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65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65章

     太子成婚之前几乎整天整夜都待在大理寺中,他尽职尽守,说一不二,只看证据,不受任何人贿赂。

     若有人犯险,指不定第二天就要进天牢转一圈,出不出得来都说不准。但凡要入他眼的案件,旁人都不敢做太多手脚。

     底下官员皆是苦不堪言,每次休沐完,要回去的那天晚上都辗转反侧,睡不安稳。

     可他成婚之后,竟像变了个人一样,会按时离开。只要到点,他便会放下手中的文书,甚至不用侍卫提醒。

     太子性子也比往常好上许多,从前众人在他面前大气不敢出,他也从不会说多余的话。结果成婚还没半个月,他竟也会问起别人家事,诸如新婚后的事宜。

     起初谁也不知道他要问这些事,老的或者才进大理寺没多久的官员都被召见过,吓得冷汗直冒,当场抖了好几位不干净的官员。后来才发现,他要问的是些夫妻间事。

     一堆男人聚在一起,不是说自己新婚没两天的窘态,就是说自己婆娘越变越凶,长吁短叹,也是令人有些想笑。

     太子却只是端坐正位,不时颔首。

     也难怪他问这些事。太子曾掌管庄丞相违逆一事,差点阴差阳错,把自己岳丈给害了。现在约摸是尝到了新婚的乐趣,想着法子给庄家小姐赔罪。

     前段日子也是这样,因看管不慎,魏公公差一些潜逃出狱,抓他归案的赵统领受到报复中了一箭,至今还在修养,太子数罪并罚,下令十日后问斩,也算让庄家出了口气。

     庄怀菁倒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在想什么,她身子已经开始慢慢起些反应,见不得大鱼大肉的油腻,清汤小菜又素净过头,太子便看得紧了些。

     东宫的事其实不少,当初因凝水涧被罚的李正富放了出来,没想到一出来,庄怀菁便成了太子妃。

     他管太子的私事,诸如衣衫吃食用度等等,太子让他去伺候庄怀菁,将事情告知她,让庄怀菁了解这些事。

     她以为太子只是新婚初期,浓情蜜意,所以两人有些分不开,便没放心上。但庄怀菁不知道他其实已经快要忍不住,他甚至想要时时和她待在一起。

     外头的温度逐渐降低,刮起了风,天气瞬间就冷了下来。屋内燃起了炭盆,庄怀菁在刺绣,她眯了会眼睛,再次醒来之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她捂嘴轻打哈欠,屋内暖意宜人,没有多少寒意,有太监过来回禀道:“太子殿下在大理寺有事绊住了,娘娘可要先用膳?”

     庄怀菁轻轻应了一声,让他下去吩咐布膳,太子总和她亲近,这几日甚至有了变本加厉,他连喂饭都想帮她。她又不是没手没脚的,自然是不好意思。

     从前那般清冷的人,居然这般黏人,连庄怀菁都觉他变化实在多了些。

     红木圆桌上摆些鸡汤和其他小菜,鸡汤中有补药,庄怀菁这几日吃的都是这些。以前摆了一桌,她看着便差点吐了,太子就立即让人换上了。

     她尚未拿起筷箸,外头便传来通报声,太子回来了。

     他披着黑色大氅,身形高大,面庞俊朗,一看便知道才回来便往寝宫赶,庄怀菁起身朝他行礼。

     殿内并不冷,反倒暖过头,她穿得不多,但衣服料子厚,也能防寒。

     太子却皱了眉,他解下大氅系带,旁边太监接过。他大步走上前,握住庄怀菁的手,发觉没有凉意这才展了眉,道:“现在开始转凉,你多穿一些。”

     “我暖和得厉害,殿下不必担心。”庄怀菁莞尔,他才是从外面回来的,怎么担心她这一天都不出门的。

     太子手并不冷,他从出大理寺时便一直捧着汤婆子,旁边官员看得一惊一乍,现在这种时候还未算最冷,他倒什么都给备上了。

     “你身子弱,以后小心一些。”他坐在紫檀木圆凳上,轻轻拉着庄怀菁的手,搂住她的腰,让她坐在他腿上,“孤在大理寺,怕你饿了,便提前让人回来通知你,没想到正好赶上。”

     “殿下回来便好。”庄怀菁脸微微红,丫鬟和宫女都在,私下这样倒无所谓,但要是人前,她脸皮子还是薄的。

     太子埋在她颈间,嗅了一口她身子淡淡的香气,呼出一口气。旁边的丫鬟虽见过好几次,但脸也红了,心觉太子怎么这般孟浪,她们家小姐娴雅如兰,肯定觉着羞得不行。

     庄怀菁确实羞,但也有些享受,他们同房许久,但实质性的事却是很少做,她也怕伤了孩子。

     太子很多时候喜欢自己动手,不想借外人的手,譬如庄怀菁早晨穿衣梳发,都是他一人所做,只有偶尔几天有事,丫鬟们才得以来照顾她。

     不过有时候也有些难堪之处,太子总喜欢弄她,那处便慢慢大了一些。归筑今天特意来说,她的衣服小了,要改大些。

     太子以前同她说过,这很正常,但她还是觉得手脚没出地方放,总怕是太子弄大的。

     他夹菜在白瓷碗碟中,开口说:“听太史局说几天后可能要下场雨,现在快入冬,那时地滑,你记得不要随便出去。”

     庄怀菁讶然说:“是吗?有点可惜了,平阳王妃今天还想邀我去聚一聚。”

     太子的手没有停顿,他好似才知道这事,也有些惊讶,跟她说:“如果是平阳王妃,那你别去了,她是有事相求,她底下侄子错手杀人,应该是想借你的口像孤求情。”

     平阳王妃确实是有事相求,但听过太子的威严,也不敢冒险触怒他,所以想了折中的法子,来找庄怀菁。

     屋内帷幔挂在红柱旁,庄怀菁叹气道:“原来如此,当真是可惜了,她同我说家中请了位好琴师,我心痒痒,差点给答应了。”

     “你若真想听,孤弹便是,外边人心思各异,有一就有二,到时天天求着你,定是烦的。”

     他话说完,便又让庄怀菁搂住他的脖颈,空出手拿起碗筷,夹了块珍珠肉丸喂她。太子喜欢做这些事,庄怀菁就算再羞赧,也没法当面拒绝他。

     殿内燃的宫灯明亮,她咬了那颗珍珠丸子,吃了两口饭,忽然觉着饱了,没了胃口。太子又拿起鸡汤喂她,她红唇抿几口,光是一顿饭花了小半天时间。

     厨房备的饭刚好够他们二人吃,每次都没有剩下的。庄怀菁吃得精细,细嚼慢咽,太子却是将她吃不完的饭菜混了混,鸡汤泡着饭,扒拉便下了肚。

     庄怀菁看得脸红,手悄悄攥住他的肩膀,又不敢提醒那是她吃过的。太子自己都不介意,她说出来就好像变味了样。

     她吃完饭后要去消食,要不然喉咙中会一直有种恶心感。太子和她去后花园,后面跟着几个丫鬟,他走了会儿后,道:“快到冬日,这里过于萧条,现在不是来的时候。”

     东宫宅邸清幽,还有湖水流过,夏日清凉。现在树上的叶子却落了大半,即便东宫太监每日早起打扫,地上的落叶也没见停,四处飘。

     庄怀菁的手被他握在手心,抬眸温声笑道:“殿下都在身边,哪里有不是时候?”

     太监在前面提着灯笼,风有一些侵略性的冷,钻进脖子里,太子的手攥她更紧些,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用黑绒大氅护住她。

     “小姑娘家,别油嘴滑舌,”他手挽进她膝盖弯,抱起她,“该回去了,别冻着。”

     庄怀菁问他:“殿下今日可有空?若是没有政事,不如为我奏琴一曲?”

     她念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