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91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91章

     庄怀菁冷了程启玉几个月,如今有了转和的迹象,众人自是都松了口气。

     陛下性子本就淡,前段日子越变越少话,处事的手段也严厉许多,容不得任何人犯错,谁也不敢触霉头,一言一行都是谨慎又小心。

     庄怀菁刚看完宫内支出的账本,从书房回了内殿歇息,午时的天气闷热,殿内凉快得多,她让宫女抱来淳安。

     程启玉的那把长命锁打造精致,黄金样式好看,但有些沉,不适合带,庄怀菁便收回盒子里,等淳安大些再给他。

     这东西确实有些年份,程启玉从前也常去寺庙,所以庄怀菁也信了程启玉是向高僧求的。

     先前礼部还打造了一个银玉的,庄夫人也送了个刻字的,庄怀菁没收起来,都放在一旁。

     庄夫人信神佛之类,和庄怀菁说过这种东西最好是上了岁数的长辈送,压得住命,但程启玉好不容易给孩子送了个东西,庄怀菁便没和庄夫人说这是他给的。

     淳安身量长大了一些,已经有五个月大,眼神单纯懵懂,一逗就笑,庄怀菁摸了摸他的下巴,他又咯咯笑了笑,庄怀菁被逗乐了,心觉这孩子以后的性子应当比他父亲的好。

     “陛下早上走的时候,又去看小殿下了,”嬷嬷道,“他还抱了抱,让人好好照顾小殿下。”

     庄怀菁颔首点头,自那日说开之后,程启玉也经常去看淳安,她倒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想什么,不过淳安这么招人喜欢,又是他亲生的孩子,他就算有些不喜,熟悉之后肯定也会喜欢上。

     摇篮旁边的拨浪鼓面光滑,两条缠线坠着圆珠,庄怀菁拿起来哄他,他嘴里咬着小手指笑,庄怀菁轻轻拿开他的手,说了句不能吃,他又挥着手笑。

     这孩子什么也不怕,庄怀菁觉着以后要是不找个严些的太傅,他都要成小霸王了,反正她自己是舍不得严的。庄怀菁把拨浪鼓给旁边嬷嬷,抱起他,在殿内走了走。

     庄怀菁说:“淳安又重了些。”

     嬷嬷跟在她后面,给淳安拨浪鼓,道:“小殿下最近吃睡都很好,陛下时不时去一趟,伺候的人都不敢懈怠,他最近还学会翻身了。”

     淳安拿着缠线旁的圆珠,小手乱动。

     “先前还以为他是个乖巧的,”庄怀菁笑道,“没想到现在这么闹腾,也不知道是不是随我。”

     庄夫人说庄怀菁小时候是不让人省心的,天天想着玩,说都说不了,后来年纪大了,才慢慢变了样子。

     嬷嬷道:“随了娘娘好,陛下宠爱娘娘,小殿下要是像娘娘,陛下肯定会更疼爱些。”

     殿内的三角内弯香几摆珊瑚盆景,屋内尖锐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她们才说到程启玉,就有宫女进来行礼禀道:“娘娘,养心殿的太监刚来传了信,陛下一刻钟后过来。”

     庄怀菁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

     他们俩闹别扭的日子里,程启玉一直在处理政务,他是有手段的,做事干净利落,某些老臣颇为欣慰,认为他有先祖帝风范。

     覃河前段日子发了水患,派了治水的钦差大臣过去,听说今天刚回来,好像已经解决了,最近又没什么大事发生,他应当是清闲些了。

     嬷嬷在后头问:“要不要把小殿下抱下去?”

     皇后和皇帝最近好上了一些,两个人独处时间该多一些,孩子在旁边待着总归不好。这嬷嬷是伺候庄怀菁的,自然希望他们二人关系好。

     庄怀菁摇头道:“不用,得让他们父子俩处处。”

     ……

     程启玉过来的时候,内殿只有庄怀菁一个人,她正在摇着摇篮哄淳安睡觉,小孩子睡得多,总是没一会就困了,明明刚才还精神着。

     他开口道:“睡了吗?”

     庄怀菁抬起头,看他走过来,颔首道:“你来得不巧,刚刚睡下。”

     窗牖上的麻纸干净,光亮微暖,午后清闲宁静,淳安一只小手攥着庄怀菁纤白的手指,正在熟睡,程启玉停在摇篮面前,静静看了会淳安,又看了会庄怀菁,说道:“他鼻子像你,很好看。”

     淳安小脸粉扑扑,很是康健,睫毛卷卷长长,盖着小薄被,睡得很香,庄怀菁慢慢把手指抽出来,道:“嬷嬷也是这么说的,这孩子性子活泼,原先以为性子随陛下,这才过了几个月,就越能越能闹腾。”

     他们两个虽然说了和好,但庄怀菁面子上还是有些抹不开,只能和他说这些话,像从前的甜蜜,却没太敢再做。

     程启玉道:“这几天清闲下来,宫里那些事做起来也累,今晚民间有烟火宴庆,祈祷来年春天和今年一样风调雨顺,不如出去走走?”

     这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传统,也不是年年都有,当年春季雨水多官府才会设。

     庄怀菁以为他是想加深两个人的独处,心想今晚也没什么事,便答应了。殿内一时无言,程启玉慢慢走到她面前,手放在她后颈上,微弯腰亲她白皙的脸颊。

     庄怀菁摇摇篮的手停了下来,她微微抬起头,与他视线相对,见他眸子的淡色,心中犹豫了一会儿后,上前蹭了一下他微白的嘴唇。他身子高大,即便瘦了,也不见旁人那种弱气,倒是清俊了不少。

     程启玉身子站直,让外面的嬷嬷把淳安抱回东殿,道:“朕与皇后有事商议。”

     他们二人要独处,嬷嬷自然心中高兴,轻轻抱起淳安,行礼下去。淳安睡得太熟,都没睁眼。

     他们什么事都没有,他要说的,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正经话。床榻的幔帐用蝴蝶金钩挂起,月门前的帷幔放了下来。

     他在罗汉床边坐下,庄怀菁双手搂住他的脖颈,坐在有力的腿上,与他如同交颈的鸳鸯。男人的气息让庄怀菁没法忽视,当想起他是孙珩时,庄怀菁的身子又热得软了几分。他紧紧抱着她,嗅她身上的味道,鼻息烫她颈下的美人骨。

     他低声问:“你的推拿之术那里学的?”

     程启玉在说以前的事。

     庄怀菁靠着他的肩窝,微微顿了一会,同他说:“父亲身子不好,母亲找医女学,我随意学的。”

     “那时难受吗?”

     “……嗯,”她轻声说,“但也还好,想着为了父亲,就没那样难受了。”

     程启玉轻拍她的背,“你近日心口不适,许是我气得你想起了以前事。我也学了那东西,有些揉按的技巧,把你伺候回来,以后就不难受了。”

     庄怀菁贝齿轻咬住唇,他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学那种东西,就是句下流话,青天白日地,外面还有宫女,她没那个胆子跟他胡来。

     “你那时还缠着我再来一次,”他似乎也看出她不想来,“声音娇娇媚媚,也不知从哪学的,我实在爱得紧,没忍住。”

     庄怀菁没学过,只是耐不住他那般大的蛮劲,咬着唇也忍不住,又见他爱听,所以才动了心思。

     她本来还有些芥蒂,不敢想以前的事,经他这么一说,倒又像真的什么都过去了一样。

     “我当真是对不住你。”

     他的声音很低,庄怀菁心中叹了口气,想说一句事情都过去,但还没开口,却被他突然抱了起来,她吓得惊呼一声。

     等过了个时辰后,庄怀菁换了件衣衫,被换下的里衣有淡淡的香气,衣服被水浸湿了,床榻褶皱一片。庄怀菁身子的薄汗也被擦干净,她坐在梳妆镜台前,面色通红。

     “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程启玉站在她身后,仿佛没听懂,他轻轻拿起桃花木梳篦,梳手中的一缕秀发,说道:“今日不知内侍拿的香胰是什么味的,手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