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76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76章

     今年年宴还是得办的,除了皇子和公主外,一些近臣也会来。庄怀菁作为太子妃,本是要主管此事,因她身怀有孕,且月份不大,此事便交到了礼部。

     天愈发冷,四处挂上了红灯笼,颇为喜庆,纷纷扬扬的雪从洁白的天空慢慢飘落,太子依旧不许庄怀菁随意出去。

     长眼睛的人都知道他这是怕了上次的事,宫女伺候时战战兢兢,生怕庄怀菁磕着碰着。

     庄怀菁膝盖已经好了,她是不喜人太拘着的,偏偏太子又是一副她一出去必定要出点事的样子,还搬出太医的话,让她想辩解都没法子。

     不过他时常陪着她,庄怀菁和他一起,倒也再有什么闷躁。

     庄怀菁虽察觉到太子与皇帝的有隙,但也没在此事上谈论太多,因为太子并不放在心上。

     她以为太子对皇帝是有恨,但庄怀菁后来慢慢发现不太对。

     太子很少在她面前掩饰,无论是欲还是别的情绪……他对皇帝,与其说是恨,倒不如说是毫不在意。

     如果较真一些……或许还掺杂些漠然的利用,利用皇帝对德仁皇后的愧疚。德仁皇后去世时太子年纪尚小,不记事,记不得母后什么样,加之又是养在宫外,与皇帝见面不多,自然也谈不上感情深厚。

     他的手段确实是多,底下皇子都比不上,也难怪才回来几年,就把这储君之位坐稳了,庄怀菁佩服他这点。

     可这却实在是……有些薄情了些。

     他从小离宫,庄怀菁无法评价太多,她只是在想太子对旁人这样,对她会不会也是如此?她是极为冷静的人,稍稍转了心思后,放出去的心也微微收了一些。

     但太子没给她收心的机会。

     怀中的胎儿已经三个月,她有时吃不下东西,他便寻了很多能补身子味道又好的,让她坐在他怀里。虽是嫁入东宫,但却如同在家中一样,太子的照顾甚至比她的丫鬟还周到。

     庄怀菁有时都红了脸,他一个大男人,做起这些事来,属实太熟练了些。

     等庄怀菁坐在他怀中吃饱后,他的额头又靠在她的肩窝上,轻抱着她笑。宽厚的胸腔微微震动,直把庄怀菁弄得面红耳赤。

     她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太子以前是很少笑的,便是刚伺候的小太监也知道如果太子殿下心情十分好,那他一定是才从太子妃殿内出来。

     他不在她面前掩饰自己,狠毒让她发现,冷漠让她看见,如蜜般的柔情,庄怀菁自然也忽视不掉,脸红闷热,从没人给过她这种感觉。

     她对外是怀了两个多月,但知内情的人知道三个月已经过去。皇家的年宴还有几天,礼部已安排妥当。

     她这胎是虽是头胎,但脉象,胎位都稳得很,只需慢慢等七个月后,安排一场意外。

     期间有大臣为了讨好太子,想送个侍寝的女子,以望飞黄腾达。

     那名女子扮作婢女倒酒,故意绊倒,洒了太子衣衫,本是想做泪眸可怜,度一夜春风,结果因弄湿太子妃做的衣衫,被杖责三十大板,命都差点没了,那大臣还得擦着汗谢罪。

     庄怀菁倒没听过这种事,太子每日按时回东宫,身上不沾脂粉味,又因她有孕闻不得酒味,他连酒都很少喝,常以茶代酒,清心寡欲。

     要不是几乎每天都帮他解决那档子事,庄怀菁或许就信了他这模样。

     旁人不知道他的底线是什么,只以为他不喜贿赂一事,提着尾巴,日后也没敢再做这种些事。

     皇帝的病日益加重,但他没让任何一个嫔妃侍疾,只让太子和一些官员进出,最得宠的柳贵妃都被拦在养心殿外,二皇子倒是被召见一次。

     他们间说了什么,没几个人知道,太子倒是知道,却只是淡然不语,什么都没说。

     他的路已经铺平。

     皇帝在年宴的时候出来了一阵,没多久就又回去了,底下的人心思各异,猜他还有多久时日来活。

     庄怀菁坐在太子身边,明显察觉到旁人的视线在太子和二皇子身上转,其他皇子性情不是莽撞就是没主见,如果真的要争,也只有二皇子有那个可能。

     但二皇子没做反应,他的婚事明年二月初办,人也沉稳了许多。出宫之时见到庄怀菁后,不会再向从前一样说不清话,道了句皇嫂后,径直离开。

     程常宣从小在皇帝身边长大,皇帝教他什么他便学什么,舞刀弄枪倒是喜欢,治国政要他却是很少看的。

     皇帝不让他同太子争,他也没那个兴致。

     庄怀菁攥住宫女的手,心中叹口气,却也没回头,太子在前边等她。

     ……

     朝中的氛围越来越紧张,庄丞相这等久未入朝的人都有了察觉,他写了封信给庄怀菁,让她在东宫安心养胎,不要随意出去。

     庄怀菁天天被太子的人看着,最多只能在院内走几步,别的地方哪儿去不了,便回信应他一句。

     皇帝熬过了开春,面色瞧起来也好了许多,正当大家都松口气的时候,宫内的暗探连夜向外传出消息。

     皇帝驾崩。

     他这去得实在是突然,纵使旁人早有准备,却也觉得太快了些,竟有些没反应过来。

     京师戒严,御林军四处巡逻,狂风呼啸,飘在天上的雪落在人脖颈中,凉飕飕冷得可怕。

     那天晚上得到消息的人,没几个睡得着。庄怀菁却睡得熟,等起来的时候,太子已经不在她身边,宫女过来伺候她更衣,同她说了这件事。

     皇帝那几天是回光返照,他自己也了解自己的身子,嘱咐了太子不少事,哪个大臣能重用,哪个大臣该少用,一一告知明细,后又静静看他,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你长大了,有孩子了。”

     太子沉默了一会儿,只道:“谢父皇。”

     伺候在皇帝身边的老太监在大朝会宣读圣旨,昭告天下,传位太子,不日登基,封二皇子为秦王,赐封地衮州,大赦天下,其余合行事宜,由太子与大臣商定。

     太子叩首接旨,他面色稳重,成熟知礼,昨夜几乎大半夜未睡,可他却看不出半点疲倦,威严之态,让人不敢直视。

     内阁大臣与太子共同主持丧事,国丧三年,禁礼乐,举国皆哀,登基大典择一个月内吉日举行。

     庄怀菁在东宫住了才不到四个月,便又住进了巍峨的皇宫,一切恍如一场梦。

     柳太妃因皇帝的死悲痛欲绝,浑浑噩噩,锁在宫中不愿出门,便连二皇子孤寂地站在殿门外,她也没见他。

     庄怀菁和太子说了这件事,太子摇摇头,说道:“她倒聪明。”

     柳太妃先前找人算计过太子,又时常在皇帝耳边编排,如今太子做了皇帝,她为防牵累二皇子,最好的法子便是不见。

     后宫事务到了庄怀菁手上,庄夫人先前说她做得当家主母,倒是没错。

     太子处理皇帝后事,主外;她掌管后宫杂事,有老嬷嬷辅助,主内,相得益彰。

     太皇太后送走儿子之后,又送走了孙子,终于撑不下去,病倒了,半个太医院都在她的寝殿内。庄夫人往日最得太皇太后宠爱,在家中辗转不安,最后请旨进宫侍疾,太子允了她。

     国不可一日无君,登基事宜繁杂,礼部上奏,大臣上折,太子时常半夜才归,那时庄怀菁已经睡下。

     她微蜷着手,小腹已经开始有些显怀,宫灯微亮。太子坐在床榻边看她,他俯身碰了碰她柔软的嘴唇,又起身出去,召集大臣商议。

     登基之日过后,即便是有人发现她的身份,也奈何不得。

     他是皇帝,是真是假,他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