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97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97章

     虽然程启玉对某些荒唐事一直有很高的兴趣,但他一直很谨慎,避着让庄怀菁怀孕,为此还让太医院制了些对身子无害的药。

     庄怀菁难产一事着实吓得他三魂不见七魄,当时一切都准备得好好的,最后还是出了岔子,他没杀张贡,已经是把心里的暴躁压制在最底端。

     过了两年之后,庄怀菁身子又不舒服,胸口有淡淡的恶心之意,吃不了太多东西,吃了就想吐。

     这时又是一年春季,是最重要的日子,程启玉勤于朝政,事事过目,大臣中有贪污之辈,见他这样,也只能小心翼翼夹紧尾巴。

     庄怀菁和他不一定能时时见上面,有时他晚上回来,累得不行,她倒不会闹他,只是轻轻帮他捶背,捏肩。

     但遇到事情不忙的那天,他们还是会来一次,他一直都很喜欢和庄怀菁找刺激,说些不能让人听见的荤话,同他样貌一点都不像。

     “菁儿,心肝儿,舒服吗?再来一次好不好?”他失控时总喜欢紧紧抱着她,俯在她耳边说这些话,但他的动作却不似嘴上那般能哄人,她还没说话,他就仿佛蛮牛一样顶人,好几次都让她脸红呛声。

     她是怀过孩子的人,心中有些猜测,颇为惴惴不安。她这是什么时候有的孩子?会不会被他们影响了?

     庄怀菁叫来太医诊脉。太医提着药箱匆匆跑过来,仔细诊过之后,忙恭贺她,说她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但胎气有些不太稳,当场把她吓了跳。

     她半个月前没想到自己有了孩子,还和程启玉来了次刺激的,因为第二天早上不用早朝,他们还在锦被中温存了好一会儿。

     太医是太医院的,医术不低,诊得出原因。皇帝和皇后间关系很好,他不好说什么,只能隐晦说了句头三个月最好节制一些,要不然对孩子不好,提醒他们注意房事。

     庄怀菁做了好几年皇后,也学了些程启玉的厚脸皮,她面容没有改变,忍住心中羞意,只淡淡应了声知道。

     皇后身怀有孕的消息立即传遍了后宫,国丧三年还没出,她这就要有两个孩子。

     太监来向程启玉禀报的时候,他脸上愕然,手上的朱笔都掉到了紫檀木桌上,墨水沾在桌上,随后滚到地上。

     宫人还以为他是高兴得拿不住笔,连忙道了几声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程启玉站起身来,大步离开崇政殿,去了仁明宫。太监抬头就不见他人影,连忙跟上去。

     淳安在仁明宫看庄怀菁,坐在庄怀菁身边。他已经两岁多,也会奶声奶气说话,能走能跑。他坐在罗汉床上,拿小几上的绿豆糕吃。

     “嬷嬷说,我要有小弟弟了。”他一句话分成两句话,嘴巴里还含着绿豆糕。

     庄怀菁同他说:“吃东西的时候不能说话,要不然噎着。”

     淳安咽了下去,她给他倒了杯温水,问:“以后不能这样,要有当哥哥的样子,记得了吗?”

     他点了点头,坐得端正起来,小腿垂在罗汉床边,有模有样。他是太子,要学的东西很多,程启玉虽然没为他请太傅,但伺候他的嬷嬷却都要教着些。

     宫女端上安胎的药,还热乎着,庄怀菁接过来,拿药碗中的釉色勺搅了搅,散了些热气后,才喝了几口。

     这味道熟悉,当年怀淳安的时候喝了不少。她叹口气,以前早早有了感觉,提前做了准备,淳安的胎气平稳,胎位虽有些小问题,但问题不大,结果因为程启玉的事,一时气急攻心,身子力气都快没了,淳安还没出生。

     淳安没听过这种事,还以为这是件容易事。

     外面传来行礼的声音,庄怀菁视线往外看了一眼,淳安也听见了,习惯性要爬下罗汉床。他头往下看,脚也在往下探,半个小身体挂在上边。

     庄怀菁逗乐了,伸手把他抱下去,旁边嬷嬷过来扶他。

     淳安眼睛和程启玉长得像,但他的眸子里要单纯些。

     庄怀菁很宠他,他也很喜欢和母亲待在一起,平日总跑来找庄怀菁,但程启玉从他学说话开始就教他不能太黏人,他听得久了,也刻在脑子里,没觉得奇怪。

     程启玉大步走进来,淳安刚刚站稳,叫了声父皇。程启玉应了一声,摸了摸淳安的头,让嬷嬷带他下去。

     庄怀菁拿了几块绿豆糕给淳安,对他说:“先回去睡一觉,晚饭的时候过来,不能赖床。”

     淳安是贪吃的,手里拿两块,嘴里塞一块,含糊说了告退,嬷嬷抱着他行礼下去。

     程启玉坐在罗汉床旁边,让庄怀菁把手伸出来。庄怀菁伸手放在小几上,他微撩起庄怀菁的袖子,手指搭在上面,片刻之后皱了眉,又帮庄怀菁放下袖子。

     他问:“太医每半个月就会来请平安脉,怎么到现在才查出来?”

     庄怀菁微微低头,又喝了口安胎药,没敢说自己觉得麻烦,只让宫女去说自己身子好,不用过来。

     程启玉静静看着庄怀菁,见她低头不语,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说道:“不要觉得麻烦,平安脉还是要请的。”

     庄怀菁知道他对上自己向来没有原则,心中也松了口气,她也不是故意让太医不过来,只是觉着身子真的不错。

     他让殿内的人都下去,然后起身,站在她面前,伸手抱她,庄怀菁顺势搂住他的腰。

     程启玉沉默了会,道:“你上次出了问题,这孩子还是别要的好。”

     他不太想要,一来是觉得有淳安就够了,二来是怕她身子又坏一次。

     “还是要吧,”庄怀菁轻声说,“孩子现在都没事,说不定是老天想留给我们。”

     “……要不得。”

     庄怀菁顿了会,道:“等过了国丧后,大臣为你选秀的心思就该又动上了……你先别说话,我知道你心中只有我,那些大臣也不敢拿事情烦你,但他们肯定会把奏折递到我这,指不定还得说我一句有的没的。”

     “他们不敢。”

     “这哪有什么不敢,”庄怀菁叹口气,“说不定还会闹到母亲哪里,说我善妒,我膝下只有淳安一个,到时他们说上几句,我也没法子反驳,只能自己生闷气,又不好意思告诉你。”

     程启玉的手轻轻抚她的头发,道:“多罚几个就不会有人再多说。”

     庄怀菁无奈道:“这样背后说的人才更多,你我都不听见,或许说得更难听,我可听不了那些话。”

     “你的身子真的不合适。”程启玉低头,“万一真的出了事,你让我怎么办?”

     “不会,上次那么惊险都没事,怎么可能还会出别的事?”庄怀菁说,“到时我天天陪着你,你看着我,肯定不会出事。”

     程启玉没说话,还是不想答应她。

     “淳安一个男孩子,你给他个妹妹,凑个好字,”庄怀菁叹气,“连太医都没说别的,你太担心了,你或许觉得这孩子没什么大不了,但那时我对你肯定会有隔阂,倒不如一直和和美美。”

     她真的想要这孩子。

     “你以后不能离开我的视线,”程启玉沉默了会后,开了口,“太医和稳婆都要早早安排,宫女和太监换上一波稳重的,淳安日后也不许常来看你。”

     庄怀菁见他松了口,连忙应了一声,心想以后再召淳安就行。这两年来她和程启玉经常出些小事,但他一直顺着她,连朝中的大臣都看出了风头,劝不了的事,都递来她这里,让她帮忙劝劝。

     当初先皇让她多劝着他,没想到竟真的成了现实。

     程启玉低声说:“你要好好的,不能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