理,现在又突然抱她过来,忙道:“庄相爷和庄夫人都很宠这位小姐,您若是不喜她,让奴婢抱着便是。”

     孙珩皱了眉,他是为了不让太傅发现才抱她回来,但不代表他能接受丫鬟的质疑,少年的声音淡淡。

     “无事。”

     他们说话的声音吵醒了庄怀菁,她迷糊着醒来,看着四周熟悉的场景,以为是在自己院子里,她蹭了蹭他的脸颊,软软说道:“谢谢哥哥。”

     孙珩愣了愣,他还没被人这样亲近过。

     丫鬟见她这样,吓了一跳。孙珩不喜欢人亲近,她从他怀里抱回庄怀菁,忙道:“奴婢送庄小姐过去。”

     孙珩的怀里空了空,他顿了一会儿,微微颔首。

     ……

     庄怀菁手磨了血,跑出去那天被孙太傅知道,他心疼得把自己最喜欢那把琴给了她,为了哄她。

     要不是孙太傅一向洁身自好,不在外面招花惹草,庄家又十分疼庄怀菁,孙珩都要以为她才是孙太傅老年得的亲女儿。

     太医开的药是补他根基,最后还是没停。

     没隔两天,庄怀菁又来了孙府,手上还缠着白布,娇贵极了。孙珩要去找孙太傅,恰好遇上她,突然想起那天软和的香味。

     他和她本来就没什么来往,小女孩忘性大,见了他虽然没什么亲近,但也还是礼貌地朝他问好。

     她确实招人喜欢。

     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从不克制自己。孙珩朝她招了招手,让她过去。庄怀菁眸中有些疑惑,牵着她的相府丫鬟也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孙家少爷要做什么。

     庄怀菁的贴身丫鬟道:“孙少爷,小姐来找太傅。”

     孙珩点头说:“父亲不在,我带她去书房,你去备些糕点。”

     庄怀菁有些怵他,他们十天前才见了面,但他那几天并不怎么喜欢她,相府的丫鬟皱眉道:“奴婢送小姐过去便行。”

     孙珩没再多说,朝庄怀菁伸出手,庄怀菁抬头看他表情,犹豫了一会儿,见他人看着很好的样子,便慢慢把手放他手心上。

     “瑜姐姐,我去书房了。”

     她是和谁都能熟的性子,开始便很喜欢孙家这位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