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75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75章

     庄怀菁被太子的话弄得脸躁,却也没法说他什么,晚上发生的事纯属意外,但太子反应却实在过了头,便是庄怀菁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太子昨夜回来得晚了一些,早上便准备晚去个时辰。第二天大清早,太医又过来请脉,见了太子和庄怀菁便行礼。

     太子坐在紫檀木圆凳上,手里拿碗清甜的热粥,白勺干净玲珑,他正在喂庄怀菁。碗中米粒白满,有淡淡的甜香。

     她先前不爱吃甜的,怀了身孕后却突然喜欢上了,好似小时候没吃够,长大了便爱个不停。不过太医说吃得过多不好,太子便让人减了分量,换上些补身的。

     庄怀菁知道自己腿摔着了,这几日不能出去见风,但太医给她诊了脉后,却支吾了一下,说她身子虚,若不是有十足的要紧事,近几个月最好还是在殿内养身。

     可她喝了那么久的补药,身子比起旁人还是要康健些的,只不过是摔了一下,哪可能摔出什么要静养几个月的毛病?

     庄怀菁正皱眉要反驳,太子却颔首开口道:“孤知道了。”

     “殿下?”庄怀菁讶然抬头。

     “孤知你身子自幼不好,现在怀了孩子,日后要鬼门关走一回,”太子轻声对她道,“你乖一些,好不好?”

     他态度放得低,庄怀菁也没好说别的,她心想自己这几日也是养着,出不出去倒也没什么区别。往后要是想出去了,再和太子说声便行。

     她想是那么想,但太子却好像认定了太医的话,让人好好服侍她,却偏偏不许她出外面。

     庄怀菁不是爱拘泥于小事的人,太子也确实是为了她好,怪不得他。但她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心中莫名产生一种感觉,就好像被拘禁了般,浑身被束缚着。

     没什么外人会来,太子说她需要静养;她也出不去,还是因为要静养。

     太子这般实在让她感觉奇怪,但最后也被她归进他是头次当父亲,紧张孩子,有些不知所措,所以看得紧了些。

     只是她闷得慌。

     天越来越冷,外面的雪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庄怀菁还在为太子坐中衣,觉得手累了,便把东西给宫女,让她放到一旁。

     殿内热得闷躁,庄怀菁便让人开了会儿窗,她腿伤到了,除了太子回来会扶她走一走外,其他时候都没怎么动,她也不太想动,因为实在疼。

     轻盈的雪花慢慢从天上飘落,落在干枯枝丫间的积雪之上,银装素裹,白得好看,庄怀菁忽然想起了以前。

     说起来她第一次堆雪人,还是孙珩教的。

     她小时候身子是真弱,这种日子是不能出门的,府里的丫鬟和嬷嬷个个都都盯得紧,生怕她出了差池。

     后来身子慢慢好上一些,能出去了,又找不到同龄人玩,便只能去找孙珩。

     世上找不出有谁比孙珩要宠她,他那时手受了伤,伤口还用白布包着,结果拗不过她,带出去她堆了个大雪人。

     她回家之后便发起了高烧,烧了两天,那次之后,孙珩就再也没让她在雪下玩过,不管她怎么闹腾他,他都是温和摸摸她的头,什么都不答应。

     她那时应该是十岁多一些,性子在他面前慢慢放开。他是兄长,她是妹妹,没掺杂任何多余的感情。

     风慢慢吹进殿内,闷气终于散去了一些,宫女上前劝道:“娘娘,这风凉,不能吹太久,殿下说……”

     他说外面太干太冷,不适合出去。不过太子是去城南赈灾难民,没那么早回来,也发现不了什么。

     庄怀菁颔首:“关上吧。”

     她肚子里还有一个,自然得多注意些。

     皇帝的病一天天加重,政事便压在太子身上,他有许多事情要做,庄怀菁也不能让他一直陪着自己。她叹口气,宫女也不知道她在叹什么。

     庄怀菁尚未猜到太子是在刻意阻止她与外人接触,毕竟他们就算再怎么亲近,也没达到那种地步。

     她的腿养了半个月后才好,那些天里正好太子要赈灾,纵使每日会回来,但她也实在是闲得无事做,跟绣娘绣了许多小孩子的衣服。

     太子就好像了解她在想什么事,等手上的事情过后,他回得极早。他从前便会在东宫处理政务,在书房还是在卧寝,都差不多。

     紫檀木案桌摆在床榻右下一旁,宫灯早早点上,透过窗牖的麻纸能看到昏暗的天色。

     他面容当真俊俏,几位皇子相貌都与皇帝有些相似,他的眼睛同皇帝也像,但性情却更像先祖帝一些。

     太子做事一丝不苟,批奏折时的肃然模样,同他在床上那些荒唐模样一点都不像。他可是连她养腿伤那几天,都问她要了几次的人。

     便是庄怀菁在看着书,也忍不住瞥他两眼。

     这要是一两天也就算了,但他天天这样陪着她,庄怀菁也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

     “殿下若是觉得在书房处理政事好的话,那去书房便行,”庄怀菁忍不住道,“我这里不用担心,出不了差错的。”

     太子手中的笔一顿,放回笔架上,随后才道:“太医让你静养,孤不好让外人来陪你,这些事孤迟早要处理,不如回房陪你一起。”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庄怀菁就算想怀疑他,也怀疑不起来。

     她叹口气道:“我听说你最近的事特别多,也不好多打扰你,幸好孩子现在安分,倒没怎么闹我。”

     太子合上正在看的那本奏折,站了起来,给她倒了杯温水拿过去,坐在床榻面前的小凳上。

     庄怀菁接过这杯温热的水,双手轻轻捧着,喝了几口。

     “今日太医院一起说父皇的病,”太子说,“最坏的设想,熬不过开春。”

     庄怀菁稍稍惊讶了下,皇帝的身子是不太好,但怎么会坏到这一步?她又抿了口温热的水,问道:“可有法子治?陛下身子不好,今年的年宴恐怕得大办不起来。”

     “也没事,今年也只是宫里自己人聚一聚,不需要太过铺张。”太子又说,“父皇还想见你一次,被孤推了,这种日子出去就是活受罪。”

     皇帝身体不好,恐怕是等不到抱皇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现在有孕的儿媳只有庄怀菁,他自然想见见,不过太子给拒了,理由是庄怀菁身体不好。

     “陛下是想看着你妻儿成群,盼着你好。”庄怀菁摇头说,“我去一趟也无妨。”

     上次太医把庄怀菁有孕的消息传进宫,皇帝赐赏之后没两天,又要召见她。

     庄怀菁那时膝盖刚伤,没去,等过了半个月,他又召见了一次,庄怀菁接了旨,太子这才不情不愿地带着她进宫见皇帝。

     皇帝约摸是真的喜欢孩子,虽是精神不振,却也同她说了好些话,让她注意些东西,大抵是以前从什么地方听过,所以说得也有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