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80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80章

     崇政殿刚刚结束一场讨论,礼部官员领着折子下去办事。他们心思各异,心道太子倒不愧是先皇帝钦定的,若是二皇子或是其他皇子来,恐怕做不到他这样冷静。

     皇帝和太皇太后都驾鹤西去,百官素服,早晚哀礼,禁嫁娶作乐,样样巨细,他一一过目,查漏补缺,没有大臣敢懈怠。

     太监恭敬端壶冒热气的茶水过来,云纹波起的案桌放喝尽的茶杯,两侧横摆几沓奏折,都已批阅。

     哥窑白茶壶有缠枝绕鱼纹,太监给太子续上热茶,道:“现在快到午时,您该用膳休息了。”

     “不急。”他手里拿着奏折,没抬头,“太子妃回来了吗?”

     太监回道:“尚未回来。”

     太子点了点头,让这太监下去。内殿只有他一人,侍卫和太监守在门外。

     他手里拿着奏折,发觉自己有些烦躁,看不下去。程启玉合了起来,丢在一边,他的后背微微靠着椅背,双手搭在紫檀木扶手椅的扶手上,闭眼小憩。右手的食指微微曲起,轻轻点着扶手,好像在等着什么。

     他从不想在庄怀菁面前掩饰自己,除了那个身份,他不会告诉她。

     她的性子,是忍不了那种事的。

     穿着深蓝蟒衣的老太监推开门,拂子搭在手肘上,恭敬走进来,这是皇帝留给太子的赵总管,掌管皇帝身边的其他事宜。

     “殿下,离登基之日还有五天,”赵总管朝他行礼,“先皇有过吩咐,让您不要忘了祭拜德仁皇后。”

     程启玉睁开眼,开口道:“孤自然不会忘记。”

     赵总管是知道内情的人,也不好评价什么。皇后早逝,母家衰败,现在也找不出几个能用的人。

     太子年幼时随皇后奔波,底子极差,张御医都不敢保证能护住他性命。

     而柳家盛极一时,当年的柳侧妃又刚好有了身孕,若生的是男孩,眼中肯定容不了太子,所以皇帝才把他送出去。

     但身为皇帝心腹的赵总管也知道,皇帝确实是要护着太子,但最开始的时候,他也的确不太想见太子。

     说到底只不过是为情所伤牵连太子,后来想通之后,倒是想接他回来,但那时候二皇子刚出生,若接太子回去,柳家必定有异动。

     那时的皇帝还是皇子,后院中最有权势的只有柳氏一族,正受先祖帝重用,他们如果起了心思,太子性命必定危急。

     他便按下了心思,只是把二皇子接到他身边,由他来教导。若非他这十几年来的引导,二皇子现在或许没这么平静。

     等皇帝登基之后,他便又起了接太子回来的心思,他发信催太子,但太子不愿回来,如此往来,便耽误了几年。

     别人不知道皇帝也是去看过这位殿下的,可太子不在孙太傅府中,只能这样错过。

     外面有侍卫求见,程启玉的头微微一抬,让人进来。赵总管退至一旁,侍卫抱拳道:“太子妃有事求见。”

     “回来了,让她进来,”他转头说,“赵总管,旁的事宜你来安排便是,先退下吧。”

     赵总管行礼退了下去,他听宫人说过太子与太子妃新婚不久,如胶似漆,现在看来,倒果真如此。

     他叹了口气,只希望他们不要像皇帝和德仁皇后。

     ……

     庄怀菁进崇政殿时,恰好遇上赵总管,赵总管向她行礼道了句太子妃安好,庄怀菁从前和他见过几面,也算脸熟,回了一句赵总管。

     她从东宫回来,脸热了一路,越想越觉得太子脸皮厚,东宫中有那种画,城东那个画匣说不定也是了,他作画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难不成还在回想那些场景?

     内殿两旁摆椅凳,还没收起来,太子待大臣虽是严苛,但也不得不说他十分敬人,倒是让人有些受宠若惊。

     太监抬手为她掀开厚重的布帘,庄怀菁手中拿暖炉,走了进去。

     她径直开口问:“殿下书房里的那些‘好东西’,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锁住?”

     程启玉朝她招招手,让她过去。

     庄怀菁没有走近,她看着他清隽出尘的脸,自己的脸也越发烫起来。那般孟浪的东西,居然是出自他手,着实羞死人。

     “孤猜你回东宫,或许是要去趟书房的,便让人把锁给开了,放心,不会有人偷看。”程启玉开口,“孤极喜欢那些,心想你或许也会喜欢。”

     庄怀菁脸倏地红了,他私下画没人发现也便算了,现在被她发现了,怎么还敢当着她的面说极喜欢?

     “殿下为何不同我说清楚便弄这些东西?上面有我许久前的……画像,你又是何时认识我的?”

     庄怀菁都没太好意思回想那些东西。

     程启玉再次朝她招了招手,说道:“孤有些累,不想大声说话,你过来些。”

     庄怀菁皱了眉,却没有和他争这些。她自然知道他是疲倦的,昨夜睡得那么晚,第二天醒来时他又早早离开,肯定疲倦。

     殿内的红柱直立,干净的帷幔垂在一旁,庄怀菁走到案桌面前,呼出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与他对视,问他一句:“从前及笄礼时虽邀了不少人,但殿下应当是没去过的,为什么有我那时的画?”

     “孤去了,你没发现而已。”程启玉伸出手,让她来自己身边,“庄丞相中途接见过人,你可还记得?”

     庄怀菁完全没有印象,她及笄那日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庄丞相倒是出去过,可他也没说是去见太子。

     “你别离孤那么远,”程启玉没有收回手,“过来。”

     庄怀菁现在一见到他便浑身发热,也不敢离他近,只道:“殿下说便是,我听得见。”

     程启玉收回了手,却没说话,他只是撑着扶手椅站起身,把庄怀菁抱了起来,庄怀菁被他吓了一跳,手上的暖炉摔在地上,撞到案桌一角才停了下来,她忙搂住他的脖颈。

     他却没带她去哪儿,只是坐回了扶手椅上,案桌上有打开的奏折,上边有朱笔批阅的痕迹。

     程启玉的身体是高大的,单是站在人面前便会给人压迫感。可被他抱在怀里时又不太一样,至少庄怀菁只感觉到亲昵。

     她要抬起头时,他的头轻轻靠在她的细肩上,嘴唇好像在贴着她耳朵,说话的声音小得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

     “孤累了,不想大声说话。”

     可也没必要这么小声啊!庄怀菁耳畔好似被他含在口中,更加红了,她只能故作冷静,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同他道:“殿下此番不合礼仪。”

     程启玉轻轻应她:“好,不合。”

     庄怀菁的手抵住他的胸膛,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只呼出口气道:“你还没同我说为什么要画那些东西。”

     “孤从前便告诉你不许胡来,你不听话,不顺着你,你便是要哭了的可怜模样,孤也没法子,便画着解闷。”他好像真的累了,说话都是轻的,“又不能告诉你庄丞相不会有事,最后只能让你快活些,这样就没那么多担心了。”

     胡说!她及笄时,庄丞相可没出事,庄怀菁不信他这番话,她咬唇说:“与其让我快……倒不如直接同我说个明白,这样就没日后那些麻烦事了。”

     “那可不行,瞧你那副模样,说明白也是要哭。”程启玉的手搂住她的腰,下巴靠她细肩,“孤第一次见你是在京城西迩湖,那时便觉得喜欢,但你肯定不记得了。本打算求父皇赐婚,没想到后来庄丞相出事,证据确凿,孤只能先揽下那件事,等后续变化。”

     庄怀菁经常和别家小姐约着游玩,他若是见过她,不足为奇。

     “可你也不能……那样啊。”

     她那时都不认识他。

     他叹口气,压在她肩膀上,问:“孤哪样了?不过是画几幅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