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66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66章

     自成婚后,太子便很少在东宫处理政事,倒是和庄怀菁一起看过东宫的账本,把库房的钥匙都交给了她。

     琴摆在书房中,这把琴本是太子送给庄怀菁的,随她一起来了东宫。

     太子坐在案桌前面,他琴艺很好,只是轻轻撩拨几下琴弦,便让人听出淡淡的韵味。庄怀菁躺在贵妃榻上,单手微微撑起头,双眸静静望他,听他的琴音,有些入了神。

     她轻轻抚着平坦的肚子,脑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他们孩子出世之后,是像她,还是像太子?亦或者是两个都像?

     轩儿出世的时候,她那时候才十岁出头,只记得小孩皱皱巴巴,整张脸都是红的,看不出是像父亲还是像母亲。

     她那时还想弟弟可怜,日后要多疼他些,没想到他现在慢慢长开后,眉眼间也渐渐看得出一些庄丞相的影子。

     庄怀菁精致的眸眼微微垂着,心里想着事,连太子停了下来都没发现。

     “你要孤抚琴,却又不认真听,是在想些什么?”

     太子背手而立,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面前,庄怀菁微微抬起了头,看见他抬手,让殿内伺候的人都下去。

     紫檀木贵妃榻铺着绒毯,攒金镂空铜炉从库房找了出来,放进些燃着的碳火。

     她坐起身来,纤细的身子前倾了些,轻轻搂住他的腰,抬头问道:“殿下希望孩子像谁?”

     “嗯?”

     她又叫他殿下。

     庄怀菁红着脸道:“夫君希望孩子像谁。”

     太子轻抚她柔顺的长发,看她如水的双眸,心觉像谁都好,他只想要个男孩,立为太子,丢给太傅,日后便不必再折腾他们两个。

     但这个回答明显不是庄怀菁想听的,他沉声道:“鼻子像你,眉毛像孤,这样最好。”

     庄怀菁笑了笑,只摇头道:“这般详细,怕是难做到。”

     东宫中知道庄怀菁有孕的,只有太子和一个御医,她逐渐有了做母亲的欣喜,平日却不能和人谈起这种事,心中总是有些闷。

     太子轻道:“若是觉着在东宫闷了,不如替孤做件中衣,等孩子稳定一些后,孤再陪你出去逛一逛。”

     她刚想说话,不知怎么回事,耳畔突然微微红了许多,她抬头看一眼太子,话都有些含糊不清:“现在是说正事。”

     铜炉中的碳火在慢慢燃烧,不时会发出啪啦的声音,地上铺的绒毯很厚,底下还有地暖,太子在天转凉时便让太监弄上了。

     他开口道:“来一次?”

     庄怀菁脸色绯红,真不知道他们方才明明还在谈正事,他怎么莫名其妙又、又这样!她今天早上已经帮过他一次,天天这样下去,哪成样子?

     太子的手却慢慢抚过她莹润的嘴唇,停在她喉咙处,和她道:“不如打个赌?你赢了,听你的;你输了,听孤的。”

     他话中有话,比起庄怀菁从前,可谓不分上下。

     天慢慢黑了,外面挂的风吹在人身上,有种刺骨的寒冷,不少人都加了衣服,有太监在隔扇门外禀告,说侍卫有事求见。

     太子淡淡应了一声,让人进去。侍卫事情显然很急,否则也不会这时候来找太子。书房一旁的黄花梨木案桌有隔板,挡住下方。

     侍卫进去的时候没看见庄怀菁,他也没听人说太子妃在,只以为她在别的院子,便跪在地上禀报道:“皇宫传来消息,柳贵妃去求了陛下,陛下心软,把二皇子的禁足解了。”

     太子的双手搭在扶手椅的扶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慢点着扶手,他闭着双眼,样貌出尘,如谪仙入世般,一句话未说,心中似乎在想对策。

     二皇子的禁足没人敢提,提了的皇帝也只是当做没听见,柳贵妃此前也求过几次情,都没有什么结果。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松了口。

     太子手慢慢攥住椅子扶手,微微摩挲了许久,遒实的手臂微微露青筋,浑身的气势压得侍卫不敢说话。

     谁都知道二皇子和太子的关系,东宫的侍卫更是知道在舒妃刺杀之前,二皇子曾调遣过人。

     世人都知皇帝偏宠太子,但他一直养在膝下的这位二皇子,他的宠爱也不见少。太子虽不在乎这些虚的,但那个位置,太子还是要的。

     良久之后,他才缓缓睁了眼道:“父皇老了,不想他受苦而已,也罢,下去吧。”

     侍卫抬头,似乎还想要再说什么,等见到太子冷淡的眼神后,身子后背冒冷汗,抱拳道:“属下遵旨。”

     太子的手依旧攥着椅子的扶手,他微微往后靠,闭着双眸一动不动,要不是修长的手指一直在摩挲扶手,他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

     庄怀菁从前便知太子那方面要求大,若非腹中有了孩子,新婚那夜,她恐怕连床都起不来。

     晚上的事太子和庄怀菁都心照不宣,或许是尴尬了些,谁也没有多提。庄怀菁仓促喝了口茶水,太子在旁看着她的脸,她只能轻轻咽了下去,连漱口也不敢。

     宫女从外边端来热水,放在来面盆架,换上干净的帕子后,退了出去。屋内四处都暖和,连窗外的风都变得有些柔和下来。

     太子站了起来,他走到面盆架旁边,拿过帕子,浸了水,又拧干净。庄怀菁双眸盯着脚尖,不敢抬头。

     半年前的她担得上娴雅二字,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遇上太子,人便像变了样,整日沉浸在这些乌七八糟的事里,便是两人再怎么样契合……也实在要节制着些。

     太子站在她面前,道:“抬起头。”

     庄怀菁贝齿轻轻咬着唇,慢慢抬起了头。太子皱了皱眉,让她松开,庄怀菁听了话。

     他才捏着她的下巴,拿温热的帕子,轻轻给她擦脸,只字不提方才发生的尴尬。

     庄怀菁轻声问:“你……明日几时出去?”

     太子仔细轻拭她的脸道:“和往常一样。”

     庄怀菁腹中胎儿月份太小,即看不出存在,也容易出事。她安胎药喝了不少,伺候的丫鬟不知道这些,还以为她身子差,在喝补药养身子。

     “殿下从前为什么不愿住在东宫?”庄怀菁找话说,“纵使城西的宅子也不错,但总比不得住在这舒适。”

     她下意识叫了殿下,太子知道她尴尬,这次也没纠正她。

     “盯着的人太多,孤嫌麻烦。怎么?是觉得东宫住得不舒服?”太子想了想,“搬出去也行,先等几日。”

     她若住得不舒服,他也不想待着。

     庄怀菁说:“不用,只是有些好奇。”

     “孤倒也有些好奇,你是怎么查到的那间宅子?”太子帮她拂去头发上的东西,似乎只是纯粹发问,“那地方隐蔽,孤住里宅,外宅同普通人家无异,从没人查到过。”

     “偶然之下得知,也说不太清。”

     那次确实是意外,若是太子自己露了个面,她的人也不敢确认。

     “嗯。”

     他们说完这话之后,陷入了片刻的沉默,灯光微微摇晃,庄怀菁咳了一声,打破平静道:“我有些累了,不如早些歇息。”

     太子点了头,只提醒道:“二皇子禁足解了,你这些天最好别出去,要是你出去,他到时定会来找你麻烦,对你不利。”

     庄怀菁心想太子应该没怎么仔细查过她和二皇子,二皇子虽说有些莽撞,但害她的事从没做过。

     柳贵妃与上次刺杀无关,照他的性子,确实会和她解释一番,不利二字,却是谈不上的。

     但她也不会傻到在太子面前说二皇子好话,这种话说了也没用,他们间的隔阂一直都在。

     她只是点了头,道:“我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