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86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86章

     孙太傅有个身子不好的儿子,叫孙珩,体虚多病,博学多才,朝中的人大多都知道。他极少出府,旁人偶尔见过两面,确实是如玉君子,但长得和太子不像。

     珩也,玉也。

     但宫内的人却没几个清楚这种事的,宫女和稳婆看皇帝和皇后间的氛围有些不对,也没敢插嘴,但庄怀菁情况有些危急,稳婆只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忙道:“娘娘,有事以后再说,快用些力气。”

     程启玉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几口,他没有回她这句话,道:“以后再说。”

     庄怀菁的手有些冰凉,她微微闭了眼,心中已经有了猜测,若他不是孙珩,该是直接摇头解释了。

     “不关张贡的事,不得牵罪于他……”

     她突然咬住唇,似乎在忍住痛苦的疼意,香汗湿了她全身。

     “你好好的,”他赶紧回她,“我不牵罪他。”

     一阵疼意从腹部传来,庄怀菁的手倏地抓住程启玉的手,她痛苦叫起来,呼着气,脸色苍白,泪水伴着汗水。

     程启玉的面色没有太大变化,但扶住庄怀菁的稳婆却看见他的手在抖,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这时候显然不是说闲话的时候,只能冒着危险说:“陛下先出去吧,有我们在,娘娘不会出事的。”

     “她这么疼,会抓伤自己,当我不在便可,”庄怀菁在他的手上攥出了红痕,她平时没什么力气,现在该是疼成什么样?他吻着庄怀菁的手指,“等孩子出来后我什么都告诉你,不骗你,什么都告诉你。”

     庄怀菁疼得太厉害,说不出任何话,淋漓的大汗从额头滑下,她有些分不清自己在干什么,昏了一会儿。

     幸而庄怀菁没有昏迷太久时间,稳婆早就备好了药,她醒来之时稳婆让她快些用力,不用睡过去。

     她的眼睛睁不开,口中的白布换了块干净的,有个人拿手帕给她擦汗,那个人太过焦急,让她脸有些不舒服。

     庄怀菁咬着白布,用了好多力气,但孩子还是没出来,外边的天色凉爽偏冷,她却冒了许久汗。帷幔高高挂起,屋内的热水一直在换,宫女进进出出,太医在外守着,让人熬药。

     稳婆忙催她用力,庄怀菁好疼,疼得要死样,床单上起了好多的褶皱,外边的太医额上也冒起了冷汗。

     这几个稳婆都是接生了二三十多年,什么样的难处都遇见过,太医先前也诊断过,庄怀菁这胎是没问题的,没可能孩子到现在还没出来。

     稳婆又端来药喂她,庄怀菁的眼眶微红,嘴唇颤抖着,肚子的疼痛让她承受不住,喝下的药让她慢慢有了几分力气。

     屋内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庄怀菁头脑有些眩晕,耳边稳婆的声音越来越焦急。

     “……难产……”“……怎么会……”“……昏了……”“……快拿药过来……快……”

     庄怀菁生的这胎实在凶险,一整个仁明宫的人都提心吊胆,生怕她出点事。

     新皇在仁明宫待着,没进半口水,他怕她睡着,一直同她说话,停都没停过。旁人皆知他是话是不多的,只有在皇后面前才会见多说两句,现在见他这乱了心的模样,众人心内更加紧张起来,要是庄怀菁出了事,他们能不能活命都不一定。

     稳婆接生经验丰富,一眼便看出庄怀菁就算平安生下孩子,也会有血崩之态。女子生孩子本就是鬼门关一走,若是当真失血过多,这辈子就要留在鬼门关了。

     她们心中焦急,不敢同程启玉说,只好赶紧让外边的御医想法子。时间拖得越晚,事态越严重,新皇这脾气不是别人想象那么好的。

     御医商议出个药方子,让宫女下去熬药。与此同时,宫外也开始慢慢得了消息。

     庄夫人得知庄怀菁要生了的消息时,坐都快要坐不住,她这还没到十个月,那小童说了什么话,她怎么突然被刺激到了?

     张御医更加,他家小孙子最近经常被庄怀菁召见,不用想便知道惹怒她的那个小童是谁。

     几滴雨从天上飘落,慢慢连绵成一大片,皇宫笼罩在朦胧的雨雾当中,宫灯早早点起,门窗紧闭,晚上的时候孩子才呱呱落地,母子平安。

     庄怀菁酸软的身体全都是汗,昏了过去,虽是有些虚脱无力,但太医的药还是有用的。

     孩子刚出生的时候皱巴巴,但哭声十分响亮,稳婆和太医都检查过了,他身体很康健,这让人松口气,可皇后没醒,众人这口气也没敢完全松。

     方才抱大皇子去见新皇时,他正在帮皇后娘娘擦身子,大皇子在他身后,他也不转头,只是让稳婆抱下去给奶娘看着,别饿着了。

     稳婆只得应是,也不敢再去找程启玉。

     说来也怪,程启玉明明是个男子,照顾起人来却很是周到,旁人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觉他高大背影让人有种瘆得慌。

     幸而前面有庄怀菁的话,张贡逃过一劫,但程启玉不容许他再待在宫内。他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出宫的时候抱着书抽泣,人都打嗝了。

     张御医去接的他,问了事情经过之后,叹了口气,只安慰道不关他事,皇后母子平安便好。

     皇后诞下皇长子,孩子平安无事,乃新皇登基以来的头等大喜事,连相府都来了许多贺喜的人。

     庄丞相原先是罪臣,之后翻罪封侯,嫡长女嫁了太子,成了皇后没多久,诞下皇帝嫡长子,这当真是一路繁华。

     也难怪当初皇帝架空他的权利,若他现在还在丞相之位,恐怕真的要外戚干政。

     庄怀菁觉得自己睡了好久,梦中有人在轻轻擦拭她的身子,力气十分轻,没有方才的不适感,身子的黏腻全都被擦干净,清爽舒服。

     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种想法……程启玉骗她,他一直在骗她,他没对她说过一句真话。

     等庄怀菁慢慢想起发生过什么事后,她的意识慢慢清醒,睁眼的时候,外边阴沉沉一片,殿内也没点灯,只有夜明珠柔和的亮光。

     她面前的紫檀木圆凳上坐一个高大的男人,背着光,看不清眉眼。室内安安静静,没有别的人,他们的视线对上,他朝外叫了声太医,声音沙哑。

     几个太医在外面待了很久,听见他召唤后,赶紧从外面小跑进来,朝他们行了个礼。

     为了安稳着想,他们都给庄怀菁诊了遍脉,随后才向程启玉道:“娘娘身子安康,醒了便好,但她受不得大刺激,近日外面下雨吹风,勿要出去染了风寒。”

     程启玉点了头,让他们下去熬药。

     等他们下去之后,他的手撑住床榻边沿,好像紧绷的身子终于松开了一样。

     “是个男孩,小小一个,身体很康健,没有事。”

     “要吃点什么?”他的语气平平,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庄怀菁静静看他熟悉又陌生的容貌,慢慢转过头,闭上眼睛。他看着庄家陷入险情,默认她对他的勾引,可笑的是她给了他一颗真心。

     程启玉开口说:“我没罚张贡,让他直接回家了。”

     “庄夫人派人来递过信,明天来看你。”

     室内只有他一个人说话的声音,空得有些吓人。

     “孙太傅的事……”

     庄怀菁缓缓睁开了眼,淡声开口道:“我累了,想休息。”

     从前的少女有很多心思,她不敢跟庄丞相说,不敢和庄夫人说,她只告诉过孙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