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鬟酥腰 > 第60章
最快更新云鬟酥腰 !

    第60章

     庄怀菁是被外面淅淅沥沥的秋雨吵醒的,雨珠打落叶片,地上一片泥泞,天色微微亮,外面的丫鬟察觉她醒来,进来行礼问:“小姐可要起了?”

     庄怀菁应了一声,让丫鬟过来服侍。庄夫人送来的那两座送子观音摆了起来,她信这些东西,庄怀菁倒也没怎么在乎放哪里。

     庄丞相那老毛病治了许久也没见成效,张御医也只是开了舒缓疼痛的药,庄家这两位长辈的确是感情好,连身子状况都差不多。

     庄怀菁要去向庄夫人请安,只随意让丫鬟梳了个简单的发,戴上圆润珠钗,插上支垂金叶步摇,换上衣物后,去了庄夫人院子里。

     庄丞相现在依旧不能说话,但脸色比起先前好上了许多,庄鸿轩也起了个大早,揉着眼睛在庄夫人床前打哈欠。床旁花梨木小几摆碗药,幔帐高高挂起。

     庄怀菁进门便道:“轩儿今日起得真早。”

     庄鸿轩转过头,叫了声姐姐,张开手要她抱。庄怀菁无奈,玉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脸,笑着说:“你最近长个了,姐姐可抱不起。”

     她在一旁坐下,对庄夫人说:“母亲送的东西我已经摆上了,姨妈怎么给我送这种东西?”

     “这可是好东西,”庄夫人坐在床上,在帮庄丞相按腿,“你姨妈以前嫁过去,生了三个女儿,婆婆都有些不高兴了,最后咬咬牙去求了这观音,没想到真生了你表弟,要不是她女儿年纪还不到,她肯定是要留给你表妹们。”

     “这也太早了些,”庄怀菁摇头道,“日后我再去还个谢礼,母亲怎么也去求了?”

     庄丞相躺在床上,疼得没力气。庄夫人停了手,让丫鬟拿药上来,给他重新贴一副发热的膏药。

     庄怀菁见多庄丞相这样子,倒也知道自己不好做什么,让丫鬟去端热水来。

     “你挑人去送了礼便行,”庄夫人叹气说,“我替你还了对金镯子,给你表弟的。你日后嫁过去,第一要事便是绵延子嗣,男孩女孩都好,总得有个傍身的,免得以后太子殿下登基,三宫六院,你还得体贴大度,最后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庄夫人嫁进庄家五年未曾有身孕,最知道这膝下没个孩子是什么感觉。

     她出身比庄丞相好许多,算是低嫁,老太太起初对她是敬的。

     但五年实在太长,庄丞相又不纳妾,老太太最后忍不住,明里暗里说了好几次。庄夫人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庄家绝嗣,退了一步,挑了赵姨娘和孙姨娘。

     只可惜庄丞相那时升官,事务太忙,脚不着地,回来的几次也待在庄夫人那里,后来更是直接去了玢州。

     老太太也没办法管他,这是发家的时机,但府中没有孩子一直是她的遗憾,临走之前,嘴里还念叨着要个胖孙子,只可惜庄家依旧没人怀上孩子。

     她当怀庄怀菁时受过些惊吓,外头战乱,庄丞相一个不会武的在外,她整日提心吊胆。后来又被苟合的小厮丫鬟吓了一跳,动了胎气,她都没敢和庄丞相说这些。

     有大夫私下跟她说,胎儿恐怕不太好,生下来看命,活下来也看命,要是一个命不好,就是一尸两命。

     就算老太太人不在了,她那时候也是真心想为自己争口气,胆子大,也不怕害了自己性命。

     后来孩子出世,她晕了过去,醒来时便看见庄丞相在她身边。

     孩子活得好好的,让奶娘带着,她喜极而泣,惊了身子,把庄丞相吓了一跳,幸好大夫就在旁边,他怕她受了刺激,便先不让她见孩子。

     庄怀菁倒不知道这些事,庄夫人性子要强,很少和她提起。

     “我记得了,”她应庄夫人一声,“母亲不用担心。”

     庄夫人叹口气,让里边下人都先下去,随后才同她说:“太子我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待妻子是不是好性子,你日后若是受了欺负,也不要藏心里,我们不去豫州,一直在这待着。”

     丫鬟端了热水上来,放在面盆架子上,拧了干净的帕子过来,庄夫人朝她招手,接了过去。

     庄怀菁知她总是忧心自己,心中稍稍叹了口气,笑着应下道:“我性子母亲也了解,伤不着自己,届时再看其他是怎么做,太子总归不会亏待了庄家。”

     她倒没那么单纯,与太子的那些私下事上不了台面,也不可能用那些事来要挟太子做些什么,毕竟她自己也在里面。

     庄怀菁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实在想得厉害。

     ……

     庄怀菁在浴池子里那次着实是饱足,连指尖都不太想动,心中只要一想起太子,便是那些见不得人的夜晚与荒唐。

     她是待嫁之身,外出的活动逐渐开始减少,宫里的人捧着装嫁衣的木盒过来,让她试穿。红袍鲜艳,宽袖边绣精致鸳鸯,掐腰合身。

     宫中的嬷嬷见此很是满意,庄怀菁穿着也舒适,她模样是极好的,这般正红一称,越发精致,倒有些惹人怜爱的媚。她道了谢,让人去库房支点银两赏赐。

     这是大喜的赏赐,嬷嬷便喜笑颜开收下了,恭贺几句后,又多嘴提了句,让她那日先吃些东西垫肚子。

     府内上下都喜庆着,逢人便是张笑脸,喜事爽人,连庄夫人和庄丞相的病都好上了不少,独庄怀菁自己没由来地慌了。

     庄怀菁嫁出去后便会住在东宫,往后回府也要先递上帖子,终于有了一种好似实质的分离感。

     但她总归是冷静矜贵的,同谁都没说过,见她的人都私下道一句有气派,撑得起家,便连最亲近的丫鬟都觉着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

     离礼部定下的日子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她和太子私下又见了一面。

     庄怀菁极少有能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她见了太子的信,脸又烫又热,本应该直接拒绝,却又想着最后一次,便和他约在庄家的藏书阁中。

     这里清净,一排排书架上的书林立,遮挡外边的视线,里面案桌干净,书上积了些淡淡的灰尘,两旁种银心吊兰,精致典雅,只是叶片有些枯了。里面除了打扫的小厮外,平时一般不会有人来。

     庄怀菁让丫鬟在外面等候,她要进来看书,如果没有吩咐,不得进来打扰。丫鬟们倒也知道她喜静的性子,应声守在门外。

     太子是怎么样进的庄府庄怀菁不清楚,她觉着他若真想来,庄府也拦不了。淡淡的日光透过雕花的窗牖照了进来,庄怀菁脸颊绯红,耳畔也红得不行,她坐在结实的石桌之上,紧紧环着太子的劲腰。

     “方才想什么?”太子站在她面前,单手搂住她,另一手轻轻帮她把撩起的罗裙放回下来,“不舒服?”

     外面有些冷意,但他们这里却是暖和,尤其是身子,庄怀菁额上还出了些薄汗。

     她的头埋在他肩部,轻声道:“往后不能天天见着家里人,嫁去东宫,我有些怕了。”

     太子的动作顿了顿,又问:“怕什么?”

     “不知道。”她摇摇头,“约摸是心中想念,虽是不远,但一想到以后离家,总怕不能时时见到他们。”

     旁边的文竹盆景精致,笔墨纸砚摆放到旁边。这儿是个隐蔽的地方,因为少人来藏书阁,这处便几乎是庄怀菁的地方,从小到大都来这清闲。

     太子的大手轻拍她的背脊,没用多大的力气,他微微弯腰,嗅见她头发的香味,只轻声在她微红的耳畔开口,告诉她:“错了,以后东宫才是你的家。”