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84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84章

     殿内的宫灯明亮,红木圆桌上的饭菜冒热气,后宫不敢谈论前朝事,庄怀菁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还是特意派人出去查了之后才弄明白缘由。

     国丧期间是不许婚嫁的,程常宣情况特殊些,那时先皇便已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礼部择日前是得了他的许可。

     还有便是选秀一事,先皇驾崩后第一个春季有一场小的选秀,以充盈后宫。多多诞下皇子才是大臣希望看到的,不至于天灾人祸出事后,连个备选的都没有。

     太子回宫时许久,不近女色,等有了太子妃后,或许是尝到了情与爱的味道,格外宠爱太子妃。

     大臣本以为他变了一些,没想到等有人提起选秀,他只是淡淡一句不可便堵了别人的话。

     但朝中的言臣哪是那样容易就退缩的?程启玉面容淡漠,只望下看了一眼。

     底下大臣以皇后绵延子嗣有功为由,不应冲撞,再说先帝与太皇太后一同离去,实属特殊,国丧期间应当少兴大事争辩起来。

     新皇不是什么底子都没有的,底下人争得面红耳赤,就差打起来了,他自然“好心”打断,议起别的事。

     下朝之前,大理寺卿力参几个官员贪污受贿,互赠妾室以方便日后接触,证据确凿。巧的是,这几名官员就是方才那几个争着要开春选秀。

     新皇查阅之后,抬起头,当场将那些人打下天牢。

     这出戏来得惊人,没人意料得到,也没人想过程启玉会早有准备,这么直接,一时之间谁也不敢再多说。至于后面那些话,不过是他随意的说辞。

     他宠爱皇后,旁人都有眼睛,但这样把所有事推到皇后身上,也不知道这宠爱有几分是真的。

     新皇或许是在借这事立威,但又不想被旁人记上冒犯祖宗的名声,所以才说出这种话,皇后倒是背了锅。

     先皇帝总共有六个皇子,新皇的后宫中好歹还怀着个,而二皇子对成婚没什么大的兴趣,别的皇子更加,膝下没一个孩子。

     某些官员心想新皇还年轻,日子还长,也没必要在这时惹盛怒。折子递来庄怀菁这里,不过是某些老顽固不死心,想让她劝劝。

     庄怀菁与他相处这么久,自然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但他在登基不久便做出这种事,实在不明智。

     立威是立了,但某些老狐狸的尾巴恐怕藏得更深了,只可惜先皇的几个皇子都不成器,要么就是不喜欢被政事束缚,要么就是一问三不知,有一个程启玉,当真算是天赐般。

     他给庄怀菁盛了汤,见她不喝,便又给她夹了块干净的鱼肉,道:“这事你不要管,没必要,要是心中时常郁结闷气,不止你会伤到,孩子也会不好。”

     他对这孩子是期待的,庄怀菁叹了口气,也不想影响了孩子。她知道自己最近情绪焦虑,容易受人影响,赵太医说她这是正常的,想开了便行。

     程启玉放下手中的筷箸,握住她的双手道:“要是实在觉得闷,不如陪朕去崇政殿?那里有休息小室,朕和他们谈完之后就去陪你,不会有人发现。”

     他的语气不是和庄怀菁开玩笑,他是认真的,所以庄怀菁有些无奈了,心想如果她是别人派来的探子,朝廷怕是气数不长。

     “这倒不用,”庄怀菁抽出手,拿出帕子给他额上的汗,“我一天见你好几次,别人还不及我见你见得多,崇政殿是议政要地,我过去就不像话了。”

     他应当是赶着回来的,额上还有些薄汗。

     “不会有人发现。”他倒没拒绝她,“你进去先歇息会儿,朕后面再去陪你。”

     程启玉在她的事上一向没什么原则,庄怀菁都不太记得他当初是怎么拒绝她的,这男人太会装,可谁叫她喜欢呢?

     庄怀菁无奈对他摇了摇头,想起了什么,便道:“张御医家有个小孙子,你不如让他来陪我这说说话,我看他的时候经常想起轩儿,他是最黏我这个姐姐,现在好久都没见他,要不然叫轩儿来也行。”

     她也只是试着提提,他向来不太喜欢她和别人接触过多,庄怀菁自己也喜静,所以没管这些。

     本以为他还是同以前一样,可他这次却想了想,回道:“鸿轩年纪太小,性子又跳,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若是冲撞了会出事。张家那小子不爱说话,但有些医术,每日都进宫,让他来陪陪你。”

     庄怀菁微微惊讶,给他擦汗的动作都停了。

     程启玉抬头问:“怎么了?”

     “……只是没想到陛下会答应。”他以前那性子她也有察觉,所以这次只是随便说说。

     程启玉应了一声,把她的手拿下来,重新拿起碗筷,让她好好吃饭。榆木宫灯驱散暗光,帷幔上绣淡色银花,室内只有他们两人,却是十分温馨。

     他其实也没想答应,至少没打算让她见庄鸿轩。庄鸿轩是庄家的人,虽与她做了那么多年姐弟,但两人终究不是亲的,不易牵扯过多。

     张御医那孙子倒没事,程启玉知道他胆小不敢随意说话,也不用怕他冲撞庄怀菁。等他忙完这阵后就清闲了,到时孩子也快出生,先让奶娘带着,他带她出去宫外散散心。

     新皇登基初期总是有许多事要做,幸而他在做太子的时候,先皇便让他掌管过许多大事,做起来倒是顺手。

     ……

     程启玉在大理寺时,手上有不少官员犯事的证据,春日的祭礼之后,他便开始着手此事。一一捉拿虽是可以,但不必要,朝堂之术,只可制衡。

     庄怀菁不管这些朝政事,庄丞相不想沾,轩儿年纪尚小,做得太早总会有意外出现。

     时间慢慢过了两个多月,小张贡随赵太医来仁明宫的次数多了,倒也没再像以前那样拘谨,有时还能庄怀菁说两句话。

     但程启玉一过来,他便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庄怀菁不知道张御医去求太子的引荐信时把他也带上了。

     小张贡见过程启玉淡漠的样子,他觉得那时的太子,让人有种别样的恐怖。

     这天程启玉来的时候,他也立马住了嘴,庄怀菁手搭在罗汉床小几上,另一手撑着腰,对程启玉开玩笑说:“陛下该多笑笑,小孩子都怕了你。”

     程启玉现在的事慢慢闲下来,没以前那么忙,也抽得出时间来陪她。他没放心上,只是让小张贡下去,然后给她倒杯热水,说:“你不怕就行。”

     小张贡听他这话时还偷偷回头望了眼,他没想到太子还会这样说话。

     张御医虽不嗜酒,但也喝酒,喝到兴致时还会他说以前的事。张御医说太子以前在宫外的时候,他去治过病,太子性子随先祖帝,是个外热内冷的,但是太子好像挺喜欢庄丞相家的女儿,时时抱着,还捏人家的脸。

     难怪他们现在关系这么好,原来是小时候认识,小张贡没有多想,随宫女下去。

     “你这几日身子辛苦,朕刚让厨房做了些水晶糕。”

     程启玉扶她起来,握住她的手,扶住她的腰,在殿内走走。

     “吃得有些腻了,”庄怀菁撑着腰说,“也不知是个男孩还是女孩,陛下起得名字都好听,以前心中选了一个,现在再看,都觉得好。”

     孩子明面上八个月,但现在已经有九个月,还有一个月便要出世,太医院的一些太医都已经忙活起来。

     程启玉强调说:“孩子月份大了,你记得事事要小心,要是出门,一定要让宫女扶着,不要走太远……”

     庄怀菁这些天听多了他的话,一模一样,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她心中无奈,心想他实在是担心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