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68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68章

     庄怀菁一一扫视望着书墙上的书,上面有不少隐秘的卷宗……太子确实信她,允她进来,也不怕她拿了几本出去。

     她的手放在胸前,攥着帕子,往后轻轻退了一步,心想自己着实急躁了。二皇子虽不会刻意说谎骗她,但他要是受旁人蛊惑,这也不无可能。

     庄怀菁心中叹口气,庄丞相中毒一事一直是梗在她心中的刺。他平日虽不话痨,但以前休沐在家中时,总爱逗他们姐弟,现在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想着便难受。

     她抬头往上再看了一眼,心想还是出去算了,但庄怀菁还没转身,突然就在上方发现了一本熟悉的游记。

     是庄丞相以前常挂嘴边的。

     倒不是这本书有多出名,只是这书籍老旧的模样和庄丞相那本十分相似,庄怀菁当初以为有线索,看了许久,甚为熟悉,上面甚至还有同样的细刀痕。

     世上怎可能有两本长得如此像的书?

     她皱了眉,上前一些,扶着书架微微踮起脚尖,想拿下来看看。

     那本书一直待在庄丞相的书房里,后来被她拿到自己屋子,她见庄夫人情绪不对,便又转到庄夫人手上,就算再怎么丢,也不可能出现在东宫。

     然而那本书放得有点高,庄怀菁够不到,反而不小心碰到个小匣子。那东西没放稳,径直往下掉。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大手突然从别处伸出,帮她挡住,盒边棱角擦破那人的手,划出条血痕。

     木匣落地,发出一声大响,庄怀菁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来,看见太子光滑的下巴。他身上还披着深灰大氅,浑身有淡淡的凉意,似乎才刚刚回来。

     庄怀菁心被惊得快要跳出来,她忙解释道:“殿下恕罪,我只是有东西掉书房……”

     太子相貌俊朗,谪仙如玉,强烈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他没问她来做什么,只是淡声问道:“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庄怀菁愣了愣,她只不过是拿本书,哪想得到上面还放着东西,再说这不过是被砸一下,哪里谈得上危险二字。

     太子宽厚的手背红了一条,在慢慢冒红血珠,他的手修长好看,这条血痕愈显狰狞,他竟也不在意,见她没回答,便再次问她:“为什么?”

     小木匣摔进黑暗的角落中,铜锁牢固,也没摔坏。

     庄怀菁明显感觉到太子动了真火,她心觉这不过是件小事,寻常时候的磕磕碰碰再正常不过,何必要因为这个生气?

     但她理亏,没好意思说那些话,更不敢说自己有些怀疑他。庄怀菁轻轻咽了口水,转了心思,垂着眸眼,轻轻上前,环住他精瘦的腰,开口道:“殿下是在生我的气?可我也没想到。”

     她语气明显放低了许多,柔弱顺从,那双眸眼便是看不见,也有种盈泪的泫然欲泣。她在男人面前总有自己的一套,明明没刻意去观察,犹如天生的柔媚,大胆出格。

     他从没教过她这些东西,庄家自诩世家之首,怎能让她学了别的不入流?

     太子单手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她发丝有淡淡的香气,清香诱人,又抚慰人心,他只压下心中的暴戾,低声对她道:“以后这种事,让下人来。”

     庄怀菁听他这话,便知道这件事翻过去了。她松了口气,回道:“我闲来无事,想起上次丢了耳坠子,便来找找,殿下的手……疼吗?”

     太子连看都没看自己的手,说道:“无碍。”

     但有没有事又不是他说了算,她轻轻握住太子的手,让他等着,拿手上的帕子给他的手背包扎,让下人去请大夫。

     庄怀菁对他轻声说:“殿下不用担心我,我又不是七八岁的孩童,伤不到自己。”

     太子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低声道:“你身怀有孕,比那些孩童要娇弱许多。若是再出这样的事,孤日后就不准你再出去。”

     庄怀菁没听出他的意思,心想哪可能再出这种事,只随便应了几声。

     太子没追究,庄怀菁进书房找东西一事轻而易举翻过,但他在场,她没敢再拿那本书,只是看了一眼,等着御医过来。

     等再次回过神去找时,发现已经没了那本书存在过的痕迹。

     她硬着头皮去问太子,太子疑惑打量她,似乎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他的神情不像作假,庄怀菁心中本就不安,也没脸继续往下问。

     但她的猜疑越来越强,她不可能记错。

     ……

     他们刚睡下没多久,外面突然飘起了小雨,庄怀菁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睡不着,或许是心中想的东西过多,她胸口的恶心感越来越强。

     庄怀菁手按住床沿,捂住胸口往痰盂中吐,她脸色苍白,难受异常,太子倒了杯水过来,皱眉坐在床榻边,喂给她喝。

     庄怀菁只喝了一口便急急推开,俯身吐了出来。

     太子把水杯放在一旁小几,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他眉紧紧皱着,知道孕期会不好受,但没想到庄怀菁会难受成这样。

     殿内宫灯只点了几盏,昏暗的环境只看得见轮廓,他没招人进来伺候,只是让庄怀菁躺在他怀里,喂她吃了酸梅干,给她按额上的穴道,舒缓痛苦。

     庄怀菁睫毛微颤,手指微微蜷缩,嘴唇白得厉害,但是脉搏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太子的手缠着白布,他低声同她道:“是不是你那个丫鬟做了什么?孤听人说你和她单独谈了半刻钟。”

     庄怀菁心中不意外他知道这件事,但她现在没有力气回他。

     “孤的人查到她很久以前便和外人有联系,”太子轻声告诉她,“即便是贴身伺候几年的,你也不要太过相信。”

     庄怀菁迷迷糊糊,衣襟微散,说不出辩解之词。太子的手轻抚按她太阳穴,方才的话好似只是随口一提,也没解释是怎么查到的,只是转了话,低声哄着她睡觉。

     太子惯来精于算计,便是偶然发生的小事,放他手里,也能利用极致。

     归筑从小养在相府,自然没和外人接触过,她也没那个机会,庄丞相对庄怀菁身边的人都挑得仔细。

     她比庄怀菁大好几岁,事事以庄怀菁为主,愿同程常宣传话,不过是察觉到他对庄怀菁强烈的占有欲,觉得怕了。

     他只不过是不许她们眼前伺候,有什么好怕的?菁儿召见他又不拦着,狗奴才不会讨主子欢心,主子不见,与他何关?

     太子轻抚庄怀菁的身子,当成精致的宝玉一般,他手上的力度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庄怀菁舒服。

     他对她所有的重力都用在床榻的温存,最喜欢的事是将东西留在她温热的身子里,瞧她哭红了脸,紧紧攥着床褥。

     他们的身子无比契合,天生一对。他讨厌她心里信别人胜过于他,即便是贴身伺候的丫鬟也不行。

     锦被斜斜扯过,盖住她的身体,宽敞的大殿内只有他们两个,无人进来打扰。庄怀菁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她的唇有些干燥,他拿过旁边的水,喝了一口,轻轻喂她。

     庄怀菁的喉咙微微动,咽下他渡过来的水。

     她好乖,全都喝下去了。

     太子的头慢慢抬起来,手轻轻停在她腹部,有一瞬间闪过某种想法,转瞬即逝。

     除了他之外,世上不该再有占据她心神的东西。

     但他的手慢慢收了回来,轻轻与庄怀菁十指相握,他抬起她纤白的玉手,在指骨处留下轻轻一吻。

     都说这几天会下雨,霜寒地冻,她如果真要出去,他不会拦着,到时去接她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