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88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88章

     庄怀菁这一个多月都没出去过,才回来一会儿便有人端来冒热气的姜汤,她摇摇头,让宫女放在桌上。

     大抵真是父子,淳安虽还是小小一个,但已经看得出有点像程启玉,不过香香软软,要听话些。他出生没多久就被封为太子,日后要是太过调皮,那就得管得严些。

     庄怀菁低头轻拍着抱被,看他有没有被呛着,别人紧着她,她先紧着淳安。

     她是早了些月份生的孩子,但外面没多少人谈论这个,旁人只想知道她与新皇闹了什么矛盾,那个小童又说了什么,倒没怎么关注她是什么时候生的。

     有个宫女掀开珠帘走进来,隔着垂下的帷幔行礼道:“陛下来了。”

     庄怀菁微微一顿,抬头应她一声,朝外道:“让他等等,别进来。”

     她与程启玉间漠然许久,但对一个皇帝发脾气,显然不是理智的。庄怀菁很累,心觉相敬如宾便好了,她不想花过多心思。

     庄怀菁低头看淳安,见他闭着眼睛,还以为他是要睡着了,她微微抱开些,想要把他给旁边嬷嬷,他又突然哇哇哭了起来。

     “或许饿了。”男人的声音传过来,庄怀菁抬起头,见程启玉站在帷幔前,应该是听见了孩子声音刚进来。

     庄怀菁敛眉不看他,又动了动姿势喂淳安,他不哭了,小喉咙在继续动。

     嬷嬷知道他们二人正在吵架,也不敢上前让程启玉先出去,皇后娘娘喂过不少次孩子,皇帝也只遇见过这次。

     程启玉让殿内的人都出去侯着,宫女和嬷嬷不敢不从。他慢慢走近,站在庄怀菁面前,自上而下看她。

     她生了孩子后身形丰腴了些,别有一番妩媚从骨子里透出来,他开口问:“听人说你难受?”

     “是旁人误传。”

     她的声音淡淡,听得出态度,程启玉却没说什么,只是道:“朕可以帮你。”

     这种事能怎么帮?

     他素来好那种事,庄怀菁不用想便知道他想做什么。

     孙珩那般儒静的人,是永远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庄怀菁回他:“不必。”

     “朕可以告诉你全部的事……”

     “我累了,不想听,”她打断他,“孩子还在这,陛下不要多说吵到他。”

     天色有些昏暗,殿内没点灯,也慢慢暗了下来,室内很安静,安静到可以听见淳安喝东西的声音。

     程启玉静静看她,淳安是个孩子,吃不了多少,没多久就睡下了,小嘴巴还含着东西。他让嬷嬷进来,把淳安抱了下去。

     庄怀菁没拒绝,她拢了拢衣衫,遮住被他看了许久的圆润,对嬷嬷道:“让奶娘注意着些,好好照顾。”

     老嬷嬷不敢猜他们间的波涛汹涌,抱好熟睡的淳安,福礼下去。

     “陛下既然来了,那便用膳吧。”

     庄怀菁从床榻上站起来,准备出去让宫女备膳,她从程启玉身边路过,面有淡色,他突然从后面抱住她。她纤弱的背脊贴着他宽厚的胸膛,只垂眸道:“还是早些出去吧,饭菜该凉了。”

     “我好久没抱你。”

     他的手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力气用得不大,但庄怀菁挣脱不了。

     她也没打算挣脱,只是淡声道:“陛下自重。”

     “你我夫妻,何须自重?”他的身影罩住她,“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好不好。”

     庄怀菁没再说话,也不想多说。她喜欢上太子时,心中其实是羞怯为难的,她与他的熟知来自一场荒唐,她费了好大功夫才告诉自己,事情都过去了,没必要放在心上,毕竟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但他不止是太子,他还是孙珩。

     以前种种浮现在心中,庄怀菁的手不免攥得紧了些,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女儿家的清白都能拿来做筹码,他是如何看待那时的自己?

     宫女过来,隔着帷幔问他们:“陛下娘娘可要用晚食?”

     “先不用。”程启玉开了口,“朕与皇后有话说。”

     庄怀菁没开口,宫女犹豫了一会儿,行礼下去。

     “菁儿,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瞒着你,庄丞相的事并非我所做,我和他都在等机会,没有想过逼迫你。”

     她没理他。

     他的手搂得紧了些,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总以为我雅致高洁,不懂情爱,也从未对我起过那种心思,可我没那么好,你那时才十四,我实在怕我会借别的事伤到你。”

     庄怀菁身子微颤,程启玉低下头,见她正在流泪,心顿时乱了,他挽起她的腿弯,坐在内殿圆桌的石凳旁,拿袖子给她擦眼泪。

     他急急忙忙哄她:“别哭了,这时候哭多了伤眼睛,菁儿听话。”

     可他越是这么说,庄怀菁哭得就越凶,她没有出声,只是眼泪不停。

     程启玉专门问过太医,知道月子时不能惹怒她,他这一个月来没敢和她多说别的,就怕让她气坏了身子。

     庄怀菁坐在他腿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浓浓的委屈从心底涌上来,她实在不想听见他的声音。

     他从怀里拿出一条明黄色手帕,擦掉她满脸的泪水,又道:“你打我就好了,上次我给庄丞相下毒,你不是打了我一巴掌吗?我不疼的,菁儿别哭了,会坏眼睛,都是我的错。”

     程启玉握住她的手,往他脸上放,似乎真的想要她打他一顿泄气。

     庄怀菁抽回了手,她微微仰起头看他,手放在他胸膛上,双眸被泪水遮住,却也还能看得出他和孙珩不像,除了那双眼睛,还有他的声音。

     当年她便觉得他的声音格外熟悉,只不过他是太子,她从没多想,后来和他熟悉了之后,也渐渐忘了这份熟悉。

     她想既然他是孙珩,为什么又一次次要她的身子,他最疼她了,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程启玉看着她的眼睛,不会回答,他只是按住她的后颈,俯下了头。

     庄怀菁的呼吸被他夺走,泪珠慢慢从眼角滑落,她的睫毛在颤抖着,双手抵他的胸膛,慢慢搂住他的脖颈。

     昏暗又安静的环境笼罩住他们,他们好像是一体的,谁也分不开。

     后来他们上了床榻,绣银线花朵的幔帐被放了下来,他们好像融入了黑暗之中。

     太医说过他们最好三个月后再行房,要不然会伤她身子,他没敢做,只是帮她缓解了难受。

     庄怀菁的手臂搭在眼睛上,紧咬着嘴唇,无比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和孩子不一样,但她不想看见任何场面,也不想听见任何声音。

     外面布置的饭菜已经开始慢慢凉,新皇才刚吩咐过先不用,宫女也没敢进殿内打扰。程启玉把口中的东西渡给了她,她也没有反抗,只是顺从地咽了下去。

     庄怀菁闭上眼睛,心中的那份屈辱一直抹不去,她在孙珩面前做了好多不堪事,往昔心跳不停的刺激通通都摆在了眼前一样。

     她这几天确实很累,身心俱疲,程启玉好像知道一样,他没闹她太久,只是搂住她,让她在他怀里睡一觉。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没宫女进来点灯,屋内伸手不见五指,程启玉的头靠在她的颈窝处,嗅着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甜丝丝。

     他不想让她受半点苦,她打他骂他都好,苦苦憋在心里,日后伤的只有她,他最怕伤她。

     庄怀菁不知道他今日站在帷幔旁看她的心情,她柔和的表情没有对他,对着怀中小小的孩子,让他喝她的东西……程启玉的手攥得紧紧,他嫉妒得发疯,他最讨厌别人碰她,就连他们的儿子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